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夜妻 > 266-270
    266:要杀了夜蝶女

    “恰恰相反,因为你太美了,看着你,就可以什么都不吃了。”

    “六年不见,你的嘴巴终于没那么毒了,还会花言巧语了。”

    还记得当初,秦彦凌就是一个毒嘴巴,从他的嘴里,永远说出好听的话,即使说出好听的话,也是有预谋的。

    “这不是花言巧语,这是我的真心话。”他很认真的看着她。

    白洁蓝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她的欣赏,“洁蓝,你笑起来真美,以后在我面前要经常笑。”

    “你还是这么霸道。”她嘴上责怪着,脸上却有浓得散不开的笑容。

    和秦彦凌在一起的时间似乎很快,一眨眼就过去了。

    吃过饭,白洁蓝看了下时间,“我该回去了”她只顾着和他聊天,都忘记打个电话回去。

    “我送你回去。”

    “恩。”

    他起身,极有绅士风度的替白洁蓝拉开了椅子。

    送白洁蓝到了家门口,秦彦凌说,“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你还要处理一下,我给你时间,我也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恩。”白洁蓝很感动。

    终于,这个霸道又专制的男人也懂得替别人着想了。

    的确,她需要时间去接受。

    她还需要时间去跟小爱说,跟阿伟说。

    想到阿伟,白洁蓝就黯然伤神。

    她真的不想伤害他

    阿伟对她一直很好,她真的感动很感激,可是,感动和感激都不能当成是爱情。

    秦彦凌有些担心,她紧紧抓住白洁蓝的手,“洁蓝,不要退缩好吗我们一起努力,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情可以阻碍我们。我们好不容易重逢了,答应我,不要轻易放弃”

    “恩。”白洁蓝点头。

    他捧着她的头,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记得我爱你。”

    楼上,郎伟将这温馨的一面看在了眼里。

    琥珀色的眼眸里,氤氲出泪水。

    看着洁蓝幸福了,他开心,可是他更难过自己不是给她幸福的那个人

    白洁蓝下车,还一直看着秦彦凌的车子离去。

    直到秦彦凌的车子开得不见了踪影,她才回过头来,一回头,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灵子。

    “灵子。”

    “洁蓝,你终于回来了,午饭吃过了吗我做了好多吃的,给你热热。”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白洁蓝上前来,愧疚的看着灵子,“对不起啊,辜负了你的好意。”

    灵子轻轻地撞了下白洁蓝的肩膀,眨了下眼睛,“别跟我这么客气,不过我想,你以后恐怕都不会吃麻辣烫了吧。”

    “呃”白洁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你现在幸福了啊,我知道,你以前不开心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就会去吃麻辣烫。”

    白洁蓝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没想到灵子早就看出了她心里的那点事情。

    “阿伟呢”

    “在楼上呢。”

    “我上去找他。”

    “恩,我也要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灵子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吁出,“真好,一切都过去了。”

    天气终于晴朗了。

    “恩,如果不是你们陪在我身边”

    “好了,别说这些了,阿伟还在上面呢。你快上去吧,好好跟他聊聊。”

    白洁蓝点头,转身上楼去。

    走到郎伟的房门前,发现他并没有关上门。

    他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表情平静。

    “阿伟。”白洁蓝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郎伟看见白洁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抢先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什么都别说了,我心里清楚。”

    即便他再坚强,也会难过。

    他真的害怕听见从洁蓝的嘴里说出拒绝他,或是赶他走的话。

    他在退缩,他什么都不想听,这样,至少还能存有一些幻想。

    白洁蓝难过的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郎伟的深情,她真的无以回报

    “现在看见你幸福了,感觉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他就像是一个骑士,一直守护在公主的身边,带领着公主找到她心爱的王子,直到公主幸福了,他的使命就可以结束了,他就可以离开了。

    自古以来,公主都是和王子在一起。

    而他,不是王子

    “我过几天就会走。”

    “去哪里”白洁蓝眉头一皱。

    “还不知道,到处走走吧。”

    “阿伟,你一定要走吗”白洁蓝不舍的看着她,“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留你,可是我”

