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 大结局倒计时至大结局2

大结局倒计时至大结局2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倒计时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倒计时    坐在床上的麦舒彤听到麦子的话,不由得嘴角抽搐,为了去记者会现场,她忍了!

    在大家的帮助下,麦舒彤被挪到轮椅上,由于安十点要等报告,便不同大家一起去记者发布会现场,所以麦舒彤,麦子,慕云汐一行三人便朝着发布会现场赶去。

    正当出了医院的时候,只见语幻翼和蓝景辰也赶来了,想必也是看了欧洛誓宣布破产的消息,见着麦舒彤,语幻翼开口“小彤,你这是……?”

    “我要去发布会现场!”麦舒彤眉宇之间浮现出一丝丝焦急。

    “上车吧!”语幻翼和蓝景辰对视一眼,然后把麦舒彤抱上车,关上车门之后,一群人便扬长而去。

    +++++++++++++++++++++++++++++++++++++++++++++++++++++++++++

    然后发布会的现场,从最先开始大家的震惊,到接受现实,然后纷纷采访欧洛誓,只是欧洛誓除了嘴角浮现的一丝丝笑意,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就在这时候,发布会现场的大门打开了,只见孙敏敏一脸精致的妆容,一袭白色婚纱倾泻到地上,记者的注意力都被她勾去了,纷纷转头对着孙敏敏狂拍。

    而孙敏敏则是一如既往的保持着微笑,朝着欧洛誓缓缓的走去。

    欧洛誓眉头紧皱,冷眼扫过孙敏敏,他不知道她又想玩哪一出。

    “洛,我来了。”似乎是没有看到周遭的目光一般,孙敏敏径直朝着欧洛誓的身边走去,当走到欧洛誓身旁的时候,只见她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对着欧洛誓轻声的喊道。

    “你来做什么?”欧洛誓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阴沉的嗓音不带一丝感情。

    “我是你的未婚妻,当然是来和你同甘共苦了!”或许是欧洛誓冰冷的态度有些刺激到了孙敏敏,只见孙敏敏有些失控,抓住欧洛誓的手,大声的说道。

    “孙总已经和欧家解除婚约了。”欧洛誓淡淡的看着她,由于孙氏集团也遭受到牵连,若没有外界注资,下一个宣布破产的必定就是孙氏集团。为了保住孙氏集团,孙总不得不让孙敏敏和欧洛誓解除婚约,让孙敏敏嫁给日本第一财团的大少爷,以此来保住孙家的财产。

    对于此,欧洛誓和慕云汐都相当爽快的同意了,然而孙敏敏的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便和孙总大吵大闹,非欧洛誓不嫁,孙总一气之下将孙敏敏关了禁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敏敏会出现在这里。

    “不,没有,那都不是真的,我们一起离开好吗?”听到欧洛誓的话,孙敏敏的瞳孔放大,涣散的眼神找不到聚焦,似乎神经有些失常,她紧紧的拽住欧洛誓的手,半带着乞求的说道。

    然而围在周围的记者听到两人的对话,更是全场哗然,前几天才举行了订婚礼,然而在今天欧氏宣布破产的时候,便和孙敏敏解除了婚约。

    对于这样劲爆的新闻,想必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必然全是欧洛誓和孙敏敏吧。

    激动的记者再也按耐不住,等不及两人的对话,便纷纷开始采访起来“孙小姐,你和欧总裁已经解除婚约了吗?”

    “没有,这是谁造的谣,本小姐和洛今天就举行婚礼!!”记者的话似乎刺激到了孙敏敏,只见她面部出现狰狞之色,对着记者狂吼。

    提问的记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孙敏敏,一下子吓得将麦克风掉落在地上,怔怔的站在原地,脸上有一丝恐惧。

    对于发了疯的孙敏敏,欧洛誓对手下使了一个眼色,手下会意的将孙敏敏拉开,正在这时,只见孙敏敏的父亲出现在记者会现场,一脸焦急的朝着孙敏敏走来“敏敏啊,你怎么在这里呀!”

