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 152至面具男人

152至面具男人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152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152    不由分说,孙敏敏再也无法伪装成平日温柔可人的模样,她几步上前,狠狠的瞪着蜷缩在一角的安。

    眼底流露出深深的愤恨,扬起手掌“狐……狸……精!”

    啪……

    本来眼见着孙敏敏的巴掌就要落在脸上,安本能的抱了抱自己的身体,将头埋在胸口,只是那巴掌却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之前响亮的耳光声就已经响起。

    孙敏敏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欧洛誓,一脸的惊讶,她弄不懂,为什么欧洛誓会拉住自己的手腕,然后用力的扇自己耳光。

    “洛,你打我?!”孙敏敏甚至连鼻孔都在扩大,质问欧洛誓的表情就如同狠毒的怨妇一般。

    “你不能打安。”欧洛誓嘴角一抿,收起了刚才的悔意,一脸冷漠。

    “你……欧洛誓!”欧洛誓的话让孙敏眯原本怔了一怔,然后才缓缓的开口,这样的态度,似乎和这段时间以来对她的态度差得太多了。

    “出去。”欧洛誓隐约感觉到安缩了缩身体,才反应过来,于是冷着声音对孙敏敏说道。

    “你,你说什么?”孙敏敏瞳孔扩大,她难以相信,欧洛誓居然这样对自己。

    “……”欧洛誓不再理会孙敏敏,转而转身将被子往安的身上拉了拉,将她裹住。

    对于安,欧洛誓的确是充满了满心的愧疚,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所以现在也顾不上一旁的孙敏敏,他已经不能像平日里那般对着孙敏敏装作恩爱的模样,此刻他的心理只有满满的对安的亏欠,已经病房里的麦舒彤……

    心绪飘到了远方,当欧洛誓想到麦舒彤的时候,心上没来由的一痛,就算当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之后,他和麦舒彤再也无法在一起了,因为他伤害了安,不能再让安受伤……

    欧洛誓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只是这样的决定却让他的心在淌血,所有的情绪他都无法表现出来,只是他明白,在进入安身体的那一刻时,他再也无法乞求到麦舒彤的原谅了。

    ……

    然而当欧洛誓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孙敏敏实在是受不了欧洛誓这样的冷漠,于是失了控般的往欧洛誓的身上捶打“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欧洛誓头也不回,似乎就任由孙敏敏这样发泄着……

    “你不可以,我爹地已经将所有的身家都注入你欧氏集团,为了帮助你……可是,你居然这样对我!”孙敏敏继续捶打在欧洛誓的身上,情绪失控的她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哭花了装的脸,犹如一只被唾弃的小猫,只是那满脸悲伤的泪水,却让人看不出半点做假……

    只是再多的泪水,都化解不了欧洛誓对她的报复……

    欧洛誓丝毫不理会身后孙敏敏的纠缠,失神的望着窗外,眼神涣散。

    欧洛誓的无动于衷彻底的激怒了孙敏敏,只见她伸手用力摇晃着欧洛誓的身体,嘴里从最初的谩骂到渐渐的乞求欧洛誓爱他……最后她把心一横,一脚踏上床,只是没有想到踩到了安定腿,有些站的不稳,孙敏敏差点摔倒。

    这时候,欧洛誓才正眼看了一眼安,他的眼底再也没有温柔,只有冷若冰霜的寒意,带着一丝厌恶,欧洛誓的眼底闪过一抹阴鸷“够了!”

    “洛,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的,对不对,我就知道……”欧洛誓一开口,孙敏敏便紧张的一把扑到他的身上,紧紧的将他抱住,连话语都有些凌乱,急忙开口。

    “放开我。”欧洛誓缓缓的开口,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

    “洛,不要,刚才爹地说他所有投入欧氏的钱也没有救回欧氏继续下跌的股市,没关系,我现在就去找爹地,对,买房子!我去找爹地把所有值钱的都拿去卖了,我现在就去,洛,你等我,这次一定能救欧氏集团!”孙敏敏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觉得欧洛誓突然对她冷淡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够帮上他的忙,于是立马下床,连凌乱的头发都来不及整理,便一边紧张的保证,一边冲出门去。

    当孙敏敏离开之后,欧洛誓和安又恢复了沉默,而安看着一脸痛苦的欧洛誓,对于他对孙敏敏的举动完无动于衷,甚至连孙敏敏最后失控的模样都置之不理,这与之前对她千依百顺的态度比起来,让安一下子有些疑惑起来“洛,你不去看看吗?”

