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女配逆袭(H) > 第 16 部分阅读

第 16 部分阅读

    搭在男人肩膀,挺着胸膛寻找更多凉意。两点樱红的果实在黑夜里朦胧妖冶,触到他绸面的衣料,缓缓按压摩擦。

    这幕看得他眸色深幽,几欲喷火。但他打定主意要让这女子食髓知味,故而并不急着做到最后步。先是带着侵略性的手猛地将她按在自己怀里,用硬邦邦的胸膛去描摹那两团柔软的形状,直弄得她嘤咛不已,才改搂为抱,低头去衔住已然挺立的红果。

    “啊”敏感处被柔软的唇舌包围,带着他特有的清凉气味,宁宛不由叫了声,微微扭动着身子,不知是想将自己更多的送入男人口中,还是躲避让自己酥痒难耐的折磨。

    大舌绕着果粒划着圈,接着张口含住大半个雪乳,用舌尖抵着硬果上的凹陷用力吸

    “唔啊”犹如滚烫的岩浆找到突破口,宁宛全身细细颤栗,下面双腿用力绞紧摩挲,被打湿的亵裤勒着秘处,让她又爽又觉得不够。小手悄悄爬上被冷落的另边,自己玩弄的感觉与他带来的全然不同。梅青弄大手覆在她的手背,带动着她起揉捏白生生的乳儿,没会儿便感觉到她搁在自己腿上的翘臀中间阵温热。

    龙性本滛,他昨夜射在女子体内的龙息,会让她离不开自己的身体。见怀中的那张小脸儿双颊生晕,双湿漉漉的眼睛顾盼传情,比春天的桃花还诱人的唇角溢出声声甜腻的呻吟,视线下移,滑过她饱满的雪乳曲线流畅的小腹,再到修长双腿间若隐若现的谷丘他想,这具人类的身体真是十分诱惑。

    大手把将她湿答答的亵裤拉下,在跳动的火苗下能清晰地看见中间拉出的细长银丝,此举惹得女子娇吟声,掩耳盗铃般将头埋在他的怀抱。

    当他的手指探入泥泞的蜜岤,异物入侵感让宁宛全身震,双腿死死绞住男人的手指。她咬得梅青弄的手指几乎无法前行,感受着那层层媚肉的紧致湿热,黏腻的滛水流了他手,脑子里只有个想法,那就是狠狠地贯穿她

    吐艳被拉出去理发吃饭了,所以今天只有更啦兔叽还没有放没有喂,抱歉啦大家

    008 异世龙君

    月隐星移,黑云覆盖下的栖霞山,如同只横卧的巨大蜈蚣。无数枝干交错虬扎,阴暗而寂静,微风拂过时簌簌作响,恰如声声叹息。

    在这魑魅魍魉的森林中间,簇燃烧的篝火卖力驱逐着黑暗。在那跳跃的火堆旁,名衣衫半露的女子正骑跨在个衣饰整洁的男子身上,疯狂摇动,犹如颠簸在海浪中的叶扁舟,数次被送上情欲的巅峰。

    胸前那团白花花的乳肉剧烈晃动,在火光中艳丽迷人,勾得身下的男子血脉偾张,双墨沉沉的眸子极具侵略性地掠过她每寸肌肤每丝颤栗,掠过她迷离的眼尾酡红的双颊,掠过她不可抑制后仰的颈脖

    偶尔火光费力赶走阴影,便能清晰看见女子骑跨的双腿间,根尺寸惊人的紫红色肉柱不断没入她腿心,每次尽根没入那销魂小口时,女子便犹如被烫了般不住吟哦。

    “嗯啊太深了啊啊”宁宛本能得扭胯摇摆,女上位的姿势让那根带着凉意的r棒插得又深又急,安抚着她体内叫嚣着的烈火。每当那硕大的蘑菇头戳到花心时酸麻难当,她只觉得膝盖轻了腰也软了,似乎下刻便要瘫倒在男人身上。

    梅青弄适时伸出手去扶住她不堪握的纤腰,两条精瘦有力的胳膊掐着她缓缓抬起,再撤开双手,宁宛便在自身重力的作用下重重落下,硬挺的r棒直直劈开层层媚肉,带着电流般的快感激得她“啊呀”声娇哼。坚硬被温热所包围,曲折构造的内璧犹如千万张小嘴,争相吮吸着他的r棒,时间也是激爽不已。骑在身上的女子全身瘫软,瘦不见骨的美好肉体在他的弄下乳波生浪,渐渐沉迷其中的梅青弄呼吸急促,不断重复提起再放下的动作。

