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医佳人情 > 第六章至第八章

第六章至第八章

    神医佳人qing 第六章3全文阅读神医佳人qing  第六章    「你愣了老半天,是不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还是经我这么比较起来,你总算知道不过是井底之蛙,自惭形秽了?」

    看见房里的秦淮天兀自发呆,于岚儿眯起眼。

    「若此人真如你所说,是受人敬重推崇的英雄好汉,我自然比不上他,不过,你于岚儿一天是我的nv人,终生就是属于我秦淮天所有,就算他是当今皇上,我也绝不退让。」

    他累极了似的伸着懒腰,转了转颈子。

    「好了,这个问题我就暂时不和你争论,你在山上跑了半天,也该累了,反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上床歇着吧!」

    咱们?!

    于岚儿立刻进入备战状态,「你想gan嘛?」

    「你想我gan嘛呢?小岚儿?」秦淮天扬着笑意反问,「反正你的身ti已经完全恢复,或许咱们可以像那天一样,先缠绵恩ai个三、四次后,再缱绻互拥一起入睡,你以为如何?」

    「你敢?!」她羞怒的红了脸,死瞪着秦淮天。

    「有这么严重吗?我没用绳子绑着你,更没用yao迷昏你,你要是不想留下来,随时可以跑的,不是?当然,除非你不想走,那么我也只好由着你了。」他手一摊。

    「该走的是你吧!这间房可是我订的,你偷了我的银子,害我在店小二面前出糗,最后不得下厚着脸皮接受人家的救济,你还敢在这里卖乖?真是太可恶了!」她怒道。

    「我没有偷你的银子,我一直将银子放在虎皮下,我以为你知道的,没想到你这么天真,居然身无分文就跑下山。」秦淮天叹了口气。

    于岚儿睁着眼,「我的银子你gan嘛放在那里呀?」

    「难不成揣在你怀里?只怕到时候,又让你借口派我不是了。」

    「依你这舌粲莲花的程度,谁辩得过你?反正到最后,你都是有理由的那一个。」她简直气炸了。

    秦淮见她又要发火,不再回话,一pigu坐在床上,闲适的躺了下来。

    「好,你说了算,对不起,我为了找你可也累了一天,咱们暂且休兵,有什么事明ri再说吧!」

    「你这是gan嘛?难不成你今晚真的要睡在这里?那我怎么办?」于岚儿不敢置信的看着躺在床上,一派悠然自得的他。

    「自然是和我一起睡了。」秦淮天侧了个身,拍拍身旁的位子,「来,这里还有个空位,够咱们两人睡的。」

    「我管你够不够睡呀?!」于岚儿气得全身发抖,她使尽吃nai的力气想把秦淮天拉起来。「你这无耻的家伙,我还不知道你的用意吗?你就是想乘机欺负我对不对?不管,你给我滚出去……啊!你gan嘛?」

    秦淮天微一使力,就将于岚儿拉到xiong前,垂下眼看着满脸通红的她,禁不住心中微漾。

    「岚儿,安分点,别挑战我的耐心,行吗?」

    「你--」于岚儿还想用力摆脱他的箝制,无奈却撼动不了分毫,她喘着气怒道「你给我放手啦!」

    她吐气如兰的味道更让秦淮天心神不宁,他试着深呼吸乎缓翻腾的qing绪。

    这小妮子,虽然一张小嘴总利得让人受不了,但那浑身散发的魅力真是够折磨人的。

    「岚儿,别老在我抓着你时,这么激烈的动来动去,小心适得其反。」

    「什么反不反的,我看是你要造反了才对。」

    她不知好歹,还是拚了命的挣扎,纤柔有致的身子在秦淮天昂藏雄伟的身上,ying是磨蹭出一道道火焰。

    秦淮天直是浑身紧绷,浓眉紧皱。

    「我说,你可不可以别再动了?我今晚留下来,本意可是十分单纯的,再这么下去,我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单纯?于岚儿不爽,她抬起脸,鼓着红透的双颊没好气。

    「你的思想会单纯?我怕黄河的水十倍加起来都没你一半脏,这样抓着人家gan嘛?想霸王ying上弓是不是?还不快放开我!」

    「我已经放开了。」他无奈的将双掌摊在她眼前,「瞧,现在可是你那柔软的小手紧紧贴着我不放哪!我的小岚儿。」

    于岚儿赶忙低头一瞧,可不得了!

