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错位人生 > 11-20
    、ch11

    我打开了衣柜,里面全是佣人服我道也不是嫌弃,只是没有一些宽松自在点的衣服吗,话说这间房间该准备的东西都很齐全呢,还有吹风机呢可以把我这身湿答答的衣服给吹乾。

    你是好了没,难道要我进去帮你换吗巫智不悦的敲着门显得十分不耐烦。

    阿是不用洗一洗喔,你一直叫是怎样啦,催魂喔我不爽得打开房门对她大吼,开甚麽玩笑阿我头都没擦乾就听见他在那鬼吼鬼叫。

    这衣服还真是适合你穿,看来你天生就是佣人命巫智固作镇静的说着。

    最好是这样啦,你刚看我都看傻眼了还在那口是心非我回了他几句後就去拿了条毛巾擦乾自己的头发,只见他不发一语坐在床上看着我,这感觉好恶心感觉像是背变态的大叔亏视,算算年纪我21岁但这位大叔已经高龄29了,想到就让我寒毛直竖,只好随意得把头发弄乾。

    你要带我去参观甚麽就走吧我走向坐在床上的他,他缓缓的站起把我带领到另一间房间。

    你因该知道这是什吗吧巫智指着墙上的照片。

    你跟你老婆的结婚照,看样子这是你们的新房阿,恭喜恭喜我笑笑的环顾四周,这人果然无聊又想拿思维的事来刺我,阿我就不是陈维姿怎麽可能会有任何感觉。

    是阿,这是我们得新婚房而这栋房子是我要跟她一起居住的地方巫智笑着坠入他那感人的爱情回忆,我则是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现在就告诉你我带你来的真正原因,我要你在这里当佣人也要你清楚你在我眼里永远都只是那样的角色巫智睁大双眼表情狰狞的对我说着。

    没差,反正你在我眼里连老鼠都不如我翻了翻白眼碎碎念。

    你在嘴硬也只能趁现在了,现在就开始你的打扫吧巫智又把我拖到工具间。

    我等下会在工作室工作,要是在我工作完你还没打扫完就别吃饭了巫智丢下这句话之後就得意洋洋的走掉了。

    谁要打扫阿,你真当我是灰姑娘吗,这个时机当然要想办法连络外界然後逃走阿我小声的笑着,真是幸运阿才一出客厅就看见了电话,当我拿起电话竟然发现这电话被锁码,要输入密码才能使用,算了,我看看有没有甚麽人会经过好了,我1个人在外面等阿等,但这里真的偏僻到一个夸张,都已经到黄昏了连只猫都没看见。

    你可真是优闲连一样打扫都没做还在这看风景巫智从我背後出现然後开始数落我。

    我在等待奇迹,看看会不会有人经过好心得把我载走我无力的回了他几句。

    那你等够了该进去了吧巫智用嘲笑的口气说着。

    我就算等成望夫石或是被风化了也不想看见你的脸跟进入你那恶心的家我摇摇头把头转向另一边。

    随你开心,你爱怎麽发疯就去你就算饿死也不干我的事,等你真的被风乾了会出来替你捡骨的巫智笑着拍拍我的肩膀。

    我要是真的风化了一定马上随风飘走,连在你身边一秒都不会久待我不甘示弱的回了他,我又不好欺负别总是欺人太甚了。

    老天爷真得很喜欢考验我,今天晚上好死不死下起了滂沱大雨,就像有人拿一大桶水从我头上浇下来加上夜晚的海风,我有种快要冻死的感觉。

    看你可以逞强多久巫智透着玻璃看着坐在地上遭受风吹雨淋的她,桌上的饭菜巫智一口也都没用,他真得是觉得很烦躁,自己干嘛没事把那女人带来这活受罪,但为了证明他才是真正的强势他绝对不能低头,但他手里的那把伞却迟迟不肯放下。

    我又开始晕了,又再次看到陈恩琪出现在我的面前,但这次她是跟另一群女人在一起。

    早说让你别跟那穷丫头在一起,看吧现在到好抢了你的男人还说要结婚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说着。

    少废话了,我心情可是遭得要命陈恩琪醉醺醺的说回答着。

    不要说我对你不好,帮你抢回巫智

    有办法吗只见陈恩琪说完话之後就沉沉的睡去,接着身旁的女人拿起她的电话传了一封简讯。

    恩琪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是你也不可以这样对我思维坐在高楼的边缘,衣衫不整的说着。

