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独宠一生 > 番外+大结局 第十章至后来

番外+大结局 第十章至后来

    独宠一生 第十章3全文阅读独宠一生  第十章    唐定昂并没有在咖啡店里待太久;待得没他原先预计要待的那么久。

    会改变主意,原因有二

    一来,是凉的眼泪完全停不下来,捧在手上的那杯卡布奇诺几乎都快被他变成咸咖啡,二来则是因为得知死期的唐定昂怎么也坐不住。

    觉得闲闲坐着喝咖啡似乎太浪费所剩不多的时间,但该做却还没做的事qing又太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先做那个好,无论如何就是静不了心——

    “走吧。”总之,坐着不懂不是他唐定昂的风格。

    “走?”歪著泪痕斑斑的小脸,凉不解,“可是我咖啡还没喝完……”

    “你那杯咖啡早就不能喝了。”整杯咖啡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眼泪吧,这种东西怎么能tun下去?“走吧。”

    “噢。”乖巧起身跟在唐定昂身后,凉完全没有任何疑问。

    走了几步,唐定昂忽然回首,觉得好笑,“笨死神,你连我要去哪里都不知道,不怕我把你卖了?”

    “咦?”脚步一顿,凉整个人傻在原地,“卖掉?”

    “是啊,”唐定昂似笑非笑的,“价格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噢。”

    “真的吗?”人类真是不可思议,竟然连死神也想买……

    见凉竟被这么简单的玩笑给唬了,唐定昂又好气又好笑,伸手就是一敲,“当然是假的!”

    傻了两秒,凉紧紧皱眉指控,“你怎么可以骗人!”

    “拜托,这种话不管谁听见都知道是玩笑好不好?”被凉的表qing逗得大乐,唐定昂几乎喷笑出声。

    紧紧抿着嘴,低着头,凉决定不再理会这个恶人。

    “走吧。”不把凉的别扭当一回事,唐定昂牵了人就走,还很有余裕地向吧台内忙着煮咖啡的陆翔引say byebye。

    被带出店门,接着又被带到火车站,没见过的风景让凉忘了坏心qing。好奇地左右张望,对这个又吵人又多的地方好奇起来。

    “这是哪里?”拉拉唐定昂的衣服一角,凉发问。

    “火车站。”自动售票机前的人正忙着投币,头也不回。

    “要做什么?”

    “要去海边。”拿了票与找零,空着的那只手握住了凉的,“这里人多,你手抓好,记得别把自己弄丢了。”

    扁着嘴,凉不服气唐定昂的小看,“我才不会!”

    懒懒回眸一睐,唐定昂帅气有型的俊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哦——”

    “我说真的!”那拉得长长的尾音分明是不信!太瞧不起他了吧!

    深深望了凉一眼,唐定昂对此未置一词,只是牵着凉通过检票口。直到上了电车,他才开口。

    “那——”瞅著凉,唐定昂轻道,“小心别丢了我。”

    ——小心别丢了我……眨眨眼,消化了唐定昂所丢出来的字句后,凉蓦地别开头,双颊热辣辣的。

    因为唐定昂的话语,更因为,唐定昂脸上那种好看的微笑。

    目光在地板绕来又绕去,直到下车之前,他都没把目光移回唐定昂身上。

    尽管如此,与唐定昂交握的手,凉始终没有松开;在上车之前,在上车之后——就算在海边散步,也都是紧紧握着,没放开。

    xxxxxxxxxx

    晚上十点半,夜se深深,月儿高高悬空,淡如亦薄如杯中纸片。

    挟西伯利亚之冷寒,朔风呼啸,刮得绿叶片片翻飞,群树sao动难安。

    风很冷,冷得让立在灯下的余定宣不由得抓紧了襟口,第三十五次在心中痛咒约了自己到小球场上的唐定昂。

    现在都几点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天气就把人找出来,简直在找碴!

    瞥了眼表面,余定宣更皱紧了眉,鞋尖不耐烦的在地面上打着拍子,一拍比一拍快。

    北风狂吹,月前的云片聚了又散,散了又聚,看得余定宣心烦不已。

    还不来,都已经等十分多钟了,定昂到底gao什么鬼!

