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君颜乱:妖娆女神医 > 第075章 陌生男子至第078章 危机

第075章 陌生男子至第078章 危机

    君颜?遥貉褚絖北国旖旎 第075章 陌生男子全文阅读君颜乱妖娆女神医 北国旖旎 第075章 陌生男子    “君无涯,我好痛,像有火在烧一样,好痛啊……”风离无意识地喃喃低吟着。全身犹如被烈火焚烧,痛不可言。

    “阿离,没事的,我马上救你,一会儿就好了。”君无涯一手固定住她不停挣扎的身子,一手抵住她的后背,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她体内,给她减轻痛楚。

    心中一直在为刚才看到的情景惊讶不已。

    地底城,除了风离,第一次有外人这样轻易的闯入,而且,看样子,那个白发老妇不仅能随意出入地底城,还将两把轩辕短剑都拿到手了,甚至,还似乎发现了风离身上的什么秘密。若不是他早点赶到,只怕风离就会被那奇怪的剑光折磨的生不如死。

    风离到底跟轩辕剑有什么联系?想到她一碰到轩辕剑,就那般痛苦,他心中一动难道,阿离是合并轩辕剑的关键?!

    心头为着这个可能而惊诧不已。

    而那个白发老妇,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么多的秘密?

    地底城,重重机关,只有上一代真正的北国皇位继承人和大祭司才知道的解码,她从何得知?

    他深深皱着眉头沉思着,蓦地清潭一样深邃的眸光一亮。

    难道,她是上一代的北国大祭司?

    肯定是的!只有大祭司,才知道轩辕剑的秘密,也能识别轩辕剑和卜算轩辕剑的下落。

    在君北夜的父亲君非凌即位之前,北国是有大祭司的,但是,因为君非凌不信这些东西,要废除掉,所以,从君非凌开始,北国就没有再立大祭司。

    他心头大惊。若是君非兀有大祭司相助,绝对不可小觑。

    他拧眉思量了一番,低头,瞥见风离面色已经平和了许多,大约是不痛了,竟然睡了过去。鼻息均匀,应该已经没事了。他这才松了口气,将她轻轻放好,被子盖上,便走出门外。

    炎绮一脸惶恐地站在门口,见到君无涯出来,连忙低下头。

    “若不是我今日中途有事赶回,阿离就出事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她就是你的主子,你是怎么照看她的?”君无涯看见她,脸上起了薄怒,低声却厉色地对着炎绮冷冷斥道。

    “是,教主。属下办事不力,请教主责罚。”炎绮咬着唇,低首认错。心里却是酸涩怨恨。她是一个护法,在教中也有一定地位,但是,因为教中只有她一个女弟子,君无涯便让她伺候着风离,如此怎不委屈?

    “我还要外出,你好好照顾她。下次她若是再有事,你这个护法,也可以不要了。”君无涯冷冷看她一眼,丢下此话,便走了。

    炎绮受了委屈,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站了好久好久,眼里含着泪,咬了咬唇,奔了出去。一路上泄愤似的,用剑劈了好多的树木,直到出了君临山庄,跑到了陵山脚下。

    “姑娘。”山脚下,一个面目英俊邪魅的男子,刚好正要上陵山。看到炎绮时,见是一个女子,还是个容貌美艳的女子,不由地脸色发亮,桃花般的双眼,晶亮地看着她,讨好地唤了一声。

    “什么事?”炎绮心情不好,见是个陌生男子,便没好气地抬头冷冰冰地问道。

    男子目光一滞,顿了一下,突然面上又显出一丝喜色,仿佛找到了跟她攀谈的好借口,便摸出一张画卷出来,笑问道“找你问个事。”说罢,小心翼翼地展开了画,问道“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炎绮心头正烦着,满脸不悦,听了他的话,只是随意地一瞥,却顿时愣住。

    那画中女子,竟然是风离!

    她满脸惊讶,抬头望向他“你找她干什么?”