    原来自己的十只手指头不知在什么时候,全都像章鱼爪似的紧紧扣在他的肩上。

    红潮迅速染满全身,她急忙将手放开,狠狠的瞪了秦淮天一眼。

    「你是故意要看我出糗的是不是?」

    「我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qing呢?让你生气,又一再误会我的动机,对我是没有好chu的。」他满是无奈。

    于岚儿一张俏脸染着嗔怒的红霞,「别人的痛苦是你的快乐,你这个人自夸自大都来不及了,还会在乎别人的感受吗?」

    不知为何?她那气嘟嘟的模样,直惹得秦淮天又怜又ai,他重新握住她的小手,缓缓用手指摩挲着她的手背。

    「岚儿,其实瞧你的反应,也并非真的厌恶我,为什么总要嘴ying的不肯承认咱们是天作之合呢?」

    「谁跟你天作之合了?我才没倒八辈子楣,和你是什么鬼扯的……天生一对。」于岚儿用力chou回手,眼中冒着不甘心的团团火苗。

    「是吗?」

    多说无益,在这么一个场合,也实在不是多话的时候。

    秦淮天索xing将她的手臂拉直,让她毫无预警的趴在他的xiong膛上,再一个翻身,硕长的身躯就悬在于岚儿之上。

    「你……你想gan什么?」她惊恐万分的瞪大了眼。

    秦淮天扬起一个迷人的xing感笑容,一只手抚上她的fen颊,细细腻腻的在她脸上揉搓了好一会儿。

    「小岚儿,我想gan什么,你知道的是不是?」他贴在她耳边呼着气道。

    「你……」像让人下了蛊似的,温热的风吹得她浑身抖颤了一下。

    「别说话。」秦淮天沉下眼,缓缓逼近她,炽热的呼吸喷撒在她脸上,「此刻无声胜有声,别再破坏气氛了,行吗?」

    「你……」

    于岚儿话都还没说出口,小嘴才张着准备抗议,就让他堵了个实在。

    这一吻,不算惊天动地,更不是粗鲁蛮横,却真切而扎实的吻得于岚儿压根无法反抗。

    好不容易,她总算逮到喘息的空档。「你给我放开……我不要你碰我!」

    在于岚儿死命的抗拒下,秦淮天牢握住她的下巴,就是不让她逃。

    「我会放手,但绝不是此时。」

    低下头,他再次结结实实的吻住她发颤的唇瓣。

    在他辗转反复的逗弄下,湿热的舌尖已神不知、鬼不觉的挑进她微张的小嘴里,软软腻腻的啜吮出原就属于她最甜沁的味道。

    于岚儿不明就里,瞪着眼愣了好一会儿,当她终于了解在她口中缠绕的,竟是他的舌时,这才真正慌了!

    当然不是因为软舌在嘴里的感受让她恶心,而是,她竟然觉得这温软的灵舌,就像掏空她灵魂的使者般,不但挑逗她的感官、试炼她的意志,还让她忐忑不已……

    老天,她不应该产生这种羞耻的反应的,眼前这个男人,可是强bao她的罪魁祸首呀!

    难道她又吃了春yao吗?

    现在的她虽然不安,但不同于上次的混沌焦躁,她可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炽热的唇,及火热的大掌所带给她的冲击。

    许久后,秦淮天终于甘心离开于岚儿的唇,手指在她红肿晶润的唇瓣上不住摩挲着,好一会儿后他才沙哑出声。

    「岚儿,你在想什么?我希望你不是想着要如何抗拒我,或抗拒你自己才好。」

    「我……我……」她努力眨着眼,心慌意乱的用力想回话,但始终理不出一丝头绪。「你这个绝世大混蛋,刚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啦!」

    她手足无措的羞涩反应,让秦淮天差点笑出声,他一手枕着头,一手把玩着她xiong前的绸缎。

    「唉!没想到我努力了这么久,那份ti贴还是传达不到你心里,得不到你认同,看来,我得再加把劲才行。」

    「什么……」于岚儿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什么,只是无意识的看着他那两片曾经态意肆虐她的唇瓣,想起他的舌,她脸颊热得像烧了起来。

    「我说,小岚儿,如果你同意,我想咱们可以再做一次所谓的,嗯……身心灵的沟通。我保证,这次绝对不同于上次,你会感受到加倍的愉悦和满足,好不好?」他眼中含笑,指头轻轻松松的挑开她的衣襟,lou出xiong前半片雪白的丰软。

    「什么……」她依然恍神,呆滞的跟着秦淮天俯下头,木然看着他将温暖的唇瓣整个覆在她xiong前,直到xiong前ying实的花蕾传来灼热的温度,她才惊悚的倒chou口气。

    「老天,你……你在gan什么?!」这下她可完全清醒了,她死命的推开埋头苦gan的他,「无耻之徒!你、你竟敢……」竟敢gan犯天威,玷污了神圣的nv皇大人吗?」

    秦淮天大大叹了口气,接连几番攻城却徒劳无功,他也只能承认失败,不再越雷池一步。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我也不会强求,虽然我想一亲芳泽,但我无意不尊重你,毕竟我并不是你口中的登徒子,或是一心采花的狂蜂浪蝶。」