    “啊啊慢点要死了唔啊”宁宛两只胳膊抵在男子的胸膛,隔着衣物感受到他加速的心跳。在阵比阵的激烈快感中,她模模糊糊地想,这人也是沉迷其中的,只是为何体温如此冰凉。

    似乎察觉到她刹那的走神,梅青弄掐着她纤腰的手力气加大,向上提起直到r棒啵的声离开岤口,有温热湿滑的藌液嘀嗒在坚硬的蘑菇头。体内突如其来的空虚惹得半眯着眼的宁宛瞪大双雾蒙蒙的眸子,茫然瞧着男子的脸。

    “想要吗”恶意满满又充满诱惑的语气。

    “想”离了那根温凉适度的r棒,体内渐渐熄灭的烈火又有燎原之势。

    得到满意答案的梅青弄猛地松开双手,于是宁宛便在尖叫中重重下坠,肉刃势不可挡地贯穿秘洞,碾磨过每丝褶皱直直插入花壶口。那刻如同置身天堂,令她小腹阵哆嗦,花岤蠕动着绞紧r棒,累积的快感终于在这刻达到极致,不断溢出花液的宁宛几乎失去了呼吸。

    梅青弄也被她绞得七魂丢了六魄,眼神死死盯住女子高嘲时的酥媚情态,r棒也是抖动着喷出股浓精。之后已是累极的宁宛就这么趴在他胸口睡着了,呼吸变得均匀而绵长。

    而不经意为她披好外衣的梅青弄,却是双目怔怔。因为有那么刻,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完完全全耽溺在这个由他策划出来的游戏里。

    嘤嘤嘤求投喂

    009 异世龙君

    第二日天光大亮时宁宛才幽幽醒转,自己又是衣衫齐整,身体也无任何不适。不过这次她不可能再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还没想好按照剧情该是娇羞还是恼怒,便听见梅青弄痛心疾首说道:“姑娘,在下无意冒犯姑娘清白只是昨夜姑娘情势危急,在下”

    “别说了”宁宛满脸通红,打断他的话语。谁知道他那张胡编乱造的嘴巴,还会说出多少让自己生气的话。

    梅青弄便有些急了,上前步握着宁宛的胳膊,张如玉的面孔上写满真挚:“阿宛你放心,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会对你负责的。”

    “那,你会娶我吗你会不会爱护我生世呢”宁宛仰着小脸去看他,笑得天真纯美。

    她偏着头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如同细碎的水晶,洒在她温柔而明静的眼里,美得像他在潭中修炼的寂寞岁月里,盛开在幽涧上的那株百合花。他如同被扼住般,张了张口,却说不出那些根本不用打腹稿的情话。

    宁宛见他发呆,嘟着嘴唇:“怎么,你不愿意吗”

    “自然是愿意的。阿宛,我要守护你生生世世。”梅青弄执起她纤纤素手,字顿地说出承诺。

    许是他的语气太过认真,连和他相握的温凉的手都微微发烫,宁宛作害羞状低下头,心想,这人演起情圣来还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她就不信,他的狐狸尾巴会永远藏着不露出来。

    而她没想到的是,路上除了对自己极尽体贴温柔之外,他真的句也没有提猎龙之秘。

    直到他们完完全全与族人汇合,花了三天时间。

    原来因为天气晴好,适于赶路,三叔宁清等人坚持前行,拗不过他们又焦虑侄女安危的宁钰,只好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那便是每隔百里留个人等候宁宛。

    留下来的人基本宁钰的心腹,除了第个等候的远房表亲谷英华之外,其他的人在听了梅青弄的故事之后,都对他的加入表示热烈欢迎。毕竟从梅青弄的表现来看,他熟读栖霞山的地方志,对其中的气候走兽植物等都如数家珍倒背如流,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大助力。

    与大部队汇合后,宁钰明显对宁宛颇觉愧疚,撇开梅青弄将她拉到边,那双饱经沧桑的眼睛也红了圈。

    “宁宁,不是二叔不等你”

    宁宛忙地打断他:“二叔,不用说这些,我明白您的苦衷。多亏了梅公子,我们才能顺利找到大部队。”

    听到“梅公子”,宁钰皱了皱眉:“宁宁,我见你与那男子举止亲密,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宁宁是他大哥的掌上明珠,虽然那梅青弄举止翩跹表人才,但涉及到他最疼爱的侄女,他还是要把把关。

    “说起他,我在林中的时候中了种奇毒,幸得梅公子舍命相救所以我们也算是私定终身了。”宁宛拿捏着语气。

    “哈哈哈我宁家的儿女行事就是果断。你放心,只要是你喜欢的,大哥那里切有我。”他对这个眼神坚毅的青年颇有好感。

    又开始溜剧情

    010 异世龙君

    句话在心中滚了又滚沸了又沸,宁宛侧耳聆听了番那边的动静,终于还是附在二叔耳边,神色凝重地说道:“二叔,希望在我和他真正成亲之前,关于我们猎龙族的秘密不要透露给他。”

