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童养媳 > 64 三年之痒

64 三年之痒

    >64三年之痒

    感谢14132616100、紫玉梦幻和吟唱的小粉红,今天双更~求可爱滴小粉红和订阅收藏~

    灼热的几乎能让人窒息的温度,伴随着一室的熊熊烈火铺天盖地的冲向了那黑色的虚影,像是要毁灭一切的疯狂和凶猛,让本是对钱墨墨他们不屑一顾的黑影,露出惊骇的眼光,下一刻便陷入火海,哭喊嚎叫起来。

    “火可恶的火剑意”

    从头至尾只在不停的呼喊着这几个字,那黑影挣扎不休,或许正因为这样的挣扎,那原本混沌的灵识有了片刻的清醒,血红的双眼露出嗜人的凶光,口中疯狂而出:“该死的要你们同归于尽”

    一室的烈火之中,黑色的煞气像利剑一般撞击着山壁,在一声女子的尖叫之中,石山林之中最大的一座石山,轰然崩塌,方圆百里皆成一片巨石废墟

    三年之后,天庸寒铭峰。

    凌月和凌雄坐在寒铭峰大殿之中,看着上座神色黯然的明机子,相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和难过。

    “师尊您要不要早点休息,明日、明日还要去昆仑参加各门派的武斗会,呃,有我和师妹,肯定能进入前十的”

    凌雄的话音刚落就被凌月狠狠瞪了一眼,后者上前对着明机子安慰道:“师尊,您别担心,就算明日的武斗会大师兄和小师妹可能赶不及,但大师兄是谁啊,不用武斗会证明都绝对是天庸第一人的。而小师妹还小,再过三年去参加也不迟么,就凭小师妹的资质,怎么也能一鸣惊人的不是”

    凌月虽然这么说着,但脸上的笑容也有点撑不住。

    自从三年前小师妹一怒之下发狂要去大荒山脉找养神木给凌振疗伤、大师兄也一反常态的直接跟随后,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这期间别说抱个平安,就是连一星半点的消息都没有传来。渐渐的,门派里开始有传言,说大师兄和小师妹想要成金丹想疯了,那么点修为就不管不顾的进入大荒山脉找死,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肯定已经葬身大荒山脉了。

    当然,在一开始对于这些传言,他们是一概不信的。就算小师妹有些冲动了,但大师兄多么稳重的一个人,就算是无法找到养神木和安神草,凌振也是绝对有能力把钱墨墨平平安安的带出大荒山脉,不会让她以身犯险的。

    但是,凌月凌雄和明机子的这种信心,在等了一年都不见他们二人回归之后,终于开始动摇了起来。为了不让流言越演越烈,也为了自己安心,师尊明机子表面上宣布闭关,而暗里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去了一趟大荒山脉寻找钱墨墨和凌振,至少明机子能确定,在到达大荒山脉之后凭着对于凌振和钱墨墨气息的感应,就算无法具体感应到他们的所在位置,也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存活。

    但让明机子感到心凉的是,他在大荒山脉将近三个月,几乎除了最危险的大荒深处没有去,已经把其他的地方给转了个遍,却愣是没有感应到一丝钱墨墨和凌振的气息。最后因为爱徒心切,就算是明知道不太可能,明机子还是咬牙走了一趟大荒深处,而结果不言而喻,依然没有感应到自己的大徒弟和小徒弟。还落下了差点丧命的重伤。

    回来之后的明机子整整闭关了一年,才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但心情却是完全沉了下来。通常感受不到气息就只有两种可能死亡或者被困在某个秘境、空间裂缝。

    但因为秘境和空间裂缝这种存在绝对是可遇不可求、就算是遇上,也不是凌振钱墨墨这种修为可以凑热闹的,凌振又冷静,所以明机子认为,钱墨墨他们进入秘境和空间裂缝的可能,实在是少之又少。可如果这样认为了,明机子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大徒弟和最对子最宠的小徒弟,就那么轻易的,折损在了大荒山脉,这种痛苦,是他绝对不想承受的。

    于是到了最后,明机子干脆就不再往这件事情上想了,刻意的忽视这个问题,只在心里默默的认定,他的徒弟没事,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就这样子,时间又过了一年。

    当相传钱墨墨和凌振已经死亡的流言已经满天庸、甚至传遍昆仑和琼华的时候,明远掌门知道武斗会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

    本来因为凌振的失踪明远就知会了昆仑和琼华把武斗会的日期延长半年,期望凌振能够赶回来。也算是间接安抚一下明机子。但流言几乎已经传遍了各大门派,如果再延长武斗会的日期,那就有些说不过去,甚至有欲盖弥彰之嫌了。

