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夜妻 > 199-203
    199:照片里的身影

    秦彦凌心里依然有些不放心,他说道:“那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吧。”

    他要亲眼看见小爱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后,才放心。

    两个工作人员同时点点头,“好吧,那秦总跟我们往这边走。”

    秦彦凌依然抱着白小爱,跟着两个工作人员朝他们的工作间走去,一会将小爱交给她的父母后,他就离开。

    他心里有些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秦总,您可真是好人。”其中的一个工作人员一脸谄笑地看着秦彦凌,点头哈腰的。

    秦彦凌点点头,小爱开心地望着秦彦凌笑,“叔叔,你真是个大好人”

    他心里蓦地一疼。

    今天那么多人说他是大好人,其实他心里并没有什么感觉,也无得意。

    只是突然间想到了洁蓝,在洁蓝的心中,他秦彦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魔。

    想到这里,秦彦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眉头不由自主地蹙了起来。

    白小爱伸出小手按在他的眉心处,然后两个手指头分别往两边弄,“叔叔不要皱眉,叔叔不皱眉的时候看起来最好看了。”

    秦彦凌的嘴角忍不住扬起微笑。

    平时他心情很烦的时候,媛媛也会来逗他,可是他本就无法开心起来。

    但是这个小女孩,却能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

    快到工作间的时候,秦彦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

    “恩,我马上回来。”

    他挂掉电话,抱歉地看着白小爱,“不能送你过去了,我还有点事。”

    白小爱很失落,但是却大度地说:“没事的,叔叔有事忙就去忙吧。”

    秦彦凌将白小爱放下,朝她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白小爱站在那里,目光始终追寻着秦彦凌的背影。

    这个叔叔的身上,有爸爸的味道

    白小爱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跟着两个工作人员一起进入一幢楼里面。

    一进去就看见白洁蓝在那里焦急地东张西望。

    “小爱”白洁蓝暗淡焦虑的眼神突然变得急惊喜起来,她跑过来,蹲下身一把将白小爱抱紧怀里,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小爱,妈咪担心死你了,妈咪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白小爱微微错愕了一下,她抬起头来,伸出嘟嘟地小手擦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洁蓝不哭,我没事的。”

    她很惊讶地看见了妈咪的泪水。

    从她懂事以来,她就没看见洁蓝哭过。

    记得不久前她还疑惑地问过阿伟干爹,“为什么妈咪从来不哭呢妈咪难道都没有眼泪么”

    阿伟干爹说:“因为你妈咪是个坚强的女人啊,所以,小爱也要坚强,不能轻易流眼泪哦。”

    其实郞伟知道,白洁蓝之所以在这六年里都没有哭,那是因为她的世界是一片空白的。

    她不记得过去,也忘记了那些伤心地事情,所以心里并不悲痛。

    还有,那就是她的眼泪早在六年前就已经流干了。

    所以,她六年来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除了这一刻。

    灵子上前想要安慰白洁蓝,郞伟却将她拉住,“让她哭下吧。”

    看见白洁蓝哭,郞伟心里是开心的。

    因为这些年,白洁蓝不流眼泪,让他心里很担心。

    有的时候,哭出来,人才会舒服很多。

    白小爱拍着妈咪的后背,安慰道:“妈咪乖乖,不哭了。”

    白洁蓝擦拭了一下眼泪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小宝贝,“恩,妈咪不哭了,不过小爱以后再也不许离开妈妈咪,好吗”

    “好,我会永远陪在洁蓝身边的”白小爱笑嘻嘻,信誓旦旦地说道。

    终于是有惊无险,郞伟带着白洁蓝和白小爱一起回家,灵子也跟在他们身边。

    这六年来,灵子从未忘记过夜蝶女以及白洁蓝,也一直在担心她,现在她好不容易回来了,既然忘记了她,那么她就要重新和白洁蓝做朋友。

    秦彦凌离开游乐场之后,奔回了公司。

    公司临时出了点问题,萧峰处理不过来,所以他才赶了回去。

    几个小时候的时间,他就解决了一个很重大的问题,萧峰不得不佩服他。

    晚上,秦彦凌开车回家去,在路上接到了今天那个贴身保镖的电话。

    “总裁,今天在游乐场里拍的照片都弄出来了。我给您送过来。”

    “你给夫人看吧,我不用看了。”