    “不去,你好好休息吧。”欧洛誓低头,看着安,顺了顺她的刘海,温柔的说道。

    “可是她是你的未婚妻……”安还想不理解,为什么欧洛誓突然对孙敏敏性情转变那么大。

    “一切都不重要了,以后我会陪在你身边。”没有等安说完,欧洛誓眼神便黯了黯,似乎他的眼底只剩下一汪碧蓝的死水,再也看不到情绪。

    “到底怎么回事?”看着欧洛誓大变的情绪,安直觉有事情隐瞒。

    “没有,你休息吧,我坐到沙发上等你。”欧洛誓不想说话,转身站起,迈出脚步朝沙发走去。

    “我想回家。”似乎是恍惚的一瞬间,当欧洛誓站起来的时候,安隐约感觉他就如行尸走肉一般,一下子让安有些愕然,安忘了自己还隐隐作痛的下身,开口道。

    “休息一下吧,我想等过了这阵子,我就告诉妈咪,我会对你负责的。”欧洛誓以为是自己伤害到了安,于是内疚的情绪再次升起,对着安诚恳的说道。

    安认真的看着此刻的欧洛誓,只见他一脸的认真,只是那双眼睛,再也没有了生机,这看得安心中一痛。

    “我想回家了再休息。”看着欧洛誓的表情,安沉默了一会,然后平静的开口。

    安的坚持,让欧洛誓也不再说什么了,等安穿好了衣服之后,欧洛誓便将安打横抱起,安正要挣扎,只见欧洛誓下意识的紧了紧怀抱“乖,这样会好受一点。”

    虽然话语里依旧有着那份溺爱,可是却完全没有男女之爱,欧洛誓一步步的抱着安,直到到了车上,欧洛誓的动作都是那么温柔体贴,只是按却看不到他的情绪,似乎给安的感觉就是那颗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一般。

    安坐下之后,便闭上了眼睛,欧洛誓以为安睡着了,于是也没有说话,只是将车速放慢。

    这样温柔体贴的欧洛誓,让安鼻子酸酸的,似乎他对她只有刚才做错事之后的歉意,然而接受外国大学教育的安真的不怪他,只是不爱她而已,这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

    安的情绪有些起伏,酒店的一幕虽然让她想通了一件事就算欧洛誓会对自己负责,可是欧洛誓爱的只有麦舒彤,就算是孙敏敏,安相信那不会是一场骗局罢了,至于为什么,安不知道,此刻也不想知道。

    从酒店到家的距离,安似乎想了很多,许多事也想明白了,她已经有了决定。

    或许这份爱,根本就不该流露出来,如果能够预见未来,或许安从一开

    始就宁愿没有被欧家领养……

    “到了。”欧洛誓缓缓的将车停下,然后转头望向安。

    原本以为安在睡觉,只是眼角闪烁的泪光让欧洛誓眉头紧皱,他以为安在为刚才的事伤心……

    “嗯,好快。”安睁开眼睛,努力的睁大眼睛,让眼泪不落下来,扬起唇角笑了笑,伸手去开车门。

    只是一下子被欧洛誓拉住手,此时回头的安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情绪,俏皮的勾起笑容“怎么,想趁机占我便宜啊!”

    “安,我会对你负责,给我一点时间。”欧洛誓紧了紧握住安的手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开口。

    “呵呵,走吧,我饿了。”安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从欧洛誓的手中抽出手下了车。

    当回到家之后,只见慕云汐正在客厅,似乎在等欧洛誓的样子。

    见着欧洛誓进来,慕云汐立马站起身来“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慕云汐将一沓资料摔在茶几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公司的账务,欧洛誓沉默了一会“就是您看到的这样。”

    “你说什么?!欧氏集团就败在你手上了!”慕云汐怒气滔天,伸手就将手边的茶杯朝着欧洛誓砸去。

    只见欧洛誓闪也不闪,那杯茶便泼到了他的身上,见状,安急忙拿出纸给欧洛誓擦衣服,慕云汐转头看到安,语气微微缓和了一些“安,你先回房休息。”

    “妈咪,别这样打哥,公司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麦子为了报复哥做出的攻击!”安急忙的解释,或许欧氏垮了对她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她知道这是慕云汐和欧洛誓的心血,所以她更明白欧洛誓和慕云汐的心情。