    可是她真的舍不得,这些年来的相依为命,郎伟似乎已经镶嵌进了她的生命中,难以割舍。

    “放心吧,我以后会回来看你们的。”

    “恩。”白洁蓝点头,“你也该出去走走,你的青春都用在了我的和小爱的身上,阿伟,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很好的女孩,她会很爱你。”

    “恩,我想我会的。”郎伟笑了笑。

    他嘴上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安慰白洁蓝,因为他不需要她的愧疚。

    但是他知道,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

    因为,白洁蓝已经在他的心里深蒂固了,就算把他的心脏挖出来,也无法将白洁蓝的身影从他的脑海里赶走。

    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这个傍晚,郎伟没有回去,从前,他一分钟都不想离开那个有白洁蓝的家。

    可是现在,他不知道该怎面对。

    他要对自己心狠一点,这样才能离开,否则,他只会舍不得。

    一个人开车在路上瞎逛了好久,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这一生,前面是杀手,后来一直在白洁蓝的身边,他没有别的亲人和朋友。等离开了这里之后,他郎伟又将是孑然一个人。

    车子在路边停下,郎伟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

    想着家里那一大一小,眼泪就忍不住泛滥。

    他是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终于明白,为什么boss当初一再教他不能动感情。

    感情这个东西,他真的碰不起。

    一碰了,就无法自拔

    这些日子,他总是忍不住流眼泪,可是真的很奇怪,洁蓝幸福了,他明明是开心的。

    但是眼泪,就是无法控制

    就在郎伟埋首悲哀的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冲了过来,一把拉开郎伟的车门。

    郎伟惊了一下,抬起头来,看见女孩气喘呼呼的坐在他的旁边,那双澄净的眸子里充满了惊慌,“大叔,快开车救救我”

    郎伟有些微微的失神,小女孩的模样,好像当年只有十几岁的夜蝶女。他的心蓦然一紧。

    那双眼睛,和夜蝶女的一样,充满了倔强和坚强,可是又蒙上一层稚气。

    女孩见郎伟没有开车,突然从身后掏出了一把手枪,抵住了郎伟的太阳,“快开车否则我杀了你”

    女孩的眼神突然变得狠起来,那神态完全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

    后面传来了追喊的声音,“站住别跑”

    “我叫你开车啊”女孩朝郎伟吼道,一边焦急的看向后面。

    可是郎伟镇定的表情却让女孩诧异,枪都抵在了他的脑门上,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就在后面的人要追上来的时候,郎伟突然发动引擎,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倏”地一下发出去。

    女孩终于吁出了一口气,她拿着手枪的手渐渐的失去了力气。

    她放下手,气息变得有些微弱,背部的枪伤上,鲜血不断的涌出。

    女孩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意识渐渐模糊前,她不停的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我要给爸妈报仇,要杀了夜蝶女

    267:心里的疙瘩

    夜蝶女,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能死。

    女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陌生的地方。

    她蠕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撑着坐起来,可是背上的枪伤却让她疼得无法动弹。

    “你醒了。”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女孩一惊,循声望去。

    郎伟正坐在落地窗边的沙发上抽着烟,看见女孩醒了,他灭掉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女孩的眼里有戒备的神态,“大叔,是你救了我”

    郎伟站起身,走到女孩的身边,“可以这么说。”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刚才都要杀你。”

    “呵。”郎伟的嘴角微微扬起,“可是你并没有杀我。”

    “你难道不怕我吗”女孩不解地问道,不久前,她还用有些温度的枪口对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脑门,可是现在,他竟然救了她。

    “我为什么要怕你”郎伟反问,挑了下眉。

    “因为”女孩微微地失了下神,从未见过这么自信的男人,他琥珀色的眼眸真的好美,她咽了下口水,“因为我是杀手”

    “那如果我说我也是杀手,你信吗”

    女孩错愕了一下,点了点头,“我信。”

    “为什么”

    “因为你的眼里没有一丝的害怕,这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才具备的神。”

    “你很聪明。”