    秦彦凌挂掉电话,他对这些东西可不感兴趣。

    回到家里,秦彦凌径直朝楼上走去,刚刚脱下西装,电话又响了起来,是杨芷熙打来的。

    “芷熙,有事吗”

    其实,当初秦彦凌就知道,杨芷熙是杀手红狐,不过他并没有揭穿她,因为他是想利用杨芷熙来控制白洁蓝,而且,他的父亲是白洁蓝所杀

    “彦凌,我又失业了,我想去你的公司工作,可以吗”

    “明天你联系我的助理,到公司来面试吧,我现在很累,先这样。”

    不等杨芷熙多说什么,他就挂掉了电话。

    他准备去洗澡,突然响起今天还有件事情没有做。

    秦彦凌连忙披上衣服朝楼下快步走去,那件他每天都会做的事情,今天太忙,所以便忘记了。

    走到拐弯口的时候,一个拿着照片的女佣也在匆忙地跑着,两个人撞到了一起。

    女佣手中的照片跌落了一地,她连忙惊吓得跪倒在地上,“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他眉头微微蹙着,蹲下身替女佣捡照片,手上拿起一张在旋转木马那里拍的照片,他随意地瞟了一眼,却在照片里看见了他思念了六年的身影

    200:一封信

    随意的目光,在看见那照片上的身影时,突然变的亢奋起来。   他灼热的目光凝视着照片上模糊的身影,平静了六年的心,在这一刻突然颤抖了起来。

    “少爷,您怎么了”女佣担心地看着着他。

    他没有说话,突然紧张地抓起地上的照片,一张张地翻找。

    他翻看了在旋转木马那里拍的所有照片,没错,那个身影一定是洁蓝白洁蓝

    有好几张照片里都有她的身影,侧面的,背面的,以及正面的。

    她看上去似乎和以前不太相同了,但是他认得她

    秦彦凌突然裂开嘴笑了,那双冷冽的眸子里竟然氤氲出了泪花。

    他傻傻地笑着,表情很复杂。

    女佣被他的样子吓住了,从未见过少爷这样。

    秦彦凌突然抓住女佣的双肩,激动地说:“太谢谢你了,我明天就让张管家给你加工资。”

    女佣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秦彦凌拿起那些在旋转木马边上拍的照片,朝楼下跑去。

    “诶,少爷,那些照片少还没有看过呢。”

    “你把其他的给她就行了,这些我要留着。”

    他激动地拿着照片跑下了楼。

    女佣不明就里地捡起散落了一地的照片,来到了少费诗依的房间。

    “少,刚才少爷已经拿走了一叠照片,他看见了照片好像很开心。”

    费诗依惊愕地看着女佣,不可置信地问,“真的吗”

    “恩,是的。少爷说把这些拿给您看,那些他要留着。”

    费诗依开心地笑了,看样子彦凌还是在乎他们母女俩的,否则不会将照片留着。

    秦彦凌来到公司,马上叫助理萧峰给那天来的侦探打电话。

    从前是没有目的地找她,而现在不一样了,他非常确定白洁蓝就在本市。

    如今寻找的范围缩短了,那么找起来就很容易了。

    他相信,不出一个星期,就一定可以和白洁蓝相见

    秦彦凌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面的繁华城市。

    激动过后的心情,变得有些纠结。

    他没想自己在照片里看见她的身影后会如此开心。

    而这种开心,到底是因为什么感情

    白洁蓝是他的杀父仇人,他当然不会忘记。

    可是他的心,却无法不为她跳动。

    这样纠结的关系,让他痛不欲生。

    下班后,秦彦凌回到自己的房间。

    因为他不喜欢费诗依,也因为他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所以他跟费诗依是分房睡的。

    秦彦凌倒酒柜旁倒了半杯上好的红酒,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些照片。

    他的目光完全忽略了照片中女儿天真烂漫的笑脸,而是凝视着那模糊的身影。

    白洁蓝,你终于回来了

    秦彦凌的眼底,渐渐浮现出一抹影。

    当年没有报的仇,他如今一定会报

    尽管心是在为她跳动,但是她是他的杀父仇人,这是事实

    他说过,会让她生不如死

    他秦彦凌,从来都是说话算话。

    秦彦凌渐渐地将一张照片揉了一团,他微微闭了下眼睛,告诉自己,不能忘记她曾经对他造成的伤害。

    那些伤害,他如今要让她加倍地尝试到

    叩叩叩

    敲门声轻轻地响起。

    秦彦凌不悦地蹙起眉头,外面响起了声音,“少爷,夫人让您去趟老爷的房间。”