    那男子一路寻人,都极少有线索,此刻拿出画来,本来只是找个跟佳人搭讪的借口,并不期望能有答案。此刻见到炎绮神色的异常,似乎是见过此人,不由地惊喜不已,连忙正色问道“你见过这个女子?”

    炎绮警惕地盯着他半晌,忽地美眸一转,仿佛心里已有了什么打算,便如实回答“见过,你找她,是要带走她吗?”

    “正是要带走她。若是姑娘知道她在哪里,烦请告知一下。”那男子喜道。

    炎绮犹豫了一下,然后笑道“你跟我来。”

    “你是什么人?”睡醒过来的风离,身上不再痛了,却发现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有着一双桃花眼,笑的一脸邪气的英俊男子。她满脸怔愕,大惊失色下,连忙镇定地问道。

    “风无极。”男子盯着她,笑道。

    “不认识。你来这里干什么?”风离警惕地问道。

    “我受某人重托,来帮某人带回他半路走丢的新娘子咯。”那人双目直勾勾地瞅着她,不住的称赞“啧啧,确实是罕见的美人,怪不得那小子会动心。以前我带他去花月楼,他怎么都不愿意亲近那些美人,我还以为他有啥毛病呢,这次倒是开窍了。不枉我亲自走一趟。”

    “你是北夜的朋友?”听了他的话,风离诧异问道。

    “哟哟,北夜,叫的可真亲热。”那男子笑的很不怀好意,一脸欠扁的样子。

    风离脸色微赧,恼道“不说就算了。”

    “唉,别生气嘛,我就是他的朋友啊。”他笑嘻嘻地道。不是好朋友的话,谁能请的动他风无极?

    风离眉头轻皱“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人举止轻佻,看着就不是好人,谁知道他会不会是那白发老妇身边的人,要将她骗走?

    “不信也不行了,我可是得到某人的亲口谕旨,不管用什么手段,都

    要将你带回去的。”男子眨了眨眼,笑道。

    风离闻言一惊,正要退后,却被他伸手一点,速度快的惊人,立即被他点住穴道,不能动弹,心头大惊,只能恼怒地瞪着他。

    “得罪啦,谁叫你这个新娘子半路溜了呢,新郎官可是伤透了心,也气坏了脑子。他说了,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将你带回去的。”男子得意地一笑,将风离往肩上一扛,就飞掠了出去,一路有炎绮打点,畅通无阻,很快便将风离带离了君临山庄。        君颜乱妖娆女神医北国旖旎 第076章 旖旎之夜(1)全文阅读君颜乱妖娆女神医 北国旖旎 第076章 旖旎之夜(1)    北国皇宫里,殿角明珠,照的暗夜也亮如白昼。

    “人带回来了?”殿中央,一身明黄尊贵龙袍的君北夜负手而立,唇角噙着一丝浓浓笑意。

    “风无极出马,没有办不到的事。”笑嘻嘻的英俊男子回答。

    “现在她人在哪里?”北夜连忙问道。

    “已经将人送到你的寝宫了。”风无极挑着眉头笑道“好事做到底嘛,你赶紧去吧,洞房花烛夜哦。”

    北夜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愉悦,撞了撞他的肩“辛苦了,无极兄。你今晚就住在宫里,我已经派人打理好,会有人服侍你的。”

    “别废话了,赶紧去吧。”风无极拍拍他的肩,笑的极为恶劣“你小子,终于算是开窍了。”

    北夜便立即走了出去。

    而翊坤宫内殿里,被点住了穴道,不能逃开的风离,躺在榻上,气恼无比。这一路过来,风无极都没给过她自由,如今,送进这宫里来,也是点住了她穴道,将她放躺在榻上就走了,临走还恶劣地说一句乖乖的呆着,洞房花烛夜哦……

    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看着殿中的摆设和布局,也确实明了风无极不是白发老妇那边的人,而是真的将送到了北国皇宫,送到了北夜的身边。