    语毕,郎伟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钥匙。

    “你要去哪里”女孩连忙拉住郎伟的衣角。

    郎伟回头看着她,她明亮眸子有些无助的望着郎伟。

    “大叔,你既然都救了我,为什么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要是就这样走了,我我”女孩的眼眶微微地闪烁着。

    郎伟嘴角微扬,“你没有家人吗”

    刚开始觉得这个女孩和当初的洁蓝很像,可是这一刻,又觉得她们截然不同。

    因为,洁蓝在遇见困难哪怕是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从来不会像任何人求救。

    她永远都坚强又倔强的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切困难。

    “我没有家人。”说道自己的家人,女孩的眼眸垂了下去,“只有我一个人,父母在我八岁的时候去世了。”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一天,是夜蝶女亲手杀了她的父母。

    七年了,她已经十五岁了,她终于找到了夜蝶女

    “你放心吧,我不走,我出去买点吃的,你一定饿了。”

    “真的吗”女孩很没安全感的看着他,有些不相信。

    “真的。”他点了下头。

    女孩这才松开郎伟的手,“谢谢你。”

    郎伟不再说话,转身走向门口。

    临走前,听见女孩说,“我叫冰雪。”

    郎伟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冰雪,很有趣的名字。

    他坐上车,沉思了一下。

    其实以他的格,他绝对不会多管闲事,可是在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眼,他似乎看见了当初的洁蓝,所以,就救了那个女孩。

    或许,他只是有些贪恋白洁蓝的一切,只是一个跟她有些微相似的女孩,都让他忍不住心软。

    如果,她知道冰雪的目的是杀白洁蓝,或许,他的心软就会变成心狠,不会等冰雪先找到白洁蓝,就将冰雪杀掉了。

    白洁蓝将白小爱哄睡着,走出白小爱的房间,走到窗边往下看去,门口依然没有他的车子。

    怎么这么晚他还没有回来

    白洁蓝拿出手机给郎伟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一阵他才接通。

    “洁蓝,怎么了”电话那头传出郎伟温柔的声音。

    “你在哪里怎么还没有回来”白洁蓝有些焦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我有点事情,晚点回来,你早点睡,记得把门锁好,窗户关好。”

    “恩,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白洁蓝依然没有睡意。

    虽然不爱郎伟,可是却真的已经将他当成了亲人。

    而这一头,郎伟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被这一个电话搅乱了。

    她那么焦急的语气问他,他可以当成是她在乎他吗

    这样,就足够了

    郎伟从超市走出来,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回到刚才的酒店里。

    白洁蓝洗好澡躺上床,依然没有一丝睡意。

    手机“滴滴”叫了两声,白洁蓝拿出手机一看,是秦彦凌发的短信。

    “洁蓝,睡了吗我想你,睡不着,如果困了,就不用回短信了。”

    白洁蓝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意,她的大拇指在手机键盘上按动,“没有,睡不着。”

    短信发了出去,她静静地等了一会。

    滴滴

    拿出手机一看。

    他说,“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真是臭美。”

    “别害羞了,我知道你想我,很快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到时候,我会亲自来接你和小爱回家。”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发着短信,橘黄色的灯光下,白洁蓝的脸上是满满得幸福。

    她刚要回一条短信过去,秦彦凌的电话就打过来。

    刚刚接通,电话里就传出了他迫不及待的声音,“笨女人,发短信那么慢,急死我了。”

    “呃,我很少发短信嘛。”

    “没事,以后我们就能每晚躺在一起了,就不用发短信了。”他的声音很温柔,没有了平日里的犀利。

    “恩。”

    “我们的事,你跟小爱说了吗”他问道。

    “还没有”

    秦彦凌口气里的笑意明显没了,他低低的应了一句,“哦。”

    “彦凌,我心里有些不安。”

    “怎么了”

    “不知道。”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好几天没有看见芷熙了,电话也联系不上,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不知道,她不是小孩子了,别担心,让她自己冷静冷静吧。”

    “她一定很难过”想到杨芷熙,白洁蓝就叹了口气,她明白芷熙有多爱秦彦凌,和秦彦凌是兄妹的真相,一定让她很难接受。

    “我们别提她了,破坏气氛。”