    你说些甚麽我真的不知道陈恩情慌张的看着思维,但思维却一跃而下。

    你这很毒的女人,你设计我跟你睡了一晚还找人轮暴思维,你怎麽这麽很心巫智痛哭着接着用力的推了陈恩琪。

    我只觉得眼睛昏花,接下来身体就接触到了冰凉的地面,真的好冷喔难道这就是死亡

    有本事就不要只是嘴硬阿,死女人巫智恒抱住倒在地面的她,因为她所以他整个晚上无法入眠,原本只想出来把雨伞丢在她头上的没想到一出来就看见她昏死在地上。

    、ch12

    昏昏沉沉了一整天,我无力的睁开双眼只看见了一盆水放在床头边,头上还有冰毛巾。

    醒啦,吃点粥吧巫智很不搭嘎的拿了一晚黑黑的稀饭朝我走过来。

    我生病的期间都是你在照顾我是吗,谢谢你我拿过他手中的稀饭,面目狰狞的喝了一口。

    有这麽难喝吗,我可是第二次下厨了但你的反应也太让我伤心了吧,好心被狗咬巫智生气的把头转到另一个方向。

    这有甚麽好生气的,你有尝过味道了吗,喝喝看我把粥推到他的面前示意他喝下去。

    喝就喝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巫智帅气大口的喝了一大口粥,接着只见他脸色铁青不停咳嗽。

    知道有多苦了吧,你煮的粥可是比药还苦阿我笑着嘲笑他,接着把剩下的粥都喝掉。

    干嘛喝掉,明明就很苦不是吗巫智抢过我手上空荡荡的碗,有点呆滞的看着我。

    良药苦口,所以粥苦疗效因该更好更营养吧我扭动着身体,躺个太久害我头昏脑胀的。

    我带你出去逛逛吧,我在楼下等你你准备好就出来巫智丢了这句话给我之後就去楼下热车了。

    还是会愧疚吧,看来你也不是那麽坏阿我看着他的背影,小小声的说着。

    今天怎麽这麽快就下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拖拖拉拉不肯去又寻死呢巫奇看着我嘴角扯出一个嘲笑的弧度。

    乖乖下来不就好了吗,怎麽这麽罗哩罗嗦的我部耐烦的回答着。

    车子飞快的开着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市场耶,我最喜欢的市场阿衣服便宜又可以大买特买。

    yes~太开心啦可以来大买特买了我开心的想要冲下车,但发现又下不去了。

    耍什麽白痴,安全带没解开你能去哪巫智吃错药似的替我解开安全带。

    你的睫毛很长,好像娃娃皮肤可真好我一时恍神用手上巫智的脸,但他随即躲开。

    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想让我在把你的手绑起来吗巫智又开始盯着我的手,上次被他皮带绑一天的惨痛记忆我可记得,所以我把我的手背在後面。

    不要在绑我了,很痛的我不会得意忘形的我小心翼翼的伸出左手做发誓状。

    记住你说的阿巫智看了我1眼後,就冷静的走在我得前面。

    喂喂~借我一点钱吧我要买衣服我看着巫智用一种乞求的眼神。

    拿去吧~回去要还的巫智把钱放到我得手上,我则失心疯的到处买,这样花钱的感觉真好,虽然之前用陈恩琪的名义买了很多名贵的衣服,但是我1次都没穿因为真的太不踏实了。

    这个是甚麽阿我大包小包的走到一个饰品摊前,被两条坠链吸引住了。

    小姐这麽漂亮一定有男朋友,这是具有束缚力的情侣对恋,有着永不分离的意思卖项链的老板笑着把项链交到我的手上,我看了看项链想到了名节,他是这麽的喜欢这个陈恩琪若是有天我真的回到自己的身体,而陈恩琪死去那总该留点东西给他留念吧。

    我买了我笑着想要拿钱赫然发现我只剩一百元,但这项链不可能只要一百,我又缓缓的放下项链。

    今天就赔本卖你吧老板将项链放到我的手上,我则傻楞楞的把钱交给了老板。

    去吃饭吧巫智不知甚麽时候出现在我身後。

    好阿我开心得拎着我的战利品前往餐厅,但这一顿饭我吃得很不踏实,我身上没钱菜单上的菜又都很贵,我只好一直喝水毕竟水是免费的。

    刚在餐厅干嘛都不吃饭,嫌弃吗巫智突然停在我面前问着我。

    我把钱花光了没钱吃饭,又不想在跟你借我低着头无奈的说着,想也不想就知道他一定会笑着说我是乞丐之类的,不想好心情被他弄坏了。

    所以连东西很重,也都不求我帮你巫智一手拿走我手上所有的战利品,一方面则看着我红肿的手。

    我可以拿得动的,我力气很大我伸手想要拿回我的战利品。

    我把东西放在餐厅了,你去替我拿巫智说完话之後就拎着我买的东西往车里走去。

    这是先生刚刚交待给小姐的,小姐还有什麽想吃得可以在点店员拿了一个纸袋里面装满了刚刚桌上的菜,原来他是有在关心陈恩琪的阿,看来这段感情陈恩琪也不算太吃亏呢而且那个白吃也比我想像中得好多了。

    、ch13

    我拿着纸袋恍神的走入车子里,我有点开始困惑该怎麽对他了,他好像很坏但又不是这样,也许他对陈恩琪并不全是恨,如果告诉他我不是陈恩琪也许行的通,他会不会好心的帮我找回到我身体的方法。

