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错位人生 > 1-10
    、ch1

    在这个晴朗的天空下,我要赶着去参加我的大学毕业典礼,我开心的骑着车,我的人生终於要有心的迈进了,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前方出了了一辆开得飞快的车子,我的毕业典礼只觉得看见了蓝蓝的天空,跟离我好远好远的摩托车。

    快叫救护车阿,那个女孩飞出去了

    车上也有人快救人阿

    痛~好痛我慢慢的张开眼睛,发现了我的身边出现了好多好多我不认识的人,而且全部都穿着黑西装,是黑道吗

    恩琪,你醒了吗,是爸爸阿老头激动的抱着我

    放手,好痛阿我是着推开这个奇怪的老人

    恩琪还在生气爸打了巫智的事吗,那个小子在外面拈花惹草还对你动手动脚害你流产爸才打他的,你就别在跟爸呕气了阿老人苦口婆心的响我说着,但我一句话都听不懂

    我的脚怎麽缠上了这麽大块石膏,发生什麽是了,我的毕业典礼呢我开始慌张的大叫。

    乖女儿你别紧张,你三天前出了车祸,撞到了一个女孩,好像叫做毫米那老人我的头是图安抚我的情绪。

    毫米你开什麽玩笑我推开了老头想要跳下床,不要开玩笑了,我就是李毫米阿,我只记得那天我出了车祸,然後然後

    又再发疯了,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这个邪恶的女人,看看你这张丑陋的脸吧男子拿出镜子丢在我面前,我彻底吓傻了。

    这是谁阿,救命阿我把镜子网墙上丢去,我不敢相信我在镜子中所看到的..那张脸,一张完全陌生女子的脸。

    快找护士小姐来,让他们给小姐打锭剂来只见那个自称是我爸的人大吼着,正确的来说他是这个女生的爸爸,但现在的我管他哩,我一定要先看看被撞到的自己是否安好阿。

    放开我,放开我我大吼大叫着。

    护士小姐来了,快让开只听见有人讲完这句话之後,就有东西到我的腿上,再来只是感觉到想睡觉,醒来之後我因该不会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我还有好多梦想呢,决不能让这个身体阻碍我。

    我的女儿变成这样你很开心吧,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婿阿陈父用力的打了巫智一拳。

    不知道您是要听时话还是假话,说开心的话若是她死了我会更开心,向她这种黑心的女人只会耍这种无聊的招数巫智了被打的脸,不经义的说着。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不是我那个傻女儿爱你爱到疯,我早就杀掉你了,还让你这不知好歹的狗东西来跟我胡扯陈父气的脸红气喘吁吁的说着。

    那你就朝这里开枪阿,最好是一枪就杀死我,不然叫你那黑心的女儿来也行,就像她害死思维依样的残忍手段,我不躲也不藏等着你们杀巫智说完话後,就拍了拍陈父的肩笑着走了。

    我不能在躺着了,我要去找我的身体究竟在哪我拖着裹着石膏的脚,依路往医院的服务台冲去

    就知道你在装疯卖傻,心地邪恶的女人旁边传来一个男子的挑衅,我抬头看了看那个男子,那人就是把镜子丢到我面前的人,他一定跟我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熟识,问他就对了。

    我说,你知不知道被我撞到的那个女孩住哪间病房我满眼期待的问着他。

    干嘛,没撞死他你觉得可惜吗那个白痴男子竟然这样回答我,我一气之下就用身体用力的撞倒他。

    甚麽都不知道就安静点,谁让你在那胡扯,死白木我不爽的瞪着他,但在我一转身之後,却看到了最让我想念的两个人,我的好朋友橘子跟我最尊敬的老妈王美女士,我开心的走向他们。

    啪~你还好意思笑嘻嘻出现在我们面前,你这个杀人凶手橘子打了我一巴掌气愤的说着,我只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因为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在指责一个杀人凶手。

    我.我我原本想大声的说出我就是毫米阿,但是看着反应出来的倒影,我却什麽都说不出来了。

    作家的话:

    、ch2

    别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了,我们家毫米一定也不想看见你只见妈妈含泪说着,

    她看起来憔悴很多。

    毫米现在还好吗,因该没事吧我小心翼翼的问着他们,我好想扑进橘子跟妈的怀里大哭,但是现在的我拖着这个身体没有办法接近他们。

    你猜呢,被你这麽大台车强力撞击能活命就已经是奇迹了,你还会觉得她可能没事吧橘子大声的厉斥着我。

    都是她的错,都是她我疯狂的往自己的脸上呼巴掌,都是这个身体主人的错,要不是她的胡乱驾车,我也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伯母我们还是先走吧,看她私乎是疯了看着橘子跟妈惶恐的眼神,我真的觉得世界毁灭了。

    快起来,别在这丢人现眼了,犯了错才想装善良没人会相信你的那个白痴男又在那火上加油了,我知道他攻击的不是我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但是现在这种状况怎麽想我都觉得她在讽刺我

