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酷老公的甜心 > 第六章
    几个月后,冷茹淇、冷茹珈两姊妹终于勉勉强强把硕士学位给修到手。

    姊妹俩对事业没什么太大的野心,也不是那种毕了业只想待在家里,等着嫁给有钱的人的千金大小姐。

    所以她们就到自家公司,从基层员工做起,扎扎实实地从基层做起。不是像其他人号称从基层员工做起.却做没几十月便跃上经理、课长、这样“迅速”节节高升上去。

    她们的事业心不强,当然也不会像冷云翔有永远处理不完的公事,而是真正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双胞胎的理念一致是,不偷懒、不蛮干,有钱领,饿不死就好。

    冷楷总是庆幸自己先生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不然,要是想指望她们姊妹俩会扛起自己的事业版图,想都别想

    活到了这把年纪,冷楷除了妻子无法陪在自己身边,,切邡感到很满足。但是,最近却有困扰,而且是不小的困扰,原因就在蒲生拓莲。

    蒲生拓莲的父亲是自己年轻时候留日的大学同学,交情很好,即使后来离开日本去英国攻读研究所,甚至回台湾接管事业.联系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当然到现在也是如此,每次到日本去,两个人也一定会碰上面。

    结婚之梭,各自妻子都在同一年生下儿子.由于豪薇学校庭岳父所刨,自己的儿子理所当然就读,冷楷也向蒲生拓莲的父亲推荐,可以让他儿子来读看看。因为,即使是冷云翔外公所创的学校,也不会因为是自己人而放水,一切升级皆要靠实力,没有话说,如果孩子自己真的有能力,是可以被好好栽培的。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拓莲,冷楷愈来愈觉得这匹窥见自己女儿的狼,是自己引进来的,要是自己当初不多嘴,现在也不会

    “拓莲。”

    蒲生拓莲实在有些饿了,直接用手捻起一块往自己的嘴巴送,“嗯”

    “你又解雇厨子了吗”

    “没有,现在这个厨子还可以,味道拿捏的还不错,菜色也懂得变化。”嗯,这够新鲜,炒的火候也拿捏的好。

    “那为什么天天往我家跑”

    “我想见茹淇嘛。”

    冷楷嘴角频频抽搐,说的倒直接,倒是一点都不害臊。

    “她是我女儿。”

    “我知道,打从小认识我就很喜欢她。”他章起一旁餐巾擦手,认真地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伯父。

    “我的意思是,她是我女儿。”

    “我知道。”蒲生拓莲并不期待他接下来听到的会是自己想听的。

    “不准你碰她。”冷楷正色道。

    本来他是不担心,因为两女儿不是他一向交往的女人类型,穿的豪放、说话撒娇

    相较于他一向交往的女人,女儿就像个小女娃.相信这小子看不上才是。可、可一年前虽说是担心妹妹,但怎么也不该将女儿带回他家,怎么说都不合理

    所幸茹淇似乎没有察觉他异常的举动.也对他没有意思暑假被禁足、接着出国读书,才让他暂时放心,可现下女儿事业回来了唉

    “伯父.我对茹淇是认真的。”

    “我的女儿我自己清楚她的子,她不会喜欢你这种贵公子的。”对待感情如此轻率,生嫩的女儿又怎么抵御得了情场老手

    “我会让她知道,对于她我从来就不轻率。”蒲生拓莲一本正经的说着。

    打小他就跟云翔玩在一起,出入冷家就像是自己家一样,他会陪冷云翔的双生妹妹玩扮家家酒、陪她们玩女生才玩的娃娃.帮她们绑头发

    但他一直清楚自己对于冷茹淇、冷茹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冷茹珈就像妹妹,会疼她、宠她,就惮亲人一般的情感。

    但是茹淇不同,他疼她、宠她、还想给她更多,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想给她,除此之外,他更想得到她的回应,他不要他自己只是单恋,他也渴望从她身上得到回应。

    茹淇小时很黏自己,他永远不会忘记茹淇玩扮家家酒总是拉着自己的手嚷着要当他的新娘曾几何时她现在却视自己如蛇蝎

    “女人这么多,就不能把她当妹妹吗”他的头发铁定又要开始发白

    蒲生拓莲苦笑,”何曾不想她可是伯父您的女儿,云翔的妹妹:”

    他试了近十年,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只当她是妹妹,他渴望她,渴望跟她过一辈子、渴望每天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她:他不会再放手:曾经愚蠢一次,就够叫他蚀心的了。

