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 大结局3至甜蜜番外

大结局3至甜蜜番外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3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3    欧洛誓一把将安抱起,将她抱到房间,只是一踏入安的房间,发现安已经将所有东西都用白布遮挡起来,来不及多想,欧洛誓转身将安抱进房间。

    管家张妈看到欧洛誓抱着晕倒的安,不由得有些担心“少爷,小姐……”

    “张妈,快打电话叫私人医生过来!”欧洛誓急促的开口,之后便把安安置在自己的房间。

    而听到欧洛誓的声音的慕云汐也闻声出来,当发现晕倒的安时,不由得脸se大变“这是怎么一回事?!”

    “妈咪,我也不知道,安已经准备离开,我刚在家门口遇见她。”欧洛誓一边焦急的等待着医生,一边开始翻看安的皮包,希望能找到有用的yao。

    当欧洛誓翻到yao,正一脸兴奋,可是当拿出来之后,欧洛誓脸上的表qing瞬间变得青黑,拿着yao瓶子的手僵在原地,一言不发。

    看着欧洛誓突然僵ying的样子,慕云汐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赶紧上前“怎么了?”

    “妈咪……”欧洛誓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在说话,只是将yao瓶子递给了慕云汐。

    慕云汐一看yao瓶子上的标签,手立马一抖,yao瓶打落在地上,yao片散落了一地……

    “泰道”,慕云汐认识这种yao,脑癌患者必备的服用yao。

    “洛,这……”慕云汐一脸的不相信,看着昏迷中的安,一脸震惊。

    “妈咪,一会医生就来了。”欧洛誓也不信,但是那yao物却让人不得不接受。

    不一会儿,医生赶来了,当看了那yao片之后,便立马断定那是癌症患者服用yao,然而没有仪器在手,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来。

    “妈咪,你前几天不是和安去医院检查了吗?”欧洛誓突然想到,或许检查结果可以问医生。

    “对,今早安还去拿诊断结果。”慕云汐突然想起,接着说道。

    “难道她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要离开我们吗?”欧洛誓看着那一排的行李,心中顿时一闷,或许是自己太少关注安了吧,此时心里满满的都是愧疚。

    “什么安要离开?”慕云汐不明白欧洛誓在说什么。

    “安已经将她的房间收拾完毕,看样子是要离开我们的样子。”欧洛誓解释。

    ……

    “这个傻孩子!” 闻言,慕云汐沉默了一会,眼底泛起泪花,眼红了一圈……

    几人连忙将安抱上车,送入医院……

    ++++++++++++++++++

    然而,另一边,麦舒彤的家里,韩允儿正在苦口婆心好说歹说的劝导麦舒彤。

    “喂,我说了那么久,你到底又没有在听啊?!”韩允儿泄气了,自己起码说了半个钟头了,可是麦舒彤依旧是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似乎一点qing绪都没有。

    “有啊……大小姐,你的话我都能倒背如liu了!”麦舒彤放下手中的杂志,无奈的望着韩允儿。

    “那你倒是说说啊,现在你们两个误会解除了,欧洛誓他不敢再主动开口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他惭愧嘛!可是你就不能大方一回,主动去和他说说!”韩允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开口 。

    “可是我要和他说什么啊?”麦舒彤停顿了一会,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闻言,韩允儿一瞪眼,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正在这时,乐无忧和语幻翼也买了东西回来,见状,韩允儿也不再多说了,接过乐无忧手中的食料,转身进了厨房。

    乐无忧有些惊讶,韩允儿这是怎么了,居然连招呼都不打,眼神询问语幻翼,只见他也不知qing的耸肩,转而问麦舒彤,只见麦舒彤装作没看见一般,低着看杂志。

    见状,两人不由得对视一眼,决定先去找欧洛誓看看。

    “小彤,我们先回公司,有些事要chu理。”语幻翼开口说道。

    麦舒彤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当两人走了之后,麦舒彤叫了一声一旁看书的麦子,只见麦子抬眼,看了一眼麦舒彤,然后不耐烦的开口“什么事?”

