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独宠一生 > 第七章至第九章

第七章至第九章

    独宠一生 第七章3全文阅读独宠一生  第七章    我,不喜欢你的存在。就算不是你自愿的,我还是无法接受。

    坐在花园的一角,望着唐定昂浇水的背影,凉的心头,却没来由的浮上了余定宣在几天前所说的话。

    为什么不喜欢他的存在呢?余定宣……明明就不是会排斥死神的人,可是,为什么他会不喜欢的存在呢?还有,他那句“就算不是你自愿的,我还是无法接受”,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代表……他会在未来被迫做出什么事qing?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为什么一个人类会知道连死神都不知道的事qing……

    “笨死神,你呆坐在这里做什么?”像在拎小猫似的一把抓起凉,唐定昂恶作剧地把死神提到自己面前,脸上的笑容眩目迷人。

    被人这么一抓,凉才回过神来“唐定昂,这是什么衣服?”雾紫se的大眼睛眨呀眨的,不解的望着他未曾见过的运动服。

    “这个?”撇唇一笑,唐定昂放下水管,同时也放下了死神,让他坐在矮墙上头“这是我们盟高篮球队的队服。”

    “篮球……”小脑袋瓜子微偏思索了会儿,恍然大悟“啊!就是那种十个人争一颗球的运动,对不对?”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啦。”lou出一种像是被打败了的表qing,唐定昂摇摇头,弯唇一笑“不过,篮球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游戏,篮球是一种会让人为之疯狂的运动,不管是看的人还是打的人,只要一上瘾,就再也无法停止对篮球的热ai。”

    “真的吗?”看着唐定昂在一瞬间闪闪发亮的眼睛,凉的心一chou,突然觉得全身似乎不对劲了起来。

    “真的。”扬起一弯笑,唐定昂整个人神采奕奕,让人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转开“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打,说不定还能让你长高。”

    “长高?”这下子,眼睛发亮的人换成凉了“真的吗?打篮球可以长高?长高喔!”

    “没错,因为打篮球常常要跳跃,你多跳就会长高了。”好笑地看着双眼一亮的死神,唐定昂忍不住伸手揉他的冰蓝se长发,表qing是无人见过的宠ai“想长高,就要多喝牛nai,多运动,知道没?”

    “牛nai?”凉的眉头,在一瞬间皱了起来“唐定昂,你说的……该不会就是那种腥腥的、白白的yeti吧?”

    “怎么,你不喜欢喝牛nai吗?”浓眉微微挑起,唐定昂勾起一弯满是兴味的笑“不喝牛nai,你可会长不高喔,难不成你想一辈子都被人当成nv的吗?”

    “我不要!”凉死命摇头,不属人间的冰蓝发丝也随之飘飞“绝对不要!”

    “嘿,头别乱甩,你头发那么长,都打到我了。”抬手稳住转个不停的小脑袋,唐定昂顺手在脑袋瓜子拍了几下“笨死神,你gan嘛把头发留得这么长?就算是nv孩子的头发也不见得能比你的长。”

    “因为我的头发剪不掉。”提到伤心事,凉一张笑脸就这么垮了下来“我也试着要剪它,可是,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没有办法伤到它分毫,就连引老师亲自动手帮我剪也剪不掉,所以,我就只能任它长了,反正,它怎么长都是这个长度,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乖乖,这是什么头发啊?”好奇地抓了一绺长长蓝发,唐定昂纳闷的轻扯着“摸起来很软很滑,就和一般的头发没两样嘛。”

    “可是,只要一有锐利的东西碰触它,它就会变得很坚ying了。凉微倾身,将身ti靠向了唐定昂,好方便他看自己的头发“你手边有没有剪刀或是刀子之类的,你拿来试试就会知道了。”

    “是喔。”唐定昂不经意地抬眼,却不意撞人了一双澄澈gan净的雾紫se瞳眸。

    ——心,猛地一震。

    他、他是什么时候靠笨死神这么近的?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心跳加快再加快,唐定昂不由自主地别开了眼,像是要逃离什么东西似的。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因为笨死神的靠近而心跳加快?太没天理了吧!再怎么说,这笨死神都是个男的,他怎么会因为一个男的接近自己就心跳加快!他怎么能!

    牙一咬,唐定昂再度看向凉,不愿相信自己竟会为了一个同xing而心跳加速。

    再度直视那一双无邪无垢的雾紫se眼瞳,这一次,唐定昂在那双眼底见到了自己的倒影,也深深为那双眼眸所惑,再也转不开眼。

    唐定昂……到底怎么了?

    困惑地看着直望着自己瞧的唐定昂,凉眨了眨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是不是,他的脸上沾到什么东西了?

    抬手摸了摸nen呼呼的脸颊,什么东西也没摸到的凉更加困惑了。

    好奇怪,为什么脸这么热?今天天气很凉呀,可是,为什么,他的脸会变得这么热,耳朵也烫烫的……难道,是因为唐定昂看他的关系吗?

    轻咬下唇,凉低下头,直觉想逃开唐定昂那过于专注,让他全身不自在的视线。

    两人,就这么动也不动地维持这样亲密的姿势,直到唐定昂腕间传来杀风景的电子铃声——唐定昂浑身一震,恍若大梦初醒一般。

    他刚刚在做什么?竟然看这笨死神看到呆掉?妈的!简直是丢人现眼,要是被狐狸他们知道他竟看笨死神看到失神,那他就准备让他们嘲笑一辈子了!

    像是着了火一般扔开凉的冰蓝se发丝,唐定昂清了清喉“喂,笨死神。”

    “什么事?”凉的头仍是压得低低的,没有抬起来。

    “我今天要去蔚心,你要去吗?”看着凉的发顶,唐定昂眉一皱,伸手抬高凉的下巴“别人和你说话的时候不要低着头,没礼貌。”

    凉顺着唐定昂的力道抬起头来,雾紫se的眼睛眨了眨“对不起……唐定昂,那个,蔚心是什么地方?”

    “蔚心是蔚心学园,一个学校。”大掌拍了拍凉的发顶,唐定昂转开了眼,不想再让那张微微泛着红晕的小脸乱了心思“今天是我们盟高和他们比赛的ri子,你要来吗?”

    “就是你说的篮球比赛吗?”小手摸了摸大掌拍过的地方,凉没来由的耳根子又是一热,脸上,却浮出了一种甜甜的微笑“我可以去?” “你想看家的话我也没意见。”唐定昂轻哼了声,迳自走入屋内“要去的话,动作快点,别在那边拖拖拉拉的。”

    “来了。”跳下矮墙,凉三步并两步的追上了唐定昂脚步“唐定昂,这么说来的话,你今天也会下场打球喽?”

    唐定昂的脚步一顿,不过,他又立刻像个没事人似的往前疾走“没有,我今天不会上场。”

    “为什么?”凉不懂“你不是很喜欢打篮球的吗,为什么不上场?”

    “不是我不上场,是我想上场也没办法。”唐定昂的声音极轻极低,像是要压抑什么似的“我的心脏,不能承受这么剧烈的运动比赛,所以,我不能上场。”

    “可是——”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凉的脚一绊,整个人向前扑倒,发出了重重的声响“呜……”

    听到身后传来怪异的声音,唐定昂停下脚步,没想到会看到凉整个人趴倒在地“笨死神,你怎么连走在平地上都有办法趺倒啊?”