    你很讨厌我吧,那现在乾脆杀死我或打我好了,我厌烦这个身体厌烦你更厌烦我自己我疯狂的拉扯着这个白目,希望跟他一起一了百了好了

    小姐,冷静点身後多了一个人把我架住。

    贴身保镳又出现了,看来你跟他真是天生一对阿,一起演戏加一起唱戏,自杀的戏码演不腻阿白目又说些刺人的话,但是多亏了他的冷言冷语我才彻底清醒,我不能死,如果死了一切就都归零了,我要回到我原本的身体里

    麻烦你扶我回病房吧,我累了我对着收後架住我的男子说着,他没有给任何回应指是默默的搀扶着我回病房。

    听说你是我的私人保镳,那我交代你去做的事你都一定会做到对吧我把手覆盖在他的手上,希望他感受我的诚意。

    小姐希望我去做些甚麽,明节拼死都会办到明节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回覆着我,但我只剩这个人可以帮忙了,加上他有种忠诚感,相信他一定会帮我的。

    去帮我打听毫米的病情,还有对毫米跟他的加人给予最好的照顾,不准让他们知道是谁做的我快速的说出了我的希望,我真的很心急有关於自己身体的状况加上家境又不是特别好,如果要照顾我那车祸的身体肯定花不少钱。

    知道了,我会尽速去办好的明节说完之後就离开了病房,只剩我一人空留在病房,

    等待的时间真的很难熬,好险刚好医生说要身体检查正好帮我打发时间。

    医生,你说我的宝贝女儿有没有怎样阿老人担忧的把手放在我的肩上

    目前看来是没有什麽大碍,但是很难去保证会不会有什麽後遗症,毕竟遭受过大刺激後甚麽都是可能发生的医生用专业的口吻说着。

    检查做完我想回房了我说完话後就努力的直冲病房,我希望我回房的时候就可以得知我的身体是否安好。

    小姐,你让我做的事我都做好了,这是毫米小姐的病例,麻烦你过目,有事在吩咐我吧明节把资料交到我手上之後,就走出病房了,我心急的看着资料上面的病例,2次集救目前倾度昏迷,这就是病例上所写的字,真是庆幸我还没死,我边想边笑着哭了出来,现在是我该认真的时候了,我必须先养好我的脚伤,才能去照顾我另一个身体。

    我的乖女儿怎麽又在哭了,是不是脚痛阿老人担心的问着我。

    帮我找个复健师吧,我希望能够最快的时间好起来,拜托你了我低头请求这个老人。

    好,爸会帮你找最好的复健师,也会让巫智跟明节陪着你老人笑着着我的头,我也笑了为了我自己跟我在意的人,我一定要自立自强。

    、ch3

    复健的路很辛苦,每次都痛得让我想把这个身体主人的脸刮花,都是她的错为什麽我还得替她复健阿,气死我了。

    小姐很失望吗,要不要我去把巫智带来明节不知哪来的奇怪想法跟我说这个。

    发神经阿,他来除了说话贱我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干嘛要他来我白了明节一眼

    小姐很喜欢巫智,不是吗明节黯淡的说着。

    是喔,你说这个陈恩琪喜欢巫智喔我鄙视的说着,这女的眼睛瞎了吧,那男的就是个长想普普嘴巴很坏的人,看来我有空要去看看眼科了,这陈恩琪眼睛真的有问题。

    小姐怎麽说话说的像是在说别人,不舒服吗明节担心的问着我。

    大概吧,我可能脑子跟身体都不正常了我做了个鬼脸,不在意的说着。

    明节你先回去吧,我有别的地方要去我支开明节之後一个人人偷偷的溜到了病房门口,那病房里躺着的是我的身体。

    不是让你别出现了,你还在这干嘛妈语气不悦的对我说话,好久没听见她说话了,真的好想他喔。

    可以让我进去看看毫米吗,我只是想看看她我小心翼翼的问着妈,希望能听见让我雀跃的答案。

    不可以,麻烦你请回吧妈说完话後就头也不回的走进病房里,不是有句话叫

    母女连心吗,我真的很怀疑那句话本就是骗人的,我收拾起想要大哭的心情,提起沉重的脚步一步一度的准备走回房间。

    等等,过来吧身後传来妈的呼喊,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母女连心呢。

    我觉得毫米会想看看是谁让她变成这样的妈说完话之後就走进了病房里,我则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後,但是看到躺在那的我,我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那是我阿,曾经活蹦乱跳的我阿。

    陈小姐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但我没办法轻易的说出原谅你这种话,因为我们家毫米不会原谅你的妈说玩这些话之後就掩面走进厕所了。

    我一个人一路呆滞的走回病房,我到底该怎麽办阿,怎麽办阿

    看来你复健的很不错阿,都可以一个人走了,老天真是不长眼竟然让你这样的女人只是腿受伤巫智又开始不停的说话酸我。

    是阿,老天真是太不长眼了,为什麽是我,我到底该怎麽办阿我发了疯似的在地上崩溃大哭,都是这个陈恩琪的错,我一定要她付出代价,我要毁了她的脸,让她跟我一样痛苦。

    发神麽神经阿,你真的想割花自己的脸吗巫智抢下我手上的纸片,把我推到地上。

    你是陈恩琪最爱的男人对吧,我要是毁了你她一定会很痛苦,就割花你那张迷倒她脸好了我说完话之後就伸出我的手,刚好这个陈恩琪做了花花的水晶指甲用来伤害人是最好的,受死吧。

