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填空(双高干) > Chapter 6
    去美国之前,逸璇就收到了母校斯坦福大学的邀请,参加一个关于金融市场的座谈会。当然,受邀的不仅有从斯坦福走出去而现在也混的风生水起的校友,还有各行各业的英们。如此的盛会,她自是不会错过。

    明天就要和john见面了,此刻的逸璇躺在酒店的床上,不免紧张。俗话说,商场上没有绝对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利益,才是衡量的标准。优盛手上并没有太多有诱惑力的筹码,而她也不是诸葛孔明,不会神机妙算,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小心设防、步步为营。

    一下车,眼前是一座罗马样式的复古型建筑,这就是他们见面的地点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john的助理已经在大门前等待,一见逸璇便在前引着,穿过各种恐龙禽鸟标本林立和的过道,她来到了john的面前。

    “here is mr.smith.”

    只见john静静地站着,抬头仰望着巍然耸立的恐龙骨架,看似漫不经心地开口:“如此强大的物种也会有灭绝的那一天。”

    逸璇望着骨架淡淡地回应:“自然选择,适者生存,有时候强者未必就是胜者。”缓了缓,逸璇转身面对他,“您好,史密斯先生,很抱歉占用的你的私人时间。”

    “没关系。我想你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关于收购布兰顿,管理层和董事局难免有私心,而您作为单一大股东,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利益。”

    “我不爱听大道理,告诉我支持你们收购的理由。”mr.smith一语切入重点。

    “你也知道,布兰顿这几年的资本结构存在很大的缺陷,股东的利益得不到体现,peter打的如意算盘想必您也有所听闻。一旦收购完成,您所持有的股权价值将大幅提高。坦率地说,您的持股将被摊薄,但你还是个重要股东,在新的框架里,董事会里也会有你的一个席位。”

    “好,我会慎重考虑的。”mr.smith嘴角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味深长地望了她两眼,便转身离开。

    这算什么逸璇直到离开博物馆,也没弄懂他的意思。无疑,这只狡猾的老狐狸还在犹豫,毕竟天平的两端孰重孰轻,还不能妄下定论。那她就给足够的时间让他考虑。

    第二天,林逸璇回了趟摩斯坦,那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那么温暖。她想念曾与她一同奋斗的战友,怀念值得一辈子回味的时光。现在的她,也算得上有那么一点功成名就,但这成功的背后,她付出了些什么,却没多少人清楚。

    全球经济一直低迷,周期的经济危机,欧债问题严重,这种种的压力,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自从林逸璇开始从事这个行业,自然而然就成为了skywalker,在云端不停穿梭。香港,伦敦,芝加哥,纽约,不同的地点,开不完的会议,停不下来的脚步,这所有,似乎都在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的了不起。

    但她从不敢奢望能与家人能时常见面,能与朋友谈天说地,更别说停下来好好谈一场恋爱。这些都是做投行的人内心的苦闷。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等价交换吧。

    离开摩斯坦,逸璇来到曼哈顿中城。她喜欢漫步在这儿,看两旁高楼建筑林立,领略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洛克菲洛中心等一些著名建筑的独特魅力,感受人头攒动的第五大道带来的热闹喧嚣。

    瞻仰着帝国大厦,她注视着这伴随了无数个日出日落仍旧巍然屹立的超人。她爱登上这座摩天大楼,在高层细细俯瞰地上的种种。

    天空下着微微细雨,林逸璇沿着第五大道向北走,没有打伞。路人很多,雨淅淅沥沥,但这似乎并没有干扰他们的兴致。穿过古典气派的纽约公立图书馆,便来到圣帕特里克教堂。它外观美,里面的彩绘玻璃色彩艳丽,西式木雕可谓生动形象,能与中式木雕蓖美。一切都那样熟悉,但今天重走这条路,感觉却变了。看着时报广场上躁动的人群,闪烁的晶显示屏,逸璇突然懂了:虽故地重游却已是物是人非。

    有时候,旅游并不简单为了那美好风光,更重要的是要有那么一个人在身边陪伴。也难怪自己会突然如此惆怅。逸璇伸出手,任由雨点一滴滴融入掌心。其实记忆就像手中的雨滴,你越想抓紧它,它就流失的越快。所以她不会轻易回想过往,而是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放在内心的角落,好好封存。

    那不是mr.smith透过落地玻璃,逸璇看到了他。他和一名男子坐在咖啡馆里,相谈甚欢。这只老狐狸不会又在搞什么小动作吧只可惜那男子背对着自己,她看得不真切。算了,她本不该如此敏感,人都有自己的社交活动,如果连这男子是谁她都非得了解清楚,那还不如转行当狗仔队。

    豆大雨点打在胳膊上的冰凉感把逸璇拉回现实。雨越下越大,糟糕的是她没带伞。她从不觉得淋雨会有多么浪漫,她只知道如果因为淋雨而感冒是天底下最不值得的事儿。还是赶快回酒店吧,幸好酒店离这儿不远。看了看john对面男人的背影,她还是转身离开了。

    就在逸璇转身的瞬间,mr.smith向那名男子伸出手:“陆总,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陆宇堃起身,扣上西服的扣子,回握他的手。

    陆宇堃没有急着离开,透着玻璃颇有兴致地欣赏起外面的世界。由于下雨的缘故,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散去。有一个女孩,吸引了他的目光。她在屋檐下躲着雨,并不时探出身子左顾右盼。无奈雨越下越大,她却始终等不到给她送伞的人。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的吧如此心急地等待自己的出现

    那天已是傍晚时分,还在办公室加班的他接到她打来的电话:“现在有空不外面下好大的雨,我没带伞”语气中分明透着几分焦急。

    “你在哪儿”有时候真拿这妞儿没办法。

    “时报广场。”

    “找个地方避雨,别淋着了。我很快就到。”

    待他撑着伞赶到,便看到她手提一袋子站在屋檐下,愤愤地跺脚,并不断看着手表。是等得不耐烦了吧,她才会如此焦躁。

    “怎么才到啊,慢死了。”一看到陆宇堃,她鼓起腮帮,表示不满。却发现陆宇堃只带了撑着的伞:“就一把伞”

    他到现在还记得自己是有多无赖地把她抱进怀里,还特不要脸地说:“一把伞怎么了这叫资源节约。”

    而今天,在相同天气状况的同一地点,唯一不一样的是他不是来送伞的,而她也已然不在自己身边。

    座谈会当天,逸璇才马不停蹄赶到学校。当她再次踏入这片土地时,她感到无比亲切温暖。黄砖红瓦,四平八稳的传统西班牙风格,土黄色石墙环绕下的红屋顶建筑,拱廊相接,棕枷成行,在古典与现代的交映中充满了浓浓的文化和学术气息。这就是她的母校。

    在中心广场驻足,看着星罗棋布在它四周的各个学院,她的心情好着呢。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回头,陆宇堃伸手递了一杯咖啡给自己:“美式咖啡。”

    “谢谢。”

    “还有时间,不如走走”

    欣然答应了邀请,两人漫步在校园里。

    “什么时候到的”陆宇堃率先打破沉默。

    “今天早上。你呢”

    “昨晚。”

    很快,谈话便没了后续。沉默,沉默,还是沉默。林逸璇不断小口小口抿着咖啡,这是她的习惯动作,因为她认为这是化解尴尬或紧张很好的办法。

    “你在紧张吗”该死的声音在她头顶冒出。<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