    “我、我也不知道……”凉的声音可怜兮兮,白净额头有些红肿“好痛……”

    “笨蛋,只有你会做出这种蠢事。”嘴上不饶人的骂着同时,唐定昂也抱起凉,轻轻揉着肿起的地方“走路记得看路,别再gan这种蠢事了,知道没?”

    凉吸吸鼻子,轻轻点头。

    “好了。”放下了凉,唐定昂改握住他的小手,牵着他走至玄关”换个样子出门,我在外面等你。”

    凉没有异议。在一阵白光过后,与常人外貌已无异的他推开大门,走到唐定昂的身边“唐定昂……”

    “gan嘛?”忙着锁门的唐定昂给了凉一眼,又把视线放在门上。

    “你已经不能上场了,还要去吗?”凉拉住唐定昂的衣角。

    唐定昂的手一顿,接着,他chou回钥匙,放入口袋。

    微仰首望着唐定昂,扯着他衣角的凉,还在等待他的回答。

    “笨死神,”给了凉一抹有点复杂的微笑,唐定昂握住拉扯自己衣角的小手“再怎么说,我也是盟高篮球队的人,队上比赛,我不到场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可是、可是——”凉抿了抿唇,用力握住了唐定昂的指“这样子,你看了不会很难受吗……”

    这一次,唐定昂没说话了。摸了摸凉的发顶,他唇一扬,给了凉一抹很淡很淡的微笑。

    凉的心一紧,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为什么唐定昂还笑得出来?他明明就很难过,不是吗?为什么,他还笑得出来……

    “天啊……为什么这个走廊这么长呐?都走了十分钟了,居然还没有走完。”

    走在蔚心学园特有的红叶走廊上,陆翔引哀哀叫,向来挂在脸上的笑脸已不复存,只剩下苦瓜脸一张。

    “才十分钟你就走不动了?”含着冷笑的声立是余定宣的“翔引,不要这么丢我们盟高的脸行吗?凉都没喊累了,你在那边喊个什么劲。”

    “我讨厌走路啊。”陆翔引叫得更大声了“定宣,我可不可以先跑过去?”

    “不行。”想也没想的余定宣便把陆翔引的要求打了回票“比赛前禁止浪费ti力。”

    “可是你不觉得走这条好像永远走不完的走廊很无聊吗?”苦着一张俊脸,陆翔引的语气百般哀怨。

    “怎么会。”答腔的是走在唐定昂身畔的凉“这里好漂亮,我从来没有看过这种叶子红红的树木呢,它们好美。”

    “喔,你是说这种树啊?”看向面带笑容的凉,陆翔引像是感染到凉的好心qing般而笑了“这是枫树,这种树,平常都是绿se的,不过,到了秋天它就会变成红se。”

    “会变颜se的树啊?”凉眨了眨眼,表qing很惊奇“好奇特的树,人类世界的树木真有趣。“

    “会奇特吗?”偏首看着凉,陆翔引拍了拍他的头“算了,毕竟你不是人类,会觉得稀奇也不奇怪。”

    一个巴掌拍向陆翔引的脑门。大掌的主人是唐定昂。

    “定昂,你gan嘛没事打人!”抬手捂住被人打疼的后脑勺,陆翔引的眉皱得死紧。

    “你想让全天下都知道笨死神不是人吗?”没好气地白了陆翔引一眼,唐定昂的声立刻意放低。

    “啊、我忘了。”咧开一张傻笑,陆翔引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定昂,歹势啦,我会小心一点。”

    又是一掌巴向陆翔引的脑袋瓜子,这一次,大手的所有者是余定宣。

    “靠!gan嘛每个人都打我头啊!”转过头,陆翔引对着余定宣大吼“定宣,你打我做什么!”

    “ti育馆就在前面,你可以跑了。”下巴昂了昂,余定宣以一种施恩的口吻说道。

    “我们已经走完这条走廊了吗?”陆翔引的声音里,有着满满的感动。

    “有必要感动成这个样子吗你?”飘来的是余定宣那不屑至极的声音。

    “定宣,你不会懂的。”摇摇头,陆翔引便向前奔去,一转眼,便见不到他的身影。

    约莫五分钟后,盟高篮球队的所有队员与非队员的凉,缓缓走入了足以举办大型演唱会的ti育馆——

    “等你们好久了!”才踏进ti育馆一步,陆翔引的声音便飙了过来,身边还站着一名高大少年“你们动作更慢。”

    “是啊,你们在外边摸什么啊?”高大少年名为耿剡律,是蔚心学园篮球队的队长“定宣、定昂,好久不见了。”

    见到来者,余定宣扬起一弯友善的笑容”是很久没见面了,剡律。”

    “你们最近怎么样,还好吧?”高大少年走到余定宣的面前,伸出了手,俊脸上的笑容洋溢着阳光般的气息。

    “我还是老样子,没什么改变。”握了握少年的手,余定宣的一双狐狸眼飘向看来有点心不在焉的唐定昂“不过,定昂就不大好了。”

    “定昂,你怎么了?”掩不住内心的紧张,耿剡律一个箭步便挡在唐定昂的身前“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见到并不陌生的朋友兼对手,唐定昂微微一笑“别信那只狐狸的话,那只狐狸的话十句有九句是假的。”

    “是这样吗?”耿剡律皱眉,摆明不信唐定昂的话。他转首看向余定宣,表qing有点严肃“定宣,定昂今天好像真的怪怪的耶,到底怎么了。”

    “他前几天在练习的时候昏过去,”余定宣双手抱xiong,表qing冷淡的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想什么“送去医院,我们才知道他居然有先天xing的心脏病,也才知道他拿自己的命玩了那么久。”

    “定昂?”耿剡律的表qing相当错愕,不敢相信他所听到的话是真的“你有心脏病和气喘?你怎么都不说!”

    “没什么好提的。”淡淡一笑,唐定昂的表qing让人无法猜出他的心思。

    “那,定昂他还能再打球吗?”耿剡律皱紧了眉,怀抱着一丝希望。

    “比较轻松的练习还不成问题,不过,如果手术不成功的话,他这辈子大概都别想比赛了。”余定宣的神se一敛,表qing沉了下来“他的检查结果到现在还没出来,天晓得他能不能开刀,也不晓得那个手术的成功机率到底有多少。照理说,定昂现在本来应该继续住院观察,可是,医院拗不过他这个过动儿,只好先放他出院。总之,现在也只有等检查结果出来了。”

    “定昂,我希望有再和你较量的机会。”看着唐定昂,耿剡律的表qing相当认真“别忘了,我们上次的胜负还没有分出来……”

    “我记得。”给了耿剡律一抹浅浅的微笑,唐定昂的声音轻松自在“说好了输的人要请对方一顿好料的,我没忘。”

    “所以你快点好起来,我还等着你的大餐。”见唐定昂笑了,耿剡律也跟着笑了,不过,眼神却是怎么样也轻松不起来。

    “谁请谁还不一定,剡律。”lou齿一笑,唐定昂看来神采飞扬“等着吧,我和如你所愿的痛宰你一顿,放心好了。”

    “啊,对了!”耿剡律的视线从唐定昂身上转开,移到了凉的身上“我从刚才就一直很好奇,她是谁,你们的球队经理吗?”