    “你想要欧洛誓吗?”虽然麦子依旧恢复那副酷酷的表qing,好在麦舒彤已经习惯了,所以自动过滤。

    “他又不是我的。”麦子的语气里完全的不在意,然后还讽刺xing的翻了一页书。

    “可是,他是你爹地。”被麦子的回答一堵,麦舒彤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我知道。”这下更妙了,麦子连头也不抬。

    “那你说……哎……”麦舒彤想起韩允儿的话,可是一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你如果喜欢他,就主动一次,现在也算苦尽甘来了。”麦子抬眼斜睨着麦舒彤,也不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从来也没见她矜持过,这下反倒那么的不好意思了。

    “……”听着麦子的话,麦舒彤的脸顿时涨红了,一副死鳖的表qing,让人哭笑不得。

    +++++++++++++++++++++++++++++++++++++++++++++++++++++++++++++++++++++

    当欧洛誓将安送入医院之后,正好遇到早上给安诊断书的医生,见到送进来的安,连忙帮忙检查。

    当安顿好安之后,欧洛誓急忙向医生道谢“麻烦你了,医生,我想问一下,欧安的诊断结果哪里可以拿到。”

    “欧小姐不是已经拿到了吗?”医生抬起头,一脸的惊讶。

    “你怎么知道?”欧洛誓震惊,挑眉。

    “因为就是我给她的啊。”医生有些诧异,然后耐心的解释道。

    “那,我妹妹,欧安,病qing……”一时间,欧洛誓有些难以接受,连说话都有些没有语次。

    “脑癌晚期,早上我就已经让她住院了,她死活不肯,现在倒好,晕了进来。”医生摇摇头,认真的说道。

    “你说什么?!”一旁照顾着安的慕云汐听到了医生的话,不由得一脸惊讶,失声尖叫,承受不住这个事实,便晕了过去。

    医生已经转身去为安办手续已经做治疗安排了,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让欧洛誓听得整颗心都停止了跳动“欧小姐时ri不多,最多一个月。”

    医生的话在欧洛誓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旋,他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在这时,慕云汐醒了过啦,刚才一下子接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现在醒来,慕云汐的精神好了一些“洛,这是真的吗?”

    “嗯,刚才医生已经给出了报告。”欧洛誓的声音带着哽咽,一字一句都说得十分艰难,而长长的睫毛也蘸上了泪水。

    “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子。”一听到欧洛誓的话,慕云汐便立马捂着嘴哭了起来,那悲恸的样子就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岁。

    “妈咪,我只想接下来陪着安度过最后的一个月,我想给她幸福。”欧洛誓抚了抚慕云汐的背,眼眸暗了暗,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可是,这样,麦舒彤……”对于欧洛誓的决定,慕云汐又是一震惊,她知道欧洛誓ai的是谁。

    “小彤,我已经做了许多伤害她的事了,可是安只有一个月了,小彤,只当是有缘无分吧。”这样的话,让欧洛誓一字一字的说出来,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只是他明白,此刻的他只能留在安的身边,陪她度过剩下的ri子。

    正在这时,电话响起,欧洛誓看了看来电显示,然后转身出门接电话。

    “洛,你在哪里,出来喝酒。”由于误会解除,乐无忧几人并没有隔阂,接起电话就对欧洛誓说道。

    “不去了。”欧洛誓顿了顿,平静的开口。

    “为什么,你在哪里,我们去找你。”对于这样的反应,让乐无忧有些诧异,和语幻翼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继续开口说道。

    “医院。”

    “医院?!你受伤了?!”乐无忧的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度,难以掩饰的惊讶。

    “不是我,是安。”欧洛誓闭了闭眼,一脸的忧郁,缓缓的开口。

    “安?她怎么了?”

    “不要告诉小彤,你们过来吧。”欧洛誓看着里面的安已经醒了过来,于是简单的交代,急忙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的嘟嘟声,乐无忧和语幻翼两人面面相觑,然后赶紧向医院奔去。

    见着早上才从这家医院离开的医院门口,乐无忧感慨“什么时候他们这群人整天都围着医院转了。”

    见着乐无忧无奈的抱怨,语幻翼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两人转身进了医院。

    ……

    “什么,你要和安举行婚礼?!”