    血我满手都是血阿~~~~~在我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血的时候刚才的愤怒转化成害怕,巫智的左脸被我割了好长一条疤,旁边还留了好多血。

    小姐,怎麽一手都是血,发生甚麽事了明节紧张的问着我,而我则是不争气得晕了过去。

    、ch4

    恩琪阿,终於醒了阿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知道是陈恩琪的爸爸在说话。

    那个白痴男还好吧,脸有没有留疤阿我不安的问着,人也是我害的怎麽说都会良心不安阿。

    看来你还没疯阿,还知道要关心我的脸巫智带着嘲笑的语气,看着我。

    看来你是没事,医药费我会全权负责的,对不起阿我走到巫智面前,低头向他认错。

    你们夫妻俩慢慢谈阿,爸就先出去了陈妇说完话之後就剩下我跟巫智两个人在房间里。

    你要赔偿我医药费你最近又想搞什麽鬼先是伤了我在装好人,最好笑的是没人相信你会伤害我,因为你可是爱我爱过自己,我原本也是这样认为,一直到你今天拿指甲刮伤我,你果然是个心肠很毒的女人巫智用手推撞着我的头,而且是用极大的力道。

    如果你真的觉得那麽委屈那就去告我家暴阿,不然你也可以选择把我的脸刮花阿,你刮阿我把脸凑近他,让他可以报一箭之仇,反正毁容的人又不是我。

    疯子一个,别靠近我我觉得恶心巫智马上用嫌弃的脸闪开我,感觉上他真的很讨厌我似的,不因该说他真的恨死这个陈恩琪了吧,某种方面我跟他是一阵线的,那就是讨厌这个陈恩琪,不过一切都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这个身体久待,陈恩琪的恩怨情仇与我何干。

    日子快速的过去,三个礼拜後

    你的脚已经没有大碍了,复原的很好呢可以出院了主治医生笑着对我说着。

    真是太好了,我的乖女儿终於可以出院了,你想回哪个家呢是有爸爸的枷还是巫智那个家陈爸开心的搂着我,顺边问我是要跟谁一起回去。

    我回巫智那个家我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来回答陈爸,我之所以选择巫智那个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讨厌我,所以本不会跟我有太多互动,这样才好我可不打算惹其它的麻烦。

    那爸打电话叫他来接你陈爸满脸不愿的拿出电话。

    不了,我想他也不愿意来接我吧,没关西我也不想勉强他我无所谓的笑着回绝了陈爸,我才不打算直接回去那个不属於我的家,我有好多事要做,第一件事就是。

    「毫米有比较好了吗」我走到病房门口,反复对着门练习要怎麽问妈才能显出我是好意的。

    陈小姐在这有甚麽事吗这熟悉的声音不是别人就是我亲如姊妹的橘子。

    我想问问毫米是不是有比较好了,有在帮她做肌练习吗,这样她醒来的时候才不会觉得身体不好用了我努力挤出一个真心的笑容。

    虽然你的语气听起来很真心,但看看你的打扮跟一切实在很难让人觉得你很真心,你还是请回吧,至於毫米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是她的好朋友自然会好好照顾她橘子露出了一样冷淡的脸,但是我知道她已经软化了,我可是她的好朋友。

    麻烦你帮我转告毫米,我会再来的她要更加油阿我笑的开怀对橘子说着,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淡的走进病房。

    小姐是不是准备回家了呢明节走到我的身边恭敬的问着我。

    我说明节阿,我很有钱对吧我贼贼的笑了笑。

    、ch5

    说句实在话,这个陈恩琪除了看男人的眼光有问题外,连穿着打扮都很惊人,一头黑人爆炸卷,在加上紧身超短花花洋装,难怪橘子说不相信我说话的真心,这种打扮看起来就是十足坏女人的脸阿。

    请帮我把头发洗质加染黑,我希望斜刘海加长质发我告诉减发店我想要的造型,今天我可是要好好的改头换面。

    这样好看吗在经过4个小时的等待候我终於重生了。

    恩明节害羞的低着头笑一笑。

    你是很热还是怎麽了,怎麽脸那麽红阿我用手上明节的脸,希望他可别发烧的好。

    我没事,我们还是赶快出发吧,小姐不是有好多东西要买明节悄悄的躲开我的手,快速的转身。

    是阿,我还有一堆东西要买呢,我们走吧我开心的迈出我的脚步,踏上了采购之路,我确实买了很多东西,从服装到寝具我全都重买了,虽说这不是我的钱但是没办法,在我住在他身体的这段时间,我可不打算用他的惊人造型活下去。

