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填空(双高干) > Chapter 18
    chapter  18

    逸璇放下筷子,端起水杯喝水。

    “不吃了吗”陆宇堃看着只动过一点的菜,皱着眉头问。

    “嗯。没胃口。”

    “胃不舒服”

    逸璇眯着眼睛说:“没有的事儿。”她的表情很冷淡,回头叫服务生麻利儿的撤掉自己桌面的菜上甜品。

    “知道你不喜欢甜食,所以你吃你的,我不会勉强你。”逸璇噙着叉子,一脸真挚地望着他。

    “你平时都这样虐待自己的吗”陆宇堃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才虐待自己。”逸璇低声嘟哝,“这个时候我哪有胃口吃得下,你”想问他yk是否高价收购了john的股份,可这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嗯”

    “没什么。你吃饱了吗吃饱就回去吧,我还有事儿。”

    陆宇堃把逸璇面前的甜品端到自己面前,挥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一个酱意大利面。

    逸璇正纳闷呢,就听到他短小而炼的话:“甜品归我了,你必须把面吃完,我们才能走。”

    逸璇身上一阵一阵的冷颤,以前她怎么没发现,陆宇堃就是个险恶毒的狐狸。

    本以为他会不习惯甜味混着各种味道带来的甜腻感,孰知他却气定神闲地舀着甜品,一点儿不嫌弃。逸璇差点儿没气昏过去。

    回到公司楼下,逸璇就迫不及待地下车,迈开步子大步流星的走进大厦。她是一秒也不想和陆宇堃待在同一个空间。

    逸璇有时会想,和陆宇堃在一起的5年,他们究竟干了些什么,难道真的都把对方弄得遍体鳞伤后头也不甩地离开,还是大家都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她要的其实很简单,她不需要和恋人每天都腻歪在一起,看着日出伴着日落。她排斥束缚,她会给对方充足的空间但前提是对方也能这样对自己,只要不做伤天害理对不起对方的事儿,那就可以了。而陆宇堃恰恰和自己是同一种人,所以,一切顺理成章。

    李絮曾说她真是个奇葩,就陆宇堃傻不啦叽看上你了还非你不可,不然啊,看你怎么嫁的出去。

    是啊,曾经她还很天真的以为陆宇堃会守护着她一辈子。那时候,他们真是太年轻,还不知道如何收敛脾气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他们在爱情中都想成为占上风的那一方,却不知道该怎样维持一份情感。

    这是一份刻骨绵延的爱情,逸璇一度认为,自己之于陆宇堃,永远都会是最特别的存在,所以他们无论怎么吵怎么闹,也不可能会分手。谁也没料到,世上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打乱了棋局,打破了平衡,他们只能分道扬镳。

    逸璇已经说不清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分手的。争吵误会还是因为他的不信任不在乎当时的心情,如今已经随风而去,她说不清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能让他们天各一方。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晚上逸璇就居然梦到了她和陆宇堃分手的始终。

    那个时候陆宇堃的公司已经发展到了一定规模,林逸璇已经在摩斯坦工作了三年,出色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认同,大家都在事业上取得不错的成绩。换个角度,就是大家都很忙。

    陆宇堃整天出差,而逸璇也有加不完的班。

    这样的状况对他们来说本来是件好事,不经常见面,可一见面就可以如胶似漆恩爱到不行。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不会持续到最后,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陆宇堃这个年轻帅气又多金的老板,总是惹得他公司的女职员对他无事献殷勤。一开始逸璇还不在意,她对自己的男朋友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陆宇堃并不会那么容易被外界诱惑。何况彼此的感情基础是打小就建立起来的,没那么脆弱。日子也一如往常,只要俩人有空定会腻歪在一起你侬我侬。

    到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两人聚少离多。每当逸璇看到那些女人排着队献殷勤,她就跟陆宇堃怄气。

    再后来,两人开始吵架,他们俩太像,骄傲、倔强,甚至谁也不肯先低头。和好了,又好的像一个人儿似的。可陆宇堃身边的环肥燕瘦莺莺燕燕成了逸璇心里的一块疙瘩。

    逸璇在工作上几乎是平步青云,没有遇上什么不顺心不如意的事儿。但是这一次,她的麻烦来了。

    那一天她回到办公室,就察觉别人看自己的眼光很奇怪,好像总是在窃窃私语点什么,难道她的脸上或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可看着镜子里妆容姣好、衣冠整洁的自己,她就更纳闷了。