    走廊上,乐无忧质问着欧洛誓,由于太过于震惊,乐无忧没法控制自己的qing绪。

    看着惊讶的乐无忧,欧洛誓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确定的点点头。

    “可是,你这样,小彤怎么办?”对于欧洛誓的心qing,语幻翼可以理解,可是那这样一来,小彤要怎么办。

    “小彤,这辈子,或许注定了我们有缘无分了吧,我会娶安,陪她走过最后的ri子。”欧洛誓淡淡的开口。

    “可是你这样对小彤太不公平了!你不能那么自私!”这次连一向不说话的蓝景辰都气急了,当他接到消息之后便直接赶往医院,然后一到就听到几人的对话,蓝景辰一出现就一把抓起欧洛誓的衣领。

    “安是脑癌晚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欧洛誓的心意已决,不论怎样,他不能在对不起安,让她生有所憾。

    欧洛誓的话一说完,其余三人都沉默了,只知道是脑癌,可是没有想到那么严重,对于此,连刚才激动的蓝景辰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只能说,欧洛誓与麦舒彤有缘无分,这辈子,就算经历再多的磨难,也注定不会在一起了。

    几人没有再说反对的话,跟着欧洛誓进了病房,病房里,慕云汐正在给安削苹果,而安看到乐无忧几人来了,也微笑着点点头。

    现在看来,安的精神并不差,并不像一般的癌症晚期的病人那样虚弱。

    “你们来了。”安对着乐无忧他们笑了笑。

    “嗯,来看我们的大小姐。”看着依旧坚强的安,乐无忧突然闭嘴一酸,忍着心中的那抹难受,开口道。

    “还有我。”

    话音刚?洌蠹曳追壮挪》棵趴诳慈ィ患笞诱驹诿趴冢成峡床怀銮樾鳌?

    “麦子!”当看到麦子的时候,大家纷纷震惊,条件反she的朝着他身后看去,生怕麦舒彤也跟来。

    看着大家的反应,麦子淡定的开口“我妈咪没来。”

    “你怎么来了?”欧洛誓起身看着麦子。

    “我来给我妈咪拿yao。”麦子镇定的开口,刚才走廊上看到了几人,于是便跟了过来,只是几人的谈话,让麦子有些触目惊心。

    “麦子,爹地有些事和你说。”见状,欧洛誓知道有些事必须和麦子说清楚,于是起身去拉麦子,想和他出门说说。

    “我已经听到了。”麦子没有挪动脚步,抬起头看着欧洛誓,淡定的说道。

    “麦子……”就连在一旁的蓝景辰,刚才还那么反对欧洛誓的他这时也开口,生怕麦子大闹起来。

    “我支持你的决定,爹地。”麦子看着欧洛誓,认真的开口。

    虽然他知道这样来说对麦舒彤不公平,可是在生命面前没有公平可言,而且如果让麦舒彤等着安去世之后再和欧洛誓在一起……

    这样的话,不是人能说出口的,麦子终于理解了欧洛誓的苦衷,也明白他的决定,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好破坏的,只能说麦舒彤的运气不好,遇到了深ai的男人,只是那个男人并不属于他。

    见着麦子那么好说话,大家纷纷松了一口气,就连欧洛誓的心里也微微有些松动,只是儿子的那么支持,让他的心里五味成杂。

    欧洛誓看了看大家,然后转身看向靠坐在床上安,此时的安左手已经cha入了针管打着点滴。

    只见欧洛誓从兜里拿出一个戒指盒,不用想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的心里有着麦舒彤,可是此时此刻,大家却不得不祝福安……

    只见欧洛誓走到安的面前,然后单膝下跪,牵起安的手“安,嫁给我。”

    “你这是做什么?”安吓得一下子将手收了回来,扫了一眼大家,发现大家都没有多余的表qing,不由得有些惊讶。

    “我要娶你,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欧洛誓知道安会这样,并不气馁,接着说道。

    “可是,小彤呢?”安的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麦舒彤。

    “安,此时此刻,我只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安的反应让欧洛誓的身ti有些轻微的颤抖,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麦舒彤吧,只是看着眼前的安,欧洛誓将心一横,认真的说道。

    “可是……”安还想再说什么,只觉得手上一凉,钻戒便套入了她的中指。

    一瞬间,安感动得泪liu满面,看了看大家,都是祝福的眼光,更是将安感动得泣不成声。

    欧洛誓站起身,让安靠在自己的怀里,泪水湿了欧洛誓的怀抱!——

    s还有一张全文大结局,然后会有一张番外。

    这两天都在刷微薄,全是温州动车事故,为罹难者祈福。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全剧 终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全剧 终    哗啦~!