    蒲生拓连这孩子,冷楷从小看到大,这些年来他的转变,自然看在眼里自己的儿子不也曾荒唐过

    罢了、罢了,再观察一阵子吧。

    “除非我女儿嫁给你,否则不许动她一寒毛。”这小于会懂他在说什么的。

    “伯父,我知道。”他一向视为珍宝的女人,无论再怎么呵护都不为过。更何况,他只要稍微靠近她,她就无法忍受,想到这,一向横扫无敌的蒲生拓莲也不由得苦笑。

    蒲生拓莲听到引擎声,知道那是茹淇的车。

    “爸,我们回来了。”茹珈事先开门。

    “回来了”冷茹淇在玄关处看到蒲生拓莲的皮鞋,他又来干嘛她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他这可恶的家伙.以为她冷茹淇很好戏弄吗

    “云翔跟水柔没一起回来”

    “大哥跟水柔去看电影.不回来吃了。”冷茹珈向父亲说道。

    蒲生拓莲一脸笑容看着走厨房的茹淇。

    “拓莲大哥。”

    “嗯。”他虽然嘴里回应着茹珈,但是眼睛却盯着茹淇不放

    冷茹淇挑了个离蒲生拓莲最远的位于坐下。

    蒲生拓莲本来想拿起自己面前的碗筷,挪位子到冷茹淇边坐下,但是他知道她现在的脸色不是很好,他不想惹佳人生气.只好乖乖坐在原本的位子上。

    “怎么不叫人呢”冷楷怎么会不知道蒲生拓莲跟自己大女儿之间的互动.不管蒲生拓莲以往再怎么放荡,也不管茹淇怎么不喜欢拓莲,基本的礼貌规矩还是要有。

    “拓莲大哥。”冷茹淇再怎么不愿意也得打招呼。

    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冷茹淇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他用那迷倒众女人的嘴脸来应付自己她不是低下头吃饭就是看着桌上盘子里的菜材,压不想跟他有视线上的交会。

    “拓莲大哥每天来不累吗”拓莲大哥不觉得在饭桌上这样含情脉脉很恶心吗冷茹珈看不下去了。

    “不会,顺路。”

    顺路是非常不顺吧,“反正拓莲大哥你钱很多,干脆再买一间房子在我们家附近好了。”

    蒲生拓莲回看茹珈,下巴,“嗯,这个主意不错。”还点点头。没想到这调皮捣蛋的丫头能说出这么有建设的话来。

    “免了,住得远都天天来了,住得近还的了”冷楷瞪了一下小女儿,这丫头在出什么鬼主意不知道她二姐会被狼吞吗

    鬼灵可不以为意,当作没看贝若无其事地说:“二姐可抢手了,在公司里有不少人献殷勤喔。”

    “什么”蒲生拓莲目光一冷。

    冷茹淇看了妹妹一眼,别没事找事作。

    “不过二姐都没有动心,你看我们不是天天都回家吃饭吗”

    虽然茹珈这么说,但还是在蒲生拓莲的心里激起无法平复的涟漪,他无法忍受冷茹淇对其他男人屉露她的一颦一笑。

    “我吃饱了。”冷茹淇站起身来。

    蒲生拓莲知道她是因为他来,所以总是随便扒个两口就说饱了,他舍不得她这样对待她自己的身体。

    “多吃一点。”冷楷皱着眉头看女儿。

    “我下午在公司有吃点心。”蒲生拓莲看着茹淇的背影走出厨房。

    “福嫂,你帮我把那鱼汤热一热,食上去给茹淇喝。”蒲生拓莲知道这阵子他天天来.茹淇吃得少,所以他叫自己的厨子每天炖些不同的汤品,好带来给茹淇喝。

    “我也要。”茹珈赶紧说道,拓莲大哥的厨子真不是盖的,有够会料理。

    “贪吃鬼,有很多你放心。”蒲生柘莲说着。因为明天放假.所以吃完饭后,蒲生拓莲可以待夕。一点,他跟冷楷、冷茹珈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边闲聊。

    冷茹珈听到大哥车子的声音,“喔.大哥跟水柔今天这么早。”冷云翔一开门就看见不怀好意的拓莲又来他家,“你怎么又来了”

    “拓莲大哥。”陶水柔向他打招呼。

    “还是水柔可爱。”蒲生拓莲夸张地朝水柔摇摇头,“也只有你可以忍受他那张苛薄的嘴巴了。”冷云翔瞪了他一眼。

    “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待在台湾,家人全都在日本.我不能来吗”蒲生拓莲不怕丢脸的佯装可伶。

