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童养媳 > 62 惊变
    >62惊变三更

    “我。”

    钱墨墨因为脸蛋上的疼痛而猛的睁开双眼,怒目就要瞪人,却在听到那一声带着无比寒气和怨念的声音后一哆嗦,干咳一声,抬着因为生理疼痛而显得水灵灵的杏眼道:“那啥,放手。”

    玄墨闻言掐着钱墨墨的双手松了松,却没放手,翻个白眼:“你刚刚说你要找sssxianggx.jpg"。”

    钱墨墨脸色一红,正要开口否认,一旁的琉觞就笑眯眯的松开了捏着钱墨墨鼻子的手,道:

    “错了,小钱钱明明是说要找我做sssxianggx.jpg"。”

    闻言钱墨墨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立马就知道这两个人在找自己茬。三下两下的挣脱了玄墨的爪子,跳起来窜到凌冰块的身后道:“呸呸呸我压就没有说sssxianggx.jpg"

    这个词谁让你们乱说的有这个时间乱想,你们还不赶快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破地方怎么感觉好森。”

    反正只要是她没有死那就是赚了,至于说过什么话,她只要没有听到,那这两小家伙说的也绝对不可信。钱墨墨相信,她才没有这么封不住嘴。

    听到钱墨墨转移话题的话玄墨和琉觞也没有死硬到底,微微收敛情绪站起向着周围看去,才发觉他们似乎是在一个山腹之中。

    因为头顶上几百米处是嶙峋的山壁、脚下则是一片青石、周围的山壁上泛着星星点点惨白、幽蓝的光芒,让人从心底有种发寒的感觉。

    “这是什么地方,小黑小灰快看看有没有出路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钱墨墨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暗暗皱眉。这地方总让她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被压制一样。

    想到这里,钱墨墨突然想到了风流二师父的吼叫,赶忙在是海中喊:二师父二师父

    喊什么喊叫魂啊风流的声音在识海里响起,在钱墨墨还没开口问情况之前,就先气哼哼的道:死丫头,阵法都白教你了我难道没说过在灵气有大波动的时候不能轻易动用五行阵法么那会改变大阵的灵力,和外界产生共鸣从而导致集体传送这些话死丫头你都没有给我记在心里啊好了我告诉你,这里肯定是一个刚刚出世或者开府的洞府,你们运气不错没有直接被传到死地,趁早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或者出路赶紧闪人吧,我可不信像这种洞府开府,会没有人来凑热闹。

    霹雳啪啦的说了一大堆,风流狠狠的瞪了一眼钱墨墨之后就呲溜一声不见了。钱墨墨郁卒的撇了撇嘴,心里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疏忽了,心情正有些低落,脑袋上就被人揉了揉。

    “无事。当是机缘便可。”凌冰块的声音依旧很冷,不过钱墨墨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啧,你在那里瞎想什么呢快点让小粉红过来,看看这山壁上的石头有没有用值钱的话就全挖下来”相比于凌振的温和玄墨的语气显得有些暴躁,看着那面色不耐却转身等她的人,钱墨墨还是感受到那一分关心,暗暗一笑就摇了摇头让自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怎么从这里出去才是关键。

    一把从灵纹镯里揪出小粉红,就让它探测周围的宝贝,而且还可以顺便探测一下这周围的出路。探测的结果让钱墨墨有喜有忧。

    那山壁上散发着幽光的石头是五品幽光石,长时间放在洞府之中可以增添洞府的灵之力,若是给那修炼寒功法的人居住,可以增加灵力的吸收和功力的增加,但是对于钱墨墨他们这一队人来说,这些幽光石还真是没有什么用处。

    不过虽然这一处的幽光石没有用,小粉红却在西方石壁的一角发现一个像石碑一样玉石板,这板子看上去没有一丝奇特之处,但入手之后却能深深的感觉到它的不同

    “我了个去,真重”

    钱墨墨也就搬了一下,就把东西扔给玄墨了。她就算是伪炼体的,那玉石板也有点过于重了。

    倒是玄墨拿到这石板之后神色有一丝诧异,想了想给钱墨墨打了个招呼,就把东西给收了起来。

    “你认识那东西”钱墨墨看出玄墨的神色有异。

    玄墨摇摇头:“应该是盗版。”

    “”闻言钱墨墨看着那继续认真观察山壁的某龙少爷,抽了抽嘴角,她很早之前就有这个疑问了,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那个世界的方言术语,还用的这么熟练

    “小钱钱快过来,有动静”