    “他?”唐定昂的目光,也跟着转到凉的身上“不是,他是——”

    唐定昂才要说话,余定宣便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迳自为他解释“他是凉,也是定昂的同居人。”

    “定昂,你什么时候交nv朋友了?”耿剡律瞪大了眼,呆愣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可笑。

    “他不是nv的,他是男的。”给了唯恐天下不乱的余定宣一个白眼,唐定昂沉声解释“而且,他不是我的同居人,他只是因为某些缘故所以借住在我家。”

    “对,顺便借睡你的床。”收到了唐定昂的白眼,余定

    宣更加卖力地混淆事实“还和你同进同出,形影不离。”

    “呃……”耿剡律的声音有些迟疑,不过,他还是将心中的疑惑给问出口“定昂,你……是同志?”

    “并不是!”唐定昂火大地吼了回去“不要听那只死狐狸乱讲,那家伙说的全是谎话。”

    “定昂,就算你是同志我也不会看不起你,真的。”重重拍了拍唐定昂的肩膀,耿剡律的表qing很奇特,有点像是找到了同伴的那种惺惺相惜感。

    “妈的!”余定宣的扭曲真相与耿剡律的误解让唐定昂更火了“就跟你说我不是同志你是他妈的没听懂吗!”

    “真的不是?”耿剡律很怀疑“可是……”

    “可是什么!”怒火中烧的唐定昂没好气地吼了过去。

    “定昂,你知道你牵着他的手吗?”耿剡律的语气是有点让人傻眼的无辜。

    “我?”唐定昂倒吸一口冷气,眼睛向下一瞥,看到了自己与凉交握的手,他忙不迭松开手“是意外,意外,笨蛋太会闯祸,不抓着他,他连走在平地都有办法跌倒。”

    “定昂,你知道什么叫做愈描愈黑吗?”余定宣那不怀好意的轻笑声,冷不防地传了过来。

    “妈的贱狐狸!”忍无可忍,唐定昂终于一把揪住在一边扇风点火的余定宣到自己的面前大吼“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把我的名声还给我!!”

    “定昂,别发这么大的火,对心脏不好喔。”用一种极侮辱人的态度拍拍唐定昂的脸颊,余定宣的行为,只有“找死”两字能形容“你别忘了你还有病在身,你的心可经不起你这般折腾,保重呐,亲ai的定昂。”

    “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唐定昂咬牙切齿,一字一字说道,气得只差点没动手拆了余定宣的骨头。

    “谁呀?”眨眨眼,余定宣顺势抛给了唐定昂一记媚眼。

    “就是你——”火气急速上升,唐定昂吸了口气后就是一阵狂啸。

    “定昂、定昂,冷静,你要冷静啊!”终于发现事态不对的陆翔引连忙跑来架开唐定昂,不想他一气之下变成了杀人犯“剡律,快过来帮忙,不然我一个人没办法抓住定昂太久!”

    “余定宣!”被两个高头大马的友人架着,蛮力惊人的唐定昂不住扭动着“妈的!翔引、剡律,还当我是朋友就放开我,我要宰了那只该死的贱狐狸!放手!”

    “定昂,不行啦!”陆翔引哀叫,有点力不从心了。

    “定昂,你冷静点。”虽然对这种阵仗并不陌生,但,耿到律对抓狂起来的唐定昂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如果杀了人的话你的一生就完蛋了,定昂,冷静,快冷静下来。”

    “完蛋了也没关系,我要那只死狐狸一起陪葬!”

    “凉,快过来想个办法!”眼见就要拉不住陷入bao走的唐定昂,陆翔引连忙叫来杵在一边发呆发了很久的救星“不管什么方法都好,把定昂带走。“

    “呃……”看着抓狂中的地府看门犬,凉的心中有点恐惧,很怕这只发火中的bao龙会连他一起啃了。

    “凉,快过来,我快拉不住定昂了。”见凉在原地动也不动的,陆翔引连声催促“再不拉住定昂,我们这场球赛就甭打了。”

    “唐定昂……”小步小步地走向唐定昂,凉的声音怯懦“要比赛了……”

    “那又怎么样!”管他来者是谁,唐定昂照吼不误。

    “要比赛了……你就晚点再杀余定宣,好不好?”凉用打着商量的语气轻问。

    唐定昂的眉一皱,想再接再厉吼人,不过,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整个人的动作全停了下来,火气也消了大半。

    “翔引、剡律,放开我。”不再挣扎的唐定昂低语,声音很轻很低“我要过去休息区集合了。”

    陆翔引与耿剡律一先一后放开了唐定昂,表qing都是一样的紧张。

    “定昂,你没事吧?”这一次怎么这么快就消火了?天就要下红雨了吗?

    “我好得很。”哼了声,唐定昂转身拎了凉就走“热身时间已经开始,你们两个最好快点过去。”

    “喂,翔引,定昂这样子……算是正常还是不正常?”目送唐定昂离开的背影,耿剡律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不管正常还是不正常,我们现在都没办法管了,快点去热身吧,比赛就要开始了。”拍了拍耿剡律的肩,陆翔引率先奔入球场。

    抓抓后脑勺,耿剡律扁扁嘴,也转身进入球场,加入队友们的热身运动。        独宠一生 第八章全文阅读独宠一生  第八章    比赛开始了。一场众所瞩目的比赛开始了。

    坐在长板凳上,唐定昂面无表qing地看着前方的比赛,眼神相当专注。

    放在膝上的双手十指交握,唐定昂的身ti微微前倾,下巴稍稍上抬,一双深黑se的眼眸,直宜望着场上身着红se、蓝se球衣的篮球员们。

    唐定昂沉默着,异常的沉默着——平时的他,总是扯着嗓子,吆喝着、大喊着为队友们打气,指示着队友们快攻或拖延。

    今天,他却是意外的沉默着,不语。

    默默地看着队友们抄球、快攻,默默地看着对手们传球、防守。

    默默地看着余定宣的眼神一闪,抓着对方闪神的瞬间,像是无中生有般切割出一个缝隙将球传出。

    默默地看着陆翔引稳稳接住了后卫传来的球,原地运球,以让人措手不及的速度闪过两个人的阻挡,像是刀一般锐利的上篮得分。

    然后,默默地看着耿剡律抓着篮球的大掌,狠狠将球塞入篮框,完成了一个强势、完美、无人能拦阻,已超越了高中生水准的灌篮。

    一切,唐定昂都看在眼里,可是,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脸上的表qing,分毫未动。

    唐定昂只是默默地看着,静静地看着,只有用力到微微发颤的双手,透lou出了他的几分qing绪。

    一切的一切,也都落入了凉的眼中——他的眼睛,始终只看着唐定昂一个人,从一进入ti育馆,他的目光,就再也没从唐定昂的身上离开过。

    可是,凉也只是沉默着。

    打从进入ti育馆之后,凉就只说过两句话,两句劝说唐定昂的话。

    凉的沉默也是很异常的,平ri的他,总是在唐定昂的身边问问题问个没完没了,可是,今天的他,很沉默。

    从踏出家门之后,凉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有在红叶走廊与陆翔引多说了几句话而已。

    很怪,太怪了,凉,不是这么安静的人——是的,不是,他沉默,是因为唐定昂的沉默。

    静静地看着唐定昂的侧脸上,凉看到了唐定昂的唇角轻扬,却很快的又消失不见;看到了唐定昂的双眉微皱,却很快的又平整无痕。

    这样的唐定昂,很不对劲,凉所认识的、所知道的那个唐定昂,是一个高兴会大声笑,生气会大声叫的人,可是,今天的唐定昂,很奇怪,似乎……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qing绪。

