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酷老公的甜心 > 第七章
    联考终于结束了,陶水柔松了一口气,冷云翔也跟着松了口气,虽然等水柔大学毕业他就要娶她进门,不希望她出去工作.专心在家做个家庭主妇就好了,他还希望她能把书读好。

    考完试,陶水柔轻松了,陈余达、李静宜,林伟也轻松下,由于他们三个人都是考上当地第一志愿的国立大学,所以课业压力不小,因为他们对自己未来的期许都很大,都给自己小小的压力。

    高中三年,陶水柔和他们三个人都是靠电话、网路联系,关心彼此的状况,晦于健有时候在一旁也会接近电话,东扯闲聊.毕竟当时在老家,他们三个可是不时出现在豪里,也都是他从小看大的。

    “你们昨天去垦丁喔”陶水柔问着在电话另一方的李静宜。

    “是啊,余达突然想到,就去了。”

    “他还是想到就做,我也想跟你们去。”陶水柔羡慕的说着。

    “对啊,他虽然有长高,但是还是很幼稚、””李静宜说着“我好想你们喔,想叫爸爸带我回去.可是他好像要出国了。”

    “那我们去找你。”

    “好啊”陶水柔高兴的跳起来,,你们来我家住几天,反正考完了阿姨一定会答应的。”

    “是啊,我妈应该会准的,余达跟林伟应该也都没问题。”

    “那你赶快跟他们说,看几号要上来。”

    “恩,那我再打电话给你。”陶水柔挂上电话,

    “哇,好帮喔”她兴奋的跳来跳去。

    “什么事”陶子健听见欢呼声,从书房里走出来看。

    “静宣他们要来找我。”蹦蹦跳跳到父亲身边,抬头问:“他们可以在这住几天吗”“当然可以,什么时候上来好久没看见那些小鬼头了。”陶子健可是非常欢迎。

    “静宣说她再打电话跟我说。”不亏是陈佘达,隔天就拉着另外两个人上台北。

    “爸爸,佘达说他们再一个小时候就到车站了。”陶水柔挂上电话。转过身看身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父亲。

    “我们早点出发好了。”陶子健放下报纸。

    陶子健开着几个月刚买的休旅车,载着女儿,准备前往车站接他们。陶水柔盯着车站出站口,看着第一个走出来的人。李静宣走在前头先出来。

    “静宣,静宣”她用力的挥着双手。李静宣,陈佘达,林伟都循着声音,往陶水柔的方向看过来。

    “水柔”李静宣可以说是用冲的奔到水柔身上,紧紧抱住陶水柔。

    “陶爸。”陈佘达、林伟同时向陶子健打招呼。

    “哎呀,部长这么高了,有180公分了吧。”“是187公分。”陈佘达嘴角上扬,得意的说。

    “我比他高1公分。”林伟说道。

    “一公分而已。”“呵呵。都长得很好,长得很好。”“静宣,我的部都要扁、扁掉了。”陶水柔被闷住的声音从李静宣的怀抱里伟出。李静宣霎时公开勒紧的双手。“没事吧”“呼,没事”水柔吐了好大一口气。