    玻璃杯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只见麦舒彤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韩允儿。

    “你刚才说什么?”麦舒彤不敢相信,不确定的问道。

    “欧洛誓和安明ri要举行婚礼……小彤……”韩允儿早就哭红了眼,当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韩允儿差点去找欧洛誓理论,好在乐无忧及时拦住了她并告之于原委,可是和这样的消息,却更让韩允儿心痛麦舒彤,这样,就连闹也无法闹,安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麦舒彤似乎就像是没有听见韩允儿的话一般,缓缓的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眼泪便顺着眼角滑落出来,她无声的哭泣着,双手紧紧的捏紧被子。

    “小彤,你别这样,安是因为脑癌晚期,医生说只能活一个月了……欧洛誓为了不让她有所遗憾,所以才……”韩允儿紧紧的抱住麦舒彤,生怕她有事。

    听到韩允儿的话,麦舒彤更是哽咽,这下,连责怪都不能了,只能怪自己ai上了不该ai的人。

    “我想见见欧洛誓。”在韩允儿的怀里哭了好久,麦舒彤才开口说道。

    对于麦舒彤的话,韩允儿连忙点头,然后赶紧打电话叫欧洛誓。

    当欧洛誓知道麦舒彤要见她的时候,脸上的表qing微变,挂掉了电话。

    不一会之后,欧洛誓便出现在麦舒彤家门口,开门的韩允儿当看到欧洛誓的时候,原本满腔的怒气也发不出来,只是门一开,让他进来把他带到麦舒彤的房间之后,韩允儿便识相的退了出去。

    两人在房间里,麦舒彤靠坐在床上,欧洛誓站在麦舒彤面前,只是静静地望着彼此,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祝你幸福。”突然,麦舒彤开口,语气平淡的说道。

    “小彤……”原本欧洛誓以为麦舒彤会大哭大闹,只是没有想到,麦舒彤却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欧洛誓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嗯?”麦舒彤抬起头望着欧洛誓,一脸的淡定。

    “对不起,以后你要好好的。”欧洛誓的眼底有着万般的不舍,或许他没想到再次和麦舒彤见面,会是这样的场面。

    “嗯,好。”停顿了一会之后,麦舒彤仔细的看了看欧洛誓,似乎是想要将欧洛誓的那张脸刻在脑海里。然后嘴角微微扬起,温和的点点头。

    看着麦舒彤,欧洛誓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似乎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他只想珍惜这会和麦舒彤在一起的时间,就算是什么也不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将她紧紧的记在自己的脑海里。

    “好了,你走吧。”两人都沉默了很多之后,或许是麦舒彤再也承受不住了,也许欧洛誓再待下去,她会忍不住让他不要娶安,她会告诉他她很ai她……

    只是她知道她不能,她不可以这样做,如果欧洛誓再待下去,她会崩溃……

    “小彤,对不起,我ai你。”欧洛誓上前了一步,想伸手去摸麦舒彤的脸,却发现自己的手怎么也伸不出来。

    “你的太太是安,今后别提ai我的事了。”麦舒彤低着头,轻声的呢喃着。

    “对不起,安她现在不能没有我……”看着麦舒彤受伤的样子,欧洛誓差点就想去抱住她了。

    听到欧洛誓的话,麦舒彤的心别提有多难受,她何尝不是不能没有欧洛誓呢?

    “我知道,所以,你快去吧,明天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麦舒彤抬起头,转头看向窗外。

    “我不能说等她死了再和你在一起之类的混账话,但是小彤,我ai你,这一生,我只ai你。”欧洛誓微微颤抖的肩膀,看着麦舒彤,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之后,欧洛誓贪婪的再看了一眼麦舒彤,然后决然的转身离开,头也

    不回的离开了麦舒彤的家。

    麦舒彤将一个人关在房间里,静静的坐了一晚……

    一整晚都不曾眨眼,只是静静的望着天空……当天空lou出鱼肚白的时候,麦舒彤低下头,或许这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了。

    麦舒彤出了卧室,发现韩允儿和乐无忧等人早就坐在了客厅里,当看到麦舒彤出来的时候,不免有些尴尬,或许是以为他们盛装打扮的样子,刺激到了麦舒彤,只是麦舒彤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然后转身去问“麦子呢?”

    “在这!”只见麦子低着头敲打着键盘。

    “你也去换一套礼服吧,代替妈咪去祝福……”麦舒彤眼光有些柔和,认真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去。”麦子抬起头,虽然对于欧洛誓结婚他没有反对,但是也不代表他就要去祝贺。

    “听话,你代表我。”麦舒彤眼眸一沉,微带严厉的说道。

    “那你呢?”

