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酷老公的甜心 > 第二章
    陶水柔把自己卧房的东西都整理好了,仰躺在木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

    她不知道就这样躺了多久,直到敲门声响起,“柔柔,整理好了吗”陶子健在门外问着。

    “好了。”水柔从地上弹坐起来。

    陶子健打开房门,“一会儿出去吃饭,爸爸先去冲个澡。”

    “嗯。”陶水柔从地上爬起来,走进自己的浴室淋浴。

    下山吃完饭之后,父女俩去了大卖场买足两个礼拜的食材。

    “柔柔,暑假期间爸爸还是要去公司不能陪你,你要做什么”陶子健踩着煞车等待绿灯。

    由于在山区里的房子都是属于豪宅,光是室内就有上百坪,更别说腹地有多宽阔了。陶子健这几年公司盈余虽然买的起这里的房子,但是他不想住在规模如此阔大的房子里。因为平时他要上班,女儿放学回家之后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要她独自待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他怕女儿会感到寂寞。

    所以陶子健买了块地,请人盖了栋像在南部老家一样大小的房子,在这寸土寸金的豪宅区里显的似乎有些突兀。

    “嗯看电视、打电话,我要打给静宣他们。”陶水柔一边想、一边说着。

    “每天吗暑假才刚开始。”好像有点太无聊了,陶子健想着。

    “嗯,我要每天看电视看到睡着,多好啊。”陶水柔高兴的说着。

    “那我要不要做一圈面包圈在你脖子上”陶子健笑问着。

    “讨厌,平常上学可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看电视,当然要趁暑假给它用力的看啰。”陶水柔说着。

    “你不觉得无聊就好了。”他对女儿的课业要求一向不会太严苛,女儿开心最重要。

    当车子缓缓开在山路上,陶水柔和爸爸都享受着窗外宁静的景色,除了景观路灯的光线之外,在两旁的树木上也都穿摆设上许多颜色的灯泡。

    突然间,一辆跑车从陶水柔眼前急速奔驰而去,虽然车身早就疾逝而过,但是那马力十足的引擎声似乎还在耳边轰轰作响,让陶水柔吓了好大一跳。

    “还好吧”陶子健看着甫受惊吓的女儿。

    “嗯”水柔不自禁地捂着跟着引擎声轰轰作响的口。

    “少爷您回来了。”警卫认出少爷的车子。

    “嗯。”冷云翔降下车窗等铁门开启,他踩下油门驶进。

    冷云翔把车子停妥在车库里,往主屋方向走去。

    “回来了。”冷楷看着挺拔的儿子走进家门。

    “嗯。”冷云翔走向父亲一旁的沙发坐下。

    “淇淇、珈珈正在厨房里煮饭,应该是快好了。”冷楷朝儿子说着。

    “她们回来了”冷云翔感到肩膀有些酸痛。

    “是啊,已经放暑假了不是吗”冷楷说着。

    屁股都还没坐热冷云翔就站了起来,“我先上去洗澡。”

    冷茹淇拿着汤杓从厨房里走出来,“哥呢”刚刚有听到大哥的声音。

    “上去洗澡了。”冷楷看着女儿穿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模样,可真像她母亲。

    冷茹淇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爸你看哥啦,这么久没有看到我们都不会想说要先来厨房看我们一下。”

    冷楷视线从这一期的财经杂志上挪开,“你也知道你哥的个。”

    “哼”冷茹淇转身往厨房走去。

    冷楷看了一下楼上,奇怪,咱们家的人一向活泼外向,怎么出了个冷云翔这个例外子从小就冷漠,也没看见他对任何事物有什么兴趣。

    冷楷摇了摇头,老婆在天上可得保佑唯一的儿子,虽然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但是儿子实在太“冷”了。虽然全家都姓冷,可是只有这个儿子是真的从骨子里冷到外头。