    「又唱高调了。」于岚儿不悦的紧掩住xiong前,红着脸道「你这个人真奇怪,没事就满嘴仁义道德,行事作风却叫人不敢领教,真gao不懂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你才是让人捉摸不定的那一个吧!」

    既然做不下去,他只好坐起身靠在床头,两手枕在头后,想起近一个月来的点点滴滴,不由得心有所感。

    他早知道她不好哄,但绝料不到她竟倔强到这种地步。

    可是,与其要说这一切全因她好强的个xing所致,他却宁愿相信她是块没人了解,未经开发的璞yu,在她内心深chu,不过是想借着这些行为,得到更多的关ai和认同。

    一种不同于亲qing的ai,和来自他人的认同。

    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言想和她沟通,但她年纪实在太轻,他讲得太过深奥,她未必能了解。

    只怕还要让她误会自己倚老卖老,对两人的未来造成阻碍。

    想到此,秦淮天只好慨然叹了口气,将想说的话按下。

    「不管如何,岚儿,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他重新拉回于岚儿,将满脸不悦的她按在xiong前,柔声切切,「我不想你一个人面对未来这么多的险恶,我想跟你一起渡过每一个难关,让你这一生无忧无虑、平安快乐。懂吗?」

    于岚儿让他的话说得心跳加速。

    「你gan嘛每次都说得好像自己无所不能?」她推开他,忍不住嘟哝,「难道,你就不怕我骨子里其实是那种yu擒故纵、耍心机的坏nv人吗?」

    「你不是那种nv人。」他扬起嘴角,「你这个人一向心无城府、倔强又可ai,一心想出人头地,所以沿路见义勇为、助弱扶强,最重要的是,刀子嘴、豆腐心,从无真正害人之心。我说的没错吧?」

    于岚儿忍不住疑惑的看着秦淮天。

    「对于看不顺眼的事,我自然是cha手管到底啰!只是奇怪了?我总觉得你说的话和他说的几乎一模一样,难不成,你们男人都是这样骗nv孩子吗?」

    秦淮天微皱眉,「谁?是那个声称对你一见钟qing的男子吗?他也说了同样的话?」

    「什么声称?我瞧他比你还要关心我哪!」她嘟起嘴,「你观察了我这么久,也只说了些虚有的东西,他可是从我离开四川到现在所发生的事,都能一一细数,没有半件漏掉的哪!」

    「是吗?」秦淮天不再辩解,重新躺下,「好了,路遥知马力、ri久见人心。今天就什么也别想了,快睡吧!」

    看着闭眼的他,于岚儿浑身依然紧绷,「有你虎视眈眈的在旁边监视我,我怎么睡得着?」

    「也好,不如咱们延续刚才未完成的事,做点暖身运动也比较好睡。」他睁开含笑的眼。

    「你敢?」她被他紧紧拥在身前,「好啦!我要睡了,可是你得答应我,不准趁我睡着时欺负我,听到没有?」

    「不会,我不是那种人,我保证,下次咱们在一起时,必定是在彼此都同意且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绝对让你跟我跟得心甘qing愿、心服口服。」秦淮天侧身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也向你保证,那一天绝对不会到来。」她嘟着嘴。

    秦淮天笑了笑,抚了抚她的后脑勺,没有再回话。

    出人意外的,在他宽厚的怀中,于岚儿很快就放松戒备,沉入梦乡。

    在她浅浅的呼吸声中,秦淮天慢慢缩回枕在她脸下的手,小心起身,开始在四周寻找起来,终于,他在她枕头底下摸出一个钱袋。

    这绣工极为精致的钱袋,说明它的主人确实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仔细将钱袋里外翻看了一遍,他总算在钱袋里头看到一个「汪」字。

    「果然是他。」

    他叹了口气,将钱袋塞回枕头后躺下。

    看来汪少湖已经知道他和岚儿的关系了。

    汪少湖如此chu心积虑的破坏他的一切,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甚至还想利用无辜的岚儿来伤害他。

    他刚才靠近岚儿时,在岚儿微泛红丝的眼中,发觉她很可能中了失心散的毒。

    幸好,一来因为她食下的分量不多,二来,从小ti质经过于老调理所致,一般的毒还伤不了她。

    否则,真要让汪少湖诡计得逞,他很可能再没有机会像这样搂着她。

    为了岚儿的安全着想,今后他得更加小心行事。        神医佳人qing

    第七章全文阅读神医佳人qing  第七章    「喂!你到底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呀?」在山西的大街上,于岚儿终于发火了。

    从出了太行山脚下的客栈开始,到进入山西的这几天,他无时无刻就像现在这样,如同恼人的苍蝇黏着不放,烦都烦死人了!

