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超级债主(无味生活) > 第七十六章吃樱桃

第七十六章吃樱桃

    等我再次醒来,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好像是被人重重地袭击了一下,脑子里满是炸裂的疼。

    这时,一个俏丽的容颜映入了我的眼帘,她欣喜若狂地喊着“医……医生,王磊醒了,他醒了。”

    我声音微弱地喊了声“张媛。”可她已经跑出了病房,去叫医生去了。

    看到她刚才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不禁一阵由衷的心疼。

    很快,医生来为我检查了一下,欣喜地宣布“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张媛一个劲儿地感谢医生。

    张媛抹了一把眼泪走到我床前,但眼泪却再次涌了出来。

    我心疼地看着张媛,低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现在只能记得那晚被陈元强迫喝酒,后来就完全断片了。

    “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照顾你。”张媛侧过身子擦了眼泪,转身时对我挤出了一抹笑容。

    我想要为她擦拭一下眼泪,但全身几乎没有一丁点儿的力气,连手都抬不起来。

    我欣慰地傻笑了起来,能有一个如此关心我的女人,这辈子值了!

    我们聊了一会儿,张媛起身去关了房门,突然红了脸,眸子里却满是坚定,“王磊,要了我吧,看着你昏迷不醒,我也不想活了。”

    我心中一喜,我可是早就想要得到张媛了,但经过了这次的事儿,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珍惜这个好女孩。

    我用力地抬手想要拉住张媛的手,可她却先一步发现了,握住我的手。

    我欣慰一笑,“媛媛,留着吧,我要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初夜。”

    上次亏待了张丽丽,我心中就悔恨不已,这次可万万不能再亏待了一个真心待我的女人了。

    张媛无比感动地看着我,眸子里满是爱慕。

    我轻轻地抚摸着张媛的小手,深吸了口气,感慨道“活着真好!”

    我让张媛把我昏睡的时候所发生的事儿全都说了一遍,这才知道我酒精中毒,连医生都不确定我能不能醒过来。

    我不禁感到一阵心悸,这一次也算是死里逃生。

    “媛媛,我想亲你一口。”我笑嘻嘻地看着张媛。

    张媛有些羞涩地看着我,最后闭着眼将小嘴伸了过来。我心中一阵火热,也不管不顾,一张大嘴直接盖了上去。

    说实话,我恨不得现在就把张媛给办了,不过一来是身体现在不允许,二来,我是真不愿意如此亏待她。

    我们激情热吻了一阵,张媛俏脸通红,她那样子都有些呼吸紧促,看的我一阵心痒痒,我狠狠地吞了几口口水,放过了她,笑着打趣“媛媛,你的小嘴可真甜!”

    张媛娇嗔地看了我一眼,眸子里满是柔情。

    我的武器也有了反应,正当我想让张媛帮我一下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我扫兴地看了一眼门口,张媛已经跑去开门了。

    打开门后,马光和张帅进来了。

    张帅将水果递给张媛,恭敬地喊了声“嫂子好。”

    张媛脸色再次一红,慌张地说“我……我给你们洗水果去。”

    马光神情沉重地走到我身边,欣喜地说“磊子,你可是吓死我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那张媛也是一问三不知。”

    张帅欣喜地看着我,“磊子,你可真是福大命大,等你好起来,我做东好好给你补一补。”他挑了挑眉,“看你这脸色,嫂子照顾的挺好啊!”

    我甩了张帅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既然说这话了,不宰你几百我都对不起自己!”

    看着一脸阴沉的马光,我也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他们二人细说了一遍。

    马光气的咬牙切齿,猛吸了一口烟,怒骂道“陈元这狗杂碎太过分了,我这就打电话让我叔叔好好教训那王八蛋!”

    马光能为我出头,我心里很是高兴,但我苦笑着看向他,“光子,就别让你叔叔为难了,这事儿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我没实力。”

    我深知,如果事事都要让马浩洋出面解决,那我们的一年之约可就要作废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老大会喜欢一个没能力的小弟。

    马光怒哼一声,“磊子,这事儿你就不用管了,我一定要让陈元给你一个交代!”

    我轻叹了口气,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们三个聊了一会儿,马光就说有事儿要先走了。

    我心中一阵苦笑,对马光的性格我还是很是了解的,他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

    张媛回来的时候见没人了,她愧疚地说“对不起,都怪我回来晚了。”

    “没事儿的。”我柔情地笑了笑,“媛媛,我想吃樱桃。”

    张媛神色一怔,在果盘里找了一下,可这个季节哪里会有樱桃,她连忙放下果盘,“我这就出去买。”

    她真是傻的可爱,我嘿嘿一笑,逗她“媛媛,我是想吃你的樱桃小嘴。”

    张媛脸色一红,忸怩了片刻,摘了颗葡萄用嘴给我喂了。

    我们亲吻了一阵,张媛看着有一处的被子被顶起,她羞涩地看了我一阵,关好门主动用小手摩擦起了我的标枪。

    这一下,我真是有些吃惊,她的手法竟比之前熟练了许多,我怔怔地看着她,“媛媛,你怎么……”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心中还有些气愤。

    张媛害羞的不敢看我,压低声音说“我……我在网上查了,酒精中毒后昏迷是神经被麻痹,要刺激神经才行,所以我……”

    我心里松了口气,嘿嘿一笑,“如实招来,我昏睡的时候你帮我弄了几次?”

    张媛害羞的脖子都红了,她支支吾吾地说“一……一小时一次。”

    我心中一阵苦笑,我说武器怎么有点儿发疼呢,原来是张媛弄的。或许我这次能大难不死,就和她有很大的关系。

    接下来,我便确认了这次能死里逃生还真是和张媛有关系,被她一阵套弄之后,我的体力也慢慢恢复了。

    我笑着说“媛媛,能用嘴嘛,你这样一两个小时都搞不定。”

    张媛害羞地“嗯”了一声,便钻进被子里开始给我咬,其中美妙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