    干嘛傻楞楞的站在车外,你真的想用走的回去吗巫智摇下车窗对我吼着。

    为什麽突然对我这麽好我很深情的看着他,因为我真得很想让他帮帮我,明节太爱陈恩琪所以要是知道我只是个路人而她加小姐极可能早以乡消玉殒也许他会杀死我也不1定。

    看你可怜,觉得我也该尽个丈夫的职责巫智痞痞的完全开玩笑说着。

    我很认真的,你知道我不一样了对吧,你都没想过这是为什麽吗我开始有点激动的对他说着。

    你又开始发疯了,冷静点我这可没有镇定静巫智鄙视的看了我1眼。

    我没疯更没失忆,我不是陈恩琪我是毫米就是被陈恩琪撞飞现在还待在医院病房昏迷不醒的人我冷静的将每一个字清清楚楚的对巫智说着,接着只感觉到车子一阵紧急煞车。

    看来是我今天对你太好才会让你编织1些蠢闭的谎话来骗我,你想洗心革面用不着用这种烂方法巫智说完话之後就抢过我手上的纸袋跟我今天所有的采购品往车外1丢。

    大叔,你是更年期到了吗每次都火气这麽大,你是真的绝的我很好欺负对吧我烦躁的抓着头发,真是气死我了这人哪里不对劲,反应这麽偏激。

    你叫谁大叔,装甚麽年轻妹妹你也不年轻了巫智抓住我的手然後又对我大吼。

    烦死了你,走开啦我解下安全带下车想要去找那些衣服,我对变装没有特殊癖好,不想每天都穿着佣人服过日子。

    急着下去找甚麽,甚麽对你来说这麽重要巫智开门下车後挡在我的面前。

    找衣服跟找吃的阿,难道会找户口名簿我满肚子怒火的瞪着他,问那是什磨白痴问题。

    你说谎巫智一脸得意的看着我。

    你又不是我,你最好是知道我要找甚麽啦我推开他再次向前走。

    你不就是为了找这个项链吗,还是情侣对链听说这还有永远不分开的意思阿,还给你巫智拿出一条项链放到我手上,正当我正疑惑的时候他又做出一个惊人之举。

    那条就留在你身边,至於另一条你永远别想我会戴上,橡你这种女人最适合孤独到死巫智说完之後竟然把另一条项链丢进马路,接着只见到来来往往的车子辗过那条项链。

    发甚麽疯阿,那又不是要给你的我很用力的推了他一下。

    不然你还想要给谁,你那个痴心的保镳吗巫智在次反转我的手。

    很痛阿,我要给谁关大叔你什麽事阿,男未婚女未嫁我死命挣扎着。

    你已经嫁给我了,要不要我拿结婚证书给你看阿巫智不仅没有放松手的力道,还把我拉向他。

    告诉你等我一回到自己的身体我马上就去嫁给明节,不如果有必要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跟你离婚然後去嫁给明节,放心我一定会邀请你来的我转过头朝他笑了一下。

    你以为我会放你走,做梦巫智在我耳边说着,那个语气有极重的挑衅意味。

    现在都几年代了,我可以私奔阿大叔,不然来个婚外情生个孩子也不错阿我继续不知死活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脸色已经铁青的他。

    那就试试看是我比较有能耐还是你的保镳阿巫智说完这句话之後就把我扔回车上,接着疯狂的加速。

    、ch14

    我刚刚说的都是开玩笑的,明节已经很大了我怎麽可能去嫁他呢我故意扯开话题感觉有不好的预感。

    住嘴,在不住嘴我就直接停车在路边跟你生个孩子巫智伸出一支手来捏住我的下巴,一方面开始放慢开车的速度。

    记然你要跟我玩硬的我就奉陪到底我定住他捏着我下巴的手,接着用力的在上面咬了一大口。

    疯女人很痛阿果不其然巫智痛的放开我的手,我则解开安全带然後跳车,只觉得自己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好痛阿。

    陈恩琪你这个疯.女人,既然真的敢跳车巫智快速的煞车後跑去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

    好痛阿,烦死了我是做了甚麽坏事一直受这种折磨一下是复见一下又差点淹死现在又这样,我要回家啦气死我了我开始语无伦次得大哭大闹,但好险是晚上所以车都快速的开过没有注意到我得丢脸行为。