    “我在家里等着你。”看着麦子妥协的样子,麦舒彤笑了。

    之后大家都没有提及过多关于欧洛誓和安婚礼的事qing,只是和麦舒彤聊着些别的,希望能逗她开心,只是每个人都在积极的逗着麦舒彤,但是她只是象征xing的笑了笑,并不多说什么。

    转眼天快黑了,他们的婚礼也该举行了,麦舒彤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在晚上举行婚礼,当问了乐无忧之后说是安的眼睛已经不能接受强光的刺激,所以只能在傍晚的时候。

    对于此,麦舒彤没有多少,只是理解xing的笑笑。

    送着一群人出门,麦舒彤脸上的笑容再也僵持不住,写下了一封信,收件人是欧洛誓。

    然后麦舒彤抱出一堆ri子本,一页页的翻看着……

    此时欧家的花园里正在举行一对新人的婚礼,婚礼现场并没有请外人,只是一些相熟的朋友,穿着婚纱的安今晚显得格外漂亮,只是苍白的脸se和没有精神的目光让人心疼,只是她脸上幸福的微笑,让欧洛誓觉得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正当两人交换完了新人戒指之后,只见天边熊熊烈火烧亮了半边天,那灼热的火焰感都能让人感觉到。

    欧洛誓心中跳楼了节拍,眼睛一眯,那个方向是世纪之城~!!

    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脸se顿时变得煞白,当接到手下的电话确认那是世纪之城麦舒彤的公寓之时,吓得欧洛誓脚一下子软了下去。

    来不及多想,将安交给了慕云汐,欧洛誓扯掉领结,发了疯的朝着世纪之城那个方向奔去,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红灯,也不知道时速开到了多少,欧洛誓已经报被那熊熊大红急红了眼,不要命的朝着世纪之城奔去。

    当到达世纪之城脚下的时候,出口早就被警方拦住,欧洛誓的跑车已经撞得有些变形,只是此时此刻他再也不顾上那么多了,这场火焰烧掉了欧洛誓的所有,当他要冲进火场的时候被警察拦下。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啊!!!”欧洛誓的双手被两个警察拉住,死死的不然他动弹,欧洛誓仰天长啸,嘶吼着,双tui瘫软在了地上。

    ……

    泪水化作了血水,带着血腥的甜味,让欧洛誓痛彻心扉。

    那场大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当欧洛誓再次醒来之后,猛然起身,发现自己在病房,扯掉手上的点滴,欧洛誓挣扎着要下床,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麦舒彤,只有她,那场大火燃尽了他的所有……

    “爹地!”麦子一袭青衣,一脸的憔悴,眼眶已经哭得红肿不堪,他即使起来拦住了欧洛誓。

    “儿子,麦子,你妈咪呢,小彤,她在哪里?!”欧洛誓看到麦子,急忙摇晃着他,手上的血ye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此刻所有的疼痛都让他麻木了,他的心里只有麦舒彤麦舒彤麦舒彤!

    “妈咪,她,大火烧了一天一夜,当救活人员上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灰烬……”麦子泣不成声,哽咽着,连唇角还有些血痕……

    听到麦子的话,欧洛誓碰的一下子跪倒了地上,眼角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下来,此时的他恨……好恨……

    怵地,欧洛誓握紧自己的双拳,朝着自己的脑袋猛然的敲打,一直不停的打……这让乐无忧等人赶紧上前拉住他“你镇定点,你还有麦子!你为麦子考虑一下行吗?!!?!”

    “小彤……”欧洛誓恨自己,他恨自己。

    他抱着自己的tui,抱坐在地上,泪水模糊了双眼。

    看着欧洛誓的样子,麦子的眼泪一下子就liu了出来,伸出手将麦舒彤邮寄的快递拿了出来“这是妈咪昨天邮寄给你的。”

    闻言,欧洛誓立马扑上去,将那封信抢了过来,似乎那是他唯一的珍宝,他小心翼翼的擦gan了手上的血,生怕将那封信弄脏,然后轻轻的打开,只见信上只写了几个字誓,我走了,帮我照顾好我们的麦子,不论怎样,我很庆幸我们之间还有麦子。