    孙父一脸的无奈,走到孙敏敏的身边好说歹说,只是孙敏敏并不领情,当看到孙父来了之后,她立马像是见了老虎的兔子,一下子缩了缩身子,躲到了欧洛誓的背后。

    见状,欧洛誓不由得挑眉,对上孙父一张焦急的脸“孙总。”

    “欧总,谢谢你体谅解除和敏敏的婚约,只是现在我要带敏敏回去。”孙总对欧洛誓的态度并不好,说到底,孙氏受到牵连,完全是因为孙敏敏私自将资金全部挪到欧氏。

    “嗯。”欧洛誓感觉这对父子两有些怪异,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只是点点头,闪开身子,让孙敏敏和孙父直接面对。

    “敏敏,乖女儿,走吧。”孙父对着孙敏敏,态度立马转变,温柔的哄着她。

    “……不,我不走,我不要走。”孙敏敏还在继续摇头,就是不肯跟着孙父离开。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只见孙父凑着孙敏敏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便见孙敏敏面色一下子亮了起来“真的吗?”

    “当然是,先跟爹地回去吧。”孙父和蔼的抚摸着孙敏敏的头,轻声的说道。

    孙敏敏转头看了看欧洛誓,只见他并没有看,身旁的孙父在一旁催促着孙敏敏,孙敏敏想着爹地刚才给自己说先回家准备准备,欧洛誓一会回去教堂等她的。最终,孙敏敏还是相信了孙父的话,乖乖的跟着爹地离开。

    经过了孙敏敏这样一闹之后,现场的记者有些惊讶,欧洛誓似乎已经厌烦了这场记者会,更多的他想去医院看看麦舒彤,哪怕今后只能远远的望着她,他也满足了。

    闭上眼,欧洛誓的脑海里全是麦舒彤的画面,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他从来没有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深爱着她,就算是做她一辈子的骑士,他也要保证她今后的幸福。

    欧洛誓睁开眼,看了看全场的记者,对于他们眼底的期盼,欧洛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停顿之后,缓缓开口“欧氏破产了,从今以后,我就不再是欧总了,不过总有一天,欧氏还会出现在镜夜城。”

    “那欧总,请问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呢?”

    “呵呵,去医院。”想起麦舒彤,欧洛誓的嘴角洋溢着幸福,神情都不由得变得温和了。

    “医院?欧总身体抱恙?”

    “不是,是我最在乎的人,因为我的原因,让她总是受到伤害,我没能保护好她……”

    “那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呢,是谁伤害了她呢?”

    “这个是隐私,无可奉告。”欧洛誓虽然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流露出来的深情让在场的人都无不震惊,或许这样感性的欧洛誓,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欧总想对你的挚爱说些什么呢?”

    “小彤,对不起,因为我,你总是遭受着一次次的伤害,我知道我再也没有资格说爱你了,所以从今以后,我会默默的保护着你,不再让你受到任何人的伤害,包括我……”欧洛誓对着镜头,一字一句都是他的心声,全是他想对麦舒彤说的话,从未有过的真情流露,从未有过的感情挣扎,他这是在惩罚自己,说着说着,欧洛誓的眼底泛起了泪花。

    然而这样的一个欧洛誓,也让所有的人都将他重新认识了一遍,有些在场的女记者更是听着听着也跟随着掉了眼泪,或许那份深爱,让他们也跟着动容。

    只是欧洛誓不知道,在会场的外面,麦舒彤举起开门的手僵持在空中,坐在轮椅上的麦舒彤,顺着眼角泪水滑落了下来,虽然没有开门,但是欧洛誓的每一句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而那么真情,让麦舒彤也有些感动。

    只是此时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妈咪?”麦子在一旁小声的叫着,看着麦舒彤的表情,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麦子依旧小声的叫着麦舒彤,害怕她身体不适。

    “进去吗?”这些日子以来,两人之间的各种伤害以及各种误会,让两人都受尽了彼此的折磨,然而当今天欧洛誓的真情告白时,语幻翼也终于明白,就算两个人经历多少磨难,多少坎坷,可是两人相爱的心却紧紧的连在一起,越爱越深。