    就目前了解的形式来说,也就只有这个秘密能让他梅青弄有所忌惮,如果提前让他知道秘密,以他强大的实力,估计会在毁掉秘密武器之后,将所有族人网打尽。。

    宁钰闻言,脸上的皱纹都笑了开来,这个侄女没白疼,总算不是胳膊肘直外拐,还分的清轻重,又严肃道:“这是自然,他毕竟是外姓人,二叔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他又详细问过二人的相遇的细节,还有寻龙尺的来历等等,反复推敲,作为族中老人,关于祁连山的那段历史他自然是倒背如流,因此梅青弄的故事也有算可信。只是祁连山的蛟龙事件乃猎龙族之耻辱,他更加坚定了此行之必要。

    等他两人回到人群时,梅青弄竟与那些年青人打成了片,在堆衣着朴素耐穿的男子中,他无疑是最耀眼的那个。但他眉目温润态度谦和,有人提问时便专注注视着那人的眼睛,应答时措辞又极为得当,让那些原本对他持怀疑态度的族人也对他的经历表示唏嘘不已。

    末了他眼眶渐渐泛红,拳头紧握,声音低沉而富有感染力:“在下虽不才,但灭族之仇不共戴天,我梅某在此立誓,不斩青龙绝不出山”

    宁宛在心中哀叹,这人精天生便是蛊惑人心的把好手,短短几句话激起了绝大部分人的血性,年龄最小的宁琰小鹿般的眸子闪烁着崇敬:“梅大哥放心,我猎龙族便是他们的克星,你这次算是找对人啦我们有”

    “小琰”

    冷不丁道极不和谐的声音插入打断,原本背靠着大树的谷英华抱着双臂,冷冷走了过来,他皮肤是健康的麦色,浓眉大眼却并不显得憨厚,反而有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坚毅的唇角紧紧抿着,斜睨了眼宁琰:“连龙岤的影子都还没有找到,瞎吹些什么。”

    “是谷大哥”意识到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宁琰吐了吐舌头,谷大哥虽是远方外姓,但在猎龙族年轻辈中算得上是佼佼者,是族中出了名的勇士,颇得族长真传,平常宁琰最听他的话了。

    梅青弄却是直直走向宁宛,对着宁钰先是鞠了躬,拱手作揖:“宁叔好。”

    宁钰并不接话,目光沉肃,半生积累的摄人气势尽数施压在面前的年青人身上,而梅青弄始终保持着垂首敛眉的姿势,片坦荡,他才伸过去只粗壮有力的手:“我代表猎龙族人,欢迎你的加入。”

    这下他算是正式得到了行人的认可,梅青弄朝着宁宛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宁宛回以柔柔笑。

    略作休整后,宁钰抬手宣布:“时候不早了,大家开始赶路吧。”

    打入内部了,溜剧情就没留言了诶

    011 异世龙君

    有了梅青弄的加入以及宁宛的归队,路上竟是热闹了许多。小宁琰彷佛有使不完的精力,会儿来跟姐姐撒撒娇,会儿又蹦蹦跳跳跑到最前面与带路的谷英华扯扯嘴皮子。

    当然他最黏的,便是新认识的梅大哥了。因为他总有讲不完的新奇故事,而且耐心十足,娓娓道来便让人如临其境。只是梅大哥时常跟在宛姐姐身边,他年纪虽小,却也知道是不能随便打扰的。

    这天终于让他逮着梅青弄独身的机会,只差有根尾巴摇着便黏上去了:“梅大哥,快讲讲那采药郎与百合花后面的故事,是不是百合花修炼成仙后,就忘记了采药郎啊天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有人能够修炼成仙吗”

    他跟竹筒倒豆子般,话匣子打开便合不上。梅青弄面上没有任何不耐的表情,唇角微微上翘,连打断宁琰的聒噪都如此温润如玉:“天宫的故事我怎么会知道呢,只能说你想象它是什么样子,那便是什么样子了。”

    “哦那梅大哥想象的是什么样子”宁琰好奇地反问。

    这厢梅青弄却是陷入了沉思,天宫是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他只记得在深达千尺的幽潭中修炼时,白日里蜷着睡觉,夜晚吸收月华,那潭水冷冽刺骨,神智初开时身皮肉还会有痛觉,让他如受凌迟之苦。然而数千年的时光,让他寂寞得快要疯掉,更可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早已适应了幽冷的潭底,他连痛觉也失去了。只有自己呼吸的气息,回荡着空空的涧底,绵长而悠远。

