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填空(双高干) > Chapter 8
    “上次的采访怎样了我哥很是配合吧”逸璇和李絮可是逮到机会就混一起了。

    “还敢和我提这个。不过托你的福,这期的销量很可观。”

    “那是,把自家老公拉来接受采访,起码成本就省了。再说,又何必大费周章找我这个小人物呢,对吧”

    “得了,少给我贫,这笔账先记着了。”

    逸璇呷了一口咖啡,纯正的蓝山咖啡,望着那一缕缕青烟,不经意出了神。她很喜欢喝蓝山,不仅口味浓郁香醇,而且咖啡的甘、酸、苦三味搭配完美,很多人喜欢它很大部分都觉得是身份的象征,而她却不是。伴着这醇香,她似乎尝出了人生。

    “想啥呢那么出神。”李絮伸出手,在逸璇面前晃了晃。

    “絮儿,和你说一事儿。”

    “嗯。”见逸璇一脸严肃,也不自觉认真起来,却忽略了对方嘴角流露出的一丝狡猾的笑。

    “我说你都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要个孩子了吧”

    “丫的,还以为什么正经的。”

    “这儿不正经吗我这当姑姑的都心急了。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

    “甭心我的事儿。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看你,一点儿不着急。”

    “嗳,我总觉得她在背地里捣鼓着啥,神神叨叨的,这不,一天几个电话要我回大院吃饭。”林逸璇闷闷地吐出几个字,手握着勺子慢慢滑着。

    “让你回就回呗。用得着这模样吗”李絮琢磨着逸璇的表情,越看越觉得蹊跷,“不会吧,妈要给你介绍对象”李絮突然明白过来。

    “她说什么都要我去陈阿姨家。”

    “这两老可会打算了,你可要小心”其实李絮觉得这并不是坏事,她和陆宇堃耽搁了这么些年,是时候要整理一下了,“你怎么想”

    “回呗,见个人而已,又不是没见过。”现在的频率几乎隔几天就见一次

    “我说你啊,跟堃子好好聊聊。别怄气。”

    “没什么好聊的。”逸璇低下头,轻呷了一口咖啡。

    李絮见她不说话,也不好再续儿了。

    “哦,对了,段渊祺这小子周末请吃饭,说什么要贺他的新楼盘落地。咱趁机会去顺几套”

    “再说吧。”逸璇也不知是累得慌还是没倒好时差,回来这几天一直提不起劲儿。

    “是不是没休息够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李絮察觉到她的异样,有点担心。

    “没事儿,可能时差没倒过来。”

    “都快30的人了,悠着点,身体要紧。”

    “嗯,知道啦。”逸璇抬头对她笑笑,示意让她放心。

    另一厮,陆宇堃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叹息的同时身体往后靠在了椅背上。这是他第几次在工作的时候停下来了,他自己也记不清楚。自从从美国回来,他就发现逸璇一颦一笑的画面总是会不自觉地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从他们小时候认识,到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他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耍赖的黏着她要和她一起。他还记得他们玩门铃恶作剧时他牵着她逃跑,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牵手。他更不会忘记他在北海道的星空下吻了她,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每天疯狂的想见她,他多么想把她绑在自己身边永远也不要再分开。

    就在这时,铃声大作,陆宇堃揉了揉太阳,缓缓睁开眼睛。

    “在忙呢”

    “再忙也不敢不听您电话呀,您说是吧”面对着陆老太太,陆宇堃可是一点不老实。

    “行,别给我贫。有件事儿要告诉你。”

    “您尽管吩咐。”

    “我和你刘阿姨说好了,下星期六让璇璇来我们家吃饭,你可得把握好喽,如果还给我搞砸,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听到这个,原本黯淡的双眸顿时恢复了生气,就像老鹰那双瞄准目标后笃定的犀利的眼神,霸气却又不失温柔。

    “放心吧妈,她准能成您儿媳妇。跑不了。”林逸璇,这次你是逃不掉了。

    yk集团与摩斯坦的合作非常成功,借这个机会成立了亚太风投公司,有了摩斯坦做后台,加上陆宇堃在风投界的影响力,新公司稳稳站住了脚。

    晚宴设在昆仑的宴会厅,各界人士齐聚京城,不乏国际上的银行家、风投家。这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不夸张的说,对整个世界金融市场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但此刻,他们都赏脸来参加这次盛宴,陆宇堃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陆宇堃是做风险投资起家的,现在成立了风投公司,也算重旧业了。他的智慧、魄力、手腕让人折服,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实至名归、毋庸置疑的。