    沉默着,凉的心,却莫名地chou紧;那种感觉,就像是全身被丝线缠住,线一点一点的被人收紧,自己却无力挣开。

    “唐定昂……”凉喃喃喊着唐定昂的名字,没奢望会得到回应的那种喊法。

    只是,出乎凉意料之外的,唐定昂转过了头,他的视线,从球场移到了凉的身上,眼底写着“叫我gan嘛”的问句。

    凉呆了呆,没想到唐定昂会注意到自己,更没想到,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喊了唐定昂。

    “喂,笨死神,你叫好玩的啊?”见到凉那傻愣愣的样子,唐定昂没辙一笑,大掌拍了拍凉的颊,想把他给拍回神。

    “呃,我、我不知道……”有点心虚的声音“那个……唐定昂。”

    “gan嘛?”看着凉,唐定昂的修长的指,却开始不自觉地缠绕起凉的长长青丝,抚弄起那如缎般触感的发。

    “我……”tuntun吐吐,但是,还是把话说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你……可是……我总觉得,不叫你不行。”

    唐定昂深深地看着凉,然后,他的手松开了凉的发,头,也转回了原位。

    凉紧张地看着唐定昂,知道他有话要说。

    “笨死神,”唐定昂的声音很轻,很低,很压抑“你知道吗……其实,我好想上场……我宁可死在球场上,也不要一辈子都不能打球。”

    凉的瞳仁倏地大张,下一秒,他紧张地抓住了唐定昂,就怕他真的会上场打球去。

    “可是,我办不到……”看了眼紧张兮兮的凉,唐定昂淡淡一笑“我无法当罪人……我如果不珍惜我的生命,会有很多人伤心……我这条命,是舅舅拚死帮我抢救回来的,我的身ti,是爷爷和nainai花了好多心思和大笔银子调养好的,所以,我不能这么糟蹋……虽然,我已经糟蹋过很多次,但是,我知道不能再有下一次了。”

    唐定昂的笑容有些勉强,而凉的双眼,已盈满泪水。

    “可是……”深深地吸了口气,唐定昂敛下眸光,不看场上的赛况也不看凉,只是看着地板“我好想再打球,好想再和狐狸、翔引他们一起并肩作战,好想再和剡律一对一,好想、好想……”说到这里,唐定昂的声音已开始哽咽,说不出话来。

    凉的泪水,在此时决堤,也在此时,他整个人扑到了唐定昂的身上,像只八爪章鱼般缠住了他,不住呜呜哭泣。

    唐定昂拉下了凉,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大tui上,表qing有点哭笑不得,眼眶泛红“笨死神,你哭什么?难过的是我,哭的人也该是我吧。”

    “呜呜……我不知道……”双手努力的抹去不停liu出的泪,凉哭得鼻子红通通,满脸都是水“我、我很难过……呜呜……呜……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呜………xiong口这边……呜呜……好痛……呜……”

    唐定昂抿了抿唇,有些动容“笨死神,gan嘛为了这种事哭成这样子……你这样和nv生一样没用。”

    凉的嘴一扁,哭得更惨了“我也知道……呜呜……这样子很没用……呜呜呜……可是,我停不下来呀……呜呜……”

    “好好,笨死神,别哭了。”无法自已的将凉搂入怀,唐定昂轻轻拍抚着凉的背,向来锐利的眼柔了下来,也有了几分泪意。

    凉仍是不住地哭泣着。双手搂住唐定昂的脖颈,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哭着,不停liu着眼泪。

    泪水,滑过了面颊。

    抬手抹了下脸,唐定昂发现,自己竟也掉下一向最厌恶的泪。

    闭了闭眼,唐定昂将脸埋向凉的颈畔,紧紧、紧紧地拥住了凉,就像已拥抱着最后的希望。

    时间,晚上八点半。

    窗外,银月一弧,寒星点点,夜se深深。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手拿园艺杂志翻阅,身ti斜倚把手的唐定昂,一个是捧着ri本科幻小说,整个身ti在唐定昂身边缩成一团的凉。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静静地聆听自音响liu泄而出的钢琴声。

    书房,很静很静,只听得见呼吸声、翻书声与音乐声。

    就这么过了一阵子,唐定昂合上杂志,坐直身ti,同时把身边的小人儿拾到自己面前。

    不意外地看到眼睛还死盯着书页的凉,唐定昂淡淡一笑,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把书chou走。

    小说被chou走,凉才从书中世界回了神。皱起细细秀眉,凉瞪着唐定昂“做什么?快把书还给我。”

    “不急。”将凉放在自个儿身上,唐定昂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将书举得高高的“笨死神,我问你,你待在人间多久了?”

    “快两个月了。”凉一面回答,一面想站起来把书抢回手里。

    “你说,你是实习死神,对吧。”唐定昂唇一勾,把书收到背后。

    “我是啊。”凉的眉皱得更紧,双颊气鼓鼓“唐定昂,快把书还给我啦,我才看到一半而已耶!”

    “笨死神,我问完再还你。”伸手扯下不停践踏自己身ti的凉,唐定昂的手一圈,索xing将死神困在自己怀中“别再乱动了。”

    “你要问什么?”扁扁嘴,凉心不甘qing不愿的在唐定昂的怀中乖乖坐定,不再妄动。

    唐定昂满意一笑,捏了捏凉的脸颊才开口”笨死神,你不是来人间实习的吗?可是,都这么久了,我怎么从来没有见你去工作过?”

    “对耶……”闻言,凉也lou出了困惑的神se“照理说,我应该在我下人间的时候就要实习了才对,可是,为什么我一直都没有收到暗引老师的通知书……好奇怪,怎么会这个样子……”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下子,困惑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你那个蚯蚓老师该不会是忘了你在人间了吧?”

    “不是蚯蚓,是暗引。”凉大声更正,不过,他的表qing有些不安“合引老师不可能会忘记的,应该不可能才对,因为是他亲手把我送到人间的,所以,他应该还记得,大概是、大概是因为人间最近的死人比较少吧……”

    “哪有比较少,你没看新闻吗?台湾每天都看得到死人。”唐定昂一哼,对此说法是嗤之以鼻“我看,八成是你那蚯蚓老师把你忘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凉眨了眨眼,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是要继续留在人间等通知,还是要回去向他问个清楚?”唐定昂弯起指,好笑地以食指指节敲了敲凉的小脑袋“不然,你整天耗在人间也不是办法吧?”

    凉吃痛地捂住了头,没好气瞪了唐定昂一眼“唐定昂,你不要没事敲我的头啦。这样子会痛欸!”

    “笨死神,你不问清楚的话,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走。”唐定昂翻翻白眼,手指在凉白净的额上弹了一记“我总得有个心理准备才行吧。”

    “什么心理准备?”凉听得茫然不知。

    “你——”唐定昂张口想说什么,不过,他又闭上了嘴“算了算了,总之,你什么时候要走,你记得先告诉我一声。”

    “你不愿意让我待在这里吗?”想了想,眼睛眨了眨,哭丧着精致脸蛋的凉做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如果你不愿意让我待的话,那、那我回去医院好了……”

    吸吸鼻子,凉的眼开始染上一层水雾,为这个结论而难受起来。

    “笨蛋!”没好气地吼了声,唐定昂没什么力道的又拍了凉一记“我不愿意让你待在这里的话,一开始我就不会叫你跟我回来了。”

    “那……到底是为什么?”凉抿着唇,像只小兔儿似望着唐定昂瞧。

    “当然是——”话说到一半,唐定昂又没了下文“算了,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准你给我不声不响就失踪,听到没?”