    看着简短的一句话,欧洛誓将信紧紧的抱住,泣不成声……

    哭得昏天暗地,之后欧洛誓几乎整天闭口不言,只是偶尔看看麦子,或是仰头望天,麦子看着欧洛誓一蹶不振的样子,无奈的摇头。于是,五岁大的麦子便承担起了欧洛誓肩上的重任,开始撑起整个欧氏集团,代替了欧洛誓的位置。

    而这期间,乐无忧语幻翼蓝景辰三人也无条件的帮助麦子打理整个欧氏集团,慕云汐这是负责照顾欧洛誓和欧安的身子,以及麦子。

    这时候,欧家就只有一老一小两个正常人,往往祖孙两人静静的坐着,喝上一杯热牛nai,有时候麦子累了,就会窝在慕云汐的怀里,想麦舒彤,也会窝在慕云汐的怀里哭泣一会。

    祖孙两人就这样相互扶持着,撑起这个家……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安也因为病qing恶化并且没有求生的意思而病去,她一直都认为麦舒彤的死是她造成的,如果不是她自私,抢了欧洛誓,麦舒彤也不会死,现在也不会gao成这样,所以安根本就没有求生意识,只是缓慢的熬着每一天,直到有一天清晨,心跳仪器显示心跳为0的时候,安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直到这时候,欧洛誓才有了一些反应,这段ri子以来,出了每天看着麦舒彤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就是发呆的欧洛誓,看着安的安然离去,突然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水缓缓liu下。

    眼睁睁的看着两个深ai自己的nv人离开,欧洛誓早已崩溃,而现在他总算慢慢的接受了麦舒彤离开的现实,开始接受吃饭,也开始和麦子简单的说上两句话。

    看着欧洛誓渐渐的好转,只是他变得沉默许多,当半年之后,欧洛誓已经重新振作起来开始回公司上班,此时麦子才得以歇息,他决定去上学,于是父子两人每天都一起出门,一起回家,欧洛誓也将所有的经历都放在了工作上,对于麦舒彤,只字不提,也没有人在他的面前提过。

    似乎大家的生活都恢复上了正轨,只是麦舒彤,依旧是大家不可触及的伤口,而且欧洛誓也变得沉默寡言,不再多说话。

    +++++++++++++++++++++++++++++++++++++++++++++++++++++++++++++++++++++++++++++++++++++++++++++++++++++++++++++++++++++++++++++++++++++++++++++++++++++++++++++++++

    一年后,下了班的欧洛誓像往常一样刚下班,准备去接麦子放学,好一起回家。

    欧洛誓拿出麦舒彤的那份绝笔,呆呆的望了许久,直到发现时间差不多了,装备转身去接麦子的时候,抬眼望见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水洗牛仔裤,白set恤……

    欧洛誓几乎是以为自己又出现了幻觉,这样的画面已经发生过许多次,每当欧洛誓十分想念麦舒彤的是时候,都会出现这样的幻觉,然而这一次,他以为他又出现了幻觉,甩了甩脑袋,欧洛誓想绕过“幻觉”直接去接麦子。

    只是这时候,他发现他眼中的“幻觉”说话了“誓,是你吗?”

    “小彤,你是小彤?!”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欧洛誓最开始有些不相信,可是当走进麦舒彤,摸到她温热的手之后才发现这是真的……

    “是, 我是。”麦舒彤点点头,眼角的泪水忍不住滑落出来。

    ……

    见状,欧洛誓的心里一时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只是眼角滑落的泪水才能表明他的心qing,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成了ai哭的男人了。

    “你过得好吗?”欧洛誓看着麦舒彤,觉得似乎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拥有她了,声音有些生涩,开口问道。

    “我很好,你呢?”麦舒彤平静的看着欧洛誓,她明显的感受到乐欧洛誓的变化,只是这一年来,她何尝不是受着煎熬,从被救之后昏迷了三个月醒来,失去了所有记忆,然而陆天熙并没有告诉她有关于过于的任何点滴,她只能这样空白的活着,想要努力去想却想不起来,直到今天她想出来散散心,遇到了欧洛誓,那所有的一切记忆,犹如开了闸的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也很好。”欧洛誓生涩的点点头,只是此刻他才觉得,只要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好

    ,都好。

    两人的qing绪都有些激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欧洛誓发现麦舒彤一直在微笑着看着自己,于是他开口“那,他好吗?”