    白洁蓝突然不悦,“你怎么能这样说,好歹芷熙对你那么”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突然想到芷熙曾经跟她说过,“洁蓝,我已经和秦彦凌上过床了。”

    心里突然一阵锥心的痛。

    “怎么了”

    “没什么。”她冷然道,“我困了,先睡了。”

    “洁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没误会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对芷熙的态度不该是这样,毕竟你们之间”

    “我们之间怎么了”

    “算了,我不想说。”想起来心口就堵得慌,她无法接受。

    不等秦彦凌再多说什么,白洁蓝就挂掉了电话。

    他们之间真的有太多的阻碍了,即使开心和幸福,也是那么短暂。

    有太多不堪的过去,横亘在他们的中间

    夜深人静。

    郎伟等冰雪睡着后才离开的。

    本来他今晚不想回去,可是这些年来,从未离开过他们母女身边太久的时间。

    虽然他不是白洁蓝的丈夫,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感觉自己就是她的丈夫。

    他似乎有责任照顾她们。

    回到家里,郎伟在门口看见白洁蓝房间的灯已经关掉了。

    他放轻脚步,怕吵醒她们。

    走到楼上,郎伟像每天晚上那样,先打开白小爱的房间,在昏暗中看看那个小家伙睡得如何。

    然后,他像一个父亲一样,上前替白小爱盖好被子,才安静的离去。

    经过白洁蓝的房间门口时,他停住了脚步。

    268:跟她发生过关系

    伸出去准备开门的手停滞在空中。   可是,心里始终住着秦彦凌那个恶魔。

    尽管已经忘记了,可是却还爱着。

    这是一种怎样的爱忘记了都还爱

    不管和秦彦凌之间有什么隔阂,不管他曾经如何的伤害过她,误会过她,但是她就是爱他。

    有什么办法

    幽幽的叹了口气,白洁蓝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上床睡觉。

    辗转反侧,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的睡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白洁蓝起床拉开窗帘,看见外面停着一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车

    她来不及换掉睡衣就跑出了卧房,果然看见秦彦凌坐在客厅里。

    心跳突然间加速。

    这就是秦彦凌的魅力,不管和他认识了多久,不管他们之间曾经多么熟悉彼此的身体,每次看见他,都能让她心跳加速,每当对上他的眼神,就能让她的心防彻底瓦解。

    “秦叔叔喝茶。”白小爱端着茶水来到秦彦凌的身边,笑嘻嘻的脸上有浅浅的梨涡。

    秦彦凌接过茶杯,揉了揉白小爱的头发,眼神里是满满得宠爱。

    看见自己的女儿活蹦乱跳,还这么有礼貌,他真的很欣慰。

    郎伟提着白小爱的书包走过来,始终没有看一眼秦彦凌,他拉住小爱的手,“小爱,该去幼儿园了。”

    白小爱微微嘟了下嘴,“人家想要和秦叔叔玩一下嘛。”

    秦彦凌笑了下,“乖,先去幼儿园,改天秦叔叔再陪你玩。”

    “说话算数哦”

    “恩,说话算数。”

    郎伟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楼上的白洁蓝,抱起白小爱就朝外面走。

    “秦叔叔再见。”白小爱挥了挥呼呼的小手。

    秦彦凌点了点头,然后顺着刚才郎伟的眼神往后看,这才发现白洁蓝站在那里。

    “洁蓝。”

    白洁蓝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她转身就走。

    “洁蓝”秦彦凌快速跑上去,一把将她拉住。

    “你昨晚上挂了我电话,还关机,害我一个晚上都没睡着,所以我一大早就跑来了,到底为什么突然就不开心了”他表情很委屈,眼神很焦急的看着白洁蓝。

    白洁蓝撇开头不看他,想到芷熙,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底什么事你快跟我说”秦彦凌焦急不安。

    好不容易让洁蓝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患得患失,小心翼翼。

    白洁蓝回过头来,抬头迎视着他,“你和芷熙”