    小姐,已经很晚了该回家了明节疲累的说着,今天可真是难为他了。

    好阿,不过我们先买个吃的在回家吧,我好饿阿我笑着看着手拿大包小包的明节,觉得很愧疚但又觉得好笑。

    李妈,那个女人回来了吗巫智拖下一身西装,问着李妈家里的一切,李妈是这个家的事务总管,家里的大小事都归她管。

    回少爷的话,陈小姐还没回来,在您回来前陈老爷已经打了数十通电话来询问陈小姐的行踪李妈恭敬的回答着巫智。

    才刚出院,又在不安份了现在都十一点了,又想在外面惹事在想吸引我的注意,别理她等下把大门给锁了巫智缓缓从沙发上站起,往楼上走去。

    终於可以好好休息了,万岁我将买的东西都丢在沙发上,随意踢掉鞋子之後整个人坐在沙发上。

    干嘛呆坐着看我,一起过来吃阿,不然麦当劳都要冷掉了我对着明杰说着,我可是为了他才买超多的,他是看着我就会饱喔。

    李妈去休息吧,把门也锁起来,今天工作到此结束巫智转身对楼下的李妈说着。

    但是这样陈小姐的东西吃完後谁能收拾呢李妈依旧平和的说着。

    我自己会收拾的,你去休息吧还有你也去吧,不用管我我专心的吃着我的薯条,专心看着电视的说着。

    随便你巫智回了这句话之後就上楼去了,李妈也去休息了。

    小姐心理难过吗明节低声问着,然後很郁闷的喝着可乐。

    我说阿你是喜欢我吗不不,因该说你是不是喜欢这个陈恩琪阿我将头转向他,好奇的问着他。

    我要回去了,小姐早点休息明节突然跳起然後瞬间就跑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收拾残局,这人一定是喜欢陈恩琪啦,而且是夸张的喜欢喔,话说我今晚该睡哪个房间阿左边那间房好像不错。

    你干啥麽,想对思维的房间做甚麽巫至拉住我的头发,愤怒的问着。

    「放手阿,很痛阿」我拼命挣扎,最後他才把我推到地上。

    发什麽神经阿你,我不过想找个空房睡觉罢了,有必要动手动脚吗我很不爽的推了巫智一下。

    你骗鬼阿,你以前拼了命的要跟我睡在一间,现在装做你不知道房间在哪,连白痴都知道你是想要来思维的房间搞破坏,你为什麽连她死都不放过她巫智揪住我的手,疯狂的大吼大叫。

    是阿,以前我可是拼了命要跟你一起睡,不过我出车祸之後想法就变了,我在也不想跟你一起睡了,免得你整天想方法想害我去死我掐着他的脸,而且是很用力的掐。

    你这个疯子,又想毁我容吗巫智更用力的掐着我的手。

    你想找人打架是吧,那我就奉陪到底我伸出我的手指往他脸上乱抓,好险这指甲彩绘还没用掉,正好当作我工集人的武器,这一夜就在一阵激烈的生死决斗中结束。

    、ch6

    第二天一大清早,陈父说要一起吃早餐,整个就是个麻烦阿我昨天跟那个巫智打架整个手臂都是瘀青,要是陈父看到他家亲爱的女儿被打成这样一定会大发雷霆接着就是逼我跟他回陈家,我可不打算陪他扮演我是乖女儿的感人游戏。

    恩琪阿,怎麽大热天还穿着大毛衣阿陈父担忧的看着我。

    你女儿怪里怪气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巫智带着墨镜跟口罩从楼梯上走下来。

    恩琪发疯大热天穿毛衣,那你在市内戴着口罩跟墨镜又是怎麽回事陈爸不解的看着我跟巫智。

    也许他就是公园里的变态狂,等等就会只穿件风衣然後裸露自己的身体来吓路人我看着巫智,摆出疑惑的表情。

    我会变成这样不都是你的杰作巫智摘下口罩墨镜整张脸气红着看我。

    你们夫妻俩整天打闹也是好事,但别玩得过分了陈父看着整张脸充满伤痕的巫智,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了,有人知道我的护照在哪吗,我想出国一趟我疑惑着看着陈父跟巫智,因为我不确定到底护照会在谁那,我一定要去外国找出能帮我解决这个困境的大师。

    你要护照做什麽,想去哪吗陈父脸色凝重的说着。

    我想出国去走一走,毕竟大难不死想多看看这个世界阿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不行,你现在情绪还不太稳定不适合出国,如果真的有需要就到庙里走走吧陈父用很威严的口吻说着,丝毫不给我转圜的馀地。

    帮我拿到护照出国,交换你想要的东西等到陈父回去後,我便马上找巫智谈条件。

    办不到,你这麽黑心的坏女人没有资格出国放松心情,你要永远留在这里对思维赎罪巫智回绝了我之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不帮就不帮,跩屁阿大不了我就去寺庙走走就不信找不到好方法我气呼呼走下楼,但一下楼就看见明节恭敬的站在那。