    “嗯。”麦舒彤点点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是幸福的。

    当们打开的那一刻,欧洛誓抬起头,一下子有些惊住了,看着眼前的麦舒彤,他有些

    难以置信,而此时的记者也不再是八怪的围上前去,相反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后退,让出一条道来。

    欧洛誓和麦舒彤两人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彼此走着,每一步,虽然缓慢,可是两人的眼睛都只有对方……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1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1    欧洛誓和麦舒彤两人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彼此走着,每一步,虽然缓慢,可是两人的眼睛都只有对方……

    直到两人走进,才停住叫住,欧洛誓低头望着坐在轮椅上的麦舒彤,只是静静的望着她,过了一会之后,只见欧洛誓的喉结动了动,开口“小彤,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此刻的麦舒彤情绪有些失控,她在拼命的忍住自己的眼泪不流出来。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虽然麦舒彤的话语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对于欧洛誓来说却是暖到了心坎上,只见他蹲下身来,轻轻的捧起麦舒彤的手。

    “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家人……”麦舒彤的声音虽然小,但是由于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屏住了呼吸,所以两人的每一个细微的举动都被尽收眼底。

    “嗯,可是,小彤,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你身边,你值得被更好的拥有。”当欧洛誓对上麦舒彤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时,很难想象欧洛誓是下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口,然而一想起搁在欧洛誓心底的安,欧洛誓说什么也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

    “喂,洛,小彤已经原谅你了,你这是在做什么?!”一边的乐无忧听得有些焦急了,麦舒彤的态度已经那么明显了,可是欧洛誓却是左一句对不起有一句没资格,就是不对麦舒彤真正的表白。

    看急了眼的除了乐无忧以外,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麦子也有些急了,在一旁对着欧洛誓使眼色,看着欧洛誓根本不理会自己的意思的时候,麦子也张口“爹地,以后我和妈咪会和你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麦子的话,除了欧洛誓和麦舒彤以外,就连现场安静了好久的记者也纷纷鼓掌,有些情绪高昂的更是带头鼓掌,纷纷为两人呐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看着热情的众人,麦舒彤的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眼底带着一丝期盼望着欧洛誓,只是此刻的欧洛誓心里万般复杂,他明白大家的期望,只是那日安绝望的眼神不断的在脑海里浮现,或许他过不了自己良心这关。

    如果这辈子已经伤害了一个最爱的女人,那么他还能再去伤害另一个女人吗?

    大家的欢呼在耳边萦绕,但是欧洛誓却没有再迈出那一步,他怔怔的看了看麦舒彤,眼底浮现一丝难舍“对不起,小彤。”

    随后,欧洛誓站起身来,与麦舒彤擦肩而过。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麦舒彤却听得很清楚,只见麦舒彤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当欧洛誓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麦舒彤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对于欧洛誓的举动,大家再一次的哗然,而欧洛誓却头也不回的离开,站在麦舒彤一旁的麦子有些冲动,刚想踏出步子想问欧洛誓为什么的时候,只见麦舒彤的声音响起“麦子,不许去。”

    “妈咪——!”麦子有些不甘心,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我们走!”麦舒彤不明白欧洛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此刻对她来说何尝不是接受无能,她急忙扭动车轮,转着轮椅离开。

    “不要跟着我!”出了记者会现场之后,麦子和语幻翼等人都纷纷围着麦舒彤,想讲她送回医院,只是麦舒彤却冷冷的拒绝所有人的跟随,或许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麦舒彤的话,大家不敢不听,而看着瞬间情绪变得低落的麦舒彤,麦子眼眸一暗,转身朝着欧洛誓离去的方向追去。

    然后当语幻翼转头看向麦舒彤的时候,只见她已经自己推着轮椅走了很远呢,看着这对母子俩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语幻翼不由得有些头疼,和慕云汐,蓝景辰,乐无忧韩允儿分配好了任务,乐无忧和韩允儿去追麦舒彤,其余三人去追欧洛誓和麦子。

    韩允儿几乎是带着小跑的速度跟随着乐无忧的脚步,只是眼见着麦舒彤就越走越远,几乎死要消失在街的尽头了,几个人的脚步便不敢停滞下来“允儿,撑一撑!”

