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仙童养媳 > 35 坑你怎么着

35 坑你怎么着

    35坑你怎么着一更

    这一声女子的声音清脆可人,但听在钱墨墨和凌月的耳朵里,那就是比公鸭嗓子还要难听上几百倍。而这女子所说出话的内容,就更让钱墨墨和凌月郁闷,同时还有点疑惑。

    两人身子紧绷的守着那黎香果树,神色有些紧张的看向那声音的来源。

    “呵呵,小师妹别跑那么快,这里地方偏僻隐蔽,想来是应该不会有人比咱们先咦”

    来人正是昆仑最出色的弟子之一温闻。此时他和身后的一男一女总共三人正有些意外的看向钱墨墨和凌月,而温闻口中的话也只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相比于凌月,温闻的眼神更锁定在钱墨墨的身上。

    “你们是谁别在这里挡路,那里黎香果是我们昆仑派要的,不想吃苦头就赶紧离开”

    说话的就是之前先发声的那个少女,在钱墨墨看来,这少女十五六岁的年纪,容貌明艳中带着三分娇蛮可爱,倒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不过让她皱眉的却是这丫头的说话语气和态度,听刚刚温闻的话,这个少女倒像是刚入门派的,不过如果是刚入门就这个脾气,这少女肯定是个难缠的角色。

    “这位小师姐说的话好没道理,你两只眼都看见我和师姐在这里守着这黎香果等待它成熟摘果,怎么你说要就我们就要双手奉上么还语带威胁,墨墨虽然修真没几天,倒也知道昆仑是大派,怎么大门大派都是这样胡搅蛮缠不讲道理还以大欺小么”钱墨墨撇了一眼在一旁的温闻,继续道:“若是这样,我倒要把这里的情况给记下,好回去让各家的师尊掌门评评理了。”

    听到钱墨墨的话那个少女瞬间瞪大双眼脸上闪过气恼和凶狠之色,刚要发话却被面带几分微笑和歉意的温闻出手拦下。

    “大师兄你”

    “呵呵,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这话果然没错。自上次一别到现在,墨墨简直快让师兄认不出来了。”温闻一笑,眼中淡淡光芒闪过:“刚刚是温娆说话过了,昆仑虽是大派,却也不会以大欺小,更何况天庸执剑长老的高徒,又怎能说是小的温娆是刚入门的,多少有些不懂事,还请两位师妹不要计较了。这颗黎香果树,咱们还是按照规矩来各取所需罢。”

    温闻的一番话让钱墨墨那个腹诽,明明就是想要仗势欺人还不承认,好在这次面对的是她们,要是换成别人,估计早就退让走人了。撇撇嘴钱墨墨看向凌月,用目光询问她的意思,后者眼中有几分无奈和犹豫,不过最后还是有些艰难的点点头,却是站起向着温闻道:“温师兄说的不错,即便是我们比你们先到,但果树还未成熟,那便是可以依照规矩而来,不过,在此之前,那看守黎香果树的火狸,却是被我们这方所挡,依照规矩,即便是之后的比试各位赢了,这黎香果你们也不能取走全部,且要留下三分之一才可。”

    听到凌月的话,那温娆和另一名男弟子狠狠的皱了皱眉,温闻虽然不动神色,面上却也有不虞之色。“敢问凌月师妹这黎香果在树上有多少颗”

    “不多不少十四枚整。”

    闻言温闻神色微松,“若如此,那我们便取走10枚,留四枚给师妹们吧。”

    凌月闻言嗤笑一声:“温师兄说的可真好,即便是你一个凝脉八层的人,虽然我不知师兄是如何进入这万木林的,但一会的比试温师兄你也未必就能稳胜,到底是该你们取十枚还是我们取十枚,结果未出之时,温闻师兄还是不要断言的好”

    “哼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斤两想和温师兄打成平手做梦吧”那温娆在凌月话音落下之后就是一阵嗤笑,听的钱墨墨一阵皱眉,连带着玄墨和小灰也用一副傻x无脑的眼神看着她,登时就惹怒了她。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的眼珠子给挖下来”

    瞬间,钱墨墨的眼神猛然变得凌厉至极,而玄墨和小灰身上也的猛的爆发出惊人的戾气。这三人的气势叠在一起同时向温娆,那种让人心惊胆战的寒意和恐惧,直直的把温娆吓退了三步。