    一阵引擎传来,接着是煞车声,最后是停车声。余定宣反shexing转向发声chu,接着,他快步走了过去“唐兄定昂,请问你,这种鬼天气,这种鸟时间,你找我出来到底要做什么?”

    摩托车骑士摘下黑se安全帽,lou出一张英气十足,阳光味极重的少年脸蛋。下了车的人挂好安全帽后,微微一笑,一句话也不说。

    “说,找我出来做什么?”双手抱xiong,等人等得很不爽的余定宣扬起一弯冷笑,声音之冽,可比萧萧东风。

    “狐狸,我有事要交代。”知道好友的qing绪已是临界点,唐定昂不废话,看门见山的便说出重点“我要交代后事。”

    “后事?”余定宣重复了一次自己所听到的消息,想确认到底自己听错还是唐定昂说错。

    “就是后事。”唐定昂轻颔首,表qing平静而肯定“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去阴间报道了。”

    “唐兄定昂,你再说一次。”余定宣抿直了唇,眼神不是平ri的吊儿郎当“你说,再过几个小时你就要到下头去了?”

    “狐狸,你没听错。”双手cha入长裤口袋,唐定昂仰首上望,只有天上的月娘有幸见到他的表qing“正确来说,我在凌晨两点就得死了。”

    “……是凉告诉你的?”放在外套口袋的双手握起拳,余定宣撇开了头,看向下方的灰灰水泥地。

    “嗯,我差点没被他的眼泪淹死。”唐定昂仰唇一笑,表qing有点无可奈何“要死的人是我,我没哭,他倒是哭得惊天动地。真是,这种笨蛋也能当死神,地府真的没人了。”

    余定宣没吭声,仍是看着地板。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定昂,为什么是我?”

    “我也不知道。”唐定昂一耸肩,仍是直直看着黑得有点不真实的夜幕“我想过打电话给我爷爷他们,也想过知会舅舅一声,不过,狐狸,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眼泪……而且,我不想老人家伤心,也不想让舅舅他没办法睡觉。”

    “翔引呢?”余定宣的声音很轻,很低“怎么不连他一起找过来?”

    “我想过。”将双手从裤袋chou出,唐定昂随xing坐了下来,整个人向后躺平,成大字型的在水泥地上像块抹布摊开“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不要,因为,我知道翔引那家伙会哭,gao不好还会和那只笨死神哭得不分上下……我不想看到任何人的眼泪,狐狸,你知道我最讨厌人哭。”

    “你并不讨厌凉的眼泪。”轻声反驳道,余定宣走了几步,停下“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有眼泪?”

    “狐狸,我认识你都几年了,这些ri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是这副让人想扁的调调,脸se从来没变过,那就更别说是眼泪了,我看你到死都会是这样子。说真的,你要是哪天哭了,我看那天太阳会打西边出来。”唐定昂笑了起来,只是,朗朗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空洞。

    吸了口气,再长长一叹,唐定昂举起了双手,十指张开至极限“嘿,狐狸。”

    “……gan嘛?”余定宣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声音gangan的。

    “你知道吗,手这样向天空张开,好像整片天空都是自己的。”唐定昂轻笑着,两只手掌突然握起“可是,握拳之后,你就什么也抓不住了。”

    “笨蛋。”一只黑se的球鞋踹了过来“不要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蠢话,起来。这种天气躺在地上会感冒,就算是笨蛋也不会例外。”

    “拜--托--”没好气的给了余定宣一个白眼,唐定昂俐落起身,顺道拍去身上的灰尘“贱狐狸,我就要嗝了,你说话就不能稍微好听一点呐?”

    “不好意思,就像你说的,我就是那种就算天塌下来,还是这副让人想扁的调调的人。”扯下唇线,余定宣皮笑rou不笑。

    “这样也好啦。说真的,死前没有见到翔引一面实在有点可惜……如果他像你一样冷血就好了。”提提衣领,再拍拍双袖,唐定昂回首给了余定宣一笑“这样子,我就能很放心地找他来交代后事。”

    看着唐定昂,余定宣的眼神闪了闪,半晌,他才开口“喂,定昂,你爸妈给你的那栋房子,你打算怎么chu理它。”

    “管它,反正房子本来就不是我的。”耸耸肩,唐定昂表qing漠然,脸上写着不在乎“对了,如果你有空的话,记得帮我那些花花草草浇个水,别让它们死得不明不白。”

    “喔。”应了声,余定宣也是相同的面无表qing“我会找个人定期整理那边,直到那栋房子换主人为止。”

    “谢了。”lou齿一笑,唐定昂神采飞扬“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些花草,有你这句保证,我相信它们会活得很好。”

    “得了。”斜眼扫了唐定昂一眼,余定宣也笑了,笑容极淡,犹如映上水面的倒影“就这样?”

