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酷老公的甜心 > 第八章
    即使陶水柔升上大学,也没有影响到她与冷云翔之间甜甜蜜蜜的恋情.陶水柔志愿只填北部学校,加上她考的成绩很不错,所以如愿上了她心目中的大学,离家近,不用住宿舍,好让冷云翔可以天天接送她。

    而冷云翔是早就做好心里准备,因为他是男人,他最清楚知道他的柔柔会在新生入学造成什么样的轰动,柔柔会引来多少男人的觊觎,他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不至于发狂才是。

    虽然大一新生的课很满,但是刚踏出家门、刚成年的学生总是找得出许许多多的空档来举办、参加联谊、聚餐、郊游,露营等等的活动,虽然陶水柔本人对于各式各样的活动一直提不起太大的兴趣,可别人就不同了。

    班上女生找她参加,无非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男生来,她们的机会增加;而男生找她参加,当然是为了自己着想,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惜陶水柔本人一点儿都不领情,她不喜欢叁加一堆不是很熟的人聚在一起的活动,若真要参加,她一定会找冷云翔陪她一起去。

    因为她不想参加,但是至少有冷云翔在她身边,她会觉得好过一点儿。

    虽然冷云翔嘴里不说,但是他心里实在很想叫陶水柔不准参加诸如此类的活动,他没有说,因为他知道这样对她并不公平。

    他自己已经出了社会历练、工作,看了许许多多的人,更加,坚定自己认定陶水柔一辈子的心意,这是无庸置疑的。

    可她不同,柔柔从高三眼里看的、周围围的,一直都是只有,他一个人,难保她不会遇见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的人可他又扪心自问,倘若真有那么一天,他放的了手吗不他绝不会放手即使她不愿童,他也会将她一辈子捆绑在自己身边。

    但是他又希望她是心甘情愿的跟自己一辈子,所以,他一方面外在在表现出度量大的样子,陪她参加学校聚会、活动,虽然陶水柔已经非常少参加了,但是他另一方面还是在内心强烈、深切地抗拒着。

    只有陶水柔忠贞不二的心意可以抚慰他的心灵。

    陶水柔将头颅侧躺在冷云翔的腿上,舒服地看着昨天和冷云翔参加完系上聚会,顺路在书店里买的书。

    “昨天坐在你对面的那男的是谁”冷云翔宽大的手掌梳顺着她柔软的头发,他佯装无意地问着。

    妈的,没看见她男朋友就坐在她旁边吗还敢猛地献殷勤,白目,不长眼的死家伙

    “对面喔,不知道.学长吧。”她完全没有察觉到在心上人的内心里正波涛汹涌地翻滚着。

    “你觉得昨天好玩吗”真不希望她会喜欢参加。

    “不好玩,我跟他们又不是多热,是班代一直说系上的活动至少要关心一下的,不然我才不想参加勒。”听到她这么说.他心里总算是松开了些。

    “你有去参加联谊吗,他轻声问着。

    “你希望我去参加吗”陶水柔一听见这话倏然坐起身来.将上半身转过来问他。

    “我当然不希望你参加。”陶水柔松了一口气。

    哀怨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要把我推给别人。”

    他船充满怨怼口气的人儿一把抱进怀里。“怎么可能,我怕你从我手中溜走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会想把你推给别人”紧紧地拥抱着她。

    陶水柔其实被他抱痛了,但是还是不想他对自己送一丁点儿手。

    “那为什么要这样问”她还是不懂他为什么这样问她。

    “我不想你去参加。”只要一想到她有可能去参加这种活动,他的心就像是要被忌妒给完全腐蚀光了一样。

    “我参加的每一个活动你都有去啊。”

    “我想说如果是联谊,你会不会不想我去”说来说去就是不承认他吃醋吃的快疯了。

    “你是说,不知道我有没有背着你去联谊吗”

    “你有吗”堂堂大男人也有哀怨的时候,

    呼,陶水柔松了一大口气,总算安心下来.原来是这个,不是想把自己推给别人。

    “当然没有。”

    “真的。”冷云翔嘴角有点上扬。

    ”嗯。”陶水柔用力点点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有很多已经有男、女朋友的人,还是会去参加。”事实如此。