    “你从来就没有自己个人睡在床上过。”冷云翔一针见血。

    “自从你改邪归正之后.我也是都睡“单人床气”哼可没比我好到哪去。

    冷云翔可不想再继续延伸这话题,免得柔柔又难过,他知道柔柔一朋努力不去介意他有过众多女人的过去,但不表示地能真正忘怀。将心比心,他不也是绝不能容忍柔柔心中除了自己,还有其他男人存在。

    “茹淇姐姐呢”陶水柔看见全部的人都在客厅,除了茹淇姐姐。

    “她在房间。”冷茹珈回答水柔。

    “云翔哥哥买了三只小猪的布娃娃给我.我们一人一只。”

    三只小猪在一间以伊索寓言等故事为主题的玩偶店里看到的.所有的布娃娃都有它的故事主题.像是糖果屋、白雪公主、卖火柴的小女孩

    “云翔哥哥,我们买这个好不好。”

    “三只小猪”其他不是更好吗

    “三只刚刚好,我跟茹淇姐姐、还有茹珈一人一只。”云翔无言。

    “那就这个吧。”帮小女朋友把看上的三只小猪拿两只,一只让她拿着:

    “这样的话,我们三个是小猪吗”冷茹珈还是不懂陶水柔为什么要买三只小猪,一人一只。

    “噗,冷云翔你抱着三只小猪在街上晃是吗”蒲生拓藕不能想像。冷云翔瞪了蒲生拓莲一眼。

    “没有,云翔哥哥帮我拿两只.一只我自己拿。”

    “哈、哈、哈”蒲生拓莲笑倒在沙发上。冷楷也笑了出来.他冷漠的儿子抱着小猪布娃娃,

    “茹珈姐姐,我们上去找茹淇姐姐。”她想把小猪拿给茹淇姐姐。

    “恩。”客厅的两个女生也上楼去了,只剩下三个大男人,老男人自顾自的看电视,完全不理会另外两个人在唇枪舌战。”

    陶水柔在冷茹淇的房间门上敲两下,“茹淇姐姐,是我。”

    “进来吧。”

    陶水柔和冷茄珈一进房间,看见冷茹淇只是呈现大字型的仰卧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茹淇姐蛆”陶水柔在床边坐下。

    “她没事,只是情伤的伤口又裂开了。”冷茹珈坐在一旁的单人绒布沙发上。

    冷茹淇无力、也懒得回应妹妹。

    “茹淇姐姐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我没有男朋友。”冷茹淇依旧望着天花板。

    无法否认,自己心底一直有着他.那个滥情的男人明明知道他对女人向来者不拒、明明知道他总是对别的女人甜言蜜语、明明知道他的情感就是这么泛滥但自己却还是无法将他从心中抹去。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把他从心中完全剔除已经不见他、不想他,为什么还是没有办法

    这阵子天天他出现在家里,怎么办她还能躲到哪里去

    “二姐国中毕业后就去国外念书,我只好跟着去,其实她不想去国外的。”冷茹珈看向二姐.姑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为了不想看见拓莲大哥。”冷茹珈说着。”

    “为什么”

    “他太伤我二姐的心了。”原来不是只有拓莲大哥单方面有感觉,茹淇姐姐是很早就喜欢他,:拓莲大哥那时候不喜欢茹淇姐姐吗”

    “应该不是吧,他向很宠我二姐的,二姐说什么他都好。”拓莲大哥对自己也很好,不过跟对二姐的好是完全不一样,对自已是只有妹妹的情感,完全不掺杂任何男女情感的部分。但是对二姐不同.她可以看得出来,拓莲大哥从小就很喜欢二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对任何女人都很好。”冷茹淇苦笑,她一直以为蒲生拓莲对她是不一样,小时后玩扮家家酒总是嚷嚷着要当他的新娘,国二那年她才发现,他对其他女生也是如此轻声细语、如此温柔体贴新娘只有她自己认真吧,换作其他女生间他,他也会毫不犹豫说好。

    一直以为自己对他只是两小无猜的情感.如果只是这样。

    那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心底还是搁着他”

    “我觉得拓莲大哥很喜欢你。”陶水柔说出心里的话。

    “他也喜欢的女人一直很多,不多我这一个、也绝对不会少我这个。”冷茹淇心里苦涩的感觉从来就不从淡去。

    “云翔哥哥说最近拓莲大哥天天都来这,他没时间去跟别的女生约会吧。”

    冷茹淇心里想着水柔还太单纯,依照蒲生拓莲猛浪的程度,他发情是不需要考虑时间、地点的。

    冷茹祺坐起身来,“别说了,过了这么久我早忘记他了。了笑,不知道是想笑给她们看,还是想安慰自己。

    “这个给你。”陶水柔将三只小猪里的猪大哥递给冷茹淇。

    “这是什么”看着自己两手握的猪仔。

    “小猪啊,给你晚上抱着睡觉。”茹淇姐姐晚上一定有偷哭。

    “那为什么要是猪仔”