    “欧洛誓,你最好给我个解释。”慕云汐沉了沉气,当听到是麦子的攻击的时候,慕云汐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或许只要不是被外人搞垮的欧氏,也就说明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一个帝国企业,慕云汐也没有放在眼里过,她更在意的是她的儿子欧洛誓是不是 有那个本事。

    “没有解释,如果妈咪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我会在明天就宣布破产,这样也能给员工多分一些遣散费。”似乎连欧氏破产,欧洛誓也说得那么的平静,不带着一丝情绪。

    “我能有什么异议,刚才敏敏的爹地孙总打电话来,要求我们偿还他注入欧氏的所有资金,并且取消你和孙敏敏的婚约。”慕云汐叹了叹气,伤神的继续说道,之前毕恭毕敬巴结自己的人现在全部成了债主。

    不过商场如战场,慕云汐早就看惯了,只是气不过欧洛誓出了那么大的事还不告诉她一声。

    “没有什么事,我先回房了,这套房子是私有财产,所以不会有影响。”欧洛誓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说道。

    对于这些,慕云汐也清楚,并没有多惊讶,只是慕云汐的心底已经有了盘算,或许连这些跟了自己几十年的佣人也会遣散吧。

    见着欧洛誓和安都回了各自的房间,慕云汐思考了良久,然后叫来管家张妈“你明天帮我问问房地产中介,把这个房子卖掉吧。”

    “夫人,这可是……”当听得慕云汐的决定之后,张妈长大了嘴,一脸的惊讶。

    “可是刚才洛的话你也听见你了,虽然我不相信欧氏能在他手中破产,但是还是卖了吧,早作打算的好。”慕云汐对着张妈笑了笑,退去了平日的威严,温和的说道。

    张妈跟了慕云汐快三十年了,以她对慕云汐的了解,决定下来的事就很难再改变。

    正在这时候,只见安拎着行李箱从楼上走下来,慕云汐抬头一看,脸上有些惊讶,只是却没有过多的情绪,平静的开口“安,又要去旅行吗?”

    “不,妈咪。”安微微笑了笑,然后摇头。

    “那你这是?”慕云汐挑眉,对着安不解的问道。

    “我想搬出去住。”安轻松的开口。

    “搬出去?这是为什么?” 慕云汐疑惑的皱眉,站起身来,不理解望着安。

    “我回来那么久了,应该找份正经事做啦。”安的脸上情绪和往一样,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放下箱子的手挽住慕云汐,靠在她的肩膀撒娇道。

    “傻丫头,害怕妈咪养不起你吗,乖乖的呆在家里,想怎么玩怎么玩,要不出去旅游,等过阵子这些事都处理好了你再回来?”慕云汐心疼的拍了拍安的脸颊,虽然安只是养女,只是这些年来,慕云汐从来都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般对待,就连欧洛誓小时候都会嫉妒说慕云汐对安比他好。

    “妈咪,不是这样啦,我是真的觉得我要独立了嘛,我不能再游手好闲啦,大不了,我每天给你打个电话,每隔一天回来看你一次?”慕云汐的温暖让安感动得眼眶红红的。

    “那要是不顺心就回来,千万别委屈自己。”慕云汐虽然不舍,但是也明白安的想法,于是开口道。

    “妈咪,你也太小瞧我啦,如果我在外面安顿好了,一定会带妈咪去看的!”安保证的点点头。

    看着安嘴角的笑容,慕云汐一下子将她抱住,然后松开手“安顿好了就来告诉妈咪。”

    “好啦,我只是想独立生活嘛,对了妈咪,你将这个交给哥哥吧,密码哥知道的。虽然不多,但是我想应该在破产之后能够哥哥维持一段时间。”安停顿了一下,从包里递出一张卡。

    慕云汐看着安手中的银行卡,一脸的诧异“这?”

    “放心,这是我在美国那段生活你给我的零花钱,为了怕你查的账户呢,我悄悄的换到另一张卡上存起来了,在美国的所有开销都是我自己打工挣得,所以这是一笔不小的资金哦。”安俏皮的冲着慕云汐眨眼解释道,或许她真的想通了,她不能让爱她的慕云汐失望,所以她宁愿将对欧洛誓的爱从此掩埋。离开这里,只是想忘了欧洛誓,或许等哪一天她将欧洛誓忘了之后,她会回来,回到慕云汐温暖的母爱中,回到欧家的亲情中,不再离开。