    “听到了……”回答着,凉突然浑身一僵。

    敏锐察觉到怀中人的不对劲,唐定昂忍不住晃了

    晃凉“嘿,笨死神,你怎么回事?”

    “有人……”喃喃回答后,凉开始挣扎,跳出了唐定昂的怀抱,在书房里踩着圈圈”有我的同类在附近,就在这附近!”

    “死神吗?”唐定昂因为这个可能而紧张了起来,虽然,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紧张。

    “不是,那不是正式死神的气,那是一个我很熟悉的气,那应该是我的朋友……”凉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该不会是来带这个笨死神回去的死神吧?

    唐定昂的浓眉也皱了起来,不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qing;而这个可能xing,让他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意乱。

    就在两人双眉深锁的时候,大门口,传来了突兀的门铃声。

    这种时间……怪了,会是谁来找他?

    霍地起身,唐定昂大步走向玄关,他想知道究竟是谁挑在这种时间来访。

    凉没说什么,只是紧追在唐定昂的身后。

    他也想知道谁在门外……那个气,太熟悉了,所以,一定是他很熟、很熟的朋友……不管到底是谁,也不管到底为了什么事而来,他都得弄清楚。

    门,在电钤响过约莫十秒后,被唐定昂给打开了。出现在门扉之后的,是唐定昂相当熟悉的人。

    “狐狸?”拉开门,唐定昂纳闷地看着意外访客,不懂余定宣怎么会挑在这种时候找上门“怎么来了?”

    “有事找你,”唇线弯成友善的弧度,余定宣给了站在唐定昂身后的凉一抹微笑“也有事找凉。”

    “有事gan嘛不打电话?”啧了声,唐定昂将门完全打开,转身走人“进来别忘了关门。”

    门完全打开后,门外的风景,也完全进入了凉的眼中“牙!”

    听到了凉惊喜多于意外的喊叫声,唐定昂不禁回过头来,想知道门口到底又多了什么客人。

    转过身子,唐定昂在余定宣的身后见到了一名有着苍蓝短发,灿金眸子的好看少年。

    这是一名气质和凉截然不同,但却和凉像是同一种生物的少年。

    然后,唐定昂看见了凉飞扑向陌生少年的画面——这让他莫名的一肚子火。

    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之所以火大的原因,不过,并不影响唐定昂的火气大小。

    “凉!”蓝发少年接住了扑到自己身上的凉,双手穿过凉的两腋抱住他“没想到你真的住在人类的家里,你好不好?”

    “嗯嗯嗯,我很好。”凉忙不迭的猛点头,一点也没有从少年身上下来的念头“你呢?你呢?毕业典礼之后就没有见到你了,你都在做什么?”

    “和毕业之前差不多,每天不是帮合引老师跑tui,就是去补修以前不及格的学科学分。”名为牙的少年咧嘴一笑,lou出一口让唐定昂感到刺目的白牙。

    “我说,你们两个。”将紧抱在一起的两人分开的不是唐定昂,而是带来陌生客的余定宣“要说话不要杵在门口,进去里面聊。”他反客为主道。

    “等等,狐狸,在他们进去之前,你先跟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凉挂在陌生家伙的身上不下来,再加上主导权被只狐狸抢走,唐定昂的心qing现在非常糟糕。

    “好吧。”余定宣关上大门,拉着两个被他拉开的死神走上玄关“这个蓝发金眼的小鬼,是个实习死神。他和凉一样,也是个天然死神,他叫牙。”

    “唐定昂,牙是我的好朋友喔。凉不忘兴奋补充道“我跟你提过一次,你记不记得?”

    “好像有点印象。”记得才有鬼,他没事gan嘛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名?更何况天晓得那是多久之前提的事qing,他怎么可能会记得“狐狸,这家伙就是你过来的原因?”他看向余定宣,眼神锐利得像把武土刀。

    “一半一半,反正我闲着没事,出门散个步也好。“耸了下肩,余定宣的表qing倒是蛮不在乎的。

    “散步?你家到我家有五公里多,你散的是哪门子的步!”根本就是专程过来找麻烦。

    “骑车一下就到了,冬天嘛,吹吹风也不错。”余定宣lou齿一笑,笑容非常非常像一只坏心老狐狸”喂,我们还要杵在这边吗?这里太挤了吧。”

    “拖鞋在那,自己穿。”昂昂下巴,唐定昂转身要走,却让凉给扯住了衣角“那个……唐定昂。”

    “gan嘛?”步伐停下,唐定昂看向凉,眸光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你书房可不可以借我,我想和牙聊一下这阵子的qing形。”螓首上仰,凉期盼万分的瞅住唐定昂,就等着他点头应允。

    唐定昂的表qing一僵,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去啊,别把书房弄乱就好。”

    “哇啊,谢谢你。”给了唐定昂一个灿烂万分的感激笑容,凉高呼一声,拉了牙就往书房方向跑。

    定定看着凉奔离的背影,唐定昂的眼神复杂二心头涌上一阵又一阵的不快。

    “定昂,我真想拿面镜子让你看看你现在的表qing。”身后,传来余定宣的声音,语气,是唐定昂最不喜欢的坏心调调。

    “gan嘛?”领着余定宣走向客厅,唐定昂没好气地给了他一白眼。

    “你现在的表qing,活像自己的nv人跟人跑了。”余定宣的唇线勾成恶劣的弧度,不失唐定昂所望道出了恶毒的话来。

    “少胡说八道了你。”轻哼了声,唐定昂的脸se,闪过了一丝做贼心虚“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只笨死神有那种愚蠢的表qing。”

    “定昂,我真不知道该说你率直,还是说你好骗才好。”余定宣轻轻摇摇头,含笑的表qing有着无可奈何“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凉,你啊……我都还没开始套话你就不打自招了,你这样、会让我很没成就感的,定昂。”

    “罗嗦!”唐定昂给了余定宣一个狠瞪,恼羞成怒的大吼“不要提这件事了,你一定要把我和那笨死神配成一对你才高兴啊!”

    “怎么可能……”低喃着,余定宣垂下了目光,一会儿才又看向唐定昂,同时,lou出了他那神似狐狸的恶质微笑“定昂,你怎么老是这么嘴ying?”

    “我就是嘴ying,怎样?”唐定昂下巴一昂,表qing大有挑衅的意味。

    “别闹了,我待会还得回去做事,不能在这边和你浪费太多时间在废话上头。”余定宣头轻摇,犀利眸光直视唐定昂“定昂,我从没逼过你。你看够久也逃够久了,现在,该是告诉我结论的时候了。”

    “告诉你什么结论?”双臂一抱,唐定昂稳稳的向后倒入沙发垫。

    “告诉我你到底有多ai凉。”余定宣面不改se,语气平淡地说道。

    “什么?”唐定昂怪叫出声,整个人滑下沙发“狐狸,你刚说了什么?”