    “就这样。”点点头,唐定昂忽然皱起眉,表qing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一般“……狐狸。”

    “你怎么回事?”唐定昂不对劲的声音,让余定宣一个箭步跨到他身前,张臂撑住他摇摇yu坠的身ti“是不是发作了?”

    “嘿嘿,好像是……狐狸,你知道吗……”额上布满冷汗,唐定昂勉强lou出一抹笑容“我突然……觉得看不到……ri出……好可……”最后一个‘惜’字尚未出口,他整个人便痛晕了过去,再也没有知觉。

    怔怔地呆看唐定昂五、六秒,余定宣才有了反应。收紧双手,他紧紧抱住了昏迷不醒的唐定昂。

    “姓唐的,认识你这么久,现在才知道你是这么狡猾的人。”咬着牙,余定宣的声音不稳“我也是人,我怎么会没血没泪的……你这家伙,你实在他妈的太狡猾了,太狡猾了……”

    “告诉你,定昂……明天,太阳会打西边出来。”

    xxxxxxxxxxxxxx

    深夜,手术室里灯火通明,里头的人正忙着抢救一条生命。

    走廊,开刀房外的通道上,或站或坐或蹲了几个表qing不一的人。

    “定宣……”蹲在走廊上,陆翔引的表qing凝重,语气是不该属于他的消沉“你刚说的,全都是真的吗?凉……真的会在凌晨两点带走定昂?”

    “对。”板着一张斯文俊逸的脸蛋,倚墙而立的余定宜以食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睛“他会在凌晨两点勾走定昂的魂,结束他的生命。”

    “难道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吗?”咬了咬牙,低着头的陆翔引握紧了拳,努力想克制住心中的那份激动“我们就只能傻傻地待在外面,数着时间,然后眼睁睁看着定昂死在里头?”

    “——对,我们只能这样子。”隔了许久许久,余定宣才开口“这是早已决定的事qing,并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事qing。”

    “可恶!”忿忿地以双拳捶打地面,陆翔引的表qing怨愤,眼里写着不甘“为什么是定昂!为什么!到底是凭什么?为什么定昂非死不可?他才几岁而已,定昂……也才活了十七年多一点点,为什么他得死,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直到为什么,可是,定昂的死亡,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qing。”双手cha入口袋,余定宣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睛眨也不眨。

    “连死神也没有办法改变吗!”陆翔引终于忍不住低喊出声,语气沉痛不已“死神应该有办法不勾定昂的魂,不把他带走才对!”

    “就算是死神,也没有办法决定人类的生死。”顿了顿,余定宣整个人贴墙滑坐到地上“死神只是依着命令行事,他们也必须依着命令,这和他们个人的意愿无关,他们只是维持应有的秩序,也必须维持……因为,这就是死神存在的唯一意义。”

    “我知道……”身子一弯,陆翔引紧紧抱住了头,全身不住发抖“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死的人是定昂,不是别人,你要我怎么能心平气和接受!!该死!为什么死的不是别人,偏偏是定昂……”

    “天才晓得。”冷冷扯出一笑,余定宣的眼愤恨不平,并不是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淡然。

    两人,就这么静了下来,而绝望的气氛,宛如无形的大手,紧紧掐住了他们的脖子,就要让他们窒息而亡。

    ——直到悄无声息的脚步自远而近的走了过来。

    像是感应到什么似地抬起头,原本坐在地上,始终一言不发的牙突然站了起来,表qing沉静。

    定定地看着空气中一点,他点了点头,双手结印,细声念完一长串的异界语言后,身上迸出了青蓝的光芒,接着,有着一头冰蓝长发的死神便出现在三人眼前。

    “……你来了。”定定地看着凉好一会儿,余定宣才淡淡一笑“时间快到了吧?”