    “我的宝贝女儿,真有本事!”慕云汐有些惊讶,也有些感动,她当初怕安在国外舍不得用钱,所以每个月都固定查她的账户,如果发现她没用钱的话,下个月便给双倍的生活费,直到她用钱为止,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却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持节省的习惯,一时间,慕云汐有些激动。

    “好了,妈咪,趁着天还没黑,我要先走了哦。”看着慕云汐眼底放弃的泪花,安开口道。

    ……

    望着安离去的背影,慕云汐站在门口,直到看不到安的身影,慕云汐才收起自己的情绪,而手中的那张卡,慕云汐叹了叹气,转身上楼,只见欧洛誓正在忙碌着公司最后的结算以及申请破产准备。

    “洛。”慕云汐叹了叹气,然后开口打断了欧洛誓的工作。

    “妈咪?”欧洛誓抬头,望着站在门口的慕云汐,一脸的疑问。

    “这是安给你的,她说密码你知道。”慕云汐平和的说道。

    “这是?”欧洛誓看到手中的卡,心里又不好的预感,一下子站起身来。

    “安在美国那几年我给她的生活费,她全都存了起来。”慕云汐一脸无奈。

    “她人呢?”欧洛誓捏紧银行卡,皱眉问道。

    “走了,她想出去独立生活。”慕云汐开口。

    “去哪里了?!”欧洛誓有些紧张,或许他没有想到安会选择离开!

    “她说会找工作,安顿下来会通知我的。”看着儿子激动的模样,慕云汐的眉头微微皱起。

    慕云汐话音刚?洌仿迨谋愦蟛匠琶趴谧呷ィ皆葡醋排仿迨牡那樾鳎幌伦咏凶。仿迨牟幻魉缘淖恚骸奥澹柽湎颐且患胰耍涝抖际且患胰恕!?

    慕云汐认真的望着欧洛誓,将他的紧张尽收眼底,认真的说道。

    “嗯,我懂,我只是不放心她一个人这样出去。”欧洛誓明白他的妈咪意有所指,于是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慕云汐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转眼,又剩下了她一个,似乎这样的房子没有家人的人气,或许卖掉它,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怕孙敏敏对安不利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怕孙敏敏对安不利    当欧洛誓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安的身影,而当欧洛誓紧张的打安的电话是,也是关机中,此刻的欧洛誓眉头拧到了一起,他不是怕安做傻事,而是怕孙敏敏对安不利。

    麦舒彤已经被孙敏敏折磨得遍体鳞伤,欧洛誓不想连安也遭到惨遇,于是欧洛誓紧张极了,此刻更是焦急无比,天知道孙敏敏要是遇到安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欧洛誓不敢怠慢,开着车便疯狂的去找安的影子,好在安没有能走远,欧洛誓急忙踩住刹车,拦住了安的去路。

    “安!”欧洛誓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声的叫着安。

    “你怎么来了!”安看着欧洛誓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离开?”欧洛誓没有回答安的问题,反而问了另一个。

    “我想独立啦。”安嘴角一笑,温柔的说道。

    “可是不安全。”欧洛誓依旧不放心。

    “可是我想独立。”安眨了眨眼,就如同酒店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依旧冲着欧洛誓撒娇。

    而安的反应让欧洛誓有一瞬间的恍惚,或许安的原谅并没有让欧洛誓的自责好过一些,相反,让他更加的愧疚了。

    “好吧,那我送你去住的地方。”拗不过安,欧洛誓只好妥协,只是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打算。

    不由分说,将安拉上车,欧洛誓踩着油门呼啸而去,当再次停下车之后,只见安转头望了望车外,指着那小套的复式公寓,满脸疑惑“这个,是……?”

    “是韩允儿住的地方,她现在应该是忧住一起,所以你可以来这边先住着。”欧洛誓耐心的解释道。

    闻言,安也明白似的点点头,然后挑眉“可是,你不是已经和忧他们不和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不和了?”安的说法,让欧洛誓有些莫名的皱眉,他记得自己没有和他们吵过架啊。

    “别忘了,医院里的麦舒彤,大家现在都把你当大混蛋呢!”安看着有些疑惑的欧洛誓,慢悠悠的开口,提点道。

    “哦,这样啊。”当安说了之后,欧洛誓恍然大悟,然后笑了笑,似乎并不以为然。

    见着欧洛誓的反应,安顿时隐约觉得欧洛誓应该有事隐瞒,只是看着欧洛誓的模样,似乎他并没有开口的打算,正在安想问的时候,只见韩允儿打开了门,正朝着欧洛誓的车走来,安赶紧开口“哥,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相信今天的你才是真正的你,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看着安认真的模样,欧洛誓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这时候,韩允儿已经走到欧洛誓的车前,一脸愤恨的瞪着欧洛誓的车,见状,安赶紧下车“好啦好啦,是我,别瞪啦!”

