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小女大神医 > 番外+大结局 慕小小之後续至慕小小之後续

番外+大结局 慕小小之後续至慕小小之後续

    小小nv大神医 慕小小之後续全文阅读小小nv大神医  慕小小之後续    之—

    「皇,我们做个暗号好不好?」十岁的慕小小缠着正在练功的秦伊皇。

    「不要!i秦伊皇冷冷回绝。

    「好啦!今天我在茶馆里听到说书的说,好朋友之间都会有暗号,皇,好啦!」拉着她的袖子,决心吵到她答应。

    「不要!」

    「如果你不要我是决计不放手。」慕小小甚至还咬住她的衣服。

    「笨慕,你是来福呀!放嘴!」来福是她们隔壁养的黄狗,专喜ai咬人衣裳。

    「不放,你不答应小小就不放。」她含糊不清地回答,乾脆耍赖到底。

    拉锯战的结果,秦伊皇知道一定是输的一方,只好投降。

    「我们暗号要用什么好呢?」慕小小开心地想着,却怎么也想不山好的暗号。

    「来福!」

    「啊?」

    「以後我就叫你来福,当作暗号。」秦伊皇随口敷衍她。不快点打发她,怕是她都别想练功了。

    「那我要回什么?」她指指自己。

    「来福怎么叫?」秦伊皇问

    「汪汪汪呀!」慕小小答。

    「不就结了!」秦伊皇拿起剑,继续练。

    「皇真聪明,那以後谁先说『来福』,另一个就要『汪汪汪』哦!」慕小小开心地拍手。

    「来福!」慕小小跃跃yu试。

    「汪汪汪!」为了配合她,秦伊皇只好勉强回道,省得她又吵得没完没了。

    「来福!」

    「汪汪汪!」

    「来福!来福!来福!」慕小小玩上瘾了。

    「笨慕,我要杀了你。」一脸杀气的秦伊皇追过去,有危机意识的慕小小早就跑得老远去了。

    之二

    一个垂死的男孩躺在玄凌庄的客房中,脸上血se尽褪,气若游丝,只剩一口气,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断气了。

    慕小小认真仔细地把着他的脉,然後呼了一口气。虽然他伤痕累累,幸好来得及。

    yao箱里摆满各式的工具及yao材,她先让男孩服下可以起死回生的天香续命lou,接着用外伤圣品快意紫雪膏为他包扎,并灌入一点真气护住他的经脉,忙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後终于大功告成。

    三天之後的下午,慕小小坐在书房里正埋头苦读着医书,一旁陪着她的是正在缝制冬衣的贵姨。

    「贵姨,什么人是全天下最伟大的?」读累的慕小小,从一堆医书中冒出个小头,问贵姨。

    放下针线,贵姨思索了一会儿,然後微微笑着说「当娘的是全天下最伟大的人。」

    慕小小皱苦小眉头,咬着下唇,似懂非懂的想要想出个原因来。她实在下太明白,为什么当娘会是全天下最伟大的人?

    「阿慕,等你以後当了娘就知道了。」贵姨笑了,一个黄毛丫头,哪能ti会当娘的那种伟大奉献?

    「嗯!」慕小小点点头记在心上,想太多实在不适合她,会想别她脑袋瓜子曝了,反正贵姨是不会骗她的,她是如此相信,至于怎么个伟大法

    ?嘿嘿!找个机会来当娘看看再慢慢ti会吧!

    「唉!那孩子也真可怜,随着他爹娘要来添富县定居,路上遇到强盗劫财又杀人,要不是刚好被小蝶他们遇到,他可能命丧荒野,唉!亲人都死光了,却只剩下他一个人,真是个苦命的孩子。」贵姨摇着头同qing道。

    「好可怜喔!」贵姨才刚说完,慕小小的眼睛就泛着闪光。她最见不得人家可怜了,一可怜,她的同qing心就跟着泛滥。

    「阿慕,他醒了。」银月带着喜se走进来通知慕小小,

    「我去看看!」随着银月的脚步,慕小小去看男孩的伤势。

    一个虚弱的身子正挣扎着想下床。

    「你醒了?」慕小小即刻为男孩把一下脉。点点头,没问题了,她特制的yao果然就是不一样,本来要十天半个月才有的疗效,三天就见效了。

    「我娘呢?我要去找我娘……」男孩想下床,却一点力气也没有,结果连人带被滚下床。

    「喂!你想找死呀,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活耶!」

    「我要找我爹……呜……」说着眼泪便扑簌簌地掉下来,还大吵大闹。慕小小和银月手忙脚乱地将他扶回床上,但这男孩还是哭闹个不停。

    一道旋风似的,一个怒气冲冲如鬼面罗刹的人飞奔进来——「午睡时间吵什么吵?你家死人啊!再吵我把你砍死!」

    突然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然後,那男孩更用力的放声大哭。「我要找我爹,我要找我娘,呜……」

    「你爹娘死了啦,还吵,把你救回来就不错了,不要那么不知感恩!死小鬼,再吵我就送你去见你爹娘。」

    「阿梦,你吓到他啦。」慕小小叹了口气。整座庄园的人都知道焚梦在睡觉时千万别去吵醒她,否则会六亲不认,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比母夜叉更可怕。

    那男孩下意识地瑟缩到慕小小身後啜泣。

    「是呀,阿梦,这孩子已经举目无亲很可怜了,你就原谅他。」银月跟着陪笑。

    「死小鬼,世上没爹没娘的人又不是只有你,哭什么?」焚梦像是骂上瘾,除了皇姐之外,她们师姐妹都是从小被师父收养,她们一样没爹没娘,几时像他那样哭闹过。

    「呜……哇……爹、娘……」男孩哭得更严重了。

    「我当你娘好了!」

    慕小小想也不想开口便道,令得每个人对她目瞪口呆。

    「看什么?反正他没爹没娘了呀,他的命又是我救的,对他如同再……对了,再造父母,所以当他娘有什么不对?」她回答得理直气壮。

    「这种死小鬼你也要?」焚梦直怀疑她的眼光。

    「阿慕,你不是开玩笑的吧?」银月觉得荒唐。

    「没呀,反正我也想当当天底下最伟大的人看看。」哈哈哈!真快,马上就有机会了。

    「随便你!那就好好管管这个死小鬼,再吵我会杀了他。」焚梦转身回房午睡。

    「乖儿子啊,你叫什么名字?」

    「逸风。」

    「乖儿子啊,以後你不是一个人了,要叫娘哦,呵呵呵!」得意洋洋的慕小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她自己认定就好,就这么收了一个儿子。

    那年,慕小小十二岁——当娘;逸风,有个只大他三岁的小娘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