    “陶爸。”李静宣向陶子健打招呼。

    “静宣变漂亮,也长高了。”“有,有吗呵呵”李静宣害羞的低下头。

    “都是因为我把好照顾得很好。”李静宣瞪了陈佘达一眼。顺便用力地往他的脚上踩。

    “啊,这是新鞋唉。”“那你闭嘴。”“好嘛。”陈佘达摇身一变为小男人。林伟摇摇头。

    “哈哈。”佘达这小鬼还是一样爱耍宝。

    “哈哈”果然只有静宣能治他,陶水柔幸灾乐祸的想着。

    “佘达,林伟,你们长好高,好好喔。”陶水柔羡慕的看着他们两个,像她这么矮,每次抬头看云翔哥哥都看得脖子很酸。

    “当然,我们可是很努力的打篮球。”他和林伟从高一到高三都是学校篮球校队的主将。

    “你也不错,有长高两公分吧。”陈佘达睥地往下看着陶水柔。

    “谢谢你喔。”从牙齿缝中挤出来。

    “我们去买烤的东西,中午烤吃。”陶子健知道这些小朋友喜欢烤热闹。从大卖场回到陶水柔的家都一个小时了,可是火还是没生出来。

    “你到底会不会”李静宣不耐地看陈佘达。

    “我当然会。“怎么可以让心爱的女人看扁。

    “我去叫林伟来试试好了。”李静宣打算走向屋内厨房,叫跟水柔一起在处理烤食材的林伟来生火。

    “唉,太污辱我了,是木炭的问题好不好。”陈佘达站起来,修长的双脚岔开,双手叉腰。

    “我觉得是人的问题。”李静宣摇摇头。

    “木炭湿了,当然不容易点燃。”“包装是密封的,怎么会湿”“现在黑心货很多好不好”陈佘达为自己辩解。

    “那我去叫林伟来升黑心货的木炭。”她还是去叫林伟来。看着李静宣的背影,“哼我也会生黑心货的木炭。”陈佘达蹲下,继续跟木炭奋斗。

    冷云翔走进大门,看见一个高大的身躯背对着他蹲着。

    “你是谁”冷云翔冷言向着犹不知有人到他背后的男人,陈佘达一边生着闷气,一边生火。听到声音,他站起来转过身,“那你又是谁”陈佘达口气实在不好,他此刻的脸上充满了不爽,不爽刚刚被李静宣“藐视”。

    他的表情,态度,被冷云翔视为挑衅,“我是陶水柔的男朋友。”冷云翔的口气更冷了。

    陈佘达皱着眉毛回想,是那个,那个哎呀,想不起来。心思一转,陈佘达露出暧昧的笑容,“我可是小柔柔的。”碰,冷云翔一拳挥身陈佘达。一听见陈佘达说出“小柔柔”,冷云翔的理智线就啪的断了。

    “同鞋鞋同学。”陈佘达自己的嘴角,妈的,这家伙都不别人把话说完的吗

    “同学”冷云翔不是很确定的说着。

    李静宣打开门一出来就看见陈佘达背对着她,似乎捂着脸,她赶紧快步向前,拉开他捂着脸的手,“你怎么了”陈佘达一看见静宣,马上转向她,一手揉眼睛,一手指向冷云翔,“呜。他,他打我。”还真的可以挤出两滴眼泪来。

    李静宣一听见他在衰嚎,马上往陈佘达身上靠去,“我看看有没有怎样”李静宣连忙把陈佘达揉眼睛的手拿下,好让她看看哪里受伤。

    “你太过份了吧”李静宣怒气冲冲地朝冷去翔说着,把他嘴角打破了,不知道他最爱吃东西吗

    冷去翔才不管他们在干嘛,一眯歉意都没有,他只想问清楚这个男的跟柔柔究竟有没有关系。

    “好,好痛喔。”陈佘达借机一手拉着李静的手,一手继续使劲揉出眼泪来,好佯装可怜。

    “我去跟柔柔拿药来擦。”她转过身想要进屋子找药。

    “不要,我好痛叫喔,呜。”拉着她的手不放,好不容易肯给他“”,怎么可能轻易“放手”了。

    肇事者冷云翔冷眼旁观,白痴,一看也知道他在想什么,那点破皮都可以叫成这样,果然是小毛头一个。

    陶水柔跟林伟听见外头吵杂的声音,放下手边还没有清洗完的烤食材,走出来一探究竟。

    “怎么了”门还没完全开,陶水柔的声音就先传出来外面。冷云翔看见陶水柔身旁跟着一个没见过的男人走出来。他疾步向前,一把将陶水柔搂进自己的怀中,“你是谁”“我”林伟推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大男人。还不明了他对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

    “云翔哥哥,他是我的同学。”陶水柔赶紧从冷去翔的怀中抬向他说明。“他们都是我的同学。”一边离开他宽阔的膛,在这么多人面前,还真不好意思。“我跟柔柔从幼稚园就认识了。”林伟好整以暇地说着。

    “他们都是”冷去翔低下头向陶水柔确认。“嗯。”她用力的点点头。“他们就是林伟,李静宣眼陈佘达。”每说到一个人名就指他们,“就是以前跟你说过,从小我就就很要好的寻出笼个。”冷去翔这才拉回理智,跟记忆中柔柔跟他说过的作物凑上。

    “陈佘达怎么了”陶水柔这才发现佘达跟静宣站在一块儿,不晓得静宣在看他的脸上有什么“柔柔你去拿个药膏来,佘达的嘴角都破了。”这家伙第次一有眯什么就特别爱黏人。“我不要擦药。”陈佘达很自然地跟静宣撒娇。“乖,擦一下就好了。”李静宣接着用力把头转向冷云翔,用力瞪着他,恨恨地说:“你地嘛打那么用力”