    耳边听闻一阵熟悉的沉稳的脚步声,慢慢踏入殿内,然后走过屏风,走到床榻前。

    她心头竟然蓦地有些慌了,甚至能预测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她全身都被定住,只有眼珠还是灵活的,定眸望去,见北夜正站在榻前,俯首看她。双目炯炯,黑眸幽深,一直看着她,看的她心虚害怕。

    “终于还是逮到你了。”北夜嘴角勾起一抹深浓的笑纹,缓缓俯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还是这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温热的鼻息喷到她紧张的有些僵硬的脸上,他笑的非常邪气,声音低柔诱惑“你说,你老是这样不安分,该怎么惩罚你呢?”

    伸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手指间勾缠着,看着她紧张忐忑,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笑的异常开心“两次都嫁给了我,注定了你是属于我的,你还能逃到哪里去?”这一次和亲遭劫,他的一场期盼落空,多么失落气愤,他恼恨不已,可是,却舍不得怪她。

    此刻,她躺在榻上,满脸不安,他看着却十分开心,放下她的发,伸手抚上她细嫩的面孔,摩挲着,低声在她耳边道“说吧,你欠我的两次洞房花烛夜,怎么补给我?”

    风离脸通红通红的,只能羞赧地一直盯着他,却说不了话。

    北夜一笑,伸手点开她的哑穴,她正要开口,唇才微启,他已俯身,滚热的唇压了上来,将她的话语堵住。

    “唔……”风离动不了,话也被他封住,只能无声地抗议。

    他搂紧她,力道极大,要揉进骨血里一般,将她柔软的身子使劲地贴向他。唇也重重地吻了下去,和以前截然不同的深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噬下去,吮吸,轻咬着。他撬开她的贝齿,犹如要探索她所有的秘密一样,密密的深吻,绵绵的勾缠。

    风离感到莫名的紧张,这样的吻,热烈的让她有些害怕,一种异样的感觉袭击了她,本能地有些惊慌,还有着隐约的茫然和期盼。心几乎要跳出胸腔一般,脸上热烫的吓人,犹如身在火炉,后背也出了一片细密的汗,即使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彼此滚热的肌肤。她全身莫名的难受,尤其是现在穴道被制,动弹不得,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他放开了她的唇,呼吸有些乱,微微喘息着,风离轻喘了几下,才恼道“喂,将我穴道解开啦!”

    “也是,就我一个人动怎么行。”北夜笑道。

    风离脸一红,瞪他一眼“你胡说什么!”

    北夜哈哈大笑,伸手点开了她的穴道。风离手脚能动了,这才舒服了些,伸手推了推他压在身上的沉重身躯,郁郁地道“我肚子有些饿了,今天没吃东西,好饿。”

    北夜笑着的表情呆滞了一下,叹了口气,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尖,苦笑道“你真煞风景。”好吧,吃饱了再继续……

    还是无奈地拉起她,在桌旁坐下,郁闷地看着她吃点心,他随手摘下她腰间的布袋子,翻了几下,准备扔开,却眼尖地发现了几本小册子,便顺手拿了过来,打开一看,蓦地大笑了起来。翻开瞧了几眼后,抬起眸子望向风离。

    风离刚好吃完了几块点心,也差不多填饱肚子了,正喝着茶水,目光瞥见他正朝自己看来,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一脸高深莫测的笑。

    一朵邪恶的笑意,在他脸上漫开。他的笑容有些古怪,风离被盯的有些不自在,伸手摸了摸脸,还以为脸上有点心沫子呢。

    北夜还是一直盯着她,目不转睛,笑容诡异邪肆。

    风离觉得他的笑容十分的不对劲,见他手中拿着一本册子,便凑眼过去,这一望,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那几本册子,是风无极随意丢在自己的袋子里的,她当时并未在意。此刻看了,脸红的滴血,窘的几乎要找个地洞钻

    下去。

    风无极那家伙……他,他,他居然送给自己的是几本春宫图!