    冷家虽有佣人料理三餐,但是因为去世的夫人喜欢烹饪,时常自己做饭煮菜,而二小姐跟三小姐从小就跟着夫人在厨房里头转啊转的,也有一番好手艺。

    “哥,好吃吗”冷茹淇兴冲冲的看着大哥吃自己炒的菜。

    “嗯。”冷云翔勉强应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冷茹淇发现自己好像只要看见大哥那张永不变的脸色,肝火就会微微点燃。

    “嗯就是好吃,二姐。”冷茹珈替大哥回答。

    “刚才大哥明明就知道我们已经回来还自顾自的跑上去洗澡,都没有想要先来看我们一下,大哥都不爱我们。”冷茹淇很介意被大哥忽略。

    冷茹珈对二姐摇了摇头,一副你怎么还是想不开的样子,“我们出国大哥也都没来啊。”别说要飞过去看她们了,就连接、送机大哥也没有。

    “自从妈咪死后就只有爸爸会关心我们。”冷茹淇的嘴唇嘟得像是可以吊上三斤白花花的猪。

    “你们几点下飞机”既然都搬出死去的老妈来了,冷云翔不得不表示一下关心。

    “下午两点。”

    “下午两点。”脔生姊妹俩很有默契地一起回答,两个姐妹看着大哥就这样没有下文,自顾自的继续吃饭,她们不禁望着对方,他不会以为这样就是关心到了吧

    “哈哈”儿子还是老样子,女儿们也是老样子,“我看你们两个明天就去公司帮大哥忙吧。”冷楷笑说着。

    冷云翔一闻言就皱起眉头。

    “好啊。”

    “好啊。”她们还满喜欢去大哥公司乱的。

    “哈哈”当初真该多生几个啊,冷楷感叹着。

    吃完饭冷楷接到老朋友的来电,出门品茗去了;冷云翔则是到书房继续白天的工作。

    陶水柔走上山坡到了冷家大门门口,她一直想到这来,但是当真正抵达的时候她反而踌躇不前。

    就这样直接走进去吗还是怎样才好遇到人她要回答什么总不能说我是闯空门的吧。

    陶水柔反覆思索着,脚步不安地来回走动,一会儿是傻笑、一会儿又皱眉的、一会儿又苦着脸

    她的一举一动虽然构不上威胁或危险,但是这样也就够诡异的了。

    “小姐小姐”警卫上前。

    陶水柔看着左前方突然出现的陌生脸孔而吓了一跳。

    “小姐要找什么人吗”警卫看着没啥胆子的年轻女孩问道。

    “呃”这下好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想找冷云翔,可、可是她要怎么说她是冷云翔的什么人

    “如果没事的话,请小姐离开这里。”警卫尽责的说着。

    “我我”水柔呐呐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她不想被赶走。

    从书房窗户的位置冷云翔可以清楚看到大门口,他注意到陶水柔从一开始就渐行渐近的身影,就在陶水柔不知所措的时候,他也来到她身边。

    “她是我朋友。”冷云翔朝警卫说着,闻言,警卫转身走进警卫室。

    是他陶水柔看着冷云翔的脸孔,一眼就认出当年的男孩子。他是在什么时候走过来她怎么都不知道。

    他好高,小时候就觉得他很高,现在的他好像比自己还要高出许多。他还是很帅,可是多了嗯,大人的味道,对就是大人的味道。

    还有他的笑容,跟以前一样让她觉得很好看他、他在笑陶水柔低下头,她已经从耳子涨红到脚丫子。

    由于陶水柔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冷云翔可以清楚的一览陶水柔因为低下头而露出的白嫩颈子,他的目光因为搜寻不到自己想要看见的东西因而黯淡了下来。