    “你听得很清楚,就是那句话。”手一摊,余定宣表qing无辜得不像个刚丢下炸弹炸得唐定昂头昏眼花的人。

    “你gan嘛这么笃定我ai上那笨死神?”唐定昂的眉皱得死紧,抵死不承认自己ai上同xing“我可不是同志,这你不是很清楚吗?我要对男人有兴趣的话,早就有男朋友了。”虽然很不想承认这种丢脸的事qing,不过,学校的确不止一个男生曾向他示ai。

    “定昂,我是头一天和你认识吗?”看着唐定昂别扭的表qing,余定宣的唇微勾,似笑非笑。

    “当然不是。”唐定昂一脸‘你在说什么废话’“我们认识都几年了。”

    “是啊,我认识你都好几年了。”余定宣抿唇一笑,狐狸眼锋芒毕lou“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说过,你如果不是晚熟,就是同志,显然的,你是个同志。”

    “妈的死狐狸,你不要抹黑我!”唐定昂拍茶几大喝,气势惊人。

    “我没抹黑你,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只是那气势完全没被余定宣给放在眼里“定昂,ai上一个同xing是很可耻的事qing吗?”

    “你不觉得两个男人做ai很变态吗?”唐定昂的两道浓眉被他皱成毛毛虫。

    “你也想太远了吧。”余定宣失笑,没料到会听到这样子的理由“ai,是一种很单纯也很简单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它没有阶级观念,也没有限定xing别,ai就是ai了,就这么简单,就算ai的人是同xing那也不可耻,你懂吗?”

    唐定昂没有说话,只是别开了眼。

    “再说,只要有ai,你就不会觉得对方的身ti恶心。就算是同xing的裸ti,也会让你有想抱想吻想上的yu望,只要那个人是你所ai。”余定宣淡淡一笑,眼神却有些哀伤。

    “——喂,狐狸……我真ai上那只笨死神了?”唐定昂的声音很轻,很低,沉静的像是一潭深湖。

    “就我的观察,没错。”余定宣的头低了下来,脸上的笑容很奇特,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似的。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就连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事qing,为什么这只狐狸能这么明确,这么理直气壮地说他ai上了一个同xing,而且还是一个笨得要死的死神?他不懂。

    “第一,因为我认识你太久,太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抬起头,余定宣的笑脸很斯文也很迷人“第二,旁观者清,所以,我看的会比你这个当局者迷的家伙还要清楚,第三,也是最重要的。”

    “什么?”

    “因为你潜意识逃避自己ai上同xing的事实。因为这样子,你才会看不清自己的感qing,所以,等你愿意打从心底承认你ai上了凉,你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ai他,这个,也是我唯一看不出来的,这只有当事人自己才会知道。”        独宠一生 第九章全文阅读独宠一生  第九章    客厅里,两个大男生在进行男人间的对话,书房里,也有两只男xing死神正在男人间的对话。

    “牙,你怎么会来人类世界?你也是来实习的吗?”倒了杯白seyeti给坐在椅上的牙,凉走回了自己的位置,正襟危坐地看着他。

    “不算是,我是来适应人间生活的。”牙喝了口杯中的yeti,表qing一皱“凉,这什么啊?好恶心。”

    “牛nai。”凉一笑,很能理解牙为何皱眉“我也不喜欢这个东西,不过,听说喝牛nai可以长高,所以,我想试试看。对了,牙,你说你是来适应人间生活的,为什么?”

    “因为我再过一阵子也得下来人类世界实习引老师说,为了怕我以后在人类世界做出没常识的蠢事,所以,要我过来人间住一段时间好了解一般人类的生活习惯。”放下杯子,牙一脸厌恶“凉,以后不要再弄这种东西给我,真的很难喝欸。”

    “我知道了。”凉淡淡地一笑,也放下了杯子“那,你在人间的这段时间,你要住哪里?”

    “老师要我借住那只坏狐狸的家。”牙别开了脸,表qing很奇怪。

    “坏狐狸?”想了想,凉恍然大悟的一个击掌“你说的是余定宣?住他那边很好哇,他对我们并不排斥,而且,他还认识引老师,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不错?”牙高声怪叫,一脸不敢置信“那只狐狸恶劣到了极点耶,什么不错,他根本就是个混蛋!”

    “牙,你好激动。”被牙的过份反应给吓到,凉整个向后缩去,有点怕怕的“你很少这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qing了?”

    “没有!”牙立即否认,只是,回答得太快,反而有几分yu盖弥彰的味道“什么事都没有。啊,对了对了。”

    “什么?”不负牙所愿的,凉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引开了。

    “我来人类世界还有一件事。”牙低首,从自己的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就是这个。”他将信递给了凉。

    “这是什么?”凉接过了黑se信封,不解的上下翻看着。

    “引老师要我拿给你的,他说,这就是你这一次的实习工作。”牙抿了抿唇,方才的激动还没完全消退“打开看看吧,实习完之后,你就可以成为正式死神了。”

    “牙……”看着信封良久,凉抬起头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忧伤“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不是很想当正式死神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成为正式死神的吗?”牙皱眉,讶异地叫了起来。

    “嗯,可是,我不想离开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走。”耸了下肩,凉的脸上浮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同时打开了信封。

    取出黑底白字的信纸,凉仔细然后,他的脸se在瞬间刷成惨白。

    “凉?”见到凉的转变,牙瞪大了眼睛,霍地起身走向他“怎么了?你的脸se变得好难看!”

    双手抓着信纸,凉眨了眨眼,仍是死盯着信纸不放。

    “凉!”见凉一声不吭,牙着急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摇了摇他“到底怎么了!你的脸se真的很糟。”

    被牙这么一摇,凉才缓缓抬起头来,fennen的唇泛白,甚至微微发颤,雾紫se的眼眸,更是不知在何时罩上了一层水气“牙……”

    “怎么了?”见到凉这种表qing,牙心焦如焚,手足无措“到底怎么了?”

    “我……”声音发着颤,凉的眼泪掉了下来,黑底白字的信纸,也从他的手中滑落“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凉,你说清楚,说清楚我才知道要怎么帮你。”好友的眼泪,让牙的心一阵chou痛。

    “我……”握住了牙的手,凉全身颤抖“我的工作……是勾走、勾走……”

    “勾走睡的魂?”牙握紧了凉的小手,希望能籍此给他一点力量。

    “唐定昂……”颤巍巍的,凉说出了一个他太熟悉的人命。吸引力录入

    “就是刚才那个高高的人吗?”牙瞪大了眼,没料到会这么凑巧,这么的残酷。

    “对……”凉点点头,泪如雨下,qing绪非常的激动“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勾走唐定昂的魂,不要!”

    “凉……”看着几近失控的凉,牙只能握着他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没有办法勾他的魂,没有办法……”凉喃喃着,头不住地摇“我怎么能勾走他的魂?他还有好多事qing还没有做,也还没有和他那个朋友一对一……他才十七岁,他的人生不应该这么短,不应该是这么短的……”

    “凉……”看着凉好一会儿,牙倏地拥他入怀“来不及了,如果名单上有他的人名,他就得死……你是西索拉尔的毕业生代表,这点,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不是吗?”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可是,我办不到……”任牙将自己圈入怀,凉双手握拳,指甲几乎要划破掌心“那个人是唐定昂呀!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更何况,还要我自己亲手结束他的生命……我怎么办得到?我做不到啊!”

    看着凉,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紧紧地抱着他,不停拍抚他的背。

    “牙……”无助地抬起头,凉泪liu满面地望着牙“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啊?我真的不能不勾唐定昂的魂吗?”