    “安,怎么是你?!”这时,从屋里出来的乐无忧也有些惊讶。

    “我送她来而已。”欧洛誓也跟着出来,只是此时的他一脸的淡漠,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两人,已经安从车上搬下来行李箱,韩允儿不解的问道。

    “我呢,决定搬出来独立生活,只是我妈咪不放心,非要我和你们在一起,所以哥哥负责送我。”安替欧洛誓解释。

    “怎么样,收留我吧?”看着两人傻掉的样子,安笑着一张脸,继续说道。

    此时乐无忧和韩允儿如被雷劈了一般,震住了,一动不动。

    “允儿,你先带安进去收拾吧,住在着也好,和你有伴。”停顿了一会,还是乐无忧先开口。

    听到乐无忧的话,韩允儿便帮安拖行李箱,两人进了房子。

    而外面,只剩下欧洛誓和乐无忧,只见乐无忧退去了平日的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脸严肃的望着欧洛誓“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送到了,我走了。”欧洛誓眨了眨眼,没有继续解释,转身欲离开。

    看着欧洛誓目中无人的样子,乐无忧怒火蹭的一下蹿了起来,抓住欧洛誓的衣领就是一拳揍在他脸上。

    “混蛋!”乐无忧又补上了一拳。

    欧洛誓两手一推,一下子将乐无忧推开,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眼底依旧是那汪荡不起涟漪的死水“你不是我的对手。”

    “欧洛誓,不说清楚,兄弟都没得做!”乐无忧停了下来没有动手,只是话语里却充满了威胁。

    “……”欧洛誓脚步停了停,头也不回的走掉。

    看着欧洛誓离开的车,乐无忧气得朝着空中疯狂的挥舞了几拳,似乎气不过,然后转身进了门。

    ……

    “你们家的疯子哥到底怎么了?!”一进门,乐无忧就怒气冲天的问道。

    “谁家疯子哥了?!”在和韩允儿叠衣服的安没好气的白了乐无忧一眼。

    ……

    “说来也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欧洛誓的转变突然那么大……?”韩允儿也不理解为什么欧洛誓的转变会如此。

    安看了看两人疑惑的眼,要不是欧洛誓给她说过别告诉别人欧氏要破产的事,说不定安便忍不住说了出来。

    她低头继续跌自己的衣服,当做没有看见两人的表情一样,一言不发。

    “对了,汤熬好了,安快来喝。”由于得不到答案,两人也不再纠结,韩允儿突然拉起

    安的手,朝着厨房走去。

    安满头黑线,难道韩允儿都是这样跳跃性思维的吗?

    “多喝点,你看你的脸色不好呢!”当安喝完了一碗之后,韩允儿又继续给她盛了一碗。

    “哦,我可能有点累了。”安低头喝汤。

    “哦,那你就在家里休息吧,我和忧去医院给小彤送汤。”韩允儿擦擦嘴,站起身开始打包。

    “这么多?!”看着韩允儿拎着好几罐,安不得不惊讶。

    “还有翼他们呢,他们也累了一天一夜了。”乐无忧解释道。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安突然想起欧洛誓的话,放下碗连忙起身说道。        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面具男人全文阅读冷酷宝宝无敌妈咪坏爹地   第三卷 面具男人    或许是一下子起来得猛,安只觉得眼前一黑,双手急忙扶着桌子,见状,乐无忧急忙扶着安“你怎么样了?”

    “没事,有点头晕。”安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头晕的次数越来越多,还总是隐隐作痛。

    “要不你就不去了吧,在家里休息。”韩允儿看着安的脸色不太好,关心的说道。

    “我也想去看看小彤。”安休息了一会,坚持道。

    乐无忧深知安的脾气,于是也再劝解安,于是拎起韩允儿手中的汤,让韩允儿扶着安着。

    安看着两人小心翼翼的样子,安好气又好笑“喂,你们,我能自己走,好不好!”