    那时候的天宫,只是自己的种向往吧。它应该是光明的广袤的旖旎的繁华的,能够填补自己生中所有的空白。这个时候,个声音在他心底响起你的空白不是已经被填补了么,她笑起来的时候便是广袤而旖旎,她开口的时候便如同听见世间最美妙的声音,和她水乳交融时,带给你的是极乐世界

    打住梅青弄,你在想些什么那个女子的族人便是猎杀了你祖祖辈辈的凶手,是他们害得你从出生起便得藏匿所有生息,更何况此次进山更是要在是飞升之前叫你灰飞烟灭

    “梅大哥梅大哥你怎么了”见向笑得如沐春风的梅青弄突然双眼放空,宁琰吓了跳,举着爪子去他眼前瞎晃。

    “哦,没事呢,我只是想象不出来天宫的样子。”梅青弄迅速收敛心神,眼神下意识去搜索宁宛的身影,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不说天宫了,小宁琰我问你,你谷大哥和宛姐姐是什么关系”

    宁琰顺着他修长手指所指的方向望去,见身淡粉色衣衫的宛姐姐在队伍最前方与谷大哥并肩而行,颇有些为难:“这个嘛”

    梅青弄双眼眯:“嗯”

    “这个”宁琰磨叽了会儿,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般,“我只悄悄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出发前我去找大伯讨把匕首,在门外不小心听到听到谷大哥对大伯说,这次斩龙之后要拿龙珠当作聘礼,去求娶宛姐姐呢。”

    求投喂啦

    012 异世龙君

    宁宛上前两步追上正心操控罗盘的男人:“谷大哥”

    那男人虽仍然扳着张脸,但眉间还是闪过丝欣喜,他清了清嗓子才开口:“什么事”

    见他搭理自己,宁宛不由松了口气,她直被梅青弄如影随形地缠着,好不容易才找到单独与谷英华搭话的机会。明显他在年轻辈中也颇有影响,虽然明知不可能,但她还是要试试,遂说出心中的想法:“谷大哥,我想问你,咱们能不能放弃此次行动”

    “放弃”而谷英华显然是被她给问懵了,几秒过后个想法在他心中浮起,脸色黑沉如水,嗓音低哑,“宛妹,你是不是听见我和族长的谈话了,不想我拿到龙珠去他面前求亲”

    “不是”还有这茬,她怎么会知道

    “你太小看我谷英华了,既然你与那小白脸你侬我侬情深意重,我又怎么可能去横插脚。”谷英华稍微提高了音量,他恨自己没有早些开口,也恨那晚自己为什么没有抓住宛妹的手,也怨宛妹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被那长相漂亮的小白脸给勾了魂去,越想越是义愤填膺,“宛妹,你变了我会让你看到谁才是真正的英雄,这龙珠,我取定了。”

    宁宛完全没想到自己番话会起到反作用,这谷英华平日里总是冷着张脸,谁知道他对原身还抱着儿女情长的心思呢。

    接下来的两人,个手执罗盘,个举着寻龙尺,如同打擂台般,对于前行方向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罗盘的指向是西南边的山头,遥遥望去雾气氤氲,时有灵气凝成的白鹤冲天而起,若说适合修炼,确实不失为最佳场所。

    寻龙尺所指方向乃是正西边的处陡峭山崖,光是极目远眺都会有刺痛感,险峻阴森非常,偶尔束阳光照射在峭壁,却并不会让人觉得温暖,反而如坠冰窖寒气陡生。

    “梅公子,这次恐怕是你错了吧”宁钰对族中代代相传的罗盘还是非常信任,且西南处灵气有若实质,有大气象。

    这次梅青弄却是罕见地皱了眉,西南那处不过是有只野鸡在修炼,罗盘对龙息的感应本来应该不会错的,难道是有谁动了手脚视线扫过眼前众人,均对宁钰的话表示点头赞同,毫无异样,他清清嗓子开口:“此龙与般的灵兽修炼不同,既是匿在千年寒潭,靠的便是吸收月华之灵气。冒昧地说句,罗盘经年不用,是不是需要校准下呢”

    谷英华听他说的板眼,将信将疑地把罗盘翻了个面,拨动开关,然后双手捧着罗盘向四面各走几步,默念口诀后拨动指针,只见那诸红色的指针飞速转动,最后停下来剪头所指的,还真是指向正西边的峭壁。

    还真是,无法阻挡他带着大家走进陷阱的趋势啊。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宁宛还是心中怵,所以还是需要最终计划吗五天,她至少还需要五天时间。