    小姐若是要出发前往寺庙,现在就可启程了明节专业的说着,看来他是万事都准备好了。

    那就出发吧我大声的说着,因为我相信一定会有好办法的,但事实总让人特别失望,我已经走了超过6间庙,但是每间庙求来的签诗总是大同小异不外乎都是这些内容,我看了真的很困惑,这算是好签但我不认为适合用来描写在我身上,尤其是最後一句,谁要结婚阿。

    今行到此实难推

    花开今已结成果

    劝君把定莫烦恼

    婚姻夙世结成双

    两位师主请留步,平憎有几句话想要告诫一名看似得道高僧突然叫住我跟明节。

    大师有话就直说吧我无奈的说着,反正今天也是一无所或听听也无妨。

    万事皆有头,怎麽来就怎麽去大师说完话之後就笑着离去,但搞的我更家胡涂了,总之最後一剧总是好的,怎麽来怎麽去,那我也一定会回到属於我的地方才对。

    作家的话:

    你的留言是我写作的助力,如果喜欢请不要吝啬票数留言喔

    、ch7

    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明节今天特别奇怪,一直想叫我快点离开这个庙。

    来了都来了,当然要好好逛逛啦这麽急着回去干吗我不理会明节的劝告,迳自

    得到处晃来晃去,突然间我看到了一颗好大的树,上面挂满了粉色的丝带。

    这个树怎麽会独自在这,感觉还满突兀的我走进那棵树,接着发现了一个惊人事实,那棵树上刻着一段感人的爱情告白,但却让我看了很不爽,内容是这样的

    我巫智的妻子,

    在此永远长眠

    等我哪天老的死去

    一定也要葬在最爱的你旁边

    2007.05.03

    这个巫智就是家里那个是吧,我不是活得好好的,为什麽会有这个墓我转过头去问着一脸沉的明节。

    还是回去吧,留在这里只会让小姐伤心罢了巫智用心痛的表情对我说着,看来他家小姐所受的委屈他可都是看在眼里阿。

    既然你不想说我自然也就不去问,今天就在这附近休息过夜吧我捏捏自己的肩膀,今天真是太劳累了。

    李妈,今天那个女人有没有甚麽动静巫智脱下高级西装外套,懒懒得坐在沙发上。

    陈小姐在少爷你出去後也出去了,但是去哪就无从得知了,但李妈故意将话拖得很长,

    但是怎麽了,把话接着说下去别怕那女人会威胁你巫智拍拍李妈的肩膀示意他别怕。

    陈小姐是跟一个男人出去的,看那个背影好像是她的那个保镳,她们两个最近亲密得很,我大胆的猜测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李妈加油添醋兴高采烈的说着。

    别傻了,那女人爱我爱得要死到是你说的那个保镳,到是很可疑呢不过这都无所谓因为我一点都不打算把那个女人推到别的男人身边,我要她一辈子在我身边孤单寂寞到死巫智说完话後走上了楼梯,但一路上却都是露着险的笑容。

    一大早终於坐车回来了,昨天住了一个高级的饭店所以睡了个好觉等等还是赶快梳洗後去医院

    关心妈跟自己在病房的身体啦。

    你昨天去哪阿,才结婚半年就学会彻夜未归吗巫智点了一菸,坐在沙发上质问着我,我不想理会他,只想快速的走上楼但没想到他竟然拉住我的手腕还把我推到地上。

    很痛,你一早起来发甚麽神经阿我不爽着自己的手轴跟对他大吼着,

    问你去哪呢,别装可怜了我才不会同情你呢巫智把我从地上用力跩起来。

    我被外星人绑架了,你满意吗我努力用手拍打他的手,但无奈这陈恩琪真的没甚麽力气才一转眼的功夫我又被他推到地上了。

    你还跟外星人一起过夜了是吗,把我当成傻子了巫智扯出一个鄙视的嘴脸看着我。

    随你开心,你爱怎麽想就怎麽想我从地上站起,狠瞪了他一眼。

    看来我真的是让你过太寂寞了,你才会急着去勾引那个小保标阿,还特意去换了新造型跟服装品味巫智走到我的耳边,很挑衅的对我说着。

    是阿,我就是不甘寂寞我还正打算去找间婚友社大肆认识男人呢,你能拿我怎麽办我转过身看着他的脸笑着说着。

    别浪费时间,你就算这样也不会引起我对你一点的关心巫智重新坐回沙发上。

    当然罗,你的关心都给你在大树下的那个老婆了,你放心我已经找人在旁边帮你种一棵树了,哪天你要是死了我一定会把你葬进去,毕竟夫妻一场阿我斜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他,用一种欢愉的声音说着,最好是能气死他。

