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小女大神医 > 序至第一章

序至第一章

    小小女大神医 序全文阅读小小女大神医  序    当武侠遇上言情              战烈

    我从来没帮人写过书序,正如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说一般。之前见识过学姐的剑与魔法世界,那可是她的强项,可是当地开始搜集资料,宣告她准备进军武侠系统时,我不禁有了一点担心。因为就像魔法世界中黑魔法与白魔法是无法并存的一样,在小说界里,也恨少有人能将武侠与魔法两种系统都能掌控自如的,更何况——她还想加上言情和搞笑!这怎么可能?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嘛!

    可是,当我看到学姐ail给我的稿子后,这些担心全部化成了惊奇!当武侠不再只是言情的一种题材,而是像咖啡与奶精的完美比例一般,透过学姐蜂蜜般画龙点睛的搞笑风格融合一起,一部好看、耐看的「侠情」小说,就这么诞生了。

    我是一个纲路写手,之所以自称为写手而非作家,就是因为实力还不够。在我接触武侠这五、六年的时间以来,发现武侠世界里头,站在男人角义所写的作品居多。然而人类的分别,也有男性与女性,为啥女孩子不能有的武侠?不能有血腥少少、侠气与爱情和笑料多多的武侠呢?如果你也曾经在脑海浮现过这个问题,如果你想看不一样的小说,如果你想看一部与众不同的武侠作品,那么这一部《小小女大神医》可以满足你!        小小女大神医 楔子全文阅读小小女大神医  楔子    「慕园」,坐落于添富县的正北方,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庄园。园外爬满了各种野生植物,紧紧将慕园围绕,仿若固若金汤的石墙,凡是靠近慕园十步之内,皆会莫名其妙地全身发痒,或者卯火灼烧。因此,久而久之,慕园被「墓圆」所取代,没有人敢靠近它。

    有人说,里头住了恐怖的怪物;也有人说,里头到处是吃人的恶鬼;更有人说,里头其实住着世外的高人,不希望被世俗打扰、结果为何?至今仍是一个谜,没有人可以成功地告诉世人,慕园里是不是真的闹鬼,抑或者真住着怪兽?这个充满神秘面纱又诡谲的地方,始终是大家敬而远之的。

    不管众说纷纭为何,可以确定的一点,没有人再敢接近这座庄园,尤其每当日?涫狈郑袄锉慊岽隹植烙终鹛斓暮鸾猩凶拧赴1肌1肌?div        小小女大神医 第一章全文阅读小小女大神医  第一章    「阿慕……阿慕……」阵阵响彻云霄的叫声,在後院一句又一句地散了开来。

    但见一名身材高大却动作俐落的妇人,熟练地在後院穿梭不停,一脚一步正确无误地闪过爬了满地的植物。

    「阿慕,阿慕,你在哪里呀?」妇人不耐烦地迹近咆哮。

    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子,跌跌撞撞从转弯处冒出头来,手上还抱着几株不知名的花草,绣花鞋剩一只,绸缎衣裳沾满黑抹抹的泥上,小圆脸蛋与手无一幸免,翡翠发簪也歪斜了一边,发上沾了几根枯草,从头到脚,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狼狈到家了」。

    「我的天老爷,你又把自己给怎么着?我猜猜,八成不是跌进你所种的植物园子里,要不就『又』不小心定路给踩个空,接着发生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过程,最终变成你现在这个狼狈不堪的样子。」

    妇人笃定的语气如同亲眼所见。

    「都要准备用膳了,瞧你把自己给弄得……啧啧啧……」相较于她的娇小,妇人整整高她一个头,拨开挂在她发上的枯草,语气虽不悦,动作却细心又温柔。

    「贝姨,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下次不会再犯的,我保证。」女子撒撒娇,还举起手来发「四」。

    「慕小小,你的保证就跟你认路的本事一样,完全不值得信任。」贵姨不屑一顾,鼻子还—哼」地发出一声冷哼。

    「贝姨,别生气嘛,小小向您赔不是,让您老人家气坏身子,小小可是会伤心难过地哦。」拉着贵姨的袖子撒着娇,实在令人难再生气。

    这丫头就是嘴巴甜,老哄得她这个老太婆心花朵朵开,每次想要生个气,这火才刚要上升,一个甜笑、一个撒娇,把她这老太婆给治得服服贴贴。

    「噢,好痛!」慕小小轻呼一声,眉头轻皱了一下,

    「我的天老爷,你又把自己给弄伤了?怎么这么漫不经心呢?只要一投入什么事儿就忘了自个儿的存在,你爹娘生给你的脑袋瓜子不是只拿来装药材用的!都已经到了要出阁的年纪,还学不会照顾自己,瞧你,这细皮嫩肉的,怎么舍得弄个疤在上头呢?实在太不小心了。」贵姨唠叨个不停,心疼地拉着她的手朝药房方向而去。「走走走,去药房上点药,要是留下疤痕就不美了。」