    正当钱墨墨低头苦思的时候琉觞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的响起,心中一跳赶忙跑了过去,学者琉觞把耳朵给贴到山壁上,果然没过一会,就听到了一阵法宝攻击之声。

    “果然有人来凑热闹”钱墨墨开始兴奋:“隔壁肯定有好东西咱们怎么办”

    闻言玄墨和琉觞同时露出有些无奈的表情,凌振的声音适时响起:“躲着等他们离开。”

    “啊”

    “除非你想被灰掉”玄墨赞同的点头。而一旁的琉觞啧说出了致命一击:“据我初步推测,那些人的修为最低也是金丹后期。小钱钱,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不要找死的好。”

    于是钱墨墨很老实的默了,听声音对面就应该有至少三个人以上,三个金丹后期甚至有可能遇上元婴期的老怪物,钱墨墨一想到就从心里觉得胆儿寒。

    此时凌振、玄墨和琉觞已经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地上静坐,钱墨墨见状觉得好没意思却又不敢乱动,只能叹一口气,着小粉红的耳朵听着对面的动静。

    此时,在山壁的另一侧,一个看起来舒适自在的石室之中,妖姬正双目喷火的瞪着那已经站到自己师妹身旁的邪净。

    “邪净你什么意思”竟然会突然倒戈相向,让原本他们稳胜的局面变成自己被动至极。

    没等那一身无光铠甲的邪净做出回答,那站在邪净和另一名男子中央的娇媚动人至极的女子轻声一笑:“师姐,你还不明白么邪大哥会帮我,自然是因为我比你美得多,有用的多的缘故啊~只要我得到了纯婴石晋升元婴,那他们两人同我之后修为能生生的提高一个层次,你说,这样的我难到不比你有用,不比你该得到那纯婴石”

    说着那娇媚的女子眼神一冷,轻扬起嘴角:“师姐,咱们斗了这么多年,这次,师妹我总算是彻底的赢了”

    妖姬看着那已经拧成一线的三人眼神和心中都越发的愤恨,没有什么比眼看着唾手可得的宝物落入他人手中更让人愤怒的了想她为这一天准备了多久,如此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她怎能甘心不她绝对不能甘心

    心中那嗜骨的黑暗愤恨在顷刻之间占据了她的全部心神,而就在这时,在石室之中原本隐藏着等待时机的一个灰色暗影,突然间像是找到了什么至高无上的美味一般,猛的扑向了妖姬,下一刻寒腐蚀的气息在石室中弥漫开来,而这突然出现的异象,也让邪净三人瞬间戒备起来。

    “咯、咯咯力量美味去死、”

    妖姬在一瞬间身体僵硬了起来,而后整个人从上到下都露出让人心惊胆颤的邪魔气息,听着她说出的断断续续的话语,不知为何,邪净三人觉得汗毛倒竖,互相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相当的惊骇之后,三人同时咬牙,发动了最猛烈的进攻

    “哼,不自、量力”被那黑影附身的妖姬此时已经渐渐从最开始的动作僵硬诡异而变得正常起来,面对着那三人攻击,美艳的脸上露出嗜血的寒,猛的张大口,一团黑色的雾气像是游蛇一样化成丝,向着邪净三人扑去

    “呃啊”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妖眉最先被那黑雾缠住,而后她便惊骇之极的发现,自己的防御宝衣竟然没有遮挡那黑雾一丝一毫,眼看着那黑雾穿过她的身体,瞬间包裹住她的丹田之中的金丹,而后用力的向外撕扯“不”

    在妖眉临死之前的最后画面,便是自己的金丹被那妖魔吞入口中的画面。

    “呃啊”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妖眉最先被那黑雾缠住,而后她便惊骇之极的发现,自己的防御宝衣竟然没有遮挡那黑雾一丝一毫,眼看着那黑雾穿过她的身体,瞬间包裹住她的丹田之中的金丹,而后用力的向外撕扯“不”

    在妖眉临死之前的最后画面,便是自己的金丹被那妖魔吞入口中的画面。“呃啊”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妖眉最先被那黑雾缠住,而后她便惊骇之极的发现,自己的防御宝衣竟然没有遮挡那黑雾一丝一毫,眼看着那黑雾穿过她的身体,瞬间包裹住她的丹田之中的金丹,而后用力的向外撕扯“不”

    在妖眉临死之前的最后画面,便是自己的金丹被那妖魔吞入口中的画面。

    62惊变最快更新.

    62惊变<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