    “云翔哥哥”陶水柔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打人。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是他自己不说清楚。”“妈的你有让我说完吗”陈佘达一脸凶狠,大声吼向一脸没他事样子的肇事者,接着又马上变脸低下头,可怜兮兮的朝李静宣啜泣器声说道:“呜痛,痛死我了拉。”这一吼,在书房边线处理国外事务的陶子健也听风了,走来一探究竟。

    “谁叫他自己要叫你小柔柔。”冷云翔可不觉得自己有那里不对。“怎么啦”陶子健也走出来。“伯父。”冷云翔朝陶子健说道。“你也来了,一起烤,这些小伙子难得来一趟。”“好。”“陶爸,你看啦,他都乱打人。”陈佘达还是拉着李静宣的手不放,走到陶子健面前,用力指着自己流血的嘴角给他看。“哎呀怎么流血啦”“人家蹲在那边生火,他无缘无故就给人家一拳,呜好痛喔”别的本事没有,撒娇他最在行。

    “爸爸,云翔哥哥不是故意的,我去拿药。”陶水柔赶紧替心上人澄清,接着进屋子里去拿药。冷云翔朝陶子健耸耸肩。

    林伟已经习惯陈佘达只要有一咪咪受伤还什么时候就马上抛弃他的男尊严,一股劲儿的猛跟李静宣撒娇。

    “没事,没事,他是柔柔的男朋友,也难怪他会误会,大家一起好好相处。”陶子健好笑的说着。“陈佘达。”林伟看着堆在地上的木炭。“干嘛”静宣好温柔喔,爱伤真好。“你到底会不会生火”

    “。”哪壶不开提哪壶。“呜静宣,还是好痛喔。”

    “有火种跟瓦斯枪,你们不知道吗”陶子健问着。

    换人生火,东西马上上架烤了。

    “我要吃这个,要帮我烤的嫩一点哦。”陈佘达趁着自己“受伤”,腻在李静宣身边。

    “好”看到佘达受伤,李静宣也就由着他了。

    “陶爸,这烤酱你自己调的”林伟拿卢沾烤酱的刷子往架上食物涂上薄薄一层。

    “是啊,怎样跟小时候调的不一样”好久没调酱料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退步

    “太久了,都忘记是什么味道。”“哈哈。你跟佘达小时候就只会猛吃,本没在品尝。”不亏是男孩子,食量真惊人。

    “唉,柔柔,你说喜欢的就是这个家伙哦”记恨自己被打,佘达就是看不顺眼冷云翔。“嗯,对啊。”讨厌,干嘛问得这么直接,陶水柔的脸都微微红了,冷云翔看了陈佘达一眼。“干嘛不找一个年轻力盛的,像这种大叔很快就不行了。”陈佘达痞痞地说着,冷云翔停止手上的动作,看着陈,“我有的是技巧。”冷云翔正色说道,他绝对不能接受别人看不起他在床上的表现。

    “噗”陈佘达喷出嘴巴里陶爸泡的茶,这种经验百战的话他也说的出来“咳咳。”陶子健咳两声,年轻人真是百无禁忌。林伟稍稍挑眉,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没有停止手上翻转架上的食物的动作。陶水柔和李静宣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脸红地装作没听到

    “哼技巧有什么了不起,年纪大了自然也就熟练了,我可是把我的童真献给我的老婆,你有吗”陈佘达不甘示弱,抬起下巴。

    “你干脆去请小发财车广播你是处男好了。“冷云翔夹起一块片放到水柔盘子里。林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处男还能这么嚣张,大声嚷嚷的,也只有陈佘达一个人了。

    “你这种人是不公懂的,我要把我的全部都献给我的老婆。“陈把头转向旁边看着李静宣,认真地说:”你放心,除了你,我不会让别人脱我的裤子的,晤。“李静宣脸红到不行,用力把一朵大香菇赛进他嘴里。