    放心吧,女主不会被牵着走的

    013 异世龙君

    定岤事之后,大家有意无意都会听取梅青弄的意见,加上他对栖霞山地理极熟,晚间露宿的地址也由他来选。

    而每次他选的宿址倒也不负所望,四面古树环绕,干燥背风,中间空地又开阔,方便大家彼此照应。宁宛因是女儿家,自己选在外围的处避风口,而梅青弄自是心照不宣选择守夜。

    夜深时,在此起彼伏的篝火照耀中,疲惫如同海浪般朝全力奔走了天的人们卷了过来,不多时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假意巡逻完三圈的梅青弄,悄无声息摸到宁宛处,个冰凉的怀抱从后面拥住早已滚烫的她。

    “宛妹,想我了吗”他的气息凑近宁宛小巧粉嫩的耳垂,不时伸出舌尖暧昧的挑动,又含住耳垂轻轻吮吸。本就欲火难耐的宁宛不由微微颤,向后缩着身子躲避男子的逗弄,却更将自己送入男子的怀里。

    梅青弄声轻笑,围在她腰间的大手悄悄探入内里,她的肌肤细嫩而弹性十足,彷佛有奇异的吸附力般,诱得他移不开手。冷热两种温度的交织,温香暖玉的触感,叫梅青弄情难自禁,再次舔吻她的耳垂,“嗯”

    “啊”也不知道这死家伙使了什么手段,夜宿时大家总是睡得雷打不动,而他撩拨人的手段也是越来越高明,冷不丁那滑溜溜的舌往耳廓里钻,她颤得腿都软了,“天天都黏在起说说什么想不想的”

    “可我倒是想得紧呢。”特别是在知道那姓谷的想要取得龙珠去求娶宁宛之后,白日里他们站在起的画面,总是让他没来由的暴躁。若不是顾忌着周围人多,怕是要直接冲上去将她拉在自己怀里,叫别人无法看到。

    不知何时他双冰凉的手已爬上宁宛胸前耸立的双峰,握了满满两手,缓缓收拢又松开,那细腻绵软的触感让他心生荡漾,就这么缓缓搓动着,唇舌仍旧不放过可怜的耳垂,换着角度舔吻。

    “啊”胸前的敏感被他掌控在手中,阵阵酥麻沿着脊椎迅速攀升,偏偏那坏蛋就是不碰中间的硬点,宁宛能清晰地感觉到两枚红果硬立起来,偶尔被衣料蹭过,酥痒无比,她两手无力搭在男子的手臂,嗔道,“你你碰碰那里吧”

    梅青弄这才拢了两个大拇指,指肚轻轻蹭过果粒上的凹缝,而后绕着小东西情铯划圈,轻声笑道:“是这里吗”

    他的手明明带着凉意,却彷佛在自己身体里点燃簇簇火花。终于被照顾到的敏感点,传来强烈的刺激,不知不觉小腹热,处已有温热的藌液溢出,濡湿了亵裤。宁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梅青弄见状加大亵玩的力度,不时用两根手指夹住硬果,碾磨搓弄,她挺翘丰盈的臀儿就抵在自己腹部,因为身体贴得极紧,已然硬挺的r棒嵌入她敏感的股缝,上下滑动。

    “别忍着,叫出来,我想听。”

    不要怪我卡肉欢迎养肥啦

    014 异世龙君

    “啊流氓。”宁宛饱含情欲的嗓音甜腻而娇嗔,听得人骨头也酥了。梅青弄揉弄她胸部的手渐渐下移,转而来到两瓣丰盈的臀瓣,缓慢拉下亵裤。因为体内残余滛毒,宁宛可谓全身上下无不是敏感地带,故当他冰凉的双手开始揉捏自己臀肉时,她不可控制又轻叫了声。

    “舒服吗”梅青弄喜欢她在自己掌中身下绽放的感觉,像火样炙热像水样柔情像花样娇嫩,不像自己,总是血液里都带着冰冷。

    见女子扭捏着不作答,耳朵却是悄悄变得粉红,梅青弄嘴角不觉上扬。双手抓住她弹性十足的臀瓣,向两边分开夹住自己的肉柱,又松开,反复动作就这么套弄起来。她几乎可以描绘出那r棒的形状:挺翘如鸭蛋的竃头,硬而粗的肉柱,上面盘着凸起的纹路,那前端甚至因为情动开始吐出透明的黏液。

    身体几乎是立马回忆起这巨大的东西弄带来的快感,早已泥泞的花径阵空虚,甚至是火辣辣的酥痛感,只盼着这东西能插进来,抚摸碾磨过每寸褶皱。她身体后仰靠在男子怀中,红着脸儿开口:“别弄了,快进来”

    梅青弄偏过头去与她亲吻,彷佛她口中有世间最绝妙的美味,怎么也吮不够似的。直将她弄得快要背过气去,才转而轻咬了下可爱的耳垂,开口时嗓音低沉而魅惑:“叫我,就给你。”