    “一人一只刚刚好嘛。”

    “因为三只小猪的故事,所以有三只,我们一人一只。”冷茹珈赶紧说明,免得又要开始同鸭讲。冷茹淇皱皱眉头还是不大能理解。”

    “我们去吃冰好不好开车去,我请客。”冷茹淇想出去吹风也好过一直待在房里。

    “好、好、好,我要吃有樱桃口味的那一家。”上次茹珈姐姐带她去吃的那一家冰店口味多的令人眼花撩乱。

    “她说的是在圆环再下去一点。”

    “喔,我知道了,走吧。”冷茹淇拿起放在房门边柜子上车钥匙。

    距离大学联考的日子愈来愈接近,所以礼拜六、日也不像往常一样冷云翔常常会带着她去观光景点游玩、或者是去郊外踏青、看看电影,陶水柔几乎都是留在家里看书冲刺。

    陶水柔抢起头看着书桌前的窗外,呃,脖子好酸,不过天气真好,这么蓝的天空。

    快了、快了,等考完就解脱了。

    高中三年的时间,学校老师的要求很严格、加上放学回家之后都待在冷云翔身边读书.不会就有人可以问,所以陶水柔的成绩一直保持不错,联考对她来说,不至于会准备的报辛苦,只是跟冷云翔见面的时间少了。

    等复习完这段就去找云翔哥哥吧,嘻。

    “叩、叩。”

    “请进。”

    “你有认真读书吗”冷云翔进门,看着背时他坐在书桌前的小人儿。

    陶水柔一听见声音就转过头来,”云翔哥哥。咧开嘴笑。

    “我来看看功课有没有哪里不会。”其实是自己很想见见她。

    他一直提醒自己,她就快要考试子,不能整天跟他腻在一起不读书,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我好想你喔。”陶水柔不由得撒娇起来,实在闭关太久了听见心爱的人撒娇,他冷酷的脸庞都柔和下来了。

    冷云翔走过去,坐在靠近她书桌的床沿边.把水柔从椅子上搂到自己腿上。陶水柔服顺地侧身搂住他健的腰、小小的头颅靠在他宽阔的膛上。

    “你呢”

    “嗯”柔软的身躯报在怀中,他脑子里本投听进怀中的人儿在向自己说些什么。

    “你都不会想我吗”.

    “当然想。”想得恨不得把她锁在身边,那也不让她去。

    “那你有偷看别的女生吗”她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占有欲很强烈。

    “怎么会”

    “我不在你身边啊。”

    冷云翔空出一手抬起怀中佳人的下额。“你不相信我”

    陶水柔回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确.她不相信心爱是无庸置疑的,但是信任还不够。

    他看的出来她眼里的挣扎,他也不想要她虚与委蛇应付自己。

    “我看我得把你绑在我身边,好让你二十四小时都能监控我。”低下头,吻住渴望的红搬小唇。

    冷云翔愈来愈觉得单纯的接吻已经不能满足自己了。

    他把自己的舌头放进稚嫩的口中,灵活地触碰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跟她的小舌交缠着、嬉戏着,只要她的小舌稍稍些微退缩,他灵活的舌头便直直往更深处追逐下去。

    陶水柔觉得自己身体好烫,他吻的好激烈、好猛然,她只能自己仿佛就像是快被他吃了。

    啊,他竟姑用嘴吸吮着自己的舌头,快不能呼吸了,她只能被动地让他为所欲为,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冷云翔觉得再怎么吻也要不够似的

    陶水柔扭动着身躯,“唔”

    “唔”

    “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垭,他努力平复自己身体经过方才探深一吻所燃起的火苗。

    “不、不要了。”陶水柔把自己的红烫的小脸埋进他起伏却大的膛。

    冷云翔努力地持续作着深呼吸.直到身体冷静下来为止。

    他们就这样相互抱着龇,静静地感受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气味、呼吸的频率。

    过了好一会儿。

    “害怕了”他低下头看着依旧埋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

    “没有。”

    “那为什么说不要了”他知道自己方才是有些太过猛烈了,他不希望她因此畏惧他。

    “我快不能呼吸了。”陶水柔抬起头来看着他,“而且你刚刚吻的好色情喔。”一想到方才那激情的热吻,她还是会脸红心跳。

    他挑起眉毛,这样就色情“喜欢吗”

    “讨厌。”她又把头埋近他的膛里。<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