    「贝姨,其实您也知道,这慕园好大呀,我连东南西北方位都搞不清楚,所以才会常迷路,」虽然她路痴的事实在家里已是「众所皆知」的秘密,但是……但是……好歹也要为自己辩解一下,面子还是稍稍要顾一下呗。

    「我的天老爷,有人在自己家会迷路的吗?」贵姨不与苟同地拍拍自己的额头。

    「会呀,我就是。」瞧她,多么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阿梦也真是的,没事买这么大的庄园给她做啥嘛!她、贵姨、银月姐姐才三个人,实在不需要住到这么大一间……房子吧,害她老迷路。

    这慕园虽然广大,但我不是为你把方位都给标示

    清楚了吗?想去哪儿,顺着指示方向走就好,都住好多年了,还不习惯?」贵姨翻个白眼,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就算是路痴,也该有限度吧!哪有人连自己家里都会走失方向的?

    说到这个她就有气——「还说呢!今天要不是因为您标的指示错误,让我走错路,也不会发生这样的倒楣事。」

    「标示错误?怎么可能?」贵姨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每个转角路口写得再详细不过了。

    「不信的话,我带您去。」慕小小不服气地鼓起腮帮子说道。

    「好!」她得去瞧瞧,到底是哪里写得不清不楚。

    于是乎,慕小小领着贵姨,依寻着她「微乎其微」的记忆走在前头。

    「向左……向左……然后直走……接着向右,不对,向左……向左,然後向右……咦……再来呢?」

    就在九拐十八弯之後,贵姨赫然发现一件事,怎么这个地方如此熟悉呀!

    「不用再来了,我们又回到原点了。」贵姨挫败地叹口气,拎住她的领子,无视于还努力摆动双腿想往前「找」路的慕小小。

    「咦?怎么回事,又跑回来了?」慕小小东张西望,这里的感觉,好熟悉呀!

    我的天老爷呀,我怎么会笨到让阿慕带路呢?一个超级大路痴!带路等于没带路,唉!

    就在一阵摇头叹息声之後,贵姨默默拉着她定。

    「贵姨,我们上哪儿?我还没带您去那个路标……」慕小小充满疑问道。

    「闭嘴,上药去!」不容她再多说,贵姨拎着慕小小的领子朝药房去,一路上慕小小还是疑惑着,那路标到底摆在哪条路上……

    很快地,她们来到药房、这儿摆满各种瓶瓶罐罐的珍贵药品,有可以起死回生的「天香续命露」,有可以延年益寿的「千山参心丸」、「雪莲子」,也有增进内力的「十全大补丸」,还有「万灵解毒丹」,更有治疗大大小小外伤的「快意紫雪膏」,除了能活命的解药之外,亦有可夺人命的毒药,应有尽有。

    这些救人回生及杀人于无形的药品全摆在一块儿,一个不留意很可能拿错误食,结局自然是——立即向阎罗老爷报到去。不过在这几千个瓶子中,慕小小却完全可以精确无误地找到她所需要,不得不令贵姨对她的惊人记忆佩服得五体投地,如同对她的路痴一般。

    贵姨帮慕小小上了快意紫雪膏,这对外伤来说是绝佳上品,不但外伤痊愈快,还不留任何疤痕。

    同时,慕小小却一双眼不安份地东看看、西称称。

    「这个『一品香』又快没了,还有『百花红灵丹』……」上完药,她边查看哪种药快没了。「还有要给阿梦的万灵解毒丹还没制成,她说过些日子要来取,得替她准备好才成。」慕小小一个人喃喃自语。

    「用膳时间到了,别再耽搁,否则饭菜都要冷了。」贵姨包扎完後催促道,每次一进药房,就发现她没完没了地翻着那些瓶子,还是及早带她离开。

    「是的,贵姨。」一听到用膳,慕小小的五脏庙也在跟她抗议喽!

    梳洗完毕,总算还慕小小一个白白净净的脸庞。衣裳也换新,一袭粉蓝的绸缎,乘着仲夏夜的凉意,轻松自在!