    “唔嗯”欲火焚身的宁宛不由踮着脚去够身后的r棒,偶尔它下滑时头部甚至会蹭过岤口,光是蹭而过的亲吻,全身便是阵颤栗,叫他要怎么叫他宁宛脑子彷佛打了结,试探着开口,“梅公子”

    梅公子关系都发生到这步她还叫自己梅公子。梅青弄心头不快,舔吻耳垂的唇舌不知不觉便用上了牙齿,惩罚性地咬得她声轻叫:“叫相公。”

    “相公快给我”宁宛从善如流,话音刚落,便被他从身后分开双腿至肩宽,并揽着她的小腹把将臀部拉高,早已湿答答的处被迫暴露在空气中,瞬间微风拂过的凉意叫她打了个冷颤。接着便是他携着狂猛之势的r棒,“噗嗤”声插入她饥渴的小岤。

    “啊啊呀”犹如被他用r棒钉住般,光是个插入的动作就差点让她双脚离地,媚肉被巨刃层层顶开,寸寸抚慰的酸麻传遍全身,因为他来得又快又猛,简直让她有种心脏都被顶出嘴唇的错觉。

    “嘶”那内璧果然如记忆中般温热紧致,箍得他生修为都差点交代与此。强吸口气忍住要精的欲望,梅青弄双膝微屈,两手抓着她丰盈翘起的臀肉,配合着开始缓慢套弄。

    “相相公慢点。”那微凉又粗硬的r棒,简直像为她而生般,又因为这特殊的姿势入得又深又巧,刺激到前几次都未曾到过的地方,因而快感也加了倍的累积。

    养肥也不要忘了投喂也

    015 异世龙君

    相公两个字犹如记催药般,梅青弄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将把玩臀部的手移向腰间固定住,然而开始疯狂地耸动臀部。

    此次她柔软的臀都撞在自己坚硬的小腹,粗大的肉刃如同冒冒失失闯入极乐园,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左奔右突。岤口的两瓣嫩肉早就撑得绷圆,每次尽根没入其中时,饱胀鼓囊的肉袋都会拍打在嫩肉,发出“啪啪”的声响。还伴随有两人情动时溢出的滛液高速摩擦后“咕叽咕叽”的水声,交织成曲滛糜而放荡的曲子。

    “啊不不要不要这么大力”宁宛别他撞得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只能哆嗦着承受次猛过次的进攻,那硕大的竃头早就不遗余力地撞入花心,其上的龟缝每次亲吻都让她双膝发软,全身血液奔流。这刻,不知是滛毒的作用还是情欲本身的魔力,她忘了周遭沉睡的族人,忘了两人之间无法化解的恩怨,只剩下他次次重复又次次新鲜的抽锸,撞得她头脑发热,如坠云端。

    梅青弄的眸色早已变得深幽,在几缕月光的映照下如千年寒潭难以琢磨,没有丝温度。他抓着女子的小手,环到她平坦的小腹,身下撞击的动作不停,坏坏开口:“宛妹你摸摸,相公都撞到这里了。”

    小手隔着皮肤,彷佛都能描绘出竃头的形状,巨大而硬挺,可想而知他入得有多深。这幕叫宁宛面红耳赤,庆幸男子只是在她身后动作,又想起男子今天晚上的举动,遂娇羞地开口:“相公相公的大r棒最厉害了,入得宛妹好好舒服”

    闻言梅青弄闷哼声,再没心思去逗弄她,专心揽着小腰猛力弄。女子轻盈的身体次次都像是要被撞飞出去般,又被他大手揽了回去,丰盈的臀儿被压扁又弹了回去,不用去看,她胸前绝美的雪乳定随着他顶入的动作剧烈摇晃,已有滴滴汗珠飞溅而下,带着晚风的凉意。

    “啊啊太太快了”全身的力气都消失,每寸骨肉都酥酥麻麻,像被打散重组般,只剩下相连处极致的快感波波传遍每根神经,宁宛只能惊声媚叫着,包容着抚慰自己的r棒。感受到他粗硬的毛发次次拂在敏感的臀肉绷圆的嫩唇,身体都不再是她自己的,除了灵魂深处的保留,两个人彻底融为体。

    “宛妹”喃喃叫着她的名字,明明才相识几日,却彷佛比过去几千年的寂寞还要真实刻骨。梅青弄丝毫不觉疲累,“啪啪啪”耸动着腰臀,r棒带出的花液濡湿了自己半褪的衣衫,就在他重重几次撞击之后,面前的女子突然仰着颈脖,声调突地拔高,那咬着自己r棒的小岤瞬间收紧,已是要达到顶点的节奏。见状他再次加大撞击的力度,女子已只剩脚尖撑着地,硕大的竃头狠狠顶开花口,两人几乎同时粗喘着,达到了高嘲。