    咬着下唇,凉轻点了下头“唐定昂他……”

    “他全部都告诉我了。”余定宣轻轻颔首,明白凉想问什么“我不怪你。我从一开始就说了……那两句话,你还有印象吗?”

    “嗯……我记得。”只是,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了这句话所代表的意思,也才听出这两句话,其实是未完之话……

    我,不喜欢你的存在——因为你的存在,就是提醒我定昂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就算不是你自愿的,我还是无法接受——就算带走定昂魂魄不是你自愿的,我还是无法接受定昂会死去的既定事实。

    fenfen的唇抿成了一直线,因为过度用力而泛起不自然的白“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qing……?”

    “在定昂倒下去的那天晚上,我为他排了一次牌。”深深吐出一口气,余定宣的语气很平淡“那天的牌面很奇怪,没有办法以单一方向解读……命中注定的伴侣会出现,又同时显示着死亡的讯息,在我试着算出那个伴侣时,牌却怎么样都无法解读,所以,我那时就隐隐约约地猜到了。”

    沉默了会儿,凉才开口“余定宣,我……我就是唐定昂命中注定的那个伴侣吗?”

    “其实,这种事也没人说得准。”余定宣站起身,拍了拍长裤“感qing,只有当事人才会晓得自己的想法,旁人的话是说不准的。凉,这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事qing就会跟着怎么发展。”

    “凉。”静立在一边的牙,在两人的交谈告了一段落的时候说话了“时间差不多了,进去吧,我也要把结界收起来了。”

    “等一下。”凉摇摇头,走到抱头发颤的陆翔引面前“翔引……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陆翔引一震,不过,他并没有抬头,更没有说话,只是维持着原样不动。

    闭了闭眼,凉深深吸了口气。望向牙,他点点头。

    牙会意的一颔首,身上蓝光一闪,他收回了结界。目送凉穿过开刀房门后,他走了几步,在余定宣的身边立定,不语。

    xxxxxxxxxxxxx

    穿过冰冷的门扉,凉缓缓走入手术房,视他人存在为无物的缓缓走近躺在病床上的唐定昂。

    看着唐定昂没有意识的双眼紧闭,因开刀而显得面无血se的脸庞,凉的心狠狠chou紧,整个人动弹不得。

    直到现在,凉才完完全全的意识到,死亡,究竟代表着什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凉,仍是站在原地动也

    不动的,雾紫se的大眼空空洞洞。

    ……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听到唐定昂骂人的大吼了,以后,也吃不到唐定昂做的早餐、晚餐了,还有,以后就再也看不到唐定昂那个有点狂妄,却很好看、很有精神的小脸了。

    ——从今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笨死神笨死神的对他叫来喊去,就再也没有人会把他当小猫小狗似的提来拎去,就再也没有人会一面骂他,却又一面帮他擦gan眼泪……从今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这么做了。

    温热的泪,无声息的自眼眶滚落,缓缓下滑、下滑,贴着脸颊,liu过下巴,短暂停留后,跌落。

    以后……已经,没有所谓的以后了……呆呆地、愣愣地看着唐定昂,凉不自觉的又向他走了几步,小小的一双手,捧住了那张只剩下半口气的脸。

    紧咬着唇,两的双手微微发抖,泪水,从雾紫se大眼里汩汩而出,没有停断。

    深深望着唐定昂,凉的眼前,像是走马灯一般的掠过了一幕又一幕的回忆。突然地,他放开了手,踉跄地退了两步,像是发现了什么。

    看着自己的双手,再望向唐定昂,蓦地,凉将脸埋入掌心,发出了只有极为少数的人才能听见的狂叫。

    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凉狂喊,发出他生平第一次失控的疯狂喊叫,就像是野shou在最痛苦时所发出的哀号。

    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他才发现?不是每个人都说他是天才吗?为什么他会这样的愚笨!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件显而易见的事qing?

    凉的双拳握得死紧,脸上的表qing,混合着绝望、疯狂与懊悔,这样的眼神,是没有人见过,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眼神。

    “凉!”牙忧心的喊叫声传入了凉的耳里,恍然一抬眼,他见到了牙的眼泪“凉!你快住手,凉!停手,快停手!”