    陶水柔抬起头来,“我、我”她、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很奇怪或很突兀。

    “你刚搬来这。”冷云翔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

    “嗯。”陶水柔点点头,以为他是在问自己。

    “喜欢这里吗”她比自己预期中的还要早来到。

    陶水柔不自觉地让他牵着走。

    “喜欢我从小”啊差点就穿帮了

    “从小,嗯”冷云翔等着她还没说完的话。

    “我、我小时候不住在这里,不过我很喜欢这里。”呼

    冷云翔随她说着别脚的话,“在这里有朋友吗”她的手真小。

    “没有。”他们这样应该算是没有吧,陶水柔在心里偷偷想着。

    “我介绍两个人给你认识。”他顺着说出口,“她们是我妹妹。”

    “你还有妹妹”陶水柔问着。

    “嗯,她们是双胞胎。”冷云翔的声音低低沉沉,好像没有什么起伏。

    “我不知道你有妹妹。”她一直以为他是独生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是一个人。

    “你认识我”他澹澹问着。

    “不、不认识。”陶水柔的心漏跳一拍。

    冷云翔挑起怀疑的眉毛,“她们也放暑假了,你们可以一起玩。”

    “你怎么知道我放暑假”陶水柔仰起头来。

    “猜的,你应该是还在读书吧。”这小妮子。

    “对,我要升高三了。”

    “读哪间学校”

    “豪薇高中。”陶水柔不是很熟悉的说着。

    冷云翔看见她伸出红嫩的小舌,目光不禁黯了下来

    “你不喜欢豪薇”他问着。

    “嗯也不是,可是豪薇很严格,要留到好晚。”她一向不喜欢太晚回家。

    冷云翔当然知道豪薇的制度,一种是英教育、一种是普通教育。

    英教育从幼稚园开始,每当要升上另一个阶段时,必须通过测验才可以继续接受英教育,否则就得转往普通教育。

    冷云翔一路走来都是接受英教育。也就是说,冷云翔在幼稚园升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通过了测验,得以继续英教育。升国中及升高中的英测验也都通过了。

    当兵退伍后,冷云翔二十六岁即接手父亲的事业。

    陶水柔现在进豪薇,接受的是普通教育。虽然说是普通教育,但是比起一般外面的公立高中,师长对于学生课业上的要求还是严格许多,课业相对也繁重多了。

    “下午五点钟放学后要留到晚上八点,一班只有成绩第一名的人不用留下来。”冷云翔清楚的说着。

    “什么”陶水柔不敢置信的惊呼着。

    “进去吧。”冷云翔故意忽略她脸上的错愕。

    冷茹淇、冷茹珈两个人吃完饭后就一块儿窝在沙发上看连续剧,听见开门声望眼一看,竟然看见大哥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进来

    “大、大哥”冷茹淇觉得自己眼花了。

    “呃”冷茹珈也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现在看到的情景。

    “那两个就是我妹妹,红色背心是茹淇、白色背心是茹珈。”冷云翔简单介绍着。

    “你们好,我叫陶水柔。”陶水柔软软的自我介绍,其实她心里正小鹿乱撞个不停,很是紧张。

    冷云翔牵着陶水柔白嫩的小手,缓缓来到早已目瞪口呆说不出任何话的两姊妹面前

    陶子健翻开报纸,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儿从一早起来就很开心的模样,“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虽然陶水柔摇摇头,但是脸上却有着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笑容,“没有啊。”她一边咬着吐司,一边含煳不清说着。

    “你待会儿要出门”陶子健问着。

    “嗯。”陶水柔点点头。

    “我载你出去吧。”

    “不用了,我没有那么早出门,爸爸你先去上班。”陶水柔乖巧的说着。

    “我们刚搬来这里,你又是女孩子,别到处跑,要小心一点。”陶子建不免担心的说着。

    “不是一个人,是三个人。”陶水柔比了三手指头出来。

    陶子健从报纸上抬头,等着女儿继续说下去。

    “我等等要去上面。”陶水柔空出手来比了比上头,“就是我们上次来看房子的时候,开车上去看的那个大房子,很大间的那一栋。”