    你刚刚说你很缺男人是吧巫智突然走到我旁边问着我,神情有些愤怒。

    是阿,你要帮我介绍吗要不要我告诉你我喜欢的类型我依旧笑着跟他胡扯,但下一秒我後悔了,我整个人被他抬起来往二楼走去。

    放我下来,怎麽样你想谋杀我吗我对着他大吼大叫,接着只觉得背後一阵酸痛因为那个白痴把我扔到床上了。

    你不是说你很缺男人,我现在就满足你的欲望阿巫至边说边脱自己的衣服,一步一步的逼近我。

    走开阿我慌乱的拿起旁边的枕头之类的丢向他,但他都一一闪开接着把我整个人押在床上。

    别以为我会碰你,你脏死了还记得我们结婚的哪个晚上吧,你一个人整晚待着感觉好吗巫智在我耳边用一种极轻柔的声音说着。

    怎麽哭了呢,很失望我没有对你怎麽样吗巫智用手捏着我的脸,我则用力的咬了他的手。

    疯女人,你又开始病了吗巫智着自己被我咬伤的手大呼小叫。

    是阿,我真的快被你逼疯了,我觉得你太过分了你知道你讲的那些话听起来有多伤人吗,拟搞砸了一个女生的新婚之夜竟然还这麽自以为了不起,放心,我不会留在这里给你糟蹋的说完话後我拿出行李箱装着衣服,这人超白目的,要是陈恩琪本人听到这些该有多难过。

    又想要搞离家出走这个戏吗,有完没玩阿,你除了去饭店跟你爸家之外本没地方可以去巫智冷眼看着我收行李笑笑的说着,但说句实在的他没有把我行李丢下楼我就很感谢他的,我收完行李後一句都没说的就离开了。

    、ch8

    提着行李离开了这个本不属於陈恩琪的家,我1个人在大街上游晃着,中午的太阳特别刺眼,我该去哪里呢,正在我旁徨无助的时候脑子里浮出了医院两个字。

    是陈小姐吗,来探望我们毫米吗妈用一种温和的口气对我说着。

    毫米有比较好吗我不禁红了眼眶回答着,妈因为我都老了不少而我却只能在旁边旁观什麽都不能做。

    怎麽哭了还带着大包小包的行里,离家出走了吗妈竟然用一种关心的口气问我。

    五秒钟就好,请你让我抱一下好吗我搂抱着妈接着就是一阵大哭,但神奇的是她并没有推开我。

    你也很难受吧,如果毫米看见你现在这样也会选择原谅你的吧妈静静得着我的头,默默呢喃着。

    小姐去哪了明节部耐烦的问着陈妈。

    干嘛为难陈妈,你家小耍玩大小姐脾气之後就提着行李离开了巫智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一脸刚睡饱的样子。

    小姐是昨晚离开的吗我知道了明节说完话之後转身想要离去。

    收起你那无聊的爱慕之心吧,我看了只觉得恶心巫智在明节的耳边以嘲笑的口气说着,说完还拍拍明节的肩膀。

    在医院待了一个下午真得很开心,能够跟妈聊聊也看见了病床边朋友加油打气的花束跟玩偶,真的又有了动力去找寻回到身体里的办法。

    去哪了,又想像上次一样不见然後逼疯我吗明节突然出现在医院,还对我大吼。

    怎麽了,在哪受委屈了吗就算受委屈也不能把气发在我身上阿我用极度平和的口气对明节说着,虽说我讨厌别人对我大吼但今天他的表情很差,整个就是铁青色的想必在见到我之前可是听了不少难听话吧。

    对不起,我是因为太担心小姐才会这样,小姐的行礼交给我吧我帮小姐扛回家明节说完话之後就伸手接过我手上的行李。

    我没地方可以去,不想回去看见那个白目但又不想让爸担心我推开他拿行李的手,坐在医院的椅子上假装叹气。

    小姐若是不嫌弃可以搬到我公寓的楼上,那是留给我哥住的但我哥现在人不在台湾明节坐在我的旁边说了这个提案。

    那个公寓在那,离这个医院近吗我最关心的就是离医院近的地方,但我不想用陈恩琪的钱我的医药费我都已经让他全部负责了,现在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养活我自己。

    很近阿,走路10分钟可以到明节笑着对我说,我也给了他一个笑容。

    我就这样搬到明节公寓的楼上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就这样快速的流逝了,我每天都往医院跑,我现在的工作就是每天努力的帮病床上的自己做复健跟读朋友写的卡片给病床上的自己听。

    你的男朋友对你可真是痴情阿,每天都定时的来接送你橘子挖苦的对我说着,经过这段时间他对我不在像以前那样苛薄了,大概是被我感动了吧。

    是阿我只朝橘子笑了一笑,没有想解释的那个意愿反正就这样吧,我可不打算承认那个讨人厌的白痴是我老公更不打算让他来惊扰妈跟橘子。

    今天晚上要吃甚麽,明节你请客吧我可没钱我笑嘻嘻的跟着明节走到了公寓楼下,结果不知犯了甚麽倒霉运竟然遇见了巫智那个衰尾道人。

    你们两个人现在是同居吗巫智一脸沉的看着我跟明节。

    关你屁是阿,我又不吃你也不喝你用不着受你控制吧我不耐烦的说着,但後来发生的事却让我呆掉了。

    你算甚麽东西,让你照顾小姐你竟然私藏他只见陈父踹了明节的膝盖,还对他又踢又骂。

    住手阿,是我自己自愿的你不要打他要打就打我我冲到陈父的面前,结果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你这丫头怎麽这麽不争气,巫智你快把这丫头带回家去陈父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我只觉得满腹委屈。