    去爸爸的房间做什么

    “恩,我知道了。”

    秦彦凌一仰脖,喝光了杯中的红酒,然后起身朝秦超宏的房间走去。

    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他不明白母亲让她去他的房间做什么。

    怀着疑惑的心情,秦彦凌推开了秦超宏房间的门。

    孙玉坐在沙发上,她对面放着一个致复古的木盒子,盒子里有一堆小东西。

    “妈”秦彦凌叫了一声,朝她走过去。

    尽管知道了孙玉当初有自己的苦衷,但是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赤~裸着身体和别的男人缠绵,这样的画面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所以这些年两母子虽然生活在一起,但是他和母亲却还是很生疏,永远无法像别的母子那般亲热。

    孙玉抬起头来看向秦彦凌,眼里晶莹闪烁。

    她朝秦彦凌招了招手,“来,在这里坐下。”

    秦彦凌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看了一眼茶几上打开的木盒子,“这些东西是什么”

    孙玉叹了口气,泪水决堤而出,“这些东西可能对你父亲来说都是有纪念意义的,更多的,是她和李暖慈在一起时的纪念品,看来在他的眼里,这辈子都只有暖慈一个人。”

    秦彦凌突然有些心疼自己的母亲,“妈”

    他看向孙玉,想要安慰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玉笑了笑,连忙擦拭去泪水,“没关系的,其实我很开心,也很感动,世界上这样至死不渝的爱情并不多。你爸爸他很辛苦,这辈子都在家族的安排下生活,虽然荣华富贵,还有至上的权力地位,但是却无法选择自己的爱情。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当初并不反对你和白洁蓝在一起的原因吧,因为他自己也清楚,不幸的婚姻是多么的痛苦。”

    秦彦凌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听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孙玉继续说道:“暖慈是我的好姐妹,其实当初我也是想让他们在一起的,但是我和你爸爸都无法违抗家族的命运。是我害得他们俩都无法幸福”

    “您别这样说,您也是受害者。”秦彦凌微微拧着眉。

    他终于明白了母亲的苦衷,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生活在一起,一定是很痛苦的事。

    “这里有一封信,是你爸爸留下的,关于你跟白洁蓝的事请,你看看吧,或许对你有帮助。”

    201:是爱还是恨

    秦彦凌疑惑地接过孙玉递过来的信。

    “跟我和白洁蓝有关”他疑惑地问。

    “恩。”孙玉点了点头,“我实在太想念你爸爸了,很遗憾他离开人世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他的身边,今天我来他的房间看看,想睹物思人,结果就发现了这封你爸爸留下来的信,你快看看吧。”

    秦彦凌将信纸打开,看见父亲刚劲有力的字体。

    上面写道:

    彦凌,或许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为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白洁蓝那个孩子跟我一个逝去多年的老朋友长得很像,其实我早已经调查清楚了她的身份,她就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

    而且,我也知道,她心里一定有仇恨。

    我之所以没有对你说这些,那是因为我还不是很确定,但如果你看见了这封信,那就说明,我怀疑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洁蓝是来报仇的。

    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她一定是被误导了。

    我从未对他们白家做过什么,至于她的母亲,我更是不忍心伤害。

    都是我们上辈人的恩怨牵扯了你们,我知道你们是相爱的,相爱的两个人不需要说甜言蜜语,只需要看那眼神就能明白。

    我看过你们的眼神。

    所以,你不要怪她,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她被人误导了。

    我不希望你怀着仇恨生活下去,那样的生活是痛苦了。

    孩子,答应我,不要伤害她,冤冤相报何时了,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你哥哥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我希望你能够幸福,不要再走我走过的错路,一定要坚持自己所爱所想,不然这一辈子,都是枉活了

    秦彦凌看完父亲留下的信后,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那双凌厉的双眸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孙玉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看过这封信了,你父亲说得没有错,我赞成他所说的。彦凌,我知道你并不爱诗依,可是现在都成定局了,诗依已经是你的妻子,而且还生了你的孩子。我不清楚你如今对白洁蓝到底是爱还是恨,但是请听我一句劝,不管是爱是恨,都放下吧,珍惜眼前的人,否则,你一定会让更多的人伤心,我跟你父亲,还有苏琳莉,还是有李暖慈,都是很好的例子。”