    “我有了男朋友就不会参加,就算是同学拜托我,我也不会去。”陶水柔认真无比地说着自己的心意,

    冷云翔重重地在她的嘴唇上用力,“啵”一下

    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看向自己,“好想你快点毕业,我迫不及待要把你娶进门了。”

    “讨厌。”她闻言脸一红,害羞地往他身上靠去,她最爱抱着他宽阔、温暖的膛了。

    “你不急着嫁给我”看不到埋没在自己口的脸蛋,“原来只有我自己在干着急。”

    “你还说。”害羞的小人儿撒娇地往他结实、有肌的手曹捶丁一下。

    “哈、哈”小猫咪似的捶打让他不痛不痒,只是怀娇羞的佳人让他心中涌起无限珍惜。

    突然“碰”二声,冷云翔房间的门被用力蹦开。

    房门无缘无故被踹开,已经让冷云翔敛下脸色了,加上陶水柔吓了一大跳,冷云翔更是怒火直扬。

    陶水柔看见房门站了个人,害羞地坐离一旁的冷云翔,脸红低下头去,怎么老是被看见

    蒲生拓莲副没瞧见端坐在床上铁色的狠腔,跟另一张害羞脸红的净白小脸,自顾自的说:“吃饭了。”

    “就这样”冷云翔声调微徽上杨,看着斜倚在门边.双手住口袋里的蒲生拓莲,就为了这种芝麻小事来踹他的房门。

    蒲生拓莲点点头,“茹淇叫我来叫的.不然你们饿死关死我屁事。”

    其实是冷茹淇在厨房作菜,他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黏人,才被冷茹淇轰出厨房,所以啊,他本人现在也不是很爽快。

    “妈的。”这损友三番两次破坏他跟柔柔的气氛,早想打他了。

    冷云翔怒气横冲的往脸无所谓的破坏者走去,今天如果不好好教训这家伙实在不甘心。

    蒲生拓莲看着走向自己的冷云翔.也好,他是满想发泄一下的。

    陶水柔见状,赶紧冲到冷云翔面前,双手抵着他,不让他继续前进,“云翔哥哥,门没坏就算了。”

    他闻言,皱皱眉头,对着她说:“这不是门有没有坏的问题。”

    蒲生拓莲笑了出来。

    “那干嘛生气”真是的。

    “下来吃饭吧。”被陶水柔这么一瞎搅和,想发泄的心情本没了。

    自从冷茹淇、冷茹珈两姊妹一年前从国外读书回来,冷家大宅饭桌上就不只多了两副碗筷,而是三副。

    冷家老爷已经从一开始的不赞成,到现在的莫可奈何。

    冷云翔则是不想多花心思在蒲生拓莲身上;而冷茹珈和陶水柔当然是乐见其成;至于关键人物她本人呢铁了心的置身其外,也不管蒲生拓莲如何热切、献殷勤,她总是有办法心无旁骛,一池春水不被扰动。

    冷茹淇实在觉很奇怪,她知道蒲生拓莲从小就被养叼的胃口,她煮的菜不难吃,但是绝对登不上他家的饭桌,她也知道他无论是出外品尝美食、或是在家享用三餐,餐具的分类是非常讲究、仔细的,这样的他,为什么可以每天到家里报道呢

    瞧他竟然还一副屹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他是哪里有问题

    蒲生拓莲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茹淇竟然看自己看到发呆,嘻、嘻,她终于发觉到自己的男魅力了,嘴角不由得上扬。

    冷茹棋突然惊觉到自己的失神,暗了他一眼,低下头吃饭,

    “拓莲大哥,你为什么要笑得这样恶心”

    陶水柔已经观察他们两个很久了,他不知道这种笑容会大大的扣分吗

    蒲生拓莲不知道自己迷倒众女人的笑颜竟然被一个小女生看的如此不堪。

    “别看,小心等等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冷云翔夹起一块轻蒸鱼放进陶水柔的碗里。

    “真的不好看。”陶水柔自认好心地提醒蒲生拓莲。

    “我的宝贝茹淇不这样觉得就好了,你们管不着。”这些尽会挫他锐气、帮倒忙的家伙。

    宝贝茹淇冷茹淇反感地皱皱眉头,他就是这样,总是自然而然地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待她转过身,他对其他的女人也都如此,她才不相信她在他心目中会是特别的。