    你可以选择不要走,不过那个保标会被修理得更惨喔巫智在我的耳边亲声说着接着他就往车子的方向走去,万般无奈下我也只能被迫上他的车。

    要我怎麽样你才会开心,我真的不懂当天我被你休辱的还不够吗我愤怒的问着他。

    你不配得到幸福,你要一直痛苦我才会幸福巫智笑着对我说着。

    不要在这麽幼稚了,你想要陈恩奇死是吗告诉你我迟早都会去死的所以你不要在白费力气了,我..我抬起下巴冷笑,没想到他竟然打了我1巴掌。

    我要下车,你给我停车我开始大哭,太多事情发生了重点是我今天挨了两巴掌真的很伤自尊心。

    别在哭了,平常不事都一脸高傲的样子现在干嘛装可连阿巫智将车开在路边,声音有些慌张了起来。

    因为讨厌你连跟你在一起一秒都觉得很辛苦我努力止住哭泣,瞪着他说着。

    话可是你说的,你千万别後悔巫智突然转换了开车的方向,要是我知道这是被他绑架的开始我才不会说那些话激怒他,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ch9

    我让你停车听见没,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停的拍打着巫智的手,这个人脑子肯定不好我怎麽会这麽倒楣呢。

    你给我安份点,有本事就跳车阿我可不像那个保镳随意任你指使巫智说完话後只是将速度加快完全没有要停车的意思。

    跳车吗,也许可行呢我想了想小声的说着,没错也许死亡可以让我回到原本的身体,只好赌命试试了反正连灵魂交换这种蠢事都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没啥好怕的,我缓缓的解开了安全带,接着伸手准被拉开车门。

    激~~~~~~~~~~~~~~只听见车子警急煞车的声音,感觉车子在原地打转了几圈。

    又发什麽神经,你刚才真的打算跳车不过就是挨两个巴掌有必要寻死吗只听见巫智不停的对我大吼大叫。

    不论怎麽样我的方法还是奏效了,你停车了不是吗我揉着撞到的头,接着开车门。

    现在是想去哪我可没允许你走巫智拉住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人拉近他。

    你别在无理取闹了,我会遵从你的意愿变得不幸的,我会一个人不幸得慢慢走回去,所以请你高抬贵手吧我努力挣开他抓住我的手,不耐烦的挣扎着。

    在怎麽说我们都是夫妻一场,我怎麽会让你一个人在这黑夜行走呢,你哪都不能去巫智打开车们将我推回车内,接着解开了皮带困住我的手。

    我不是你的犯人,你知道现在你对我做得一切都是犯罪行为,我可以告你的我奋奋不平的吼骂着。

    你想让我把你的嘴也给塞起来吗,想设计我亲你是吧,今天我就来个大优待达成你得心愿吧巫至边说边固定我的脸,接着竟然整张脸凑过还要亲我,我拼死抿住嘴唇。

    怎麽这麽不配合呢,什麽时候你也学会预剧还迎的手法了巫智手缓缓滑到我的腰,在我耳边很暧昧的问着我。

    我错了,知道了你想带我去哪就去哪吧,你不要在像刚刚一样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对巫智说了这些话,跟他硬碰硬吃亏得可是我。

    这样才乖阿,不过这麽抗拒我你可是会後悔的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巫智说完话之後突然凑近我的脸要亲我,我立即反应过来躲掉。

    不是说好我会乖乖的,所以你不要在做些无聊的试验了我撇开了头生着闷气,这人今晚是色玉勋心还是脑子不正常,一直要吃陈恩琪的豆腐,我又不是陈恩琪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是不是很痛阿,对不起我出手出得太重了陈父看着满身是伤的明节,眼中满是不舍。

    为什麽要帮着那个家伙,她本不爱恩琪明节转过身冷眼的看着陈父。

    不是帮他,我是在帮你,你对恩琪的感情我都看在眼里,但她是你的亲妹妹做为你得父亲我有必要阻止你错误的感情陈父拿起了药小心异异的抹在明节的脸上。

    原来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儿子阿,我不过就是个小小的私生子罢了只要能够留在恩琪的身边就很满足了,但是你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我恨你明节推开了陈父替他抹药的手。

    我这麽做都是为了你好,你总有一天会知道我的苦心的陈父忍住快药滴落的泪水坚定的说着。

    看住明节,没我的吩咐哪都不准他去陈父交代着下人,接着就一个人走下了楼梯。

    到了,别在睡了快起来吧感觉到一阵刺眼的阳光跟讨人厌的声音,我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海,是海边阿我开心雀跃的大叫,但我发现我的手不能自由移动因为被那白痴绑着。