    秦彦凌抬眸看着母亲悲伤的眼神。

    此刻他的心里一片凌乱。

    他也不明白自己对白洁蓝到底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但是他不否认,这封信,让他心里的对白洁蓝的恨有些微微的动摇。

    只是有些道理,他尚未参透。

    放下仇恨放下爱

    不,他什么都无法放下

    这六年来,他没有哪一天没有梦见过白洁蓝,没有哪一天没有梦见过夜蝶女

    就在秦彦凌和孙玉聊天的时候,费诗依去了秦彦凌的房间。

    她很开心秦彦凌会留下那些照片,她也想去看看。

    来到秦彦凌的房间门口,发现门并没有关严实,她刚准备推开门进去,回头一想,还是敲了敲门。

    “彦凌,你在吗”

    费诗依敲了一阵门,确定没人后,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便是套房的客厅,她一眼就看见了放在茶几上的一叠照片。

    喜滋滋地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费诗依拿起桌上的照片欣赏起来。

    女儿可爱的笑脸瞬间映入了她的眼帘,她微笑着抚照片上女儿的容颜,“媛媛真是可爱。”

    如果不是这个小天使,彦凌一定不会跟她结婚。

    所以,费诗依很爱这个女儿。

    但是想到有些事情,她心里依然很是担忧。

    费诗依脸上的微笑渐渐退散开去,她幽幽地吁出一口气,无意地看见了照片上一个女人的身影。

    “咦,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费诗依一脸的疑惑,她拿起照片仔细地端详。

    白洁蓝的面容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她惊呼了一声,连忙捂住嘴巴,“是白洁蓝”

    费诗依神突然紧绷起来,她颤抖着手又拿起几张照片翻找起来,每一张照片上面,都有白洁蓝的影子

    没错这就是白洁蓝

    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

    突然,费诗依苦笑了一下。

    她感觉自己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还以为秦彦凌留着这些照片是因为喜欢她或者喜欢他们的女儿,可是没想到,却是因为这照片上有白洁蓝的影子

    她真是自作多情

    费诗依抓了下头发,眼底流露出愤恨的光。

    “啊”她大叫了一声,将茶几上的照片全部挥到地上,然后站起身狠狠地踩那些照片

    “白洁蓝该死的白洁蓝”

    她怎么会回来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费诗依的神变得高度紧张。

    她不担心任何人能破坏她的家庭她的幸福,但是白洁蓝不痛,对她来说,白洁蓝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她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秦彦凌之所以会留着这些照片,一定也是在上面看见了白洁蓝的影子。那就是说他还没有找到白洁蓝

    费诗依攥紧拳头,她一定要赶在秦彦凌之前找到白洁蓝

    看着地上的照片,费诗依眸子燃烧着怒火。

    白洁蓝你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我的家庭,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找到你只有让你彻底的消失,我的家庭才不会被破坏

    如今的费诗依,因为已经有了家庭的原因,比当初更加的想要维护自己的感情和生活。

    她好不容易和秦彦凌结了婚,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来拆散他们

    202:她要说什么

    一幢小别墅里。

    她咬了下嘴唇,尴尬地朝白洁蓝笑了笑。

    白洁蓝一脸迷茫,“什么跟什么”

    “没,没什么。”灵子连忙摇头。

    只要听见有人说萧子明一点点的不是,她就会控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萧子明是她的梦中情人,是她的白马王子,她可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坏话。

    白小爱喝汤的时候,汤不小心洒溅在了身上,白洁蓝抱着她去楼上换衣服。

    郞伟脸上的微笑瞬间僵硬住,他冷着脸对灵子说:“你刚才差点说漏嘴了”

    灵子被郞伟突然变的脸色吓了一跳。

    这个男人在面对那两母女的时候温柔得如阳光,可是那两母女一离开,他就露出了自己的本。

    是的,他是一个杀手,尽管他已经隐姓埋名,但是他的眼神里依然会流露出杀气。

    灵子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嗫嚅着说:“我刚才有点激动,不过洁蓝并没有发现什么啦,再说了,子明跟洁蓝是好朋友啊,我觉得让洁蓝知道也没关系吧。”