    她斜倚在厅堂的长椅上,两腿伸得笔直,一下握了本前不久从市集买回来的闲书,另一手捡着搁在腿上的糕饼点心往嘴里头塞,一个人好不惬意呀。

    专注如她,也不管贵姨在她前前後後耳提面命一个时辰——内容全是关于身为女子应有的「规炬」,她仍埋首于书本里,读到有趣之处,更不时发出不甚文雅的朗笑,一点姑娘家该有的矜持和气质全然无存。最夸张的是,偶尔竞还拍打椅子,使得刚从外头又走进来的贵姨真的看不下去了,

    「姑娘家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不要坐不坐、躺不躺地,成何体统……」

    一个时辰前才说过的话,又再度重复一次。「还有,别整天净看些不长智慧的闲书,那是无聊的读书人胡乱瞎谌的故事,你还看得这么入迷,它又不会教你如何认路、怎么才不会迷路……」

    趁着拿糕饼朝嘴里塞的空档,慕小小分了一小丁点儿的注意给贵姨。「喔!」

    她回了一声,继续津津有味地读着那些不长智慧的闲书,恍若这天地之间,就只剩她一人一书的存在。

    「我在说你有没有在听呀……」贵姨终于不耐烦地靠近到她身侧,想要抽走她手中的书,却被她灵巧地闪过。这女娃儿,就是这个总说不听!

    「贝姨,这书好有趣地。」慕小小指了指书上的桥段。「当年轻姣美的姑娘在路上行走时,通常都会遇到坏人,不过,只要使劲地大喊救命,便会出现年轻的大侠相救。之後这姑娘为报救命之恩,决定以身相许……」

    读到这,她忍俊不住。

    「贝姨,你说这样的情节好不好笑?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年轻的美姑娘,再者,不见得每位姑娘走在路上都会遇坏人吧。又或者不是每个大侠都年轻,万一遇上个老头子……姑娘家会愿意以身相许才有鬼哩!若更糟的是那大侠长得其貌不扬……只怕姑娘逃都来不及唷!呵呵。」慕小小发表自己的高见。她总爱从书本里找碴,真不晓得她的脑袋瓜子是否正常,否则怎么老这么天马行空,净想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阿慕,就叫你不要看这种书,写来都是骗姑娘们的芳心。大侠跟人一样,高矮胖瘦全

    都有,不是每个大侠部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还有,年轻的姑娘家不会笨到只身在外行走,真正的大家闺秀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会抛头露面的多半是年纪较大的妇人,或者是侠女。年轻姑娘到了适婚年龄,媒婆早就上门谈妥亲事,花轿早早上门给抬走了,打哪来那么多的报恩情节,就说这种书是不长智慧吧!」贵姨一副「你瞧是吧」的表情。

    「不知道当初小皇是被哪种方法拐走的?」慕小小咬着手指发楞。虽说他们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真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觉得小皇对出云大哥似乎没啥好脸色过,这样的两人也可以成亲?她想不通。

    「以後等你自己遇到不就知道了吗?」贵姨念头一转,这阿慕也都二十了,早就该找个婆家。无极老人也真是,一个人在外云游四海玩得好不惬意,也不管管门下还有三个女徒弟尚未出阁。

    「贵姨贵姨,你和贵总管他爹是怎么生下贵总管的?」慕小小突然想到自己身边就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不听听怎么可以啊!

    倏地,贵姨的脸红了一片,露出少有的娇羞。「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没啥好提的。」

    哇!从小到大鲜少看到贵姨脸红耶,呵呵!

    「说嘛,贵姨,」慕小小撒着娇,赖着她。虽然她是路痴,老被贵姨唠叨地念个不停,但可不代表她笨,有时她也颇精明的,偶尔看看别人手足无措,也挺好玩的,端看她慕小小大姑娘是否有玩闹的心情,像现在就有呵。

    「咳咳,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总之,这些风花雪月的内容只会带坏你,给你不良的示范,以後不准看。」这是结论,贵姨咳了两声,顾左右而言它。

    「贵姨!」慕小小突然用很严肃的口吻喊她。

    「嗯?」

    「我看书里的姑娘描述和我们家四个师姐妹相差甚远,什么温柔婉约、含羞带怯、安静顺从,而且举手投足无不惹人怜惜,我们似乎没一个符合,是我们奇怪,还是书里写的不对?」一双汪汪大眼似乎想从她身上找到答案。

    温柔婉约?!发呆时的痴笨样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像;含羞带怯?!受了风寒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勉强说得过去;安静顺从?!这四个姑娘,骨子里没一个长顺从的骨头,全是人来疯,除非把她们给打昏了;再说到举手投足惹人怜惜,唉!瞧她们一切以「舒服」为原则的行为来看,未婚男子不要被吓跑就下错了,还怜惜呢,下辈子吧!