    知道痛还这样跳车,你以为你是霹雳娇娃阿你所受的苦都是你自找的巫智很没同情心的说着但是表情却是挺凝重的。

    还不都你害的我哪次倒霉受苦你没在旁边信灾乐祸,我死了你最开心我仍旧不停的哭着,好痛喔。

    站得起来吗巫智伸出手拉着我要把我搀扶起来。

    放手啦,你想害我骨折吗我要是站得起来干嘛死赖在地上,你老是说我脏难道我就真得喜欢待在脏兮兮的地上我推开他的手在次跌坐到地上。

    好了安静点好吗,毫米巫智整个人把我横抱起。

    你刚刚是叫我毫米吗,你相信我了吗我激动又兴奋得想要拍手,但一动我的手就开始痛。

    是阿,不要在说话了你不累我抱住你是很累的巫智边说边把我放入车上。

    现在是要去哪我平复心情後问着他。

    你说呢,还能带你去哪当然是去医院阿难道会载你去海边巫智在次一脸不屑的看着我。

    你的笑话很难笑我翻起白眼,医院比我想像中还要更快抵达,但是说这是医院有点迁强,那医院只有一名老到不行的医生跟胖到不修边幅的女护士。

    干嘛不走了巫智看着停在原地的我。

    我好像不是那麽痛了,回去吧我拉着他的手想要逃离这里,这乡下地方连医院都特别可怕。

    小姐受伤了就是该打针阿,走吧那胖护士几乎是硬要把我拖走,我死命抱住巫智不放。

    那就只好在这打阿护士进去拿了针筒,用力的往我手上打了一针。

    已经打完针了,可以放手了吧巫智双手举高做投降撞,我则尴尬的推开他。

    这些药敷完就没事了医生用颤抖的声音说着,看着这医生我真的很怀疑抹完这药之後会没事吗。

    停在我面前干嘛,不走吗我疑惑的看着背对我不动的巫智。

    脚不是会痛吗,我背你吧巫智蹲下来示意我给他背。

    不用了,还能走呢不劳烦你阿我说完话之後就绕过他的旁边。

    你确定不用麻烦我,如果你真不是陈恩琪的话你以後需要劳烦到我的地方可多的,你确定要不劳烦我巫智依旧是蹲在地上用一种及自信的口气说着。

    你会帮我找到回我身体的方法吗我缓缓的移动到他的背後让他背我。

    看你表现吧,如果你不要一天到晚给我惹事的话巫智笑了,第一次笑着对我说而且是真心的笑容。

    你笑了,表示我们可以有好相处了吧你也知道我本就不是陈恩琪,所以不要一直找我麻烦啦我在他耳边大声的说着,今天算是个好日子吧因为我找到了可以帮助我的人。

    、ch15

    现在可以回去了吧,我很担心我身体的状况我瞪大眼睛看着巫志,他因该没理由拒绝我吧。

    明天在出发吧,反正现在这个时间点医院也不会开放探亲巫志说完话之後就把我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接着自己若有所思的走进房间里。

    隔天一早巫志就载我去医院,这一路上他一直很沉默。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荒谬,连我自己都觉得很荒谬了何况是你我说了一句话想打破现场的沉默。

    如果你不是陈恩琪,那她又在哪巫至淡然的问着我。

    我不知道,也许是死了也许像我一样跑到别人的身体里,一直很想问你,你希望她死吗我歪着头看着专注开车得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麽。

    我也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她死巫志停下了车,小小声的说着。

    可我却希望她一定要死,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就不会落到这种窘境我说完话之後就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进医院。

    今天我的病房特别陌生宇特别冷清,我种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

    好久不见了,伯母过的还好吗我敲了敲门进了病房,问了一脸茫然坐在病房床边的妈,但妈除了握着床上的我的手之外,一句话都没有讲。

    你跟我来一下橘子突然出现在我身後,拉着我往病房外走去。

    发生什麽事了吗我努力抑制快要崩溃的情绪,光看妈跟橘子的反应就可以知道我的状况是有多差。

    医生说了,奈米的情况已经算是半脑死,最好的情况就是让她拔管静静的离去,而伯母也同意了,我们相信毫米也不会希望自己像那样的活着,我们舍不得她受苦橘子说着说着掉起了眼泪,她在我面前从来都没有哭过,以前我还老嘲笑她无情。

    所以你以後别在来了,伯母看见你会难过我也会,你有时很像橘子,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好对不起病床上的她,所以到此为止吧橘子说完话知後走进了病房,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病房门口,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掉下来,因为我已经伤心到连怎麽哭我都忘记了。

    走吧,这样站着也不是办法巫智走向我,对我伸出了手,但我只是不发一语的站着,我的脑袋就像是所有的地雷一瞬间炸开,什麽都想不到。

    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去把车开过来巫智这一句话让我回过神来,我现在是在医院门口,我刚刚不是还在病房外的吗,怎麽在这了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只知道我要永远的死去了,既然死都是我注定的命运,那我绝对不苟延残喘活在这个身体里面,我冲向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只听见了叭~~~~~~~~~~~~叭的声音,接着我看见好了好多血,我要死了吗

    活下去阿,你听得见我说话吗我只看见了巫智放大的脸在我的眼前出现,旁边有好多好多的人在围观,我的身体也变得好轻好轻。

    、ch16

    我死了吗,是谁在我的脸呢我打开眼睛发现我正在俯瞰着某个画面。

    救救我,不论是谁都快来救救我的女儿吧一名妇人在海边伤心的哭喊着。

    风浪这麽大,你的女儿掉到海里恐怕一旁的路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别乱说了,我的毫米不会这样就丢下我的妇人大吼着,越看那复人我救越觉得眼熟,那是妈..没错那就是我小时候记忆中的妈。