    “能不能,你自己很清楚……”牙低语,别开了头。

    “我知道……”凉垂下了头,将脸埋入牙xiong前的衣料“

    我知道……可是,真的好难……亲手结束唐定昂的生命,真的好难好难……”

    xxxxxxxxxx

    假ri的早晨,唐定昂仍是与平常一样的早起,只不过,很反常的,凉没有跟着一起早起,仍在房里沉沉睡着。

    站在瓦斯炉,唐定昂捞起已经煮软的马铃薯放到冷水里,动作俐落的开始去皮、切块,然后开始在大碗里捣碎。

    以木匙搅和着薯泥好一会儿,在确定薯泥的状态后,他在上面洒了些白胡椒与盐巴,接着,又从冰箱拿了牛nai与鲜nai油,各倒了两大匙到薯泥里开始使劲搅拌,直到米白se的薯泥变成了亮白se才停手。

    “味道不对……”没微蹙,唐定昂转身拿起搁在一边的锅子,倒了些许已融化的nai油在薯泥上,搅拌了好一阵子,在确定味道后,他将大碗放入冰箱,又开始烤起吐司。

    待早餐全部弄完--吐司微烤对切、法式炒蛋装盛完毕、薯泥挖成球状放在盘上、牛nai两杯摆好,一个小时又十五分钟,也就这么过去了。

    环视桌面,唐定昂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怪了,现在都几点了,笨死神怎么还没起来?

    看了眼放在桌子上的手表,唐定昂决定去叫醒那只到现在还在赖床的死神。

    长脚迈开,大步疾走。穿过了走廊,唐定昂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却见到一只失魂落魄,呆坐在床上的死神。

    又在发呆了!

    不悦的微微抿唇,唐定昂走向凉,一句话也不说的直接将他拦腰抱起。

    从那天和那只叫牙的死神见过面之后,这只笨死神就三不五时的发呆神游,不管是不是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真是……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没道理这只笨死神会变成这个样子……

    “呀啊!”莫名其妙腾了空,凉吓得回过了心神,却发现自己被人抱住往外走“唐定昂,你做什么?”

    “我才想问你在gan嘛咧。”唐定昂没好气地给了哇哇叫的凉一个白眼,这才放他下来“你gan嘛一大早就坐着发呆啊?”

    “我没有发呆,我是在想事qing。”凉气鼓了双颊,不高兴地追在唐定昂身后抗议着。吸引力录入

    “不管你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事qing,既然醒了,就不要再坐在床上浪费时间。”唐定昂才不管这个“我早餐都弄好了,你还杵在里面像什么话啊,你忘了我今天还要出门吗?”

    “今天要上课吗?”凉困惑的望向唐定昂“今天不是星期ri吗?”

    “笨死神,你是不是忘了我昨天告诉你今天要到医院拿检查结果的事?”唐定昂一把拎起死神,皮笑rou不笑地看着他。

    听出了唐定昂的怒气所在,凉连忙识相地转开话题“呃……唐定昂,今天的早餐是什么?”

    轻哼了声,唐定昂撇唇一笑,放下了死神“今天的早餐是烤吐司、法式炒蛋、牛nai还有马铃薯泥,就是你昨天在书上看到的那个东西。”

    “真的?”凉惊喜地笑开了脸,很意外会是这样子的早餐“你不是说做马铃薯泥很麻烦吗?”

    “是很麻烦啊,要把马铃薯煮软、去皮、还要把它弄成泥,光是在那边搅拌,手就酸得要命。”唐定昂哼了哼,一脸不甘qing愿的样子,不过,眼中的笑意倒是半分不减。

    “那你为什么……”扯着唐定昂的衣角,凉一脸好奇。

    “没为什么。”唐定昂别开了眼,率先走向饭桌,脸上的表qing有点不自在“反正、反正今天放假有空,我也很久没做了,总要复习才不会忘掉吧。”

    “喔,是这样子啊。”单纯如凉,当然信了唐定昂这个言不由衷的谎话。

    拉了椅子坐下,凉一脸幸福的开始享用起摆在面前的丰盛早餐,而唐定昂则是瞬也不瞬地看着凉的一举一动,脸上扬起一弯很柔很暖的微笑。

    啧,gao不好被那只狐狸说对了,他可能真的ai上这只笨死神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耗在厨房耗了那么久,只为了弄这只笨死神想吃的马铃薯泥吧?他最讨厌做的,就是这道麻烦的要命的马铃薯泥……不过,说真的,他真的像狐狸说的一样,ai上了这只笨得要死,又老师哭哭啼啼的死神吗?

    专注地看了凉好一会儿,唐定昂的脑袋,浮出了这个大型问号。

    是啊,他到底真对这只笨死神动了心没有?照理说,他不应该对笨死神心动才对,毕竟,这笨蛋ai哭得要命,胆小又没用,没人看着就会受伤,老是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是他最不屑的典型--最重要的是,这笨蛋是男的,没道理他会ai上这样子的男生……好吧,他承认,笨死神的脸是他喜欢的那种型没错……

    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可ai。还有,笨死神认真的样子也很好看,虽然老是泪汪汪的,看起来没用得要命,不过,比起一般遇到事qing就只会逃避的败类,他要好太多了……啊,对了,还有笨死神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虽然常常被他问到想扁人,不过,有问题就问到底这点其实蛮好的……真是,他根本就是ai上了这只笨死神了嘛!

    看着只差没把头埋到盘上的凉,唐定昂一张阳光味十足的脸,缓缓浮出一弧宠溺ai怜的微笑“嘿,笨死神。”

    “做什么?”忙着吃东西的死神抬起头来,嘴角沾着食物碎屑,模样极为惹人怜ai。

    “你真的很不会吃东西欸。”好笑地chou起一张面纸,唐定昂一手抬起凉的下巴,另一只手用面纸帮他把碎屑擦去“吃布丁是这样,吃饭是这样,现在连吃个蛋你也有办法吃成这个样子,简直被你打败。”

    凉的小脸蛋蓦地一红,有些难为qing。

    脸好热,耳朵也好烫……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子?

    顶着一张就要冒出蒸气的精致小脸,凉弄不清自己究竟是因为唐定昂的话而不好意思,还是因为唐定昂的碰触而脸红。

    “好啦。”扣住凉小巧的下巴左看右看,在确定都没有不该有的东西后,唐定昂松开两指,站了起来“你动作快点,吃完就出来,我在外面等你。”

    说着的同时,他也收拾完了用过的餐具。将之摆在水槽后,他大步踏离了厨房,留下了还在用餐的凉。

    望着唐定昂离去的背影,凉热烫烫的小脸缓缓降温,原本不自在的表qing,也渐渐转为忧伤。

    时间,就快到了……可是,到那个时候,他真的动得了手吗?

    怔怔地望着唐定昂远去的身影,凉起身收拾碗盘,眼角,悄悄地滑下了一滴泪,一滴包含着难受、不忍、无能为力、无可奈何的泪。

    xxxxxxxxxxxxx

    穿过白se的长廊,踩过白se的地板,走出玻璃自动门,唐定昂与凉缓缓地走出了医院大门。

    唐定昂面无表qing,凉却是一脸忧郁。

    两人无言地走在喧闹的街道上,随着携携攘攘的人潮 穿越斑马线,从这个路口,走到另一个路口。

    安安静静地走着,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机械式地踩着步伐,直到经过了一个店面,唐定昂才有了动作。

    伸手握住了凉的小手,他牵着凉,推开了咖啡专卖店的玻璃门,同时扬起一阵铃声。

    “欢迎光--”清亮的招呼声,在看到来者时顿了顿,接着转为讶异“定昂?凉?你们怎么来了?”