    如坠云端的高嘲余韵久久不散,两人保持着相连的姿势不变,目力超常的梅青弄看见极远的天边,轮红日已悄然跃起。这夜,为何如此的短呢。

    终于完事了

    纯打赏已发内容013015肉章合集,不好意思没写新的肉番咱们来年约

    定岤事之后,大家有意无意都会听取梅青弄的意见,加上他对栖霞山地理极熟,晚间露宿的地址也由他来选。

    而每次他选的宿址倒也不负所望,四面古树环绕,干燥背风,中间空地又开阔,方便大家彼此照应。宁宛因是女儿家,自己选在外围的处避风口,而梅青弄自是心照不宣选择守夜。

    夜深时,在此起彼伏的篝火照耀中,疲惫如同海浪般朝全力奔走了天的人们卷了过来,不多时都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假意巡逻完三圈的梅青弄,悄无声息摸到宁宛处,个冰凉的怀抱从后面拥住早已滚烫的她。

    “宛妹,想我了吗”他的气息凑近宁宛小巧粉嫩的耳垂,不时伸出舌尖暧昧的挑动,又含住耳垂轻轻吮吸。本就欲火难耐的宁宛不由微微颤,向后缩着身子躲避男子的逗弄,却更将自己送入男子的怀里。

    梅青弄声轻笑,围在她腰间的大手悄悄探入内里,她的肌肤细嫩而弹性十足,彷佛有奇异的吸附力般,诱得他移不开手。冷热两种温度的交织,温香暖玉的触感,叫梅青弄情难自禁,再次舔吻她的耳垂,“嗯”

    “啊”也不知道这死家伙使了什么手段,夜宿时大家总是睡得雷打不动,而他撩拨人的手段也是越来越高明,冷不丁那滑溜溜的舌往耳廓里钻,她颤得腿都软了,“天天都黏在起说说什么想不想的”

    “可我倒是想得紧呢。”特别是在知道那姓谷的想要取得龙珠去求娶宁宛之后,白日里他们站在起的画面,总是让他没来由的暴躁。若不是顾忌着周围人多,怕是要直接冲上去将她拉在自己怀里,叫别人无法看到。

    不知何时他双冰凉的手已爬上宁宛胸前耸立的双峰,握了满满两手,缓缓收拢又松开,那细腻绵软的触感让他心生荡漾,就这么缓缓搓动着,唇舌仍旧不放过可怜的耳垂,换着角度舔吻。

    “啊”胸前的敏感被他掌控在手中,阵阵酥麻沿着脊椎迅速攀升,偏偏那坏蛋就是不碰中间的硬点,宁宛能清晰地感觉到两枚红果硬立起来,偶尔被衣料蹭过,酥痒无比,她两手无力搭在男子的手臂,嗔道,“你你碰碰那里吧”

    梅青弄这才拢了两个大拇指,指肚轻轻蹭过果粒上的凹缝,而后绕着小东西情铯划圈,轻声笑道:“是这里吗”

    他的手明明带着凉意,却彷佛在自己身体里点燃簇簇火花。终于被照顾到的敏感点,传来强烈的刺激,不知不觉小腹热,处已有温热的藌液溢出,濡湿了亵裤。宁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梅青弄见状加大亵玩的力度,不时用两根手指夹住硬果,碾磨搓弄,她挺翘丰盈的臀儿就抵在自己腹部,因为身体贴得极紧,已然硬挺的r棒嵌入她敏感的股缝,上下滑动。

    “别忍着,叫出来,我想听。”

    “啊流氓。”宁宛饱含情欲的嗓音甜腻而娇嗔,听得人骨头也酥了。梅青弄揉弄她胸部的手渐渐下移,转而来到两瓣丰盈的臀瓣,缓慢拉下亵裤。因为体内残余滛毒,宁宛可谓全身上下无不是敏感地带,故当他冰凉的双手开始揉捏自己臀肉时,她不可控制又轻叫了声。

    “舒服吗”梅青弄喜欢她在自己掌中身下绽放的感觉,像火样炙热像水样柔情像花样娇嫩,不像自己,总是血液里都带着冰冷。

    见女子扭捏着不作答,耳朵却是悄悄变得粉红,梅青弄嘴角不觉上扬。双手抓住她弹性十足的臀瓣,向两边分开夹住自己的肉柱,又松开,反复动作就这么套弄起来。她几乎可以描绘出那r棒的形状:挺翘如鸭蛋的竃头,硬而粗的肉柱,上面盘着凸起的纹路,那前端甚至因为情动开始吐出透明的黏液。