    “原来你喜欢看这个?”北夜盯着她,笑的非常非常邪恶。

    “谁,谁喜欢看了!”风离的脸爆红,真想找堵墙撞死算了。

    “过来。”北夜放下手中册子,轻唤道。

    “不要。”风离瑟缩着。危险,绝对的危险。过去就是傻瓜。

    “你不过来我可要过去了。”北夜声音有些微的暗哑“等我捉住你,后果自负。”

    风离大惊,站起身就往后退。岂知北夜速度比她更快,早已贴了过来,将她困在他坚实的胸膛与桌子之间。

    一瞬间,男子的凛冽气息铺天盖地向她袭来,狂野激烈,将她牢牢的圈住,无法挣脱。她惊慌地抬起眸子看他,他的眸色极深,亮的让人害怕,也深沉的像能吞噬人的漩涡,让人不自主地一步一步控制不住地陷落。

    “北,北夜……”风离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嘘……别说话。”他轻声在她耳边说着,然后低首,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她的唇。

    像被一团融融春水包容着,她全身都软了下来,软绵绵的,几乎没有支撑力,只能无助地被他搂在怀里,搂的很紧很紧,紧的几乎要窒息。

    他的吻越来越炽热,甜蜜而凶悍。他的气息也越来越急促紊乱,拥着她的双臂,透过衣物都能传来滚烫有力的温度。他的双手在她的腰间搂紧,摸索着,掌心也是滚烫滚烫的。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风离心慌意乱,只能无助地抓着他的衣服,像落水的人,毫无抵抗力,只余感觉,觉得他的吻从唇上,一路吻下,吻到耳后,甚至脖颈间,衣襟都被他拉的有些散乱了,几乎可以隐隐见到她雪白细腻的肩头。

    被他的唇触过的地方,像被火燃烧,却不疼痛,而是热,热的令人害怕和期待。

    耳垂上传来一阵酥痒,是他舌头轻轻舔舐,又麻又痒,风离忍不住“啊”地低吟一声,声音柔媚的令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他终于放开了她,却是将她抱起,鞋子脱掉,将她抱放在榻上。怪异的感觉袭上心头,风离突然间有些害怕了,往床里面瑟缩着,惶然地盯着他,满脸的不安和不知所措。

    他也脱掉了靴子,上了塌上来,伸手过来抓她,她突地惊跳起来,便往榻下奔去,却被他一把用力拽住,一瞬间天旋地转,又被他扯了回来,仰跌在榻上,身上一沉,他已顺势覆身将她牢牢压住,耳边传来他的笑声“又想往哪里逃?”

    她慌乱地怔怔盯着他漆黑灼热的瞳眸,心跳的越来越急,如在胸臆间擂着鼓一样,怦怦直响。

    他漆黑的眼睛深深凝视着她,低首,吻向她的颈间,带起一阵陌生战栗。他拨开她的衣襟,露出她雪腻的肩头,在她肩头和锁骨间深深吻着,啃噬着,留下一处处细密的暧昧红印,炽热滚烫。他的手掌突然隔着衣物,覆上了她胸前丰盈的柔软……

    风离一阵惊喘,从她喉咙深处发出慌乱的颤栗的呻吟,双手惊慌地使劲推拒着他沉重的身躯。

    他不管不顾,手又探向了她的腰间,将她的腰间束带也解了下来……

    “别,别这样……”陌生的情潮涌动,让她害怕地挣扎,拒绝。

    她挣扎的太厉害,他微微撑起身。她睁大清亮幽深的眸子定定地看他,慌乱尽显。他的眼里有着热烈的火焰燃烧着,有着浓浓的欲念在里面,几近喷发,她不是很懂,却本能害羞地撇开目光不敢再看。

    “害怕吗?”他勾起唇笑着“害怕也要继续下去。再也不准你逃了。”

    他突然将那衣带拿过来,将风离的双手缚住,风离惊喘着低喊“喂,你干什么嘛,不要绑着我!”