    看够了就该进去了吧巫智拉住我被困绑的手,硬拖着我。

    先把我松绑吧,很痛阿我不满的扭动身体,为了表达我的抗议我还整个人坐在地上。

    快点起来别在这耍小孩脾气巫智拉着我的手臂要我从地上站起。

    你这人心真得很恶毒阿,你想要我手细胞坏死然後截肢对吧,这样你就会开心了吧,我现在直接让你开心得够我咬着牙吃力的从地上站起,一步一步往海里走去。

    又发神经,想死就去死吧你这招我已经腻了巫智不屑的说着,接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放心我会达成你的心愿的我转头对着那个大白痴的背影大吼,接着大步大步的往海里走去,海水很冷而且我的手好痛因该是因为被皮带绑了一个晚上肿起来了才会这麽痛,渐渐的我感觉不到了疼痛也呼吸不到空气,我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了吗

    、ch10

    我要看看你到底能胡闹到甚麽时候巫智气愤的骂着,但是心里却是很慌乱的陈恩琪寻死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了,但是出车祸之後的她变的很难捉,以前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都只是为了吸引他得注意,但是现在却是变得像颗不定时炸弹。

    陈恩琪不要在开玩笑了,赶快出来巫智冲到海里寻找陈恩琪的踪迹,但是海面只是一片平静

    这里是哪里,是谁在说话我努力挣开眼睛看着周遭的一切,我看见了陈恩琪站在一个宴会厅里,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礼服,真是奇怪难道我已经脱离了她的身体了吗。

    恩琪怎麽这麽慢才来阿,今天你才是庆生会的主角呢一个一头棕发脸上有两个酒窝眉清目秀的说着。

    今天这个庆生会这麽气派我自然要花更多时间打扮阿,你说是吧,思维陈恩琪笑着挽着思维的手。

    像你这种没朋友的人还好意思办这麽大的生日宴会,只有那个穷女孩才会待在你身边当你的朋友,也对她可是靠你家的救济才能救学的呢一群打扮的很艳丽的人围住陈恩琪大肆的讥讽,接着就见到陈恩琪跟他们扭打了起来。

    别在打了只看见旁边的人围着劝架,而陈恩琪也被她们打的灰头土脸,衣服破了头发也乱了。

    别坐在这里哭,很丢人呢,这给你巫智脱下了西装外套盖住陈恩琪。

    醒醒阿,陈恩琪巫智抱着从海里打捞起的陈恩琪,惊慌的想要叫醒她。

    咳我不舒服的咳了几下,只觉得头脑胀胀的张开眼只见到巫智一头湿发的看着我,我再次无力的睡去。

    脾气可真拗如果我不及时去救你真打算淹死来气死我巫智看着躺在床上的陈恩琪一肚子怒火的骂着,但是看到她手上的勒痕竟然发疯似的拿药来替她涂抹。

    好痛感受到手的刺痛我下意识的想把手缩起来,却被抓的死紧。

    安分一点,不然你的手真的会烂掉的巫智很小心得拿着棉花处理伤口还对伤口吹气减低我疼痛度。

    你又搞什麽把戏,1下是恶魔要我去死一下又装小天使帮我上药,你这人脑子真的不太健全,就像生日派对那天为什麽给我外套,你很讨厌我不是吗我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男人真的觉得很困惑,就是他拿外套那个举动才让陈恩琪爱上他的,虽说那只是我溺水时所看到的,但我觉得那是真的。

    既然你都已经醒了就自己擦药吧巫智把医药箱丢到我身上。

    你刚刚的样子果然都是装出来的,我摆明跟你把话明讲好了,我不喜欢你也不想跟你有太多交集,反正我不是以前的陈恩琪要不你想要怎麽报复我就一次都做完,然後我们就各过各的好吗我从床上坐起,用很严肃的表情问着他。

    果真喜欢上那个小保镳了阿,既然想为了他离开我,话说他是有哪点好巫智突然把我逼到床角,用双手挡住我的去路。

    你因该要去写爱情小说,有够会乱编,要说他哪好我说一天也说不完但简单一句话就是全都比你好,我很厌倦你的脸跟你的一切,我的世界不该绕着你转是吧

    我无奈的说着,这家伙比孙悟空还顽固我又不是唐三藏,1直这样被我念他不烦吗,在我放空胡思乱想的那一刻我後悔了,他竟然用手固定我的後脑然後强吻我,我拼了命挣扎只是让他更用力的亲我的嘴。

    记住了,我是你老公不论你愿意与否,换个衣服我带你出去散散步吧,要是你不愿意换我也可以替你效劳巫智满意的对我笑了笑。

    刚刚是甚麽情况,这人是不是中邪了,什麽替我效劳换衣服超恶心的啦~~~~阿~~~~~我1个人发疯的在房间里大叫。

    你女儿好得很,听听他的尖叫声就知道他有多期待跟兴奋巫智笑着在房门外讲着手机。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你会补给她一个难忘的蜜月旅行,我想跟恩琪说话陈父用一种欣慰的口气说着。

    我一定会给她一个难忘的蜜月旅行的,大概1个月後回去至於她好像还在生你打她巴掌的气,讲电话就在过些时间吧巫智说完话之後就把手机整个关机了,他不打算让陈恩琪跟他之外的人有任何互动,他可是有很多时光要跟他一起消磨得呢,想到这他得嘴角竟不自觉得上扬。<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