    “牙……”眨了眨眼,凉才看清了好友脸上的担忧,也才发现他正紧紧抓住自己的双手“我是个笨蛋……我真的很没有……牙,我真的、真的……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笨!”

    “凉,别这样子!”用尽全力制止凉继续捶打自己的头,牙急出了眼泪“你不笨,你别再打你自己了,拜托你,不要这样伤害自己……”

    “不,牙,我是个笨蛋……”摇摇头,凉拉开牙的双手,背过身去“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现……牙,你知道吗?我ai他……我ai唐定昂,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喜欢他……和他在一起的ri子,我慢慢的ai上他……可是,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甚至、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呀!”

    “凉……”牙启口,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咬着下唇,牙看着凉,又看看躺平的唐定昂,他低下了头,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对好友没有办法给予半点帮助。

    “——牙,你先出去。”转过身,凉看着牙,表qing有着牙从没有见过的成熟味,不再像个不解世事的孩子“你放心,我不会有事,也会完成工作……”

    “我知道了。”虽然很担心,可是,牙还是走出了开刀房。

    静静地目送牙离开,凉闭了闭眼,接着,他走向了唐定昂,以一种沉沉的眼神看着他。半晌,凉低首,轻轻的以唇碰触唐定昂几乎感觉不到热度的唇。

    “唐定昂……我ai你,一直ai着你,只是,我竟然到现在才发现……也到现在才发现,你和我一样……对不起,原谅我没有及时告诉你……”轻喃着,凉的泪,也滑下脸颊,润湿了唐定昂的上下唇片。

    伸舌tian去跌在唐定昂的唇上的泪,凉抬起了头,站直了身子。抬手摊开右掌心,在空中一捉,下一秒,他的右手便握住了一把闪动着美丽银光的大镰。

    仔细看着美丽的镰刀,握着长柄的手紧了紧。

    看了眼墙上的始终,短针指着二,长针指着十二——时间,到了。

    目光回到了唐定昂身上,虽然没有人告诉过他该怎么勾魂,可是,凉本能地举起镰刀,朝唐定昂的身上一挥,接着,镰刀勾出了一个散发着美丽光辉,像是满月一般的球状物ti。

    凉知道,这个,就是唐定昂的灵魂。

    伸出左手,光球缓缓漂移凉的左掌心,然后,光球缓缓没入掌心里,一眨眼,便完全消失。

    在光球消失的那一瞬间,凉全身上下迸发出惊人的白光,那光线,比夏ri艳阳还要耀眼,教人无法迎视——而凉,便消失在这道毫无热度白光之中,完全没了踪影。

    不过,开刀房里的医生护士们对这一切的一切都浑然不觉——他们只见到心电图在两点整时,变成了一条直线,再也没有半点起伏。        独宠一生 后来全文阅读独宠一生  后来    坐在书桌前,陆翔引正为了期末考而努力啃着他最没辙的英文。

    右手努力地摇着笔杆,陆翔引时而皱眉,时而抓抓后脑勺,他默背英文单字的表qing相当苦恼。

    “哥哥!哥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伴着惊天动地的高叫声,一路从陆家客厅飙入陆翔引的房间里。

    ‘磅’,的一声,房门被一个十岁大的小男孩用力打开撞上墙,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与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小男孩。

    “喂,你们两个,没看到哥哥在念书吗?”见到一对双胞胎didi跌跌撞撞闯进自己房里,陆翔引的表qing无奈“小亦、小轩,你们有什么事?”

    “哥哥!定昂哥哥刚才来我们家款!”一名小男孩激动地扑上陆翔引,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

    “小亦,定昂哥哥都死半年多了,怎么可能会过来?”陆翔引的眼神闪过一抹痛,将身上的小男孩抓了下来。

    “哥哥,真的啦!”小男孩皱紧了眉,为自家哥哥的不信任气得跳脚“定昂哥哥真的来了,而且,不只定昂哥哥一个人过来而已,他旁边还有一个长得好高好高,比哥哥还要高的人喔!”

    “对呀对呀!”另一个小男孩也忙不迭说话,同时开始爬上陆翔引的身,小手紧抓着一个黑se信封“那个人好高喔,而且,他的头发好长,脸很漂亮,比我们班的nv生还要漂亮好几百倍!”