    “他刚才告诉我,他也很好。”麦舒彤嘴角上扬,认真的回答。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当话音刚落的时候,欧洛誓猛然抬起头,一双眼里充满了泪花,感动的望着麦舒彤,难以言喻。

    正在这时候,背着书包的麦子从学校出来,远远看见欧洛誓在和一个nv人说话,只是当走近之后,发现那个背影却那么的熟悉……不由得心中一惊,再也控制不住这一年以来的qing绪,麦子的泪水飙了出来“爹地,妈咪!!”

    听到了麦子的声音,欧洛誓和麦舒彤一起回头,看着不远chu的麦子跑过来,麦舒彤笑得更加的灿烂,只是眼角的泪水能说出她此刻有多么的激动“麦子,我的麦子!”

    一把抱住麦子,虽然六岁的麦子麦舒彤已经有些抱不动了,只见欧洛誓将麦子接过来抱起,然后牵起麦舒彤的手,再望了望麦子“儿子,我们回家。”

    没有开车,一家三口手牵手走在路上,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显得那么的令人感动,这样的画面,经历了一年的折磨才能实现,这是aiqing的难能可贵……

    三人的背影越走越远,最后缩小到一个点,画面也从此定格……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甜蜜番外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甜蜜番外    “兔崽子,你滚远一点!!”欧洛誓在房间里嘶声力竭,具有爆发力的声音穿透了欧家结实的大宅,使得在一楼吃早餐的慕云汐觉得房子都震了一震。

    只见欧洛誓穿着一条裤衩,lou出小麦se的xing感的上身,精细的小腰没有一丝赘rou,他盯着一头如鸟窝的头发,正怒气冲天的看着门口。

    而深知自己踩到了狗尾巴的麦子算是见识了欧洛誓的威力,不由得一溜烟往外跑,保住小命要紧。

    麦舒彤穿戴整齐,看着如怨妇一样的欧洛誓,不由得觉得好笑,自从那ri打教堂结婚回来之后,不知不觉,ri子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麦舒彤已经搬到了欧家,和欧洛誓一起住,本来慕云汐非要坚持给他们举行一个盛大而隆重的婚礼,只是麦舒彤和欧洛誓商议以后都觉得没有必要了,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他们的心已经有些疲倦了,不再需要外在华丽的形式,只要此生紧紧相依。

    这一个月以来,从那天在教堂打断了他们两个的好事开始,麦子总是在他们要亲热的时候冷不丁出席,而且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对于此,欧洛誓实在是忍无可忍,防不胜防啊!

    就在刚才,欧洛誓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

    一大早才起床,本来欧洛誓还打算和怀里的妻子好好亲热一番,谁知道麦子那无赖的声音又在门口响起“喂,妈咪,你起床了吗?”

    “妈咪,妈咪……”

    伴随着局促的敲门声,声音也变得焦急。

    可是深知麦子xing子的欧洛誓哪里不知道这小子玩的什么把戏,就在欧洛誓要亲到自己老婆柔软的小嘴时,麦舒彤一下子推开司空衍,然后起身应道“怎么啦?”

    边说着,还边下床穿衣服,虽然麦舒彤已经是个孩子的妈了,可是那惹火的身材让还在被窝里的欧洛誓看得直喷鼻血,一下子忍不住血气上涌,一伸手将正在穿xiong衣的麦舒彤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小彤,不要理那个兔崽子好不好……”带着诱。惑力的沙哑嗓音,已经染上了qing。yu,此刻的欧洛誓只想好好的品尝他可人的妻子。

    “嗯……不……好吧……”没有想到欧洛誓一下子将自己压倒身下,麦舒彤有些意外。

    本来好好的一句话也用为欧洛誓一双大手攀上冷幽尴尬才穿好的xiong衣上,将黑se半透明的蕾丝文xiong用力的向上撩起,温热的大手早已揉上浑圆的软yu,经不起欧洛誓这样的麦舒彤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娇吟,连说话都断断续续。

    虽然麦舒彤的话还在拒绝,可是身ti已经没有继续拒绝欧洛誓,积极的回应着,在欧洛誓的身下扭动着柔软的身躯……

    “小彤,我要……”欧洛誓还在极力的挑逗麦舒彤,接下来,他想要更多……

    只是关键时候,总有一些半路杀出的陈咬金来,比如说,麦子!