    “你天天来我家,早就碍到我的眼。”冷云翔不客气的说。

    以前跟他一直很要好,是因为两人打从小就认识到大,一直都很合得来,不过他现在可是对自己的亲妹妹有着不良企图,他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给他看。

    冷云翔本人倒是忘的一干二净,自己以前也是个浪子,让别人不能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这一年来,我孤寂的心找到了港湾可以依靠,我再也不出海了。”还真是道尽自己心中的渴望。

    冷楷闻言,这家伙一年多来还真是没有再传出什么绯闻,他还真的要以为他改邪归正了呢。

    “再撑个十年吧,二姐铁定会被你感动的。”冷茹珈不晓得是不是真心诚意要帮蒲生拓莲打气。

    “再十年我就三十六岁了。”

    “怎么一辈子有好几个十年,区区一个十年就想往外找女人”他是绝不允许别人辜负自己的妹妹,再好的兄弟也一样,

    “你想想,我三十六岁,茹淇也有三十三岁了,女人生孩子是不超过三十五岁的才安全,我这么强,怎么可能在两年内就让她生完孩子”他可是替自己的老婆设想,再说他可想多几个像她一样的孩子。

    “你安静吃饭好吗”冷茹淇微敬脸红,受不了他胡乱言乱。

    蒲生拓莲知道她脸皮薄,体贴的就此打住。

    看到茹淇脸红,蒲生拓莲突然想到,“昨天跟你看电影的那个男的是谁”妈的给他知道是哪个找死的家伙他就惨了

    冷茹淇其名其妙的看着蒲生拓莲,她哪有跟男的去电影

    “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小白脸。”高是高,不过铁定还是矮自己几公分,蒲生拓莲幼稚的想着。

    “成熟、稳重的你不要,去选哪种看起来就没啥帅的。”哪种男人不好选去选幼齿的她是存心想气死自己年纪比她大是吗

    蒲生拓莲绝对打死不汉承认自己是嫉妒那男的比自己年纪小

    戴眼镜喔,她想起来了。“那是水柔的同学,我们起去看电影。”

    冷茹淇不想去追究自己为什么不想让他误会,她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不想让蒲生拓莲一直再继续追问下去,她只想图个耳清静。

    “她的同学干嘛跟你去看电影”哼,什么烂藉口。

    “排队买票的时候刚好遇到,就一起划位了。”干嘛他问什么自己就回答什么,他又不是她的谁,冷茹淇有些气恼自己。

    “茹淇姐姐,你遇到林伟喔”陶水柔问着。

    男的、戴眼镜,应该就是林伟。

    因为他们三个人都考上北部的学校,所以常常会来家里,玩,除了云翔哥哥常来家里找她,茹淇姐姐和茹珈姐姐也都三不五时就会过来家里,所以大家都常常碰面,早就熟了,除了往冷家跑的蒲生拓莲外。

    “嗯,他碰巧也一个人。”冷茹淇说着。

    “你干嘛个人去看电影”蒲生拓莲还是不满意她的回答。

    “因为我。”陶水柔自己举起手先承认,“嘿、嘿,因为我跟云翔哥哥吃饭吃过头了啦。”她不好意思的缩缩头。

    “是接吻太火热、欲罢不能,只好放我家茹淇鸽子吧”想呼拢他蒲生拓莲门都没有他道行比谁都还高,哼

    陶水柔自觉理亏又完全被说中,只好低下头红着脸拚命扒饭,冷云翔朝蒲生拓莲挑眉,怎样

    “林伟那小于很不错;我还满喜欢的.如果他来当我的妹婿,我很赞成。”

    这话倒不假,林伟这小子他常在柔柔家见到面,是个很稳重的男孩子,也很上进,虽然背景平凡.但只要肯努力,是个前途看好的年轻人。只要两个人合的来.五岁的差距并不大。

    “你想都别想,大、哥”大哥这两个字蒲生拓莲可真是说的咬牙切齿。

    “茹淇.你真的喜欢上水柔的同学旷冷楷觉得男孩子小自己女儿太多岁了,有必要的话,他得先看看。

    “伯父,茹淇喜欢的是我。”蒲生拓莲急着跟冷楷说。

    冷楷蹬了他一眼,“如果是这样,那我可真有得心了。

    “没有,真的只是碰巧遇到。”怎么越说越离谱。

    “有中意的话;要带回来给爸爸看,如果是这家伙”冷楷的嘴朝蒲生拓莲的方向努了努,“那就免了。”