    乐无忧紧紧的抓牢韩允儿的手,虽然她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但是看着转角的红路灯,乐无忧不敢减慢速度。

    “哎哟……”一不小心,韩允儿被崴了脚,疼得失声叫了出来。

    “允儿,你没事吧?!”乐无忧吓得赶紧停下脚步,蹲下检查韩允儿的脚踝。

    见乐无忧停了下来只见麦舒彤已经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的时候,韩允儿急得大叫“忧,你别管我,先去追小彤,小彤不见了!”

    听着韩允儿的话,乐无忧抬头一看,只见空荡荡的大街上的确没有了麦舒彤的身影。

    见状,乐无忧吓得立马站起身来,看着腿脚不便的韩允儿,乐无忧解开衬衫胸口上的扣子,然后蹲在韩允儿的面前“快上来!”

    只见乐无忧背着韩允儿,虽然他已经加快了脚步,只是背着韩允儿,脚下的步子还是慢了许多,眼见四处已经没有了麦舒彤的影子,乐无忧心中一惊,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好在韩允儿此刻比较理智,立马开口“快,打电话通知他们!”

    “嗯,那我先放你下来。”闻言,乐无忧赞同的点点头,然后开始打欧洛誓几人的电话号码。

    当其余几人听到麦舒彤走丢的消息之后,不由得纷纷大惊,如今的麦舒彤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大家惊慌,毕竟麦舒彤身上经历的磨难已经够多了,大家不敢想象,此刻的她身体都还么有复原……

    +++++++++++++++++++++++++++++++++++++++++++++++++++++++++++++++++++++++++++++++++++++

    当接到电话的欧洛誓几人赶到乐无忧和韩允儿的跟前时,不由得一脸的凝重。

    “洛,怎么办!”乐无忧见了欧洛誓,急忙问道。

    “是孙敏敏劫持了小彤,跟我走,麦子报警!”在乐无忧打了电话给欧洛誓之后,便接到了孙敏敏的短信——

    洛,你居然不爱我,不爱我,可是你为什么要爱这个村姑,为什么?今天我得不到你,那么你也别想得到她,我孙敏敏就算是死也要拉着这个jian人做垫背!

    这样的短信,让欧洛誓扫了一眼就胆战心惊,他能察觉出孙敏敏情绪的异样,欧洛誓还真怕孙敏敏会发疯了似的对麦舒彤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啦。

    大家跟着欧洛誓进了电梯,直奔天台。

    当大家出现在天台的时候,只见孙敏敏刚好转头,看见了一群人进来的时候,不由得一脸震惊,大家脸上不善的表情大大的刺激到了孙敏敏,只见她一慌,急忙将麦舒彤推到天台边,对着大家大喊“都别过来!再往前踏一步我就推她下去!”

    嘶声揭底的声音让大家都感到害怕,或许此刻孙敏敏身上散发的疯狂讯息让大家都有些顾忌,不是因为孙敏敏,而是害怕孙敏敏伤了麦舒彤。

    “好,我们不过去,不过去,你说,你要我们怎么做!”一旁的语幻翼猛力拉住了想要冲过去的欧洛誓,然后温和的哄着孙敏敏。

    “洛,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只是因为这个女人,我把她杀了你就会和我在一起了对不对?”孙敏敏没有理会语幻翼,或许是大家没有前进的脚步让孙敏敏暂时镇定了一些,对着欧洛誓真诚的说道。

    “你先放了那个女人好不好,放了她?”此刻的欧洛誓后悔万分,要是知道会被孙敏敏有机可趁,他刚才死也不会先离开麦舒彤,而且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让欧洛誓却又一次将麦舒彤送入了危险,不由得让他自责。

    “不行!我要是放了她,你就不会再理我了,我知道,你根本都没有爱过我。”孙敏敏低着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回答欧洛誓的问题,只是说道最后的时候,一个人还在小声的抽泣。

    “不会,我过去,我过去你挟持我好不好?”看着孙敏敏一激动就要把麦舒彤往下面推,吓得欧洛誓连腿都软了,更别提那双几乎

    要掉出来的眼球。

    “不好!我就要她死,要不是她,我爹地也不会破产,我们也不会分开!”孙敏敏的眼神有些狰狞,带着浓浓的怨恨,大声的嘶吼着。

    “那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不管她的事。”欧洛誓吓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孙敏敏的动作,他已经决定好了,只要孙敏敏手一动,他就猛力的扑上去,就算是死,他也在不会和麦舒彤分开了。