    直到她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她也没缓过神来。

    总裁当然不愿意相信逸璇就是泄密的人,可所有的证据都把矛头指向了她,所以她也只能先离开公司一段时间,等案件调查清楚了,她才能回来工作。

    故意泄露收购信息从自己的电脑里发出去她要被停职调查

    她是傻子是吧,故意泄露信息还用自己的电脑,是多怕别人不知道这事儿是自己干的,还是自己的脑子是进水了、被门挤了、被猪亲了,才会这样做自毁前途这分明就是有人栽赃嫁祸

    林逸璇好歹也是从小被全家宠着的一位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公主。后来又多了个陆宇堃宠着她,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种事儿会降临在她头上。说是在职场历练了三年,但在那时候,她还是感到了无能为力,明白了被千夫所指的痛楚,更清楚了背井离乡的无助

    可她的骄傲决不允许她在众多人面前低头,可谓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当然是陆宇堃,那个会在自己开心时陪自己傻乐,伤心时为自己抚平伤口的人。可他的助手接却说陆董正在开紧急会议,不方便听电话。

    “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对不起逸璇姐,我会尽量转告他。”

    “好。谢谢。”

    她没有回家,她害怕一个人的感觉。只是在街上溜达,说不定陆宇堃会因为心急突然打电话给自己。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陆宇堃公司楼下,心想他应该还在忙吧,自己还是不要上去打扰的好。

    她进到一家咖啡馆,挑了个窗边位置坐下,希望陆宇堃能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捧着一杯温度刚好的蓝山咖啡,轻轻的喝着。

    享誉世界的蓝山咖啡,产自牙买加蓝山山脉。纯牙买加蓝山咖啡将咖啡中独特的酸、苦、甘、醇等味道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形成强烈诱人的气息,像宝石一样珍贵。

    温度正合适,味道完美无瑕的显现,逸璇觉得神头一下就上来了,跟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充满了能量。

    那不是陆宇堃吗看到他走出大厦,在桌上放下钱就飞奔出咖啡馆,向他跑去。似乎只要待在陆宇堃,今天她所承受的都不算什么,只有陆宇堃的怀抱才是最好的港湾。

    同行的除了陆宇堃外还有一个女子。就在距离陆宇堃还有十米距离的时候,她看到陆宇堃低头轻轻在她脸上

    是亲了她吗,还是夜色如浓墨般晕不开,逸璇看得不真切。

    脚步倏地停下,她并没有跑上去给陆宇堃两巴掌后转身就走,只是静静望着他们。

    “逸璇,你怎么来了。”陆宇堃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逸璇。

    逸璇踏着青莲小步走到陆宇堃身边,自然地挽着他的手:“想给你个惊喜来着,所以没说一声就来了。”

    陆宇堃宠溺地揉揉她的发,他笑得很灿烂,如阳光般把这黑暗照亮。

    逸璇微笑着与那女人告别,毫无异样。

    目送她走远后,逸璇放开了挽着陆宇堃的手,收起了笑容,径直往前走。

    陆宇堃心里一紧,难道她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他连忙追上前,用力捉住逸璇的双手,扭转她的身体使她与自己面对面:“逸璇,你听我说,刚才她跟我说她沙子进到眼里了,要我帮忙”

    “嗯。”感觉到陆宇堃炽热的眼神,逸璇却一直与他视。

    见她只是冷淡地应着,握着她手的力度逐渐加大,似乎想通过这力量把心里面的着急传递给她:“逸璇,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到那样,相信我,嗯”

    “你先放手。”望着他深邃深情的眼神,感受到他心里的担忧、愧疚、自责,逸璇心里暖暖的,扑哧笑了出来,“好啦,你捏的我好痛。”

    陆宇堃却没有松开手,只是用力一拉,把逸璇报了个满怀。手臂一寸寸地收紧,闻着她身上的香气,感受她的心跳,将自己空荡的心填满。他真的想,就这样,一辈子不撒手。<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