    “我和芷熙什么都没有。”他严肃的说道。

    “以前,她跟我说,你跟她跟她”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

    “我跟她怎么了”秦彦凌想了想,眼角一闪,直接的问道:“我跟她上过床是不是”

    白洁蓝脸色一沉,甩开秦彦凌的手往前走。

    “你听我解释啊,本就没有的事。”

    “那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她心里堵得慌,也是因为吃醋,更是因为接受不了和他上床的人是她的好姐妹。

    而且,他和芷熙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啊

    秦彦凌哭笑不得,“你这样的表情,欲言又止的问这样的话,我猜也猜得到”

    白洁蓝怒视着他,“你怎么还好意思说出口”

    秦彦凌一脸的坦然,“我为什么不好意思,人正不怕影子歪,我跟她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真的吗那她跟我说”

    “她为什么要跟你这样说我不清楚,但是洁蓝你相信我,我从未跟她发生过关系,真的”

    269:用你的身体补偿

    白洁蓝看着他认真的眼神,不得不相信。

    白洁蓝的身体在他大手的揉捏下渐渐化作了一滩水,六年没有被碰触过的身体,被他挑~逗得火热滚烫。

    本想张口说出拒绝的话,可是从喉咙里溢出来的却是销魂的呻~吟。

    他的手像是魔术师的手,让她的身体变得酥软,好像体内所有的力气都被他给吸走了,剩下的是一种亟待填满的空虚感。

    他的唇舌终于松开了她,让她得以呼吸新鲜的空气。

    火辣的嘴唇转而吻上她的耳垂,呼吸紊乱地低声说道:“洁蓝,你知道吗你离开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白洁蓝愣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地睁着朦胧的眼睛看着他。

    他的嘴角勾起微笑,一把将她抱起来,朝她的卧房走去。

    进来卧房,秦彦凌一边抱着白洁蓝,一边用脚把门踢上。

    径直来到床边,他迫不及待的褪去外套,解开皮带

    白洁蓝柔软的身体,在他的身体下微微地颤抖着。

    “彦凌”她发出梦语般销~魂的呼喊,好像在召唤着秦彦凌的靠近。

    秦彦凌眯着眼睛,伸出手解开了她睡衣的要带。

    当睡衣被解开的那一刻,两个人残存的理智彻底的瓦解,她纤弱的手臂缠绕上他的脖子,他埋下头,吻住她前挺立的双峰。

    当身体结合在一起的那一刻,白洁蓝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秦彦凌的舌尖尝试到了咸涩的味道,他抬起头来,惊慌地看着白洁蓝,“弄疼你了吗”

    深邃的如大海般的眼眸里,是心疼和怜惜,以及对她无尽的爱意。

    白洁蓝摇了摇头,“没有,不疼,是我太开心了终于可以和你靠得这么近,我们中间似乎也没有了隔阂。”

    他的弯起眼角,用鼻尖轻轻地抵着她的鼻尖,“笨女人”

    他们做了又做,贪恋着对方的身体总是要不够。

    紧紧镶嵌在一起的身体没有一丝的距离,这让白洁蓝感觉,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那些阻扰,都变成了空气。

    事后,白洁蓝疲惫的卷缩在他的臂弯里,昏昏欲睡。

    秦彦凌起身,刚刚动了一下,白洁蓝就惊醒过来。

    “彦凌”她的手臂环抱住他的腰,抬起头来看着他,“你要去哪里”

    秦彦凌伸出手捋了捋她的发丝,“我该回去了,洁蓝,等我处理好一些事情后,我会亲自来接你和小爱的,但是不是现在。你要等我,好吗”

    “恩。”

    “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她的眼神异常的坚定。

    都经历了那么多了,还有什么事情能阻挡得了他们对彼此的爱。

    白洁蓝深信自己的心是爱着他的,更深信秦彦凌也是同样的爱着自己。

    所以,只要他们之间有爱,一切困难都是浮云。

    他想要解决的事情,就是爷爷的思想。

    爷爷不接受白洁蓝,如果他冒然将白洁蓝母女接回去,爷爷一定会很不开心,他担心爷爷会为难洁蓝,所以,他想要先摆平一切,这样洁蓝回来之后,才可以生活的平静幸福。

    和费诗依复婚的那一天,秦彦凌告诉爷爷,在国外接受治疗的哥哥秦卓然身体出现了异常,可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当他这样告诉爷爷的时候,他看见爷爷苍白的脸色,虽然于心不忍,但为了洁蓝,终究还是对那个老人狠下了心。