    “陆先生,恭喜呀”来人双手紧握陆宇堃的手,表示由衷地祝贺,“咱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啊。”他知道眼前人的实力不简单,便陪着笑脸抱大腿。

    “一定的,今晚招待不周,请自便。”不过两句,就被打发了。

    今晚的唯一主角,便是陆宇堃。意大利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使他的身材更显修长。远远望去,高大伟岸的身躯,傲立群雄。

    一周前,adam就把请柬递给了逸璇。镂空的花纹雕饰,暗红的底色,极好的纸质,无一不暗示这请柬主人身份的尊贵。她没有想到的是,陆宇堃竟亲手写了请柬。望着请柬上行云流水的字迹,苍劲有力的笔画,逸璇觉得一切还是如此熟悉。

    况且,既然他如此有诚意,自己也不好推脱。

    当晚,林逸璇一袭黑色抹长裙亮相晚宴。低调,奢华,露出白皙的双肩和感的蝴蝶骨。在场的男士们都纷纷投去毫不吝啬的惊艳目光。不过女士们嘛,对于她的出现,更多的是一种不屑亦或是嫉妒,望向她的眼神自然也不甚友好。

    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她欣然接受别人投来的各异眼光,这种场合,她已经司空见惯了。

    进入宴会厅的人大多也认识林逸璇,渐渐地,也有人来到她身边和之攀谈。林逸璇伸手在侍应手里接过一杯香槟,小口小口地抿。视线环绕了一圈,好嘛,排场挺大的,不仅如此,逸璇注意到出席这次晚宴的不乏重量级人物,看来陆宇堃混的还真是不错。

    “leslie,你让我们好找。”林逸璇循着声音回头,只见adam领着陆宇堃正向自己走来。adam知道他的这个手下并不喜欢应酬,所以并没有责怪。

    林逸璇端起手中的高脚杯,以示歉意。

    “我来介绍,这是yk集团的董事长陆宇堃先生。这位是摩斯坦亚太区董事经理林逸璇小姐。”

    “好久不见,陆董。”林逸璇很有修养地和他握手。

    “哦才半个月没见,不算久。”逸璇看到他眼里那充满戏谑的浓浓笑意。看来他是跟自己杠上了。

    “anyway,还是要恭喜陆董。”而她却不以为意。

    “原来两位是旧识啊。逸璇,怎么不早说呢”adam做好了一副看好戏的准备。

    林逸璇干笑两声:“其实我们不熟,再说,不能让陆董误会我想高攀啊。这可不好。”

    “哪里,若逸璇肯屈尊,定是陆某的荣幸。”既然她喜欢这样,他便陪她。

    “陆董玩笑了,来,我敬你一杯。”一饮而尽酒杯里的香槟。

    林逸璇打心底不喜欢这种场合,每个人都带着面具,为了不同的目的,阿谀奉承。人心隔着肚皮,还有一层虚假的笑脸。在当今弱强食的社会里,或许今晚你还能意气风华地站在圈子里,说不定明天就失去了立足之地。可谓是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演绎得淋漓尽致。即使在这行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早就对这见怪不怪,但她还是同情弱者的。

    陆宇堃作了简短的致词,不同于在斯坦福的演讲,短短的几句话便散发着王者的霸气,声音醇厚而有磁,在场的女对他可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可林逸璇没怎么认真听,无非就是老套的开场白,这种场合去多了,对这种套路也略知一二。

    也不知是否因为空腹喝了酒,逸璇的胃感到隐隐约约不舒服。一开始她还不为意,心想等会儿吃点药就会没事儿,咬咬牙坚持下去。尽管她控制了酒量,但情况却越演越烈,胃部传来阵阵灼烧的疼痛,她悄悄退到角落,左手紧捂着胃的位置,全身的力量都支撑在背后的墙上。她的酒量很深,只是身体这会儿受不了。她的胃里如江河翻滚,窝在昏暗的角落里,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她强忍的疼痛。今天这是怎么了缓了会儿,逸璇和adam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