    “小亦,小轩,你们不要闹了,哥哥现在没心qing跟你们说这个,哥哥明天还要考试。”

    仰天一叹,陆翔引对于两个死命往自己身上爬的didi完全没有办法。

    “哥哥,我们是说真的啦!”异口同声的,两名小男孩在同一时间大喊,脸部表qing如出一辙。

    陆翔引一翻白眼,不晓得该怎么解决巴在身上的这两个小鬼头。

    “哥哥,定昂哥哥还要我们把信给你!”手上抓着一个黑se信封的小男孩叫道,同时把信封交到陆翔引的手上。

    “对啊对啊,他还说哥哥只要看了就会知道了。”另一个小男孩连忙用力点头,唯恐哥哥不相信自己的话。

    半信半疑地接过信封,陆翔引在两个didi的眼前将信拆开,chou出了信纸,将信展开。

    然后,脸se大变,同时倒chou了口气——这个笔迹!

    不敢置信的,陆翔引揉揉眼睛,接着,他不顾身上还挂着两个小家伙的便冲出了房间,惊慌地夺门而出。

    冲出了家门,可是,陆翔引什么人也没见到。

    失望地低下头,他颓然地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家,开始读起熟悉的字迹。

    翔引,我是定昂。

    我想,你看到这封信大概会很讶异吧?毕竟我都死了一段时间了。不过,请你相信,这封信的确是我亲笔写的没错,虽然我已经是个死人。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我还有机会写信给你,真的,我真的很高兴。

    我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我甚至还进入了所谓的西索拉尔学苑读书,学习怎么成为一个死神……说真的,事qing其实有点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能去那边念书,不过,总之,我过得很好,很平安,你放心吧。

    大概再过个几年,我也会是个死神,有点不可思议,对吧?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永远会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事qing。

    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找你,再来看看你,不管怎么说,就算我和你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你还是我重要的朋友。

    衷心地祝福你,不管哪一方面,我都希望你过得快乐,也希望你都平平安安的。

    就这样,有机会,我们会见到面的。

    附注忘了告诉你,笨死神他现在已经是个正式死神,现在算是我的学长.

    你知道吗?那家伙竟然真的变高变壮了,现在竟然有一百九十几公分!妈的,天理何在啊!他竟然比你和我都还要高,真是……这是什么世界啊,见鬼了,真是他妈的见鬼了!

    看完了信,陆翔引lou出了一个笑容,眼睛闪闪发光,其中的兴奋与激动清楚明白。

    定昂、定昂、定昂还好好的!虽然死了,可是,定昂还在,定昂还在!

    脑中念头一闪,陆翔引急急忙忙地套上鞋子,随手在门口抓了摩托车钥匙,又顺道捞了一顶安全帽后,他跨上摩托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消失在家门。

    小公园里,两名男子坐在长板凳上。

    说是两名男子,倒不如说是一名少年与一名男人。少年双手抱xiong,脸侧向男人,而男人面带微笑,身ti依着少年。

    少年,是一名阳刚味重,英气十足,气势满分,但却有着少年独有的青涩气息,而他的表qing,怎么看都像是在闹别扭的小孩。

    男人,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肤se白晰,中xing的相貌让人惊艳,却有着一身不容人错认的男xing气质,而面带微笑的他,柔柔瞅住少年,表qing有些苦恼,不过,整ti而言,他是愉快的。

    “定昂,你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吗?”男人轻问身畔的少年,好声好气“别生气好不好,定昂,我真的很ai你。”

    “别烦我,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那种事。”少年的浓眉紧皱,哼了声,更别开了脸。

    “定昂……”男人的声音变得可怜兮兮的,表qing有些泫然yu泣“不要生气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准哭!”听到熟悉的音调,少年霍地转过头来“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这么高大还一脸要哭要哭的样子,难看死了,给我把眼泪收回去!”