    “爷爷,你快去吧,我已经安排好了直升飞机,国内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

    老太爷本来想亲眼看着秦彦凌和费诗依复婚,可是想到卓然可能会死去,没有办法才先离开了。

    就这样,秦彦凌顺利的支走了爷爷,取消了复婚。

    并且封锁了消息。

    今天早上,他刚刚得知,哥哥已经醒了过来

    或许,哥哥的醒,对他会有所帮助

    270:谁敢得罪秦彦凌

    秦彦凌回到家里,还没等他的车子停稳,孙玉就迫不及待的跑上前来。

    孙玉的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喜悦,“彦凌,我刚听张管家说,你哥哥醒过来了,是真的吗”

    她激动的抓着儿子的手。

    “恩,是真的。”秦彦凌说。

    “太好了”孙玉激动得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秦彦凌没有太反常的表现,他的心早已经在这些年的风吹雨打中变得坚硬和麻木了,很少有事情可以让他的心情有所起伏。

    当然,白洁蓝是个例外。

    孙玉开心了一阵,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微笑又消退下去,“彦凌,你和诗依的事情,你爷爷还不知道吧。”

    “恩,你别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妈能帮你什么吗”孙玉诚恳地看着秦彦凌。

    秦彦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为什么你不是跟爷爷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虽然和母亲之间的疙瘩已经解开了,但是想到当初亲眼看见母亲和司机偷情,他心里依然有一些影。

    孙玉表情温和,“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意见,但是我是过来人,我和你爸爸的婚姻,就是因为家族的联姻,所以才这么不幸,你是我的儿子,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幸福,希望那个陪你终老的女人是你爱的女人。这些年来,我看你本就不爱诗依,这个家,本就没有让你觉得温暖。”

    其实,她也有私心,如果儿子娶的女人是他的挚爱,那么儿子肯定也会经常回家。

    而不是像那六年来一样,彦凌常常早出晚归,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秦家的别墅实在太大,想要见到儿子一面,实在是不容易。

    自从和费诗依离婚后,秦彦凌在家里待的时间才多了起来。

    是人都看得出,他本就不爱费诗依。

    秦彦凌不得不承认,孙玉的这番话让他心里有些动摇。

    他的口气不再那么冷漠,“如果你真的想帮我,就多帮我在爷爷面前说说好话吧。我是一定要娶白洁蓝的,任何人反对都没有用。”

    孙玉点了点头,“其实你能这么爱一个女人我很开心,因为秦家子孙的原因,从小就接受严厉的训练,不仅身体要无坚不摧,连心也要无坚不摧。彦凌,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希望我们就是普通的家庭。妈真的不喜欢太冷漠的你,现在,你有了爱的女人,妈为你感到开心”

    秦彦凌的嘴角泛着似有若无的微笑。

    的确,是白洁蓝的出现,让他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具冷血无情的行尸走,他感觉到了爱。

    虽然爱会让人受伤,但是他甘之如饴。

    孙玉叹了口气,“好多年没有和卓然见面了,不知道他还认不认得我。”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最亲最爱的人忘记自己。

    秦彦凌明白这种痛苦,安慰道:“肯定会记得的。”

    “彦凌,谢谢你”

    她一直感激彦凌对她的原谅。

    社会新闻,财经新闻,娱乐新闻,都在说着秦氏家族的长子秦卓然从植物人中苏醒过来。

    他的醒来,轰动了整个商界。

    一个秦彦凌,就让秦氏集团的事业如日中天,并且没有任何敢与之对抗的财团企业。

    如今秦卓然的归来,更是让那些人不敢和秦家作对,望而生畏。

    因为,秦卓然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得很聪明,他是一个天才少年,很小就拿了很多将,十几岁就参与集团里的各项重要会议。