    “总是喜欢到处跑,一点都不安分,还是绑着你,你才老实些,这一次,真的真的不会再放过你。”他一边笑着,一边将她的双手绑好。然后伸手,盖住了她的眼睛。

    “北夜,不要闹啦,再闹我不理你了!”眼睛被蒙住,双手又被他用衣带绑了起来,风离慌乱无比“不要闹啦,我不理你了!”

    “没事,我理你就行。”北夜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

    呜呜呜,半夜四点了……为了答应某个亲的,苏要突破,呼呼,先睡觉去,明天继续……        君颜乱妖娆女神医北国旖旎 第078章 危机全文阅读君颜乱妖娆女神医 北国旖旎 第078章 危机    午膳是在御花园中的一处凉亭里用的。

    亭的位置偏高,亭下是万丈碧绿的湖水,晌午的阳光投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犹如巨大碧玉上洒落的点点碎金。八角大亭,里面是白玉石桌,摆着精美可口的点心。亭子周围,宫人站在每个角落伺候着。亭外奇花异卉,相互映衬,让人心旷神怡,分外舒畅。

    北夜携着风离的手,在桌旁铺了软垫的石椅上坐下。他手一扬,立即有宫人会意地退了下去。不一会儿,一列宫人鱼贯而入,手中托着盛了各种菜肴的精致盘子上来了,一道一道,小心翼翼地放下。

    “你们先下去吧。”北夜手一挥,将宫人都遣退。

    只剩了两个人,风离越发觉得不自然。扭着头,看亭外湖上的风景。北夜看着一笑,拿起桌上的筷子,给她的碗里加菜。

    “阿离。”他这样唤她,声音温柔。

    风离脸上蓦地一红。不知为何,南宫彦,风雅还有君无涯这样喊她时,她都不觉得什么,听着北夜这样喊她,就觉得心里怪怪的,脸红耳热。

    她红着脸,别扭地望着亭外风景。

    北夜望着她耳后都染上了粉色,笑的越发开怀,端起玉碗,夹起一根银丝藕片,递到她的唇边,笑道“张嘴。”

    他深邃的黑眸就那样含笑望着她,她似受了蛊惑,竟然真的张嘴咬了过来。因为不大自然,吞的有些急,她轻咳着,北夜笑着拍抚着她的后背,温柔地道“吃慢点。”

    一场午膳也吃的温馨甜蜜。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风离心中想着,她的人生至此,是不是已经是幸福的开始呢?

    总觉得这幸福来的太快,措手不及一般。

    三日后,北夜昭告天下,封风离为北国母仪天下的华堇皇后。并于当晚,在呈福殿里举行隆重庆宴。

    宴会上,百官皆有带上家眷。作为帝后,北夜和风离,并坐于玉阶高台上,望着殿中席间的百官和如花美眷,神情有些恍惚。

    有几位朝官,带来的不是自己的夫人,倒是自己过了及笄之年的如花似玉的女儿,各自上殿前献艺,说是为了给皇后献礼,隐含的意味却是可想而知。不过是为了博君一盼,企图飞上高枝而已。

    北夜即位以来,一直没有立妃,至今才得一位皇后,而且还是和亲得来的,所以,大家都觉得有机可乘。

    美人多娇,且个个多才多艺。抚琴起舞,琵琶弹唱,都是才貌无双之辈。起舞弄影间,望着高台上俊美无俦的年轻皇帝,那些女子眉眼之中,顾盼多情,都是卯足了劲,竭尽所能地想引起北夜的注意。

    风离看的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些人真够嚣张的,她第一天封后,就开始受到这种威胁了,以后漫长人生,又该有多少阻挠?