    如果有一天,灵子知道了萧子明喜欢的人是白洁蓝,她还会这样做这样说吗

    郞伟紧蹙着眉头,“萧子明是警察,我很感谢他当初帮助过我们,但他毕竟是警察。”

    他很认真地看着灵子,说道:“如果你真的把洁蓝当成好姐妹,真的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那么就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她回来了的事,特别是萧子明和秦彦凌。我并不是排斥萧子明,我只是不接受他的身份而已。”

    灵子点点头,“好的,放心吧,我会帮洁蓝保密的。”

    “恩。”

    午餐过后,白洁蓝将郞伟叫到了一旁,脸色有些严肃。

    “阿伟,有件事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郞伟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洁蓝很少这样对他说话,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郞伟猜想,一定不会是什么小事。

    难道,她已经记起了过去的事情么

    郞伟点了点头,蹲下身对小爱说道:“小爱一会跟着灵子阿姨去花园玩好不好”

    “恩,好的。”

    白洁蓝和郞伟上楼去了,而灵子着抱起白小爱到后花园玩跷跷板。

    “灵子阿姨,你可不可以带我出去玩呀,上次在游乐场差点走丢后,干爹和妈咪对我好严格了,都不许我出门。”

    她有些委屈地嘟起小嘴。

    灵子揉了揉她的头发,指向不远处停着的重型机车,“你要是不怕坐那玩意儿,我就带你出去玩,我们再去超市买零食吃,好不好”

    白小爱看着那辆摩托车,“哇好酷啊”

    “你阿姨骑车可是很快哦,你不怕吗”

    “才不怕捏小爱什么都不怕”

    “好样的那我们走吧”灵子抱起白小爱,将她放在了摩托车上。

    白小爱很兴奋的样子,刚开始她觉得很寂寞,因为没人跟她玩,不过最近,她和灵子阿姨越来越熟,发现灵子阿姨跟阿伟干爹一样,都是很有趣的人。

    “小家伙,坐好啦,咱们出发啦”

    白小爱举起手,张开嘴巴大喊道:“出发”

    白洁蓝和郞伟站在楼上的阳台上,看着灵子的摩托车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速离去。

    “灵子一直都是这么活泼吗”白洁蓝面带着微笑,看着那个方向。

    “恩,你放心,她的车技很好,小爱不会有事的。”

    “我不担心,我相信灵子。”

    白洁蓝回过头来看向郞伟,“虽然我记得关于她的事情,但是看见灵子,我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我很信任她。”

    “看见你开心,我也开心。”

    郞伟心里感到欣慰。

    他本来还担心回到这里会遇见很多麻烦,也担心白洁蓝不会开心。

    从前他想将她一辈子都留在法国小镇上的那幢古堡里,让她过单纯的公主似的生活。

    现在回到了这里,他真正的意识到,将她束缚在那里是不对的。

    这些天,白洁蓝脸上的微笑多了很多。

    在法国的古堡里时,她的心很平静,不会大笑,六年来也不会流一滴眼泪。他将她保护得太好。

    可到这里后,她不仅哭过了,还大笑过。

    或许这样的洁蓝,才是一个正常的人。

    “阿伟,谢谢你,我”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虽然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203:没教养

    她轻咬了下嘴唇,好像要说一个很艰难的决定。

    看着她这个样子,郞伟的心里更加的忐忑不安。

    “阿伟,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们母女的照顾,我真的很感激。可是我们母女不能再这样自私的占用你的时间和空间,我想要搬出去住”

    “什么”郞伟的心脏一缩,抽痛了一下,激动地问道:“为什么想要搬出去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不开心了吗”

    白洁蓝连忙摇头。

    “不是的阿伟,你别急,你听我说。”白洁蓝安抚道,“你很好,真的很好,好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你。”

    “我从未想过要你回报什么”

    “可是我们毕竟只是朋友这样一直住在一起不好”

    白洁蓝脱口而出这句话,郞伟愣怔了一下。

    她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可能伤害他了,又解释道:“你别误会我的意思”

    他苦笑了一下,眼神落寞地摇了摇头,“没有。”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朋友,仅此而已。

    “阿伟,你都三十来岁了,你最宝贵的青春时间都是用在了我的身上。你是小爱的干爹,是我的好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你对我来说很重要,真的。可是,毕竟只是朋友,你也该有你自己的家庭,而不是整天都守着我们母女两,明白吗”