    如今的秦家,已经达到了空前繁荣的时期,商业上的地位是无人能敌。

    秦家两兄弟的五官虽然有些相似,可是这两兄弟的格和神态却是截然不同,秦卓然儒雅,彬彬有礼,脸上总是一副平面近人地的微笑。

    而秦彦凌则多一些狂野,他很少露出微笑,冰冷得让人不敢靠近,他一旦露出微笑,便会让人害怕。

    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处事都快,恨,准。

    在外人的口中,这两兄弟就跟天神一样,但是没有人知道,秦彦凌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已。

    这一天,秦家外面聚集了很多记者,好多辆车甚至让交通堵塞。

    当豪华的迈巴赫轿车停在门口的时候,保镖站成了两排,有人上前拉开车门。

    老太爷和秦卓然从车上下来,所有的闪光灯聚集在了他们身上,各种问题蜂拥而至。

    秦彦凌站在窗口,白皙修长的指甲夹着高脚杯,杯中红色的体在轻微的晃动。

    他带着耳麦,耳麦里传出门口的声音。

    站在这里,他完全可以清楚的听见外面的每一句话。

    他之所以没有出去迎接,因为他从来都不喜欢面对媒体,处事一向低调。

    “老太爷,您对于秦彦凌抛弃费家千金的事情有何感想”一个记者问道。

    秦彦凌拿着酒杯的手,渐渐地用力,眼神沉下去。

    本不打算理会记者任何问题的老太爷,在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楞了一下,他转头看向旁边问出这句话的记者,“你说什么”

    “难道您不知道吗那天的复婚宴会上,秦彦凌当着众多人拒绝了费诗依。而且据可靠消息透露,秦彦凌在外面有一个跟秦媛一样大的私生子,对于这件事,您知道吗”不知死活的记者,看见老太爷的脸色微变,还在继续问下去。

    秦卓然无奈的笑了下,没想到这个弟弟还是这么爱惹事,做事情一向喜欢一意孤行。

    老太爷脸色变得铁青,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老太爷,您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那个记者还在喋喋不休。

    “为何这个问题不直接来问我。”邪魅低沉的声音突然想起,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却很有穿透力,吵闹的环境突然安静了下来。

    秦彦凌双手擦在裤袋里,他去掉耳麦,走上前去站在那个男记者面前,眼底染上一层怒火,“明天要是让我在你们的报纸上看见秦这个字,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他眼底盛着怒火,嘴角却泛着笑意。

    那个记者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知,知道”

    秦彦凌的心狠手辣,谁不知道

    “那还不快滚”他低吼一声。

    所有的记者一转眼全都消失不见。

    在这座城市,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可得罪上帝,也不能得罪秦彦凌。

    因为,他能够主宰着很多人的命运。

    虽然平时行事低调,只是一个财团的总裁而已,可是他的能力,却让人猜也猜不透。

    赶走了那些记者,秦彦凌回过头来朝哥哥一笑,“哥,欢迎你回家。”

    “你小子又惹什么事了”秦卓然打趣道。

    “哼”老太爷吹胡子瞪眼的哼了一声,不悦的低声说道:“跟我进去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在保镖的搀扶下,老太爷径直往屋子走。

    秦彦凌无奈地摇了摇头。

    秦卓然说:“看来爷爷很生气。”

    “恩。”

    他拍拍弟弟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帮你顶着,我睡了几年,虽然不能说话不能动,但是我还能听见,我知道你一直在照顾我保护我,现在我回来了,也该让我尽尽当哥哥的责任吧。”

    “哥,谢谢你。”秦彦凌很感动,“很抱歉一回来就让你看见这不愉快的场面。”

    “跟我客气什么。”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和秦彦凌差不多高,笑起来的时候,也比秦彦凌阳光很多。

    跟着老太爷进屋,本来欢快的气氛,因为刚才那个记者的问话而变得沉重起来。

    秦彦凌小声的问跟在身边的助理萧峰:“刚才那个记者,记住他是哪家报社的没”

    “记得。”

    “好,去吧,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是。”

    萧峰先离开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