    所以今日明远给明机子传信,明日就要去昆仑,才有了明机子和凌月凌雄三人空座大殿的略显凄凉的景象了。

    “唉罢了罢了,是我魔障了,强求不得事情,我再怎么不认也无用你们二人都回去吧,且好好休息。明日的武斗会,还是要靠你们的。尽力便可,莫要伤了自己。”

    明机子的话带着伤感和叹息,听的凌月眼圈一红,心里恨不得抓住凌振和钱墨墨大骂一通,不知道这边还有师尊和师姐师兄担心么,没事非要那么冲动干什么弄不好就丢了自己的小命

    对于凌振和钱墨墨的情况,凌月和凌雄相当坚定。就算是流言传的有多真实、多广泛,只要没有见到钱墨墨和凌振的尸体、或者说有切实的人证明他们已经死亡,否则的话,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那个冷的要死的冰块和古灵怪的丫头已经死亡。

    “师尊您老人家放心明日我一定会给您争脸的而且,我相信小师妹和大师兄都活着,兴许他们明天会突然从天而降呢嘿嘿,到时候您就能出一口恶气了”凌雄声气的说完后,就同凌月离开了大殿,留下明机子一人在那里神色变幻,须臾之后大殿里传出几声嘿嘿的笑声,明机子坐在椅子上,神色古怪。

    “嘶从天而降我怎么觉得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相当的大呢”

    而与此同时,大荒山脉石山林最大的废墟石堆深处,一个小石室里,正有几个人相对而坐。

    “啧,大师兄,这都三年了,你的神识之伤也治好了,小灰小黑也抽了条儿了,你们三个大男人,怎么还是没法打破这秘境屏障呢师尊他老人家肯定都急死了,一想到他老人家眼眶红红、孤独的坐在大殿里头,我就揪心啊”稍微长开了些许的钱墨墨此时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唠叨,“你说说,要是他老人家知道咱们这里三个金丹愣是被个破秘境困了三年,会不会气得追着你们打啊好丢人啊呜呜”

    听着钱墨墨的叨叨,一旁一身青蓝长衫的凌冰块忍不住抽了抽眉毛和嘴角,那张冰冷俊逸的冰块脸神色还是淡定的。但另一边已经长成16、7少年模样的、一身黑衣的玄墨已经咬牙切神色狰狞了。

    即便是他金色的双眸泛着寒光、气势冷冽嚣张,但却丝毫不影响那张脸棱角分明、比例完美、帅到天怒人怨的脸。因为这张脸的缘故,钱墨墨总是忽略玄墨的情绪,此时她笑眯眯的对着这张脸,感叹自己养的小家伙真是帅啊,让她很有成就感。

    在玄墨的双手差点拍到钱墨墨的脸蛋上时,另一双修长、完美的手制止住了他,琉觞带着比三年更完美的微笑凑到钱墨墨面前,“小钱钱你急什么反正过了今晚子时,咱们就能破界而出了,师尊那老头都等了三年,也不差这么一天不是而且,与其看那张全是黑气杀气的脸,你不如看我么~我这张脸可任你看个够的~”

    钱墨墨闻言脸色一黑,瞪了一眼同样长成少年模样的琉觞,坚定的摇头。

    “小灰啊,我都跟你说了快三年了,你怎么还不承认呢小黑那是帅、大师兄是酷,你这张脸,再怎么看都是妖孽啊这辈子你和帅这个词都无缘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当妖孽吧。”说完钱墨墨猛的看到琉觞一脸受伤的表情,那带着桃花眼、柳叶眉、红唇高鼻无限风情的脸配上伤心的神情,顿时让钱墨墨承受不住,忍不住狠狠叹息一声:“唉,我又没说你不好看,就是太好看,所以我才不想被涂毒么”

    琉觞闻言桃花眼一笑,就要说话,砰的一声就被玄墨给踹到一边。“墨墨你的想法很对,别受涂毒。先睡会,等你一觉睡醒了,咱们就到天庸了。”

    回应他的是琉觞的巴掌,还有愤愤的吼声:“你丫说谁被涂毒她难道不是已经被你涂毒了么”

    这边争吵继续,凌振习惯无视,钱墨墨也习惯无视,两人对视一眼,钱墨墨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张传送符。“大师兄,先出山脉再回去太慢了,这是昆仑派的传送符,昆仑派和咱们天庸有传送阵吧不少字到时候咱们先去昆仑,然后回天庸。恩,这样也不会引起大荒山脉里的人注意,毕竟,咱们这里突然被破,下面又有洞府,指不定会被人怀疑咱们得到了什么宝贝,虽然最大的宝贝已经被咱们占了。”

    凌振闻言赞同的点点头,揉了揉钱墨墨的脑瓜,眼中闪过柔光,放下手后就示意大黑把人拖走,子时就要到了。在这里被困了三年、苦修了三年,终于到了出来的时候了。

    64三年之痒最快更新.

    64三年之痒<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