    “喔”手脚这么快他这作父亲的可不知道自己女儿有这么积极的一面。

    “里面有两个姐姐,昨天我们约好要一起出去玩。”陶水柔高兴的说着。

    陶子健知道女儿从小生羞涩,不自在把女孩家的心思说出来让父亲知道,只要女儿开心,陶子健也就由着她。

    陶水柔尽量放慢脚步,因为相约八点半,但是现在才七点半。她都不知道已经看手表看了多少次

    眼看就快到门口了,“水柔。”

    陶水柔转过身来,“云翔哥哥。”

    冷云翔慢跑回来,大老远就看见水柔的身影,嗯,似乎有故意越走越慢的嫌疑。

    “怎么不进去”高大的身影已经来到害羞的小人儿面前。

    “时间还没到。”陶水柔仰起头很老实的说着。

    冷云翔不禁笑了出来,最后决定把水柔带到自己房间,“你先坐一下,我冲个澡。”

    陶水柔坐在床沿边看着房间四周,家具全是深色系列,但是不会让人觉得死气沉沉,反而有种沉稳的感觉。

    不过床好大,她试着弹簧床的弹,软软的

    不久,冷云翔从浴室出来,看见的是一个小美人躺在他从国外进口kingsize的床上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走近陶水柔的身边缘着床边坐下,慢慢俯下头,仔细看着身下的脸孔,柔顺的眉毛,就像她给人温顺的感觉一样;洁净的眼神被浓密睫毛掩盖住,无从窥探;直挺适中的鼻子正呼出平顺的气息;从微微开启的嫩唇里,可以看见洁白的贝齿,让他忍不住更加靠近

    陶水柔似乎感觉到有东西笼罩在身上的气息,她缓缓张开眼睛,看见云翔哥哥的脸正不断地靠近、放大中她愣住,双唇不禁微微启开了些

    当冷云翔的嘴唇亲吻住嫩红的小嘴时,她脑子霎时一片空白了就这么愣愣地让上方的男人随心所欲。

    冷云翔双手撑在水柔的两侧,细细品尝身下的芬芳,先是慢条斯理地描绘着她的嘴唇,再轻轻地吸吮接着又将自己灵活的舌滑进她的嘴内,触碰里头每一颗贝齿,彷彿刚才吮的不够似的

    陶水柔毫无反抗,柔顺的任着自己暗恋已久的男人为所欲为

    冷云翔双手紧握,强忍克制住体内进一步的欲望,缓慢又艰难地抬起上身,朝身下呆愣住的人儿挤出微笑。

    当陶水柔回过神来时,发现云翔哥哥正对着她微笑,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热。

    “我去冲澡。”他的声音很是紧绷。

    陶水柔起身坐着,看着云翔哥哥走进浴室的背影,他不是刚洗完出来吗

    她捂着自己略为红肿的双唇,刚才是在接吻吗应该是吧。

    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好

    陶水柔笑开了一张美丽的小脸,初吻是给云翔哥哥,嘻嘻。

    当冷云翔再次从浴室里头走出来,只瞧见小美人一副不知道在看着哪里傻笑的模样,他走到她身前她细致且白嫩的脸颊,“一会我换好衣服下去吃早餐”

    突然意识到眼前结实的腹肌,光熘熘的。

    “啊”陶水柔尖叫了好大一声

    冷云翔抚着她脸颊的大手停下,“怎么了”

    就在他开口询问的同一时间,从远而近传来“呯呯呯”的巨响接着,房门被大力撞开。

    “怎么了”

    “怎么了”冷茹淇和冷茹珈喘着大气问着

    陶水柔和冷云翔因为巨响而转头看向房门,两姊妹慌慌张张地从各自的房间飞奔而来,只看见陶水柔坐在床边,大哥不但站在人家的双腿中间,还全身光熘熘的只围了一条白毛巾在腰上,一手还着人家的脸。