    找到了,找到了听见了救难人员的叫喊声。

    要感谢这个少女一直抱住你您的女儿,您的女儿才有机会获救我看着救难人员跟妈的对谈,接着看着小时候的溺水自己跟救了我的大姐姐..是陈恩琪,当初救了我的人是她,竟然是她。

    哪位是陈小姐的家属医生从急诊室中走出,问着外面层时脸色苍白的三个男人。

    我是她老公,她怎麽样了脱离险境了吗巫智慌张的问着医生。

    已经脱离险境了,现在只需要绝对安静得给它休息医生说完话之後就离去了。

    你到底要伤害她到什麽时候你才开心明洁用力的纠助巫智的衣领,发疯似的摇晃着她。

    我没时间跟你这爱搞单恋的人瞎耗,我有更重要的是要忙明节推开了巫智,跑向了某个地方。

    我知道我该醒了,我自己也有欠陈恩奇,那就让我来帮她活下去吧每件事发生都一定有他的原因,不论那原因是什麽,我缓缓的打开了双眼,看见有一只手想要关掉我的呼吸器,我吓得睁开眼睛看着他,但却没看清楚,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有人想要陈恩奇去死,也许那场该死的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想要陈恩琦去死。

    「恩琦你醒了阿」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人是陈恩琦的爸爸,我敷衍的笑了笑。

    巫智在哪,我有话要跟他说我现在能相信的只有自己,我不能在用毫米的方式跟他相处,从今天起我是陈恩琦。

    你醒了阿,有哪里不舒服吗巫智担心得上我的额头。

    你愿意接受我了你愿意忘记那个照成我们两个生命错误女人了我伸手环抱住巫智。

    你是谁巫智推开病床上的我,一脸不可相信。

    我当然是陈恩琦,不然还能是谁难道会是死去的那个她你到现在还在忘不了那个女人我拿起床上的枕头往巫智脸上一丢,他的脸又错愕又惊吓。

    我让你活下来了,你怎麽会是陈恩琦,那她呢真的抛下一切死去巫智的表情很复杂,好像又伤心却又开心。

    为什麽我会躺在医院呢,我记得那天我开着车我扶着自己的头,等待着每个人的反应,害死陈恩琦跟间接害死我的凶手,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等着吧。

    、ch17

    没事就好,不要想那麽多了陈父伸出了他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过你们怎麽脸色都这麽差阿特别是你我把手放到明节的脸上,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留在我的身边吧,求你了,我不要在失去你了..不论我对你的感情会受到神麽惩罚我都不怕,不论是谁都无法把我从你的身边拉开明节整个人紧紧抱住我深好像如果他一放手我就会消失一样,我则是没有任何反应的给他抱着,明节跟陈恩奇的死拖不了关西,尤其看陈父的表情就知道了。

    还不放开小姐,你现在是造反吗陈父脸色反青咬牙切齿的说着。

    如果我说不放呢你打算怎麽办呢打算找人处理掉我吗老爷明节用极度冷淡的语调说着,那种语调充满了怨恨。

    那我叫你放开,这是我老婆所以你放开你的手巫志把我从明节怀中拉开。

    都别吵了,琪琪你自己说你现在想要的是什麽陈父走到我的面前质问着我。

    都出去然後明节留下来我疲倦的走到床边坐下。

    说了让你们两个都走呢明节推赶着陈父跟巫志,大声的说着。

    你巫志离开房前眼神迷茫的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叹口气,他只说了一个你字,就没在说下去了。

    其他人都不在了,小姐想要跟我说什麽呢明节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告诉我你想要什麽我看着他笑了笑。

    小姐是什麽意思明节的脸上的喜悦瞬间消失无踪,蒙上了一层影。

    没什麽意思,只是绝的你在我身上消耗了太多青春,想补偿你罢了

    小姐现在是想赶我走吗我做错了什麽吗明节很慌张的问着。

    你想太多了,我们现在来说实话吧,我也不是什麽高中小妹妹了,你对我的感情我也不是不清楚,但是你从不表白让我觉得很困惑,你到底在犹豫跟盼望些什麽我伸手握住他的手,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手瞬间颤抖了一下。

    我怕你驱赶我,怕你讨厌我,怕你在次出意外明节的声音变得颤抖。

    出意外你是说车祸吗那只是场意外不是吗我刻意用轻柔的声音问着他。

    如果我不要传那封简讯.