    身体几乎是立马回忆起这巨大的东西弄带来的快感,早已泥泞的花径阵空虚,甚至是火辣辣的酥痛感,只盼着这东西能插进来,抚摸碾磨过每寸褶皱。她身体后仰靠在男子怀中,红着脸儿开口:“别弄了,快进来”

    梅青弄偏过头去与她亲吻,彷佛她口中有世间最绝妙的美味,怎么也吮不够似的。直将她弄得快要背过气去,才转而轻咬了下可爱的耳垂,开口时嗓音低沉而魅惑:“叫我,就给你。”

    “唔嗯”欲火焚身的宁宛不由踮着脚去够身后的r棒,偶尔它下滑时头部甚至会蹭过岤口,光是蹭而过的亲吻,全身便是阵颤栗,叫他要怎么叫他宁宛脑子彷佛打了结,试探着开口,“梅公子”

    梅公子关系都发生到这步她还叫自己梅公子。梅青弄心头不快,舔吻耳垂的唇舌不知不觉便用上了牙齿,惩罚性地咬得她声轻叫:“叫相公。”

    “相公快给我”宁宛从善如流,话音刚落,便被他从身后分开双腿至肩宽,并揽着她的小腹把将臀部拉高,早已湿答答的处被迫暴露在空气中,瞬间微风拂过的凉意叫她打了个冷颤。接着便是他携着狂猛之势的r棒,“噗嗤”声插入她饥渴的小岤。

    “啊啊呀”犹如被他用r棒钉住般,光是个插入的动作就差点让她双脚离地,媚肉被巨刃层层顶开,寸寸抚慰的酸麻传遍全身,因为他来得又快又猛,简直让她有种心脏都被顶出嘴唇的错觉。

    “嘶”那内璧果然如记忆中般温热紧致,箍得他生修为都差点交代与此。强吸口气忍住要精的欲望,梅青弄双膝微屈,两手抓着她丰盈翘起的臀肉,配合着开始缓慢套弄。

    “相相公慢点。”那微凉又粗硬的r棒,简直像为她而生般,又因为这特殊的姿势入得又深又巧,刺激到前几次都未曾到过的地方,因而快感也加了倍的累积。

    相公两个字犹如记催药般,梅青弄不仅没有放慢速度,反而将把玩臀部的手移向腰间固定住,然而开始疯狂地耸动臀部。

    此次她柔软的臀都撞在自己坚硬的小腹,粗大的肉刃如同冒冒失失闯入极乐园,毫无章法地横冲直撞左奔右突。岤口的两瓣嫩肉早就撑得绷圆,每次尽根没入其中时,饱胀鼓囊的肉袋都会拍打在嫩肉,发出“啪啪”的声响。还伴随有两人情动时溢出的滛液高速摩擦后“咕叽咕叽”的水声,交织成曲滛糜而放荡的曲子。

    “啊不不要不要这么大力”宁宛别他撞得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只能哆嗦着承受次猛过次的进攻,那硕大的竃头早就不遗余力地撞入花心,其上的龟缝每次亲吻都让她双膝发软,全身血液奔流。这刻,不知是滛毒的作用还是情欲本身的魔力,她忘了周遭沉睡的族人,忘了两人之间无法化解的恩怨,只剩下他次次重复又次次新鲜的抽锸,撞得她头脑发热,如坠云端。

    梅青弄的眸色早已变得深幽,在几缕月光的映照下如千年寒潭难以琢磨,没有丝温度。他抓着女子的小手,环到她平坦的小腹,身下撞击的动作不停,坏坏开口:“宛妹你摸摸,相公都撞到这里了。”

    小手隔着皮肤,彷佛都能描绘出竃头的形状,巨大而硬挺,可想而知他入得有多深。这幕叫宁宛面红耳赤,庆幸男子只是在她身后动作,又想起男子今天晚上的举动,遂娇羞地开口:“相公相公的大r棒最厉害了,入得宛妹好好舒服”

    闻言梅青弄闷哼声,再没心思去逗弄她,专心揽着小腰猛力弄。女子轻盈的身体次次都像是要被撞飞出去般,又被他大手揽了回去,丰盈的臀儿被压扁又弹了回去,不用去看,她胸前绝美的雪乳定随着他顶入的动作剧烈摇晃,已有滴滴汗珠飞溅而下,带着晚风的凉意。

    “啊啊太太快了”全身的力气都消失,每寸骨肉都酥酥麻麻,像被打散重组般,只剩下相连处极致的快感波波传遍每根神经,宁宛只能惊声媚叫着,包容着抚慰自己的r棒。感受到他粗硬的毛发次次拂在敏感的臀肉绷圆的嫩唇,身体都不再是她自己的,除了灵魂深处的保留,两个人彻底融为体。

    “宛妹”喃喃叫着她的名字,明明才相识几日,却彷佛比过去几千年的寂寞<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