    “哎呀,天太黑,忧怕你不习惯这里的路嘛。”门外,韩允儿一边扶着安,一边解释道。

    “喂!”虽然韩允儿还没有听出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可是在安听来却是红果果的调侃啊,于是不由得脸红起来。

    “哈哈,好了允儿,你别拿安打趣了”一旁的乐无忧听得大笑起来,拍了拍韩允儿的头,宠溺的说道。

    虽然是早就看出了两人有些端倪,只是这样明目张胆的样子,让一旁的安不由得冷眼“啧啧,还真没看出来,这头妖孽也会这般谈情说爱。”

    “怎么说话的呢!”乐无忧一听安在埋汰自己,转身往安的额头上敲了敲。

    “嗷,允儿,你看忧欺负我!”安夸张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冲着韩允儿告状。

    见状,韩允儿满头黑线……

    ++++++++++++++++++++++++++++++++++++

    在医院里,陆天熙接了一个电话便出去了,看着陆天熙眼底闪烁的兴奋,麦子也紧跟着站起身来。

    “我也要去!”麦子急忙开口。

    “你在这里陪麦舒彤。”陆天熙转头,看着难搞的麦子,微微蹙眉。

    “你们要去哪里?”麦舒彤抬头,一脸好奇的望着两人。

    “办事!”

    “回家!”

    麦子和陆天熙两人立马回答,可是两人之间的默契也太差了吧,只见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感觉一群乌鸦飞过。

    “到底去哪里?”看着两人的表情,麦舒彤知道一定有问题。

    “……”

    这一次,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学乖了,纷纷低下头不说话,见状,麦舒彤眼角一抽,她就不信还问不出来了!

    只见麦舒彤倚靠在床头,双手环抱,眼角微微一眯,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看着麦子“麦子,我想你该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嗯,就从幼儿园大班开始吧!”

    麦子无言,麦舒彤一言戳中了麦子的死穴,只见麦子抬起头,愤恨的瞪着麦舒彤,从他的嘴里挤出几个字“算你狠!”

    “承让!”麦舒彤仰头,完全当做是表扬。

    “你比陆天熙还不要脸!”麦子看着身边闷声笑岔气的陆天熙,不由得嘴角一抽,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更胜一筹我喜欢!”麦舒彤笑得更加灿烂,眼底的威胁气息也越来越浓了……

    “妈咪,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只是我们不想勾起让你伤心的往事。”麦子真是败给麦舒彤,垂着脑袋说道。

    “有什么事是我不能承受的?”麦舒彤挑眉,不以为然。

    “昨天伤你的两个畜生,我们找到了。”麦子叹了叹气,一口气将话说完。

    “哦,记得帮我多踹两脚。”麦舒彤点点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一丝变化。

    看着麦舒彤的反应,陆天熙和麦子都瞪大了双眼,眼底流露出好奇。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麦舒彤看着两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于是对两人大翻白眼。

    “不说话比较像美女。”陆天熙平静的说道。

    ……

    闻言,麦舒彤脸上的表情像吃了苍蝇那般难看,狠狠的瞪了陆天熙一眼。

    “狗嘴吐不出象牙。”麦舒彤怀恨在心,愤恨的说道。

    “韩允儿他们应该也快来了,那我们就先走了。”麦子死绷着脸,他怕他再待下去会忍不住笑出来,第一次,有人说麦舒彤不说话比较像美女,哈哈哈!

    见着两人前脚后脚的赶紧出了病房,麦舒彤眼角一抽,心里默数,一、二、三!

    只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爆笑。

    麦舒彤一副就知道两人搞鬼的模样,然而微微叹气,此时静下来之后,麦舒彤低头摸着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肚子,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说不伤心是骗人的,就算当麦舒彤当时已经绝望了,可是当醒来时发现还有大家都在担心着自己,那份感动,虽然不能取代爱情,但是麦舒彤也想通了,便释怀。

    想着想着,麦舒彤便睡着了,当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麦舒彤以为是麦子他们回来,立马睁开眼睛,只见门口的人已经倒下,麦舒彤心中一惊,面具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

    当看到面具男人的时候,麦舒彤心中一震“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只是晕倒一会。”面具男人沉着嗓音回答。

    闻言,麦舒彤才放心,转而望着面具男人,一脸的冷漠“你来做什么?”

    “孩子,是我的吗?”面具男人有些迟疑,让人感觉他并不是想说这句话。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孔,但是麦舒彤隐约知道他的身份,对于他,麦舒彤的脑海里便浮现被他轻薄的那一幕。

    “就凭,你是我的女人!”面具男人的身体有些僵硬,连语气都带着一丝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