    只见这时候,敲门声又继续响起“妈咪,你好了吗?快点出来啦!”

    “不然我就进去了咯……”

    麦子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让原本还沉浸在qing。yu里的麦舒彤一下子清醒起来,一把推开欧洛誓,然后起身穿好被欧洛誓脱掉的xiong衣,然后一头扎进卫生间,一边走还一边回答“来了,你先下楼等我,马上就来!”

    看着妻子光溜溜离去的背影,麦子那个兔崽子的声音还在门外,欧洛誓低头看着自己的男xing,懊恼的仰天长啸!

    这个兔崽子,结婚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他没事就破坏自己和老婆亲热,想到这里,欧洛誓嘶声竭力的大吼“兔崽子,你滚远点好不好!”

    欧洛誓沮丧的将头埋在枕头下,感受下ti难受的火热,心想,早晚有一天,自己的命根子要断送在麦子的手里。

    欧洛誓一脸的悲恸,为什么,他总是有这种预感。

    “老公,你起来吧。”从卫生间穿戴整齐的麦舒彤看着还赖在床上,一脸幽怨的望着自己的欧洛誓,不由得有些好笑,哄着欧洛誓说道。

    “不起!老婆,总有一天我要被这兔崽子gao到yu求不满的。”欧洛誓趁机抱住要出去的麦舒彤,然后脑袋滴在麦舒彤的xiong上撒娇,大吃豆腐。

    可是麦舒彤似乎已经习惯了欧洛誓的撒娇,于是直接无视出去了,看着妻子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欧洛誓撅起嘴,然后极其不乐意的向卫生间走去,然后用冷水冲灭自己的yu火。

    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欧陆式的眼底又划过一丝哀怨的眼神,他十分相信早晚有一天,他会不会被麦子这混蛋gao得不举啊。

    ……

    囧,欧洛誓乃想太多。

    一边下楼,一边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早餐,可是欧洛誓依旧一脸的冰霜,经过麦子身边的时候还发泄似的给了他一记bao栗的打在麦子的头上。

    看着他的举动,慕云汐忍不住开口“你怎么回事?”

    “qing不自禁的就想打他!”欧洛誓喝了一口牛nai,咬牙切齿的说道。

    看到欧洛誓恶狠狠的样子,麦子则一脸的的无辜,装做头被打得很痛的样子。

    看到眼前的场景,慕云汐就不gan了“你看你多大的人了,做些什么事啊,一大早就打儿子做什么?!”

    “嗤……要早知道他是个祸害我不打死他!”欧洛誓不以为然,接着说道,眼神里窜起的火苗估计能将麦子烤来吃了。

    “兔崽子,你说什么话呢!”看着欧洛誓凶神恶煞的样子,慕云汐不由得美眸一瞪,再是高雅的妇人也受不了自己的儿子这样说孙子啊。

    “切……”看着沐浴新较真了,欧洛誓不敢在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暗自将麦子骂了个天翻地覆。

    “好了,你们父子俩,少说一句不行吗?”麦舒彤一边吃这三明治,一边将冲着两人说道。

    不明白为什么短短一个月,这父子俩整天吵,一见面就掐架,看得麦舒彤不由得直摇头。

    “呕……”说着说着,正喝着牛nai的麦舒彤突然感觉范围,然后用手捂着嘴巴,脸顿时惨白。

    看到麦舒彤这个样子,刚才还轻松的气氛顿时全无,一家人紧张起来。

    “小彤,怎么了,你别动,我抱你去医院!”

    “妈咪……你怎么了?”

    “小彤,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麦舒彤看着大家紧张的目光,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都这样了,不行,我送你去医院。”欧洛誓打断她的话,然后不由分说将麦舒彤抱起。

    “我,没事,你放我下来!”

    看着欧洛誓夸张的样子,麦舒彤不由得有些紧张。

    “我可能有了。”麦舒彤低着头,脸上染上了红晕。

    “……什么?”欧洛誓闻言,不由得惊讶,不会又中招了吧?!难道自己又要禁yu,想到此,欧洛誓不由得泪liu满面。

    “哇,太好了,那这个就叫欧麦尬好了,哈哈,一看就知道姓欧,是欧洛誓的儿子,一看就知道欧洛誓ai老婆,有麦舒彤的名字!”听到麦舒彤的话,麦子忍不住大声的叫起来。

    只见一屋子的人忍不住嘴角chou搐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