    “那你为什么要和那个野种串通起来骗我,骗我爹地的钱?!”孙敏敏不傻,虽然情绪很激动,但是孙父给她说过的话她记得一清二楚,要不是孙父给她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或许她还没那么疯狂。

    “是,骗你是我不对,那你来挟持我好不好,让我和你一起跳下去。”欧洛誓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甚至他都开始觉得自己语无伦次了,只是看着麦舒彤处在危险的境地,便让他也跟着难受起来。

    “你是为了报复,对不对,你为了这个jian女人,你报复我,报复我爹地,报复我孙家!”欧洛誓的话让孙敏敏大受打击,或许当她问的时候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那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她都愿意相信,只是当听到欧洛誓的嘴里好不由得的承认时,让孙敏敏实在是不能接受!

    看着孙敏敏越来越失控的情绪,而被她劫持的麦舒彤却越来越平静,对于两人的对话,不由得心中一震,原来欧洛誓所做的一切,被大家误解,都是为了自己,可是这样,值得吗?

    虽然麦舒彤不认可欧洛誓的报复,但是为了她,麦舒彤的心中又开始感动,然而刚才的那团绝望也渐渐的散去,取而代之是无境的感动。

    冷静的语幻翼眼见着在这样任由着孙敏敏发疯下去的话,就算不被孙敏敏推下去,麦舒彤也会因为站得太久而影响身体,要知道现在的状态她是不能久站的。

    语幻翼对欧洛誓使了一个眼色,让欧洛誓转移孙敏敏的注意力,然后他悄悄的倒退,从另一边,孙敏敏的视觉盲区去扑到两人,把麦舒彤解救下来。

    因为有了语幻翼的行动,让欧洛誓也不那么紧张了,或许是天生的生意王者,说道阴谋,欧洛誓便充满了能量,瞬间变得理智的站在孙敏敏的面前“敏敏,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知道……”

    正当欧洛誓胡乱的瞎诌胡扯的是佛u,语幻翼已经走到了孙敏敏的旁边,离她不到一米的距离,就在大家以为语幻翼要成功的时候,只见风猛烈的吹来,晃动了地上的易拉罐,而易拉罐的声音让孙敏敏转身查看,却没有想到一下子就见了语幻翼,吓得她一下子情绪失控起来,又猛然地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正在这时,只见语幻翼不敢在犹豫,见着孙敏敏眼底的那抹狠戾,语幻翼知道自己不能犹豫了!

    说时迟那时候,就正当语幻翼一跃而起飞身朝着麦舒彤扑去的时候,只见孙敏敏已经将麦舒彤拉起正要朝着天台外跳,可惜语幻翼晚了一步,他只拉住了麦舒彤的手,而当飞身跃起到时候的孙敏敏却一下子松开了自己的手……一下子,朝着楼下迅速跌落。

    砰!

    一声巨大的声响不一会便传来,欧洛誓紧紧的抱住被语幻翼拉住的麦舒彤,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抱着。

    刚才那一瞬间,欧洛誓几乎连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他几乎是打算如果麦舒彤落下去,那么他紧跟着也会跳下去,好在麦舒彤没事,此刻她正紧紧的被抱在欧洛誓的怀抱,而由于没有拉住孙敏敏,大家都没有下去查看孙敏敏的尸体,而是将此事交给了在一旁的警察……

    “是,我是报复,我是因为你伤害了”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2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大结局2    欧洛誓紧紧的抱着麦舒彤,很久很久,他都还能感觉到麦舒彤发抖的身体。

    “妈咪!”麦子看着麦舒彤苍白的脸色,紧张的站了过去,仰着头轻声的叫着。

    听到了麦子的话,麦舒彤才轻轻的推开欧洛誓,然后低头看着麦子,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只是那抹笑容在麦子看来是那么的虚脱。