    白洁蓝不想让郞伟误会什么,脑海里努力地想着要怎样说才不会让他伤心难过。爱上

    她虽然失忆,但她不是失智,她的思维是正常的。

    所以,她知道郞伟对她的感情。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会爱上这个男人。

    可是六年了,六年的朝夕相处,她的心始终都无法爱上他。

    好像心里已经装了一个人,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可是那个模糊的身影一直在心里挥散不去。

    “洁蓝,是你多想了。你不要觉得愧疚,我心甘情愿地想要在你们身边,而且你们母女两需要我的保护,我怎么放心丢下你们不管。”

    “可是你将来终究会有你自己的家庭,你的亲人。”

    “不,我从小就没有亲人,从前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对我来说,你和小爱才是我的家人,所以洁蓝,不要把我赶走好吗让我留在你们的身边照顾你们。”

    他琥珀色的眼眸带着忧伤,几近哀求地看着她。

    “我我不忍心你这样,阿伟,除了朋友的关系,我无法给你其他什么,我不希望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郞伟思索了一会,心想或许是自己做得太过了,无意中给白洁蓝施加了压力吧。

    他笑了笑,看向她,说道:“你想多了,我并不希望你回报什么,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所以我对你的感情不是爱情那么艰难,洁蓝,我把你当成亲人。”

    他的话语如一股温暖的泉水,渐渐地流淌进了她空洞又寂寞的心间。

    白洁蓝点了点头,感动得说不出话。

    他都这样说了,她又怎么忍心再说那些拒绝的话。

    这六年来,他们三个人相依为命,她清楚地知道郞伟的确没有其他的亲人。

    灵子的摩托车在超时门口停下,突然感觉有些嘴馋。

    因为萧子明不喜欢抽烟的女人,于是她一直在努力的戒烟。

    虽然说戒烟都说了几年了,还没有真正的戒掉。

    但是,她一直很努力。

    以前是从来不喜欢吃零食的,只喜欢抽烟,后来烟抽得慢慢地少了,就开始喜欢上吃零食。

    有时候嘴巴里要是没有什么东西,就会觉得怪怪的。

    “小爱,你喜欢吃什么就在里面随便拿,阿姨买单。”

    白小爱眨巴着眼睛仰着头看着她,嘴巴里的小舌头微微伸出来,舔舐了一下嘴角,笑眯眯地说道:“我们逛超市后,就去买冰激凌吃好不哈”

    “好啊,没问题。”

    “你不要跟洁蓝说哦,她不许我吃。”

    “为什么呀”

    “因为”白小爱想要说自己身体不好,转而一想,如果她说了,那么灵子阿姨也不会让她吃了。

    于是,她撒了个小慌,“妈咪就说冰激凌太冷了,吃多了肚子会疼。”

    “没事,咱们少吃一点就是,走吧。”

    “恩,嘿嘿。”

    灵子推着个购物车,白小爱跟在旁边,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拿了很多吃的东西。

    灵子在一排饼干面前停了下来,她蹲下身仔细地挑选着自己想要的口味,白小爱则跑到了另外一边。

    因为想到一会有冰激凌可以吃,她好激动的。

    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阿姨。

    杨芷熙皱起眉,不悦地呵斥道:“谁家的小孩这么没教养,在公共场所还乱跑”

    杨芷熙在挑选东西,没想到却被突然跑过来的白小爱撞了下,手中的卫生巾没有拿稳,跌落在了地上。

    经期间的她本来就烦躁,再加上最近秦彦凌不怎么理会她,她心里很是郁闷。

    这下被白小爱一幢,心里的火就发作了。

    白小爱也没有看见她,小小的身体跌倒在地上,她从地上爬起来,委屈地看着杨芷熙,

    “阿姨干吗那么凶,人家又不是故意撞你的,我也没有看见。”刚才明明就是这个阿姨只顾着看东西,而没有注意到她嘛,现在还凶她。

    杨芷熙怒火中烧,“你这没教养的孩子你妈是怎么教你的做错事情了还理直气壮”

    白小爱倏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微微地嘟着小嘴,“你可以骂我,但是不许骂我妈咪你才是没有教养的人”

    “你”杨芷熙被气急败坏,一把将白小爱抓了过来。

    华丽丽的分割线

    题外话:实在抱歉啊,前几天没有更新是因为重感冒了,整天都昏睡在床上,希望亲们能够理解,花花错了,呜呜<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