    “啊”冷茹淇惊声尖叫

    “啊”冷茹珈惊声尖叫

    “闭嘴”冷云翔看着无头苍蝇似的两个小妹。

    “你、你们”冷茹淇伸手指着床边的两个人,一句话怎么说也说不完整。

    冷茹珈先回过神来,把二姐的手拉回来。

    冷茹珈露出媒人婆的招牌笑容,“水柔,一会儿下来一块儿吃早点。”她接着把二姐推出房外,还不忘阖上门,“呵呵呵”

    “不用理会她们。”他从来就没想过她们两个会有正经的一天。

    “云翔哥哥,我们刚刚算接吻吗”她显然没有受到冒冒失失两姐妹的影响,她要确认清楚。

    冷云翔挑起眉毛,这小妮子的心思该不会从头到尾只停留在刚刚的哪一吻吧。

    “我是吻了你。”他技巧应该没差劲到让她不知道刚才是个吻吧。

    陶水柔忍不住捂着嘴唇笑了起来。

    他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怎么了吗”

    “没有。”

    “等我穿衣服。”冷云翔转身走向衣橱。

    “喔。”看着冷云翔光裸的背肌,细致的鹅蛋脸又火红了起来,她转过头去。

    冷云翔套上黑色丝质衬衫,搭上铁灰色的西装裤,“会打领带吗”

    “啊”她看向冷云翔。

    他转过身来背向衣橱,“我说,你会打领带吗”冷云翔摇摇手上铁灰色的领带。

    “会。”她点点头,“我常常帮爸爸打领带。”

    “我不会,你帮帮我。”冷云翔说着只有陶水柔会相信的话。

    陶水柔走到他身前接过领带。由于冷云翔太高了,她得一直垫着脚尖。

    冷云翔索坐到床边,看着眼下因为呼吸起伏的脯,冷云翔有些艰难地咽下口水,双拳竟然不禁紧握得冒出青筋

    “好了。”陶水柔说着。

    “这么快”他还想多看一会随着她呼吸起伏的口

    陶水柔点点头。

    “那走吧。”他不想吓到她。

    当冷家唯一独子,冷家大少爷牵着小女孩的手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

    冷家大宅的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样,每个人的动作都定格了,只有当事者自在的沉浸在两个人的世界里。

    “爸,早。”冷云翔心情不错的开口说道。

    “伯、伯父早,茹淇姐姐、茹珈姐姐早。”她还是觉得很害羞,一大早就出现在别人家里面。

    而、而且刚刚还给茹淇姐姐、茹珈姐姐发现她待在云翔哥哥的房间。

    冷云翔让陶水柔坐在他平常惯坐的位子旁边。

    “早。”呵呵呵

    “水柔早、早。”两姐妹好奇的盯着陶水柔瞧,昨晚的惊奇延续到今天早上

    “福嫂,打杯柳橙汁。”冷云翔吩咐着。

    “好的,大少爷。”

    “爸,她叫陶水柔,昨天刚搬来附近。”冷云翔将水柔介绍给父亲。

    陶水柔困惑地看向冷云翔,“你不是跟我说你昨天刚搬来吗”他状似无意的说着。

    她有说吗陶水柔回想着,怎么没印象

    “爸,我跟小妹今天不去公司,我们约好要一起出去。”冷茹淇赶紧报备。

    “你们不吵我就行了,这样云翔反而乐得轻松。”冷楷说着。

    “对啊,让哥逃过一劫了。”冷茹珈口道。

    陶水柔笑了起来。

    “喝吧。”云翔将福嫂递上的柳橙汁拿给一旁的她。

    “水柔不吃早餐吗”由于两个女儿都是属于健康、有活力的女孩子,陶水柔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太过瘦弱。

    “她出门前已经吃过了。”既然她已经陪她父亲吃过早餐,那么他就不再勉强她吃东西。<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