    什麽简讯,你把话说的详细一点

    小姐刚刚康复,还是多休息吧明节把他的手从我的手上抽开。

    你这样推开我是好事吗你因该也只到巫志本没爱过我,这样无聊的爱情追逐我也厌倦了,为什麽你不提出你的勇气,也许事情都会有好转的对吧我拉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小姐因该是伤的太重才会说这些疯话,今天小姐说的话明节不会放在心上的明节转身,接着很恭敬的跟我鞠了个躬。

    我如果说我愿意跟巫志离婚,你会相信我的决心吗我一字一句坚定的问着他,等待着他的回复跟反映,可惜他只呆站了一秒,接着就一言不发的走出去了,为什麽会对陈恩期望之却步呢我觉得明节并不是那种没有担当跟勇气的男人,照理说我刚刚都那样诱惑他了,他因该会开心的要疯了,可那个表情怎麽那麽复杂,就跟陈父的表情一样,这件事情真的是很不单纯,陈父跟明节还有巫志都是可疑的犯人要怎麽抓到真凶呢

    、ch18

    反正大鱼跑了,我也没必要再丢鱼饵了,我一个人又失神的走到了自己的病房们口,不知道病床上被判脑死的我是不是已经被送入那冰冷的冰柜或是一个人躺在那冰冷的停尸间。

    微米还躺在那房间里面,好好的躺着没有被拔管,也没有放弃治疗巫志的声音从我背後传来。

    干麻告诉我,我只是无聊路过的我努力维持住冷静的声音。

    是你撞到她的,好歹也进去看看她吧巫志握住我的手。

    好吧,你说得很有道理毕竟是我撞到她,自然也该释出我的关心吧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悄悄的走近了那个房间。

    她没有父母或家人朋友吗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她们都走了,因为他们不想要在伤心的活下去巫志平静的说着。

    伤心的事因为她得乖女儿不争气得躺在这吗,医生不是已经判她脑死了,家属也放弃治疗了不是吗,为什麽她还会在这我握紧拳头,深怕自己的情绪会爆发出来。

    我拜托他们的,我跟她们说毫米没死一直在等待回到自己身体的机会

    结果呢她们因该不会理会你的

    我就每天後脸皮的来骚扰她们,骚扰到她们答应巫志缓缓走向了病床上得我,帮床上的我盖好被子。

    干吗干被子,她现在因该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我更用力的握紧拳头,咬着自己的嘴唇以防眼泪冷不防掉下来。

    她会有感觉的,而且深深的感觉到,把指甲叉到自己的里面你不痛吗干麻这样折麽你自己,身体不是自己的也不可以这样阿,灵魂肯定很伤心吧,不过连跳海跟跳车的勇气都有的你,这点小case因该不算什麽吧巫志把我握紧的拳头给张开来,而且是很温柔的着那因被指甲嵌入而留下伤痕的手掌。

    胡说什麽呢你,虽然你这麽对我我很开心,但我是陈恩琪我把他的手从我的手上挥掉。

    是这样吗可是我怎麽觉得你不是呢巫志收起脸上的笑意,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你不要胡说了,虽然可以跟你单独想处我很开心但现在气氛不大对,如果你带我去海边..不是我说错了,如果你带我去花海约会我倒是可以好好跟你闲聊,但今天就算了吧我起身想要离开,却被他拉住,结果跌到他的怀里。

    现在这样算什麽,我不是说今天就算了我不安的挣扎着,我可不是要来跟他谈情说爱的,我是来帮陈恩琪查死因的。

    别动了,乖乖的听我把话说完,不知道为什麽你选择扮演陈恩琪,也不知道为什模装作忘了我们两个发生过的一切,只是我有一句话一定要告诉你,谢谢你活下来了不论是以谁的样貌,还有如果觉得辛苦可以来依靠我,如果可以承认你是谁就更好了,我会陪在你身边的,毫米巫志在我耳边轻声说着,一字一句是那麽的真诚,我从来没想过那个满脑子都只有复仇的白痴男竟然为我留住了我的身体。

    你说完了吗,我可以走吧我抑制住想哭的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气。

    留在这吧好好的看看自己,我走了巫志拍了拍我的头,对我慈蔼的笑了笑,我的心跳了,第一次在陈恩琪的身体里感受到如此真实的心跳,是因为我用了陈恩琪的身体所以意志也被她引响了吗

    作家的话:

    ch15.ch16因为失误所以删除到...

    、ch19

    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现在也是到我可以出院的时候,想必出院的第一顿饭因该很难下咽了,因为我又要开始诱敌了。

    我来接小姐回家了,老爷已经让下人备好饭菜了明节笑着帮我提行囊到医院门口。

    为什麽叫我叫这麽生疏,你一直叫我小姐这样好吗,不希望我们的距离拉进吗我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因为在更亲近的举动我会觉得别扭。

    我明节有些害羞的把手放到我的肩上。

    叭~~~~~~~~~~~~~~就在此时传来了超大声的喇叭声。

    谁阿,这麽没公得心喇叭按这麽大声我不越得警盯那台车,那台车下来的人影还真是熟悉。

    我来接你回家了,怎麽没等我就准备跟别人走了,这样不好吧巫智直接走到我身边把我拉到他身後。

    是老爷让我把恩琦接回去吃饭的,等到吃完饭我会把她安全送到你那的明节的口气明显变了,变的十分不友好。

    是阿,我先跟明节回家吃个饭,你因该很忙的,所以等我吃完饭之後我们在见面吧我笑了笑,悄悄的走离巫志的背後。

    不如我一起去吧,反正好久没有拜会岳父大人了巫志笑着,但总觉得有种火药味弥漫。

    那就出发吧,我坐你的车我笑着对明节说着,明节则是有些脸红。

    为什麽你是我老婆因该要坐我的车吧巫志眼神冒火的问着我。

    比起跑车我更喜欢坐休旅车,而且我想跟明节好好的聊聊天我忽视他身上的火气,拜托,说些题外话我坐他那台车的记忆没有一个是好的,跳车.绑架.被在去海边,现在我可没闲功夫应付那些衰事。