    看着胸口剧烈起伏的麦舒彤,欧洛誓急忙抱着她往楼下走去。

    “放我下来!”在欧洛誓怀里的麦舒彤有些不好意思,身后跟着一大群人,特别是到了楼下之后麦舒彤更是脸红的埋进欧洛誓的怀里。

    “欧总好!”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到了一楼大厅,大家都整齐的对着欧洛誓打着招呼,这不只是麦舒彤不理解,就连语幻翼等人也是瞪大双眼,欧氏刚才已经宣布了破产了啊,怎么这些员工不但没有离开的表现,反而都在陆陆续续的往公司走。

    对此,大家都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欧洛誓。

    “看我干嘛?”欧洛誓被大家虎视眈眈的模样盯得撑不住了,于是开口说道。

    “你不是破产了吗?!”乐无忧挑眉,一脸不爽欧洛誓的样子说道。

    “嗯,是破了。”对于此,欧洛誓倒是不含糊,微微皱着眉头,直接回答道。

    “那这样怎么解释?”语幻翼也好奇了。

    “可是我又买回来了。”欧洛誓嘴角一抿,轻轻一笑,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听到欧洛誓的话,连窝在她怀里的麦舒彤也有些惊讶,就算是耍着玩也不是这么个玩法的啊!

    “嘿嘿,没什么。”看着麦舒彤的质问,欧洛誓瞬间像是变了性子一般,立马露出大大的微笑,奉承的望着麦舒彤。

    见着欧洛誓突然的变化,语幻翼等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麦舒彤看着欧洛誓一脸不以为意的模样,似乎已经闻到了阴谋的味道,双手勾着欧洛誓的脖子,瞥见一旁的麦子也一脸的不以为然,见状,麦舒彤不由得嘴角抽搐“一大一小两个混蛋什么时候暗度陈仓了!”

    囧,忽略掉麦舒彤的用词吧~!

    虽然对麦舒彤的成语表示无语,但是大家也很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大家纷纷抬起头,眼神在父子两人身上打转,似乎在等待两人的答案,然而麦子则一副事不关己的按着s,欧洛誓麦子已经置身事外,大家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他,躲不过,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先去医院吧,你需要休息。”欧洛誓叹了叹气,低头对着麦舒彤说道。

    考虑到麦舒彤的身体,大家纷纷同意欧洛誓的话,于是一干人等便上了车,只是慕云汐并没有跟着去医院,看着几个年轻人,慕云汐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看着欧洛誓和麦舒彤,目光柔和的点点头,或许她的儿子找到了属于他的真命天女!

    对于慕云汐来送,事情已经告了一段落,剩下的事,就是他们年轻人自己解决了。

    到了医院之后,安刚从医生的办公室走出来,转角遇到欧洛誓一群人,安不知怎的,条件反射的一闪身躲在墙角,看着欧洛誓和麦舒彤亲密的样子,安紧了紧手上紧握的诊断书,医生的话还在脑海里回响,只是此刻安的心情五味成杂,远远的望着他们走进了麦舒彤的病房,安悄然转身,谁也没有看见那两行流下来的泪水。

    麦舒彤被小心翼翼的抱到床上,只见欧洛誓体贴的给麦舒彤盖好被子,只是急切想知道事实真相的麦舒彤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欧洛誓手上轻柔的动作,相反,她直直的盯着欧洛誓,一脸的迫不及待“好了,你快点说!”麦舒彤打掉欧洛誓伸手给她捋头发的手,急忙说道。

    欧洛誓面色有些委屈,搓了搓自己的手,然后扫了一眼病房,发现以语幻翼为首,乐无忧,韩允儿,弗兰克,蓝景辰纷纷都是一脸期盼的望着欧洛誓,然而麦子除外,只见他事不关己的坐在一旁玩着电脑。

    眼见着逃不过,欧洛誓只得叹了叹气,然后轻咳了一声“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麦舒彤打断了欧洛誓,不给他任何借口。

    “这得从麦子来找我打架说起……”欧洛誓顺了顺思路,开始说了。

    “在打的过程中,我和麦子决定要将孙敏敏连根拔起,这样才不会再让小彤受到伤害。”