    蒲生拓莲强烈觉得自己在面对冷家父子的前后强烈攻击下,有一股气血停滞不前

    他一直在作深呼吸

    “那茹珈你不会找她一起看.干嘛一个人去看蒲生拓莲臭着睑问道.是要好让别的臭男人有机可趁吗

    “我”冷茹珈指指自己,“那部片子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是不是个人去看跟你没有关系好吗”冷茹淇真的有点儿脑火了。

    “你也可以找我,我一定有空。”就算再忙,他也会抽出时间去陪她的。

    “总之,以后别再个人去看电影了,”电影院乌漆麻黑的,想做什么坏勾档都很容易,他当然最清楚了。

    冷茹淇受不了的翻了白眼。

    她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虐待自己的胃了,看见他来吃没两口就离席,因为他天天来,一直这样下去她会吃不消的。

    况且她不想他再为自己多做任何事。他总是会端一锅汤品让福嫂端给她吃,虽然知道不会是他亲手下厨烹饪,肯定是叫厨子做的,但毕竟是为了她不是吗

    “蒲生大哥,你放心,林伟不会对茹淇姐姐有遐想的。”陶水柔信心满满的安慰蒲生拓莲。

    “喔,为什么”他才不相信勒.茹淇子好又貌美,一定是很多男人觊觎的对象。

    “因为林伟是书呆子。”陶水柔信誓旦旦的说着。

    冷云翔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水柔,这是哪门子逻辑

    “啐。”蒲生拓莲完全藐视她的说法。

    ”真的.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再过个八年也一样”陶水柔还加强的点点头。

    “真的是书呆子吗”冷茹珈问道。

    “是啊,只有陈余达在他身边,他才会有一点点儿活人的样子。”陶水柔用食指、拇指比了一点点儿。

    如果他是书呆子,那、那天他亲她是不小心的罗可是很不自然啊应该不是不小心的该不会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吧啊,丢脸死了啦

    没有人发现冷茹珈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说到林伟.陶水柔才想到他有天突然匆匆的跑来她家,只为了问她一个奇怪的问题。

    “云翔哥哥,我们差八岁会很多吗”

    “就算跟你差二十岁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管差几岁.他都不会因此对她的感情有所退缩。

    “林伟那天问我差五岁会不会很多,如果差五岁很多,那我们差八岁怎么办”

    陶水柔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人家林伟是在烦恼自己比女方小五岁的事情,跟她的男朋友大她八岁是没有关系的。

    年纪比女方大当然没有问题,问题是他比女方小,小一、二岁也就算了,问题是小五岁啊,他本人是觉得没什么,但是担心女方会因此不把他当男人看待,一个可以追求她的男人。

    冷云翔还来不及开口说话,蒲生拓莲就哇哇大叫。

    “还说什么书呆子,就知道他心怀不轨什么差五岁会不会很多,当然差很多”

    蒲生柘莲非常敏感,那小子跟水柔同年,水柔跟云翔差八岁,那就眼茹淇差五岁,果然他是有企图的跟茹淇相遇

    蒲生拓莲实在没资格说别人人心怀不轨,林伟是有心仪差他五岁的女人没错,不过不是他自以为的冷茹淇,而是另有她人。

    冷茹珈的心突然漏跳一拍五岁有可能吗他喜欢的是自己

    哎呀,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我们差八岁有什么吗我不觉得。”冷云翔对陶水柔说遁,

    “嗯.我也觉得没什么,所以我这样告诉林伟,可是他很像还是满在意的样子。”

    林伟没有告诉陶水柔的是,他比女方“小”五岁,要是他比女方大五岁,他压儿不在意。

    “可能是他比女方小吧。”冷云翔随意一说。

    可听在有心人耳里.“你看你看连云翔也这么说””蒲生托莲又朝茹淇哇哇叫。

    “水柔,改天找你那些同学来家里玩玩。”冷楷还是觉得自己先看看的好。

    “伯父”蒲生拓连大叫

    蒲生拓连不知道要到哪天情路才会平顺<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