    想来想去都是无极老人的错,谁叫他这个当师父的生性不受拘束,多得是古怪至极的想法,连带这四个徒弟全承袭了,没半点姑娘家该有的样子。

    一想到这四个姑娘就令她费神,不是冷漠得教人退避三舍,就是路痴到令人叹为观止,还有对搜集宝物为之疯狂,要不就专事惹祸生非。贵姨不禁暗自叹气。

    每个都随兴得不得了,视世间礼教常规为无物,害她为她们的事头疼得要死。

    不过,四个孩子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虽有些怪异,好啦!是很大的不同,但全是她心头肉,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般。

    「没有什么对不对,你就是你就好了。」这倒是她的真心话,各种姑娘她也见多了,有些虚伪做作到令人想作。

    「是这样子的吗?」

    「嗯!」贵姨摸着她的头回道。如果哪天阿慕突然转了性子,变成一板一眼的大家闺秀,恐怕最难适应的人——应该是她吧!

    一阵急速到难以察觉的掌风,刹那间将四五根的蜡烛熄灭,屋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贵姨?!」

    「嘘,有人闯入。」贵姨全身充满警戒。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居然敢闯入慕园,就算躲过园外的有毒植物,遇上她非得让他们好看不可。

    暗器最重快捷,四画八方飞来许多细如针又暗若黑发的飞针,朝慕小小方向直逼而来,贵姨纤手一扬,用那美妙得有若千手观音的手法,将飞至的细针纷纷打落,细针四散,应声落在地上,她们则毫发无伤。

    黑暗中闪出—道无北光亮的火焰破门而入,架势凌厉地砍杀而来,速度快得令人措手不及,仔细一瞧,那是把燃烧着火焰的剑。贵姨顺手捞起椅子一挡,立即劈为二半,使剑者招招令人闪躲不及,火光在黑暗里闪来闪去,好下美丽。

    「小皇!」完全不管人家还在过招中,慕小小一个劲儿地扑向手里握着火焰剑的人,几乎是整个人挂在人家身上。「小皇,我好想你哦,想死你了。」这一个拥抱,只差没把对方给勒死。

    「笨慕,你有没有长眼睛啊,没瞧见我正在生死存亡的当头吗?」一身俐落淡黄色轻装的女子俨然就像个女侠,中气十足的吼声,实在不下于贵姨,加上手里火剑更是豪气万千,结果——却给慕小小这个程咬金硬生生给打断,若非她眼尖手快,这剑非在她身上刺出个窟窿来不可。

    「就是因为看到你才扑过来的,人家想死你了!小皇,小皇,小皇!」慕小小兴高采烈地粘着她撒娇,才不管对方冷淡的态度。

    「别叫我小皇。」秦伊皇冷冷道,她不喜欢被叫「小皇」,听起来像路边的小狗。

    「可是……我觉得很可爱啊!」不管她脸上呈现足以令水转眼结冰的表情,慕小小毫不吝啬回了她一朵甜笑。

    「哼!可爱个屁,又不是在叫小狗。」秦伊皇嫌恶道。

    「我可没说你是小狗,是你自己要承认的。」慕小小掩嘴窃笑。

    「笨——慕——」一记飞腿就朝慕小小的臀部踢去。

    慕小小哪有那么笨等着被踢,立刻跑给她追。

    「笨——慕——我要杀了你!」原本冷若霜雪的美艳脸庞再也按捺不住气焰,恶狠狠地追着慕小小跑,脸上挂着欲砍人而後快的表情,哪还有冰美人的样子。

    「阿萝救我,小皇要杀人了——」

    不过一直站在门口,轻松自若像个外人的焚梦谁也不帮。她心里明白,这是她们表现彼此「友爱」的方式,她插手倒显得不识趣。反倒是搁在长椅上的点心,—进门就吸引她的视线,淡淡的香味引诱着她的鼻子。风尘仆仆地来到此地,肚子也有点饿了,正好塞点食物解饥。

    「笨慕,太久没见到我,忘了我鞋子的大小了。」秦伊皇皮笑肉不笑。

    「冤枉啊,我没有。」慕小小对她摇摇手。

    「是吗?」秦伊皇一跃,使了一招鲤跃龙门,须臾片刻已便站在慕小小跟前,对她露出一个「你跑为掉」的笑容。

    「阿梦,快救我,『天香续命露』你要多少我都给!」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焚梦一个脚步飘移,整个人在眨眼问旋飞开去,一个轻跃,并使出擒拿手,将慕小小从秦伊皇的「魔脚」底下救了出来,真是有惊无险。

    她焚梦向来只做有「利」可图的事,救阿慕这么点「芝麻绿豆」的小事,换得无价的「天香续命露』,这笔生意,说什么都划算,真是赚到了,呵呵!