    “所以说订婚也是你故意的?”听到欧洛誓一说,语幻翼再联系前后一想,差不多猜到了大概。

    “嗯,只有这样孙敏敏的父亲才会相信我。”欧洛誓点头,补充道。

    “这样才会在最后欧氏出了问题之后注资。”蓝景辰接着说道。

    “可是你这样会很危险,要是一不小心,欧氏落入别人手里怎么办?”乐无忧虽然知道了大概,但是对于欧洛誓这样冒险的做法还是不赞成。

    “这不是有麦子么,再说了我自己把资金转移,然后让麦子哄抬价格,让欧氏股价大跌,在宣布破产的第一时间,我就把公司买回来了。”虽然是有些不厚道,但是欧洛誓却是万无一失。

    “他不止把公司买回来了,除了大赚了一笔以外,甚至连董事会里另一个股东都踢出欧氏了。”在一旁的麦子帮着补充道,早知道欧洛誓居然这么阴险,鬼才帮他!

    ……

    闻言,众人纷纷瞪着欧洛誓,一脸你真狠毒的表情。

    见状,欧洛誓嘴角抽搐了几下,这不是迫不得已吗!

    “那为什么你要用这样的方式?”麦舒彤还是不理解,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孙氏集团,据她所知,孙氏已经宣布破产,孙敏敏坠楼致死,其父亲因涉及走私jun火而被警方逮捕,他因不服气在看守所自杀。

    “因为孙父有黑道势力,虽然不及陆天熙,但是他做的都是犯法的事,而且他的手下有一批亡命徒,不得明面起冲突。”欧洛誓继续解释,他从来没想过弄出人命,孙敏敏的死不是他想到的,只是伤及他想要保护的女人,那他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这段时间,好像有一股神秘的黑暗势力正在迅猛扩大,据闻他们的老大总是带着面具,没人见过他真面目。不知道这群人是敌是友。”其实孙父做的事早有耳闻,只是都不涉及切身利益,所以大家都视而不见,只是听到欧洛誓这样一说,蓝景辰就想到了前几日得到的消息。

    “面具男人?!”听到蓝景辰的话,麦舒彤有些激动,她真没想到欧洛誓这个混蛋居然还暗地组织黑道势力。

    “是啊,小彤也知道?”语幻翼有些诧异麦舒彤的反应。

    “你们都很想知道,我肚子流掉的孩子是谁的吧。”麦舒彤扫了大家一样,然后将视线在欧洛誓身上定格。

    “难道不是欧洛誓的么?!”乐无忧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不,是面具男人的。”麦舒彤紧紧的盯着欧洛誓,虽然她知道他就是面具男人,只是她还真没想到欧洛誓为了她搞出那么多事来。

    “什么?!”听到了麦舒彤的话之后,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震惊,然而当冷静下来之后,看着欧洛誓一脸的不自在,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洛……”乐无忧看着欧洛誓。

    “呐,这是你们猜的,不是我自己说的。”欧洛誓赶紧抬头说道。

    听到欧洛誓的话,大家都明白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有计划的报复,欧洛誓为了给麦舒彤报仇,真是一步步的算计着,只是没有想到,麦舒彤在这中间受到了别的伤害。

    或许这些都不是欧洛誓所预期的,对于麦舒彤的伤害,欧洛誓明白,他用尽自己的一生也无法补偿。

    而且,安的事还搁在欧洛誓的心里,一下子,脸上的笑意全无,对上麦舒彤那张微笑的脸,欧洛誓有些恍惚“小彤,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我只希望从今以后,有我在你身边守护你,你会开开心心的。”

    欧洛誓出其不意的告白,让大家都静了下来,然而只有看得见他蓝色眸子的麦舒彤知道他的意思,对于欧洛誓的话,麦舒彤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了,最后化作一笑“嗯,也祝福你。”

    “那我先离开了。”此刻,欧洛誓那双蓝色的眸子里,光芒已经全部熄灭了,他打算,如果麦舒彤有一点对自己的爱的话,他就算是负了安,也会尽全力让麦舒彤原谅自己,只是当看到麦舒彤眼底的平淡时,他只觉得心中一闷,或许对麦舒彤造成这样巨大的伤害,再难以抹平她心中的创伤,如果将毁了安清白的事实说出来,只怕是更会让麦舒彤伤心。