    “墨墨小师妹娆儿不懂事,你们三个可不要欺负她。”温闻见状跨出一步挡在温娆的面前,语气温和。不过听在钱墨墨的耳朵里怎么都像极了挑衅。气极反笑:

    “她不懂事我们欺负她师兄什么时候眼神这么不好,我们三个最大的才十岁的小娃儿能够欺负她一个快成年的刁蛮女人她怎么都该比我们懂事,怎么还说要把我弟弟的眼珠子挖下来你瞪什么瞪有本事冲着我来,那句话你再说一次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钱墨墨满脸冷笑的看着就算是躲在温闻身后还一脸狰狞的温娆,心想若是下次有机会碰上,不狠狠她一把才怪,自己宝贝的跟什么样的两个包子被别人威胁,她能忍了才怪

    因着钱墨墨和温娆的敌对,场上的气氛一时间变的很僵硬。温闻看着那无论是气势还是说话都像是变了一个人的钱墨墨,心中惊讶。什么时候那个看起来乖巧柔弱的小丫头变得这么强势仔细看了一眼玄墨和小灰,温闻眼中闪过疑色,莫非是和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男童有关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竟然觉得这两个小家伙有些熟悉,却又肯定从未见过。

    就在双方正对峙的时候,灌木外响起了凌雄和赵阔高兴的叫声:“小师妹、月儿那火狸我们抓住了,时辰快到了,黎香果树没事吧”

    凌雄和赵阔高高兴兴的回来,却发现灌木里多了三个不速之客。尤其是一看到现场僵硬的气氛,两人对视一眼,基本上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喂喂,墨墨小师妹,咱们这没被人强抢吧好歹先来后到,咱们又收拾了那火狸,要是被人强抢了那可真是够丢人够不要脸的。”即便是知道情况,赵阔还是装作不知的先出了一声,意在提醒,也在挖苦。

    温闻闻言神色不变,“这位兄弟多虑了,有那个时间,不如咱们先商定一下比试之事罢。在下希望能在黎香果成熟之时就摘果。免得时间久了散了灵气。”

    赵阔前一刻还不甚在意的脸色在看到温闻之后大变,惊得退了一步疑道:“你怎么可能会在此这里明明只许凝脉下修为才可进入的”

    温闻这是第二次被提出疑问,轻轻挑眉道:“在下自然有在下的法子。不过,各位也不用担心,即便是在下进入了这万木林,修为却也被压制在凝脉之下。不过若是因此各位认为你们有一拼之力,我劝各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你们应该清楚,即便是修为不差多少,你们的实战比试能力也比我差出许多。”

    听到这里,凌雄等人的神色变得不怎么好。这或许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万木林的师门任务了,等一凝脉,再来便是不可能。这样的话他们怎么能允许这一次的任务办砸若是拿回去的黎香果少于七枚,等下一次结果便要再三十年,而已知的快要成熟的黎香果树,最少也要等一年。这一年的空白,可以让至少三个可以筑基的弟子停滞不前,结果绝对不是他们乐意见到的。

    “即便如此,这是雄接下的任务,无论如何,自当尽力完成还请温闻师兄一战”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凌雄依然的抱拳上前了。此时他脸上全是坚定之色,那一股子认死理的蛮劲让钱墨墨心中失笑却也佩服,倒是凌月见他这样气得一跺脚,扭过头生闷气。“我就知道,每次都是这样,哪一次出来都要这么拼命一次,就不能省心点么”

    不过凌月说归说气归气,却没有丝毫阻止的迹象,看到钱墨墨带着略微疑问和笑意的杏眼,凌月一僵,咳了一声解释:“他就是那个牛脾气,阻止不了的,还不如等一会他被修理够了省点力气给他疗伤来的快。”

    钱墨墨眯着眼点头:“师姐说的是。”然后不管凌月一下子红了的脸就拉着玄墨和小灰坐在草地上观看凌雄和温闻的比试。

    才看了几分钟,钱墨墨就苦笑起来。

    这哪里是比试,本就是单方面被。好在规定不能杀人、且温闻看起来有留手,不然二师兄可撑不到现在。但就算如此,钱墨墨猜想,凌雄也撑不了一刻钟的。

    不过,让钱墨墨和温闻都吃了一惊的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只是一身蛮力的青年,在实力经验相差很多的情况下竟然硬生生的撑了两刻钟而且钱墨墨能看出来,到了最后,温闻已经没有留手了,照样还是让凌雄给躲了不少、硬挨了不少、还反击了不少