    “晤。烫烫烫“陈佘达张大口哈气。

    林伟很好心的用纸杯装了几个冰块,倒进一些饮料,拿给陈,陈一股劲儿饮尽,“啊。”真过瘾。

    冷云翔再认真不过看着陶水柔,“过去我没有办法消除是从你来的那一天起我没有别的女人,从今以后也是,除了你,我不会再有其他女人。”陶水柔感动地看着他。

    不枉费柔柔从小惦记他到现在,可她呢静宣看向哇哇叫的陈佘达摇摇头。林伟看向冷云翔,这家伙是认真的。

    冷云翔瞥了陈佘达一眼,“虽然我没有办法像那小鬼一样还是处男,也答应过伯父在结婚之前不乱来,直到新婚之夜前,我会守身如玉的。”陶水柔脸红的低下头,他怎么好在大家面前说这些。

    “唉,谁是小鬼”陈佘达,看着他。“你别再自取其辱了。“林伟好心的提醒从小到大的兄弟。”

    “不是小鬼头就别毛毛躁躁。”冷云翔夹起一旁串好的花技放上烤架。

    “哼”陈佘达幸幸坐下。“宣”李静宣一听他恶心的叫声,马上一眼瞪过去。

    “静宣。”陈佘达马上改口陪笑,好不准他叫她宣,好生嘛。总是脸皮薄的啦,“我要吃牡蛎。”陈佘达绽放他迷人的笑容。

    “把这些吃一吃。”中午了。“好”。

    “陈佘峰是你什么人”冷云翔若无其事的冒出一句。

    陈佘达张大嘴,等候静宣把送进自己口中,眼睛飘向发声者。他慢条斯理的嚼着,“我大哥。干嘛”

    “你可一点都没有你大哥优秀的影子。”“我跟我大哥很像的好不好”陈佘达很爽的嚼着嘴巴里的这可是宣送到自己嘴里的。

    “只有名字像。”陈佘达转头看着李静宣,扁嘴,“你看,他一直欺负我,打人还这样。”

    “你是真的跟陈大哥一点都不像啊。”偶尔跟林伟去他家。看过陈大哥几次,他成熟,稳重,内敛,跟陈佘达完全是两个样。

    “那你比较喜欢我还是我大哥“陈佘达不爽的问着。“当然是陈大哥。”那怎么可以“我哥很老唉。”

    这小子不想活了,陈佘峰跟他同届,哪里老“云翔哥哥,你认识陈大哥”陶水柔记得陈大哥好像跟他差不多大。

    “嗯,他是我出国留学的同班同学,回国之后偶尔会联络,人很不错。“怎么会出这样的弟弟。“你以后有打算接班吗”冷云翔看着烤架上的食物,一边翻动,一边问陈佘达。

    “当然有,我妈就生我跟我哥两个。”问这什么废话“其实也不用,以你哥的能力可以独当一面,况且看这样子,陈伯父也没有在栽培你。”嗯,这串快熟了。陈佘达嘴角微微抽搐,不损他很难过是吗

    “对啊,陈大哥很厉害,他跟云翔哥哥一样有跳级对不对”“嗯”他和蒲生拓莲,陈佘峰是当时唯一的三个跳级生,而且都是东方人,引起不少学术界的注意,只可惜,他们全都无意往学术界发展。“什么”这大叔竟然也能跳级

    “云翔哥哥很厉害的。”陶水柔朝陈佘达说道:“他不像你会课堂上搞些有的没有,不正经。”“我哪里不正经我成绩比你好唉。”

    一直都是他跟林伟竟争一,二名好不好,还敢看扁他。“佘达他,每次上实验课都拿酒灯来爆米花。”陶水柔挽着冷云翔关怀的手,朝他说着陈佘达的无俚头事迹。

    “难怪一副没脑袋的样子。”冷云翔幸幸然地说着。“陶水柔,你自己吃的很高兴好不好,”这家伙真是胳臂往男人弯,有了男朋友就这样。

    被说中了,陶水柔讷言,“嘿嘿”“你喜欢吃爆米花”还有他不知道她喜欢吃的吗“她喜欢吃臭豆腐,榴莲,肠旺,只要是臭的好的她都喜欢。“陈佘达朝他们方向摆摆手,嘴里塞满了食物。

    “才没有”陶水柔赶快澄清。冰箱冷冻库好像还有牛,我去拿。“陶子健突然想到上次煎的小牛排没有一次煎完,还有剩。“啊,对啦,对啦,羊,越有羊骚味的陶水柔越爱吃。“陈佘达一手拿着腿,摆出他痞痞的样子。”“陈佘达”<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