    她微微敛目,不想看那殿中起舞女子妖娆身姿和美貌容颜。沉默间,手上却是一暖,北夜在座下悄悄握住了她的手。她诧异抬头,正好看见他脸上温柔深情的笑意。仿佛在告知她,任凭殿中娇娆无数,他只在乎眼前这一个人。

    还未说话,玉阶下方殿中央起舞的女子,突然上前几步,盈盈拜倒,口中娇柔出声“灵王之女,崔绛雪,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声音如出谷黄莺,更刻意地恰到好处的低柔甜美,听着如美妙乐音,连座上的北夜也不得不引起了注意,偏过头来望向殿中。

    平身后,那叫崔绛雪的女子抬起了头。桃花玉面,臻首蛾眉,朱唇榴齿,姿如柔柳,轻盈动人,比殿中其他女子都要美上许多倍。

    百官都看的有些瞠目,灵王抚着长须,精锐的眸子里,闪过得意之色。他是异姓番王,手中握有一定兵权实力,又生得如此娇美的女儿,将来的地位,自是不可估量。

    北夜不语。风离也怔怔地望着那个女子。

    崔绛雪见皇上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而众人也被自己的美貌折服震住,也略略有些得意。

    北夜瞧了一眼,然后又没再看她,只是笑对着灵王赞扬了一句“灵王的女儿,果然是天姿国色。”崔绛雪正因为北夜的冷淡而沮丧,听了这一句称赞,心头又是一喜。竟然挑起了眉头,直直地望着高台上正在出神的风离。

    见她放肆地望了过来,眉眼间,居然还有一丝毫无惧色的挑衅意味。风离一愣,转而面色恢复沉静,袖中的手,却是轻轻握起,心里也低落起来。

    散了宴席,御花园中,她甩开北夜,一个人郁闷地先走一步。

    北夜见她神色不对,连忙赶了上来,刚追上去,正要上前握住她的手时,旁边的花树丛中,蓦地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他微微一怔,站住了。风离在前面也听到了异响,也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居然是那个崔绛雪。只见她袅袅婷婷地走过来,又是朝着北夜盈盈一拜,语声娇甜地行了礼,然后抬起目光,柔柔而恋慕地望着他。

    北夜却是目光微沉,冷冷开口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崔绛雪见他神色冷淡,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却是强自撑着笑容道“绛雪是想着皇上会路过这里,要跟皇上道别……”

    “这里是御花园,闲杂人等不准随便进入,赶紧退下回去!”君北夜没有看她,冷冷丢下这句话,便越过她,往前走,拉着站在那里的风离,再没理她,头也不回地离去。

    一腔热烈期盼,被泼了一头冷水,崔绛雪望着风离回头探究地淡淡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和北夜离开了。她越加羞恼不已,狠狠地绞着手指,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和阴狠,气愤地跺脚,甚至狠狠地踢着一旁的花树。一边踢一边骂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气死我了!”

    “受气了踢了花树就能解气吗?”一道声音让崔绛雪踢着花树的脚顿了一下,没有再踢出,她诧异地轻呼“爹爹?你也没走?”

    “别担心。”灵王走了过来,拍了拍她,安慰道“爹爹会帮你将受的气讨回来。”

    “爹爹,怎么讨回?他可是当今天子。”崔绛雪诧异问道。

    “那又如何?”灵王眼里闪过锐光“光靠你爹爹一人,自然不敢怎样,可是,如果加上之前的三王爷君非兀呢?”他沉吟一声,道“等君非兀找回轩辕剑和神女,这皇位,君北夜这小子不一定能坐的稳!”

    “爹爹,你们不会是要杀了他吧?”崔绛雪喃喃地问道。如果杀掉君北夜,她是不舍得的,那样俊美的年轻皇帝……

    “怎么了?我的宝贝女儿不舍得他死?”灵王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别怕,如果不想他死,到时候君非兀得了皇位,爹爹让他将君北夜的命留着让你处置,让他一切以你为重,如何?”

    “真的?”崔绛雪眼睛一亮,欣喜的问道。

    “爹爹怎么会骗你?”灵王笑道。“你等着看好了,这天,快要变色了。”

    他抬起头望向空中,一抹乌云刚好遮住了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