    “够了大熊你给我退下”

    在钱墨墨以为满身是伤的凌雄还要再撑下去的时候,凌月猛的上前拔出飞剑挑开正在比试的两人,气冲冲的把凌雄护在身后对着温闻道:“你们赢了要摘果子就赶快,别等本姑娘发火”

    温闻此时虽然没有凌雄那样狼狈,却也不复刚开始的潇洒。略微抱拳,便领着温娆和温强去摘黎香果。此时果实已经成熟,温闻看着温娆摘下九个黎香果之后微微犹豫,却给钱墨墨他们多留了一个果子。

    “即便是被压制了修为,不过凌雄师弟的实力和功法却是让在下佩服,炼体能达到如此程度,想来就是天啸师尊手下的大弟子也不是师弟的对手,多出那一枚灵果权当在下敬意,师弟的伤不轻,还是早些回去疗伤罢。”说完,温闻便领着温娆和温强离开,再不回头。

    不得不说温闻很会做人,虽然伤了凌雄不轻,但后面那让灵果和表示敬意的话,却让凌月赵阔的感觉好了不少,心道果然是温和如玉的昆仑大弟子,不会得寸进尺。

    可对于钱墨墨来说,这话整个就是扯。他压就是怕他们这些人群起而攻之,他们只有三个人会相当不利而已。而且就算是让出一个果子对他们来说跟本无伤大雅,还能为自己弄一个好名声,何乐不为

    一旁的玄墨和小灰就更直接了,前者翻着白眼从嘴里蹦出一个蠢字,后者大摇其头,满脸的郁卒。“小钱钱,你说,除了咱们三个,他们怎么就这么傻呢刚刚多好的机会~”

    钱墨墨在一秒之内就理解了玄墨和小灰的意思,他们就是想要在刚刚凌雄和温闻比试完之后来个一锅端,当然站在妖兽仙兽的弱强食角度上,钱墨墨对此表示相当赞同,不过站在修真者这多了n多顾虑面子杂七杂八的复杂人群中,她还是觉得一锅端的后果很严重,小灰和玄墨作为人形,可不能这么鲁莽。

    “啧,别光顾着叹气抱怨,现在咱们可是人后果、要多想想后果人都是口是心非、死要面子、欺软怕硬的,所以表面上咱们可不能做的那么明显不然咱们会被所有人一锅端。”钱墨墨小声的搂着玄墨和小灰咬耳朵。

    “麻烦”

    “那岂不是很亏。”

    两个小的对此教诲都表示不满。钱墨墨眉头一挑:“傻啊你们明着不行就暗着来么那次的比试你们不是也看过被的人可是大多数,以后明面上撒不了的气咱们换一种方式在暗里撒,明面上搞不定的人咱们她一下一把搞定,弱强食也要讲究兵不厌诈省时省力的事,那是不做白不做啊只要你做的够干净、够隐蔽,那就等着他们有苦说不出、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吧谋阳谋,就是坑你了怎么着”

    钱墨墨越说越起劲越说越兴奋,口沫横飞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那认真听着她说话的两个小家伙,眼中慢慢的闪现出某种让人心惊亮光。自然她也就更无法预见到,就因为这一次的耳提面命,就让这两个本该直来直往的神兽,走上了某种在兽看来绝对不该走弯路,也因为她的教诲,一手教出了日后仙界最腹黑最难缠的两个妖皇。

    虽然两个妖皇都爱用谋,但据说其中一个喜欢挖了坑明明白白的让人跳,还不能不跳,有苦说不出,被坑了以后还没胆子报复;而另外一个,则是拐弯抹角的挖坑做陷阱,隐藏的滴水不漏就等你丫一次不慎,然后被坑的血本无归还不知道谁是罪魁祸首大凡,仙界被坑死的无头谜案中,有八成以上都被怀疑是那个妖皇做的。

    当然,这还是后话~与现在的钱墨墨和两个包子无关。

    咳咳,今天最少9000字亲们给点支持嗷嗷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错小说网

    35坑你怎么着是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更多章节网址:<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