    此刻的欧洛誓心乱如麻,第一次,有了不知所措的感觉,他只想离开,一个人静一静。

    看着欧洛誓的离开,大家感觉一瞬间气氛变了许多,不由得面面相觑,然而麦舒彤却不以为意,或许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她明白了爱情不只两个人的事,所以一切都看得很淡了。

    既然看淡了,麦舒彤也就释怀了。

    “我好像可以出院了吧。”麦舒彤轻松的开口,打破这份诡异的静谧。

    “可以吗?”韩允儿眼光闪烁。

    “我就是需要休息嘛,回家应该也一样的。”麦舒彤点头说道。

    看着麦舒彤并没有心情不好的样子,大家也就惯着她,语幻翼去帮她办了出院手续,然后一堆人一起将她送回家。

    当刚刚将麦舒彤扶回卧室躺下之后,大家才歇息一会,只见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弗兰克拎着行李箱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弗兰克,你这是要干嘛?”对于弗兰克的举动,大家一脸的惊讶!

    “爹地打电话,要我回去。”虽然不舍得离开麦舒彤,但是他已经很清楚麦舒彤心里住着的是谁,他再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加上爹地一直在催他回去继承公司,所以觉得是时候该离开了。

    麦子抬起头,看了看弗兰克,神情有些复杂,没有说话。

    “回来了找我!”弗兰克看懂了麦子眼底的不舍,最后化为坦然一笑,伸手揉乱了麦子的头发。

    “你今天就要走吗?”麦舒彤有些惊讶,但是对于弗兰克突然的离开,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嗯,已经订好了机票。”弗兰克点点头,对着麦舒彤微笑,眼底,永远是那团包含爱意的柔光,只是这一次,多了一些受伤。

    “我送你。”蓝景辰自觉的站起身来,对于这位世界级调酒大师,和蓝景辰一拍即合,两人关系还不错。

    弗兰克点点头,再次和众人打了一个招呼,就和蓝景辰离开。

    弗兰克走后,韩允儿负气的从乐无忧的身上坐起来,起身走到离乐无忧比较远的地方坐下,刚才她一句话都没和弗兰克说,都怪乐无忧拦住她,甚至她本来想也去送弗兰克的时候,乐无忧都不准。

    语幻翼看着两人的模样,不由得好笑,适合的开口“忧,我们去买点东西吧,我想接下来的几天,允儿都会在这里照顾小彤。”

    拍了拍气呼呼的乐无忧,语幻翼将他拖走,还没见过乐无忧这么吃过一个女人呢的醋来。或许能和自己深爱的人小打小闹,这样的幸福是语幻翼一辈子也不可能懂的吧。心里的忧伤化作一滩静水,语幻翼面色没有什么改变,和乐无忧出了门。

    +++++++++++++++++++++++++++++++++++++++++++++++++++++++++++++++++++++++

    然而另一边,当欧洛誓回到家的时候,只见安拖着几个大行李箱子,正从客厅走出去,看着安的样子像是要永远的从这里搬走,欧洛誓眉头紧皱,疾步上前“安,你这是?”

    “哥,你回来啦,我找好了房子,我想搬出去。”安转过身来,看到欧洛誓,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意,只是那再灿烂的笑容也掩饰不住那哭得红肿的双眼。

    看着安的样子,欧洛誓的愧疚又升起,凝视着安“不要走,妈咪需要你。”

    “我想你和彤误会解除,之后她应该会搬进来吧,到时候妈咪有她陪啊,我还是搬出去住好。”安怔了怔,眼底的神情复杂,她不能再破坏这对受尽磨难的有情人,更何况,那张诊断结果,让安也永远没有资格说爱欧洛誓了。

    “你在说什么,安,我们是家人。”欧洛誓看着眼前的安,心里有些郁闷,本来不能和麦舒彤在一起,欧洛誓就很失落,然而现在安也要闹搬家,这不是更让欧洛誓心里添堵吗。

    “我……”正当安想要说话的时候,只是嘴一张,便只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为温州动车事故的罹难者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