    知道了,那我跟你们坐同一车,现在可以出发了巫志说完话之後就把我一起拉进休旅车的後座。

    你可真是改变不少,以前要请你跟小姐坐一台车跟吃一顿饭你表示得有多讨厌阿,还直接吐了不是吗巫志平静的开着车,说了些我都觉得惊吓的事实,原来讨厌到这种程度。

    那我是不是坐到前坐比较好,免得你等下又神经失调突然在车上发飙我无奈的问着,说时话我本来就不打算要坐後座,我今天就是要趁跟明节独处得时候聊聊我的车祸跟我和他的关西,结果旁边好死不死杀出一个程咬金。

    那我停车让小姐换坐明节的声音带着一点雀跃。

    你敢把安全带拆开坐去前坐我就在拿皮带绑你的手一次巫志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我则下意识的了自己的手腕,上次的痛我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

    还是维持这样好了,早点到家也好,爸在家里等我吃饭,总不好意思让他等太久我尴尬的笑了笑,我现在是被威胁了吗真的是很没用阿。

    我是陈恩期,陈恩期,陈恩期我一个人不停的小声呢喃,我真的是快要露馅了,那个白痴复仇男老是要把我骨子里那个毫米叫出来。

    别在嚷嚷啦,休息一会吧巫志拉着我的手,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而我竟然就像听见了什麽魔法似的睡着了,忽略了明节的手都已经用力的爆出了青筋。

    别在睡了,已经到了巫志拍了拍我的头,我才张开眼睛。

    怎麽这麽快就到了,我都还没睡饱呢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还是要直接回我们的家睡觉巫志捏了捏我的脸。

    你干啥呢,就跟你说我是陈恩期而且是来这里是为了吃饭阿,干嘛要拐我回家阿我有点反应过度的推开他,真的是快疯了,干嘛捏我的脸还有我在害羞个什麽劲阿。

    乖女儿在那发什麽呆呢,还不快点近来陈父的声音把我从尴尬状态中唤醒。

    没有,刚刚睡醒有点失神我笑着打哈哈接着就冲进去。

    今天是吹什麽风竟然可以让你踏进这个家跟我们一起吃这个饭陈父看了看巫志,一脸嫌弃的说着。

    还不是因为您的乖女儿巫志得意的笑了笑。

    你对恩期从来都不是爱情,为什麽最近却表现的那麽失常陈父表情严肃的问着他。

    那如果我说现在对他是百分之百的爱情呢巫志边走边说,嘴角有了明显的幅度,特别是在走过明节旁边的时候,他早就注意到明节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这些话都是故意说给他听的,让他知道自己什麽该坐什麽不该做。

    明明不爱小姐干嘛要搞成这样你想要诱骗小姐你爱塌然後在抛弃她让她发疯吗名节档住了巫志的去路。

    不论答案是什麽,那个女人都不是你可以配的起的巫志拍了拍明节的肩膀。

    我到不决的是这样,小姐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明节咬牙切齿的说完之後,就大步大步的迈向了饭厅。

    乖女儿难得回家要多吃一点陈父把菜夹到我的盘子里。

    谢谢我礼貌的笑了笑,但筷子一口都没动,因为他夹的菜没一样是我爱的。

    小姐那天问我的问题,我现在给小姐答覆,但要请小姐遵守诺言明节放下了筷子,异常任真的跟我说着。

    是什麽答覆我也很好奇,那就在大家的面前把话说开吧巫志放下了筷子,整个饭局的气氛变的极度低迷。

    恩期,我一直都很爱你,从以前开始,以前我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不安跟太多得害怕,但现在我想要赌一把,及使选择这样做的我要下地狱我也不怕,所以请你离开你旁边的那个男人吧明节走到了我的旁边,对我伸出了他的手,这个人真的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完全超乎我的想像阿,现在情况可真是有趣了