    「阿慕,我救了你,不准反悔。」接着转头向另一边的秦伊皇陪笑。「皇姐,今天就放了阿慕吧!」

    这对师姐妹就爱闹着玩,明明感情好到水孔交融,偏偏见了面就爱踹来踢去,一个欠踹、一个爱踢,没法儿了!

    「小皇,亏人家这么想你说……」慕小小泫然欲泣的可怜样,有如受尽千百种委屈,好像一切都是秦伊皇的不对。

    「我也很想念你……的大屁屁,知道吗?我试踢过无数人的,但就属你的弹性佳、耐度好,怎么就是百踢不厌,踢了还想再踢,今我忍不住就是脚痒。」又是天外飞来一脚,绕过焚梦正中慕小小的臀部,结结实实。

    「呜呜呜!小皇欺负人家,我要跟师父说。」边抱怨的同时,偷偷地朝秦伊皇的屁股瞄准,却扑了个空。

    「我可是个念旧之人,再怎么着,还是从小踢到大,笨慕的屁屁最合我意。」

    当真是,有此屁股可踢,此生了无遗憾之意。

    「看脚!」在她陶醉之余,慕小小捉了个空隙趁机再补一脚,居然歪打正着!

    这一踢还得了,秦伊皇当然抄起脚步即刻追上。

    「笨慕,别跑,我要杀了你!」两人追追踢踢,哪有一点姑娘家该有的温柔婉约样。

    其实,见到慕小小着实令秦伊皇开心。她们快半个月没见,她看起来还是一样的「笨」,一点长进也没有,呵呵!不过见到她真好,没她在身边烦的日子,说真的,还颇有些怪怪的,但是,她不会让她知道的,呵。

    焚梦索性好整以暇,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手里捧着糕饼点心,完全自得其乐。

    入口即融的雪梅酥,真是人间美食,尤其留于齿颊间那股淡淡的雪梅味,可谓绝品啊!能做出这么棒的点心,天下只有银月姐姐一人。当初若不是猜拳输了,也不会把深谙厨艺的银月姐姐拱手让给阿慕,呜——扼腕呀!但值得安慰的一点,皇姐也烧得一手好菜,让她不至于太遗憾,只是,她也不住玄凌庄啊,呜——

    「贵姨,请银月姐姐再准备些点心,等她们玩累了可以吃。」焚梦向身边的贵姨道。人都来了,不给它吃个够本怎么对得起自己。

    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闲书,焚梦亦趣味地看着。除医书外,阿慕总爱看些奇奇怪怪的闲书,不过,比起密密麻麻的数字帐本,能看到除了数字以外的「字」,真令她「感动」,尤其是这种无需动任何脑筋的书,简直是「经典」。

    焚梦快速地翻阅,无聊地打个呵欠,这种书看来看去都差不多一个样儿。

    「阿慕,为啥你这些书的内容都大同小异,天下打哪这么多巧事,一喊救命就会有大侠出现,莫非是老天爷闲着发慌,命大侠们排排站,只要一有人喊救命就从天上丢一个下来吗?万一若是发生在人烟稀少的山林,或者无人的海上,喊给谁听?鬼吗?一合上书,她马上发表高见。果然是同门师姐妹,想法均是如此相像。

    「我也是这么觉得,天下打哪儿来那么多从天而降的大侠。」被追着同时,慕小小还有空档答腔。

    「对了,阿慕,你要不要试试喊喊看,说不定老天爷看你可怜,真的从天上丢一个大侠来救你哦,呵呵。」会突发异想的人果然不只慕小小一个,焚梦亦是个中翘楚,不,应该说她们四个师姐妹都有异于常人的思考方式。

    「来人!救命哦!要是老天爷真有灵,就从天上掉个大侠来救救奴家脱离恶妇小皇的魔爪,奴家必当以身相许,绝无二心,否则必遭天谴。」慕小小玩闹地对天许愿。

    习惯了彼此师姐妹不按常理的个性,焚梦和秦伊皇只觉得好笑,怎知,黑夜的星空里,突然掉落一个庞然大物,正巧落在慕小小的脚边。

    仔细—瞧,原来是个人,而且还是个男人。

    「嘿嘿,笨慕你惨了,老天爷真的从天而降一个大侠给你,准备好以身相许」伊皇畅怀大笑,连旁边的焚梦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全然一副期待看好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