    “可是……”男人咬着下唇,有一种中xing的媚“你还在生气呀……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定昂……”

    “你要我怎么不生气,”少年烦躁不已地推开男人过近的脸,眼神别扭“如果你莫名奇妙的被人拖上床,又被人死抱着不放,你会不生气?哪有可能有这种事qing!”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男人扁扁嘴,泪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我睡昏头了嘛,对不起……”

    [这种事说对不起有个pi用啊!”耙耙后脑勺的发,少年火大站了起来“算了,这次我不和你计较,你以后再没事拉我跟你睡你试试看,管你现在是不是比我高,我绝对会扁到连你妈都认不出你来。”

    [定昂,你忘了我是天然死神,没有妈妈吗?”听到少年像是恐吓一般的话语,男人噗哧一笑,瞬间换了一个表qing。

    “啊啰嗦啦你!”重重的踩着地面,少年火气十足地吼了回去“笨死神,走了!”

    “走去哪?”男人面带疑惑地跟在少年身后,不晓得他到底要去哪。

    “去给那只贱狐狸送信去。”哼了声,唐定昂停下脚步“笨死神,动作快点,不要在那边拖拖拉拉的。”

    “来了。”男人连忙从长板凳上站起来,只是,一心急着要跑向少年的他,在双脚一绊后便扑倒在地。

    “笨死神,拜托,你不要再这么迷迷糊糊的行不行!”少年破口大吼,锐利眸子里是一片忧心。奔向男人,少年将男人扶起“有没有哪里痛?”

    “没有。”男人摇摇头,眼底闪着泪光“对不起……”

    “笨死神,你没事道什么歉。”屈起指,少年在男人额上弹了一记“下次小心点,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在你还没倒下去之前就能先把你拎起来了。”

    “嗯……”定定地看着少年,男人忽然一把将他搂入怀“定昂,”

    “gan嘛。”被人抱着,少年的声音听来有些闷闷的。

    “你还ai我吗……”男人的声音有着泪意“现在的我,变成这个样子,你还会ai这样的我吗?”

    “笨死神。”少年白眼一翻,张臂抱住了男人“这种蠢问题你不要三天两头就问好不好?很烦呢。我说过很多次了,不管怎么变,你还是一样的你,就算你比以前高大,那又怎么样,你还是你啊。”

    “可是……”男人yu言又止。

    “没什么好可是的。”少年不悦地打断男人,稍稍推开了他“我说了就算,不要老是质疑我的话,听懂没?”

    点点头,男人笑了,白晰的脸庞,染上了娇艳的se彩“定昂,我好ai你。”

    少年脸一红,推开了男人,径自转身走开“我知道啦。”

    “定昂,你ai我吗?”追上少年的脚步,男人含笑轻问。

    “不要老是问些废话。”少年哼了声,耳朵微微发红。

    “那,你会一直一直陪着我吗?”没有发现少年的困窘,男人面带微笑地继续追问。

    “会啦会啦。”少年的语气很随便,只有他自己晓得他现在多想挖一个洞跳下去“够了,别再问了,再问我就翻脸。”

    “定昂,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停下脚步,男人同时拉住了疾步前行的少年。

    “有话快说,有pi快放。”少年撇开了头,一脸的不自在。

    “那个……”迟疑一下,男人弯下了身,在少年的耳畔低语“我可以吻你吗?”

    少年浑身一僵,没料到会听到这种问题。甩开男人的手,他板着一张脸,径自走开。

    “定昂!”男人慌了,连忙追了上去“你生气了?”

    “没有。”少年咬牙切齿,快步如飞。这笨蛋,这是能在这种场合问的问题吗?果然是笨死神一个,一点常识都没有,

    “可是……你看起来好象很生气。”追在少年身侧,男人的语气又开始可怜兮兮起来。

    “笨死神,我说我没生气,就是没生气,你不要质疑我的话,”抬眼一吼,少年又自顾自的往前走不停。

    “那——”男人又拉住了少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很满足也很幸福

    “意思就是你答应了,对不对?”

    少年这次彻底的红了脸“——笨死神,我警告你,不要再这么笑了。”

    “为什么?”男人一脸迷惑,不明白自己的笑是出了什么问题。

    少年不说话。抿了下嘴,出其不意地拉下了男人的头,出乎意料地吻住了他的唇。

    因为,这么笑会让他忍不住想亲吻他,就这么简单。笨死种,这都不知道,果然没常识。

    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少年更是扯紧了男人,吻,更加投入,更加缠绕。

    风很凉,云很美,在夕阳余晖下,少年与男人的影子重叠成一个,在地面上拉得老长老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