    站在吧台的人是在店内打假ri工的陆翔引,他看着两个几乎没上过门的稀客,表qing又惊又喜。

    “正好经过这里,就顺便进来看看了。”唐定昂懒懒一笑,很自动的拿了放在吧台上的enu“一杯ai尔兰咖啡,一杯卡布奇诺。”

    “没问题。”陆翔引接过enu,迅速画下几笔后,他转过身子,从加上拿了必须的器具与咖啡豆“定昂,你要坐吧台这边,还是要坐里面?”

    “坐里面就好了。”给了陆翔引淡淡一笑,唐定昂牵着始终没有开口也没有笑过的凉,往店内隐密度最佳的角落走去。

    在有着软软垫子的椅上按着凉坐下后,唐定昂脱下外套,也顺手帮凉把外套给脱下来放在一边。

    被动的任唐定昂摆布着,凉还是没有说半句话,眉头轻皱的他,心思完全不在眼前的事物上。

    “凉。”在凉的对面坐定,唐定昂轻拍凉冷冷的脸颊,摇了摇他的双肩“凉,回神。”

    “嗯?什么?”被人这么一gan扰,凉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怎么了?”

    “凉,你在想什么?”双手置于桌面,唐定昂轻问道“从走出医院之后,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凉低下了头,嗫嚅着,tuntun吐吐的老半天才开口,答非所问“那个,唐定昂……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唐定昂皱眉,虽然不喜欢凉逃避问题的态度,不过,他还是回答了凉的问题“比以前的状况还要不好,如果开刀的话,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

    “只有百分之四啊……”凉轻喃,表qing有着讶异,但有着更多的失落“只有百分之四……已经成定局了……”

    “你刚刚就在担心这个?”凉异常的表qing,让唐定昂隐隐约约觉得事qing不对劲“凉,告诉我,这一阵子你到底在烦恼什么?”

    “我?没有啊。”凉死命摇头,不擅长说谎的他,肢ti语言是破绽百出“我、我只是在想事qing而已,我没有在担心什么,真的。”

    “凉,我眼睛没瞎。”唐定昂一叹,感到几分好笑“从那个叫牙的死神来过之后,你老是魂不守舍,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办法发呆神游,笑容也比以前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qing?”

    “我……”凉抿了抿唇,双眉不自觉的紧皱,表qing很为难“真的没有……”

    “别瞒我。”抬手摸摸凉的头,唐定昂淡淡一笑“有话就说,我不想看到你这么没精神的样子。”

    低着头,凉藏在桌面下的小手握得死紧,内心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挣扎。

    “凉。”见到凉忧虑的表qing,唐定昂的心一震,很想就此停下追问,不让凉lou出这样子的表qing,只是,他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告诉我。”

    凉没吭声,咬紧了牙,垂着脸侧的长长发丝,掩住他的表qing。

    唐定昂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看着。

    好半晌,凉终于下定决心。抬起了头,他哀戚地看着唐定昂,漂亮的大眼里闪着点点泪光。

    唐定昂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他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等着凉开口说话。

    “那天……”才开口,眼泪便掉了下来,不过,凉还是抖着声音,轻声把话说出“牙带给我引老师的信……信里,告诉我这一次的工作……”

    笨死神……就要走了?

    唐定昂浑身一僵,不相信压在心底最深chu的恐惧在此时竟要成真。

    “工作内容是……”抬手抹去眼泪,凉chouchou噎噎的,还是勉强着自己继续说下去“在十二月十三号的……凌晨两点……带走……带走……”

    “带走什么?”看着凉泪如雨下的模样,唐定昂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可能xing极高的想法。

    “带、带走……盟文高中篮球队……”一咬牙,凉终于把最后的人名说出“唐定昂的魂魄……”

    唐定昂的脑子,在霎时间成了一片空白。

    眨了眨眼,在呆愣了将近五分钟之后,唐定昂的脑袋瓜子,才又恢复了运转的作用。

    盟文高中篮球队的唐定昂--除了他,还会有谁?

    ……没想到,真的会是这样子……十七年,真的就只有十七年……十二月十三ri,今天是十二ri,那,就是明天凌晨两点了……

    就在明天,再过几个小时,他的生命,就走到尽头了?花园还没施肥,家里的玻璃还没擦,和剡律约好的比赛也还没打,答应要送给舅舅的盆栽还没送,更还没有等到爷爷他们要带回来的纪念品,可是,他却在明天凌晨两点之后就再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十七年,他的生命,竟然只有十七年多一点点……

    支起肘,唐定昂的脸压入掌心,沉默着。

    看着唐定昂的模样,凉的眼泪,掉得更凶更急--他不喜欢这样子,他不喜欢自己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太难受了……

    过了仿佛一世纪后,唐定昂抬起了头,表qing不是凉想像中的悲愤不甘,而是像个局外人般的泰然自若。虽然,他的眼神并不轻松,可是,整ti而言,他的表qing实在不像是个直到自己明天就要死去的人。

    透过泪水,凉担忧地望着前方的唐定昂,不明白他的表qing为什么能这样的无关紧要。吸引力录入

    “笨死神,你想被自己的眼泪淹死不成?”看着凉那凄惨的样子,唐定昂摇摇头,从上衣口袋拿出面纸递给他“我这个要死的人都没哭了,你哭成这个德行,能看吗?亏你还是死神,啧。”

    凉傻傻地接过面纸,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相信唐定昂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还哭啊你?”看不过去凉的呆样,唐定昂索xing自己动手,把小脸蛋上的泪水擦个一gan二净。

    “唐定昂……”凉小嘴微张,表qing非常非常的错愕“你……”

    “我怎么了?”好人做到底,唐定昂顺手整理凉的长发,将它们全数拨到耳后去,不在有捣乱的机会。

    “你……不怕死吗?”抿了下唇,凉轻问。

    “凉,我问你,如果我说我不想死,我就能不死吗?”看着凉那呆滞的表qing,唐定昂微微一笑,只是,笑容比往常要黯淡了许多。

    “不能……就连正式死神,都无法改变决定好的命运……”所以,他才会这么难受。

    “这就对了。”屈起食指,唐定昂在凉的额上弹了一记,不想再看他哭丧着脸“我也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人类,更不能改变什么,就算我不想死,我也不可能如愿,所以,我只能认命,反正,再担心也没有用了……而且,”

    “而且?”

    “而且,要带走我魂魄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拍拍凉软软的脸颊,唐定昂轻轻牵动唇角,打从心底笑了“如果是你,那就无所谓了。”

    “无所谓?”凉瞪大了眼,没想到唐定昂能把自己死亡说得这么云淡风清轻。

    唐定昂点点头,笑开了脸。

    是的,如果是合格笨死神来带走他的话,那就无所谓了……因为,他ai他,所以,生命结束在他的手上,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更何况……

    看着瞬间又哭成一个泪人儿的凉,唐定昂的笑意更深了。

    更何况,这也不是笨死神能决定的事qing,他甚至还比他这个就要嗝pi的人类还难过……虽然,他还有很多事qing没有完成,但是,有笨死神的心意陪着他,够了!虽然不能说没有遗憾,但是,这样子,就够了。

    只是,他还有太多太多想做、却都没有做的事qing……十七年的人生,真的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