    、ch20

    如果我刚没听到的话,你是公然再拐我的老婆吗巫志轻蔑的笑了笑。

    恩期,你的答案是什麽不要再让我失望第二次明节用超真诚的眼神看着我,那个眼神强烈到我连想躲开都很难。

    什麽叫做让你失望第二次我有些疑惑虽然内心恐慌期时更多。

    都给我闭嘴陈父气得翻了桌子,而且满桌饭菜都往我的方向飞来,就在我以为完蛋的那个瞬间,奇迹竟然出现了,我一点都没有被泼到。

    你干嘛这样,我是陈恩奇我有点惊慌的说着,这真的是太狗血了,巫至整个人抱住我,让所有的菜都洒到了自己的身上,为什麽这样做呢

    因为你是毫米,因为是毫米我才这麽做的巫志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

    巫志你先带着恩奇回家,我有点家务事要处理陈父满脸怒容的说着。

    那我们就先走了,我们回家巫志握紧我的手,笑着说着。

    不要跟他去不要丢下我,求你了恩琦明节有些崩溃的在地上哭吼起来,那个样子好像我离开他,他真得会死,不对,他在垦求的是陈恩琦,不是我,怎麽事情变得那麽难处理。

    别在看了,如果你不想让事情更难堪的话巫志在我耳边说了这些话之後就很用力得把我拉走了。

    对不起我临走前说了这句话。

    别走阿,求你别走阿巫志的声音一直在哭吼着。

    你可以在不中用一点,她是你的妹妹,你竟然要她跟你在一起陈父用力搥打瘫软在地上的明节。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不该一夜风流更不因该把我安差成她的保镳,那样我就不会有机会爱上她明节整个人表情扭曲的哭成了一团。

    所以呢这是事实你没有办法改变,不要忘了她为什麽出车祸陈父一脸倦容的坐在椅子上。

    她不一样了,也许这次她可以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然後跟我逃到天涯海角明将脸上的泪抹乾,从地上站起。

    你以为我会坐视不管吗陈父邓大眼睛看着名节。

    随便你要怎样,反正这次我宁可选择跟她死在一起也不会再让她离开我明节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着。

    恩琦不爱你,你不了解吗陈父伤心的流下了眼泪。

    她会爱我的,若是她不爱我也无所谓只要我爱她就好了,只要把她留在我身边就好了巫志转头对陈父笑了笑。

    你是哪筋又不对劲了,干嘛跟那个保标道歉才一回到家巫志就朝我大吼。

    都是我害的阿,要不是我想调查那个车祸也不会变成这样阿我烦躁的大吼着。

    你刚刚说你要调查什麽车祸,把话说清楚巫志抓住我的手腕,不停质问着我。

    你听错了啦,快放手很痛阿我拼命的想要挣脱他,我真的是脑子不好,连个谎都说不好。

    我不放除非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巫志就像是抓到金矿一样一直抓着我的手臂不放。

    知道了,我说我说我全都说,你先放手我无奈的说着。

    哪里跑巫志笑着对我说着,我原本想打发他就跑走,看来是没办法了。

    知道了,我不跑我们好好谈谈吧我举起双手投降。

    我觉得你还是会偷跑走,还是把你的手绑起来好了巫志说完话之後就朝我贼贼的一笑。

    不要绑,我不是说了我不会跑吗我真的是烦躁的要死,可是他老兄不死心的跑到我身後,看来是要把我反绑阿。

    好了,就这样讲吧巫志脸上笑意盈盈的说着。

    你在干嘛阿我整个人的体温顺间飙高15度,他整个人从背後熊抱住我,把他的手附盖在我的手腕上。

    这样你不会跑也不会痛很好阿,快说吧巫志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是毫米,所以你不要这样抱着我,很尴尬我别扭的跟他说着。

    可是你很会跑来跑去,不过看在你主动跟我坦承得分上我就先放开你,要是敢再乱跑可就把你压在床上了巫志说完话之後就放开了我,我也迅速的离开他的身边。

    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跟我身体接触,很尴尬的我用手扇了扇自己的脸,我现在的脸因该是红得要命。

    当然不行,我们是夫妇

    你跟陈恩琦才是夫妇,我是毫米阿,肢体接触是要跟喜欢的人做的我很严肃的跟他说着。

    知道阿,我就是因为喜欢你才做的,我是个很有原则的男人巫志也很认真的跟我说着。

    不跟你胡扯,反正都跟你承认我是谁了,你就帮帮我一起查陈恩琦车祸的真正原因我对他笑了笑。

    我为什麽要帮你巫志一脸高傲的问着我。

    你也可以不要帮我,只要签一下离婚协议书就好了我很冷静的跟他说着,我从头到尾都不认为他有需要跟义务来帮助我。

    为什麽要签离婚协议书巫志不知不觉中正在逼近我。

    我需要诱惑明节才能得到一些正确的资讯,我得车祸跟陈恩琦的爸爸和明节脱不了关西我很认真的解说,一回神才发现巫志把我整个人困在角落。

    所以你要牺牲色相去色诱那个保镳巫志脸上的笑变得有点扭曲。

    有时候小小牺牲也是要的阿,因该不会到太亲密,不过要是真得要很亲密该怎麽办阿我自己一个人越想越烦恼,脸上的表情也忘了控制,更别说去察觉到巫志表情的变化了。

    与其这麽烦恼,到不如我来帮你想个解决方法吧巫志的话就像解药一样。

    怎麽做呢我很好奇的看着他

    把你卖给我就可以了巫志说完话之後就整个亲了我,而且是很深入的亲,感觉那个吻有好多夹杂的感情,我好几次试着拒绝,但最後我的抵抗似乎比不上他的感情来的强烈,我在色诱明节之前就被巫志给吃了,这一个晚上,真的是比我想像中得更家漫长。

    作家的话:<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