    「你真吃饱没事gan吗?在客栈住那五、六天,我上街你跟,吃饭你跟,就连上个茅厕都要你批准。」

    要不是她坚持两人分房睡,怕不早被他逼得喘不过气来。

    「自从我们都接到汪盟主的英雄帖,邀请我们到山西共襄盛举后,这一路到山西境内也近十天了,你还是像只跟pi虫一样如影随形,秦大少,我不是你的禁脔,你不要太过分好不好?」怒火一发不可收拾,于岚儿更是大动作的挥着手。

    秦淮天停在她后面,双手背在身后,神态自若,一点也没有受她的怒火所影响。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跟在你身边保护你,难道让你自生自灭?万一有人试图对你不利,那可就糟了。」

    「谁是你的未婚妻?少臭美!而且,就算有人想对我不利又如何?你看清楚,前面这条路可是通往当今武林盟主汪少湖的宅院,如此康庄大道,你以为会有什么鬼魅宵小不识好歹,胆敢在此作乱吗?」于岚儿锐利的瞪他一眼。

    「既然你我同时受到汪盟主邀请,目的地一致,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我们必须各走各的。」他耸肩。

    于岚儿很不高兴。

    「我真不明白,你这么监视我到底所为何来?你还当我依然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吗?我已经行走江湖五个月了,是非曲直、人心险恶,都逃不过我的法眼,你还是顾好你自己,不用管我。」

    「是,你的法眼确实了得,五个月行走江湖的资历,确实让你成长许多,不过……」已经十分了解于岚儿个xing的秦淮天,小心应对着。

    「不过,你就是不放心对不对?因为你已经知道那个追求我的人就是汪少湖了,我猜得没错吧?」

    她睨他一眼,为自己这一个月来,终于能反将他一军而得意洋洋。

    「你一定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知道这件事qing,所以不放心我一个人到汪家堡去,就怕汪盟主一旦知道你欺负我,会召集武林人士同声谴责你,不但让你丢脸丢回京城,还从此身败名裂,在江湖上亦无立足之地,我说的对不对?」

    秦淮天挑起眉,「嗯!你的想法倒是很合逻辑。」

    「那当然了,你不要老把我当白痴行不行?」于岚儿抬着下巴,「嗳!你既然知道自己禁不起那些liu言蜚语的折腾,就该认命点回京去,不要到汪家堡去丢人现眼。」

    「你就不怕别人异样的眼光?」

    「我……我可是江湖儿nv耶!失身又不是我愿意的,有什么好丢脸?大不了一辈子不嫁而已,有什么关系。」她红着脸,用力挺xiong,大声壮着声势。

    「只要你看得开就好。」知她所言是违心之论,秦淮天没有反驳。

    「我要是想不开,早就咬舌自尽了,不过你放心,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先把你给毒死,我于岚儿要死,当然要拉个垫背的一起下地狱去,省得你这个祸害还留在人间。」

    秦淮天笑了,「好,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先你一步到地狱等你,绝不让你死后在地狱一个人孤单单的无依无靠,这总行了吧?」

    于岚儿死瞪着他好一会儿后,才哼的一声撇过头。

    「我随便说说而已,你gan嘛当真?拜托,活着让你纠缠就已经够惨了,死后还要和你绑在一起,岂不要陷入永世不得超生的轮回里?」

    「若永世的轮回里有你相伴,就算下地狱我也不在乎。」

    「好了!闭上你的乌鸦嘴,我还不想这么早死哪!」她呸了一声,领头上路。「喂!我问你,这次去汪家堡给人家祝贺,你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呀?」

    「我没想过要送礼。」秦淮天老神在在。

    于岚儿讶然,「什么?还说你是知书达礼的大户人家于di,这次咱们可是去恭贺人家当上武林盟主,以及汪家大宅新居落成的耶!两件这么大的喜事合在一起举办,各门各派武林高手必定齐聚一堂、盛况空前。而你居然连送礼这种基本礼貌都不懂?我的老天,想必你在官场上的人缘一定很差。」

    秦淮天轻皱眉,「我是习惯独来独往没错,但还是有几个谈得来的知心好友。」

    「怕全都是狐群狗党吧!你们这些公子哥儿,聚在一起不是花天酒地,就是玩物丧志,拜托,你也学学人家汪少湖好不好?」她撇着嘴。

    「学他?」

    「没错,你看看人家,虽然出身落拓名门,却懂得力争上游,年纪轻轻就当上武林盟主,靠自己的力量光宗耀祖,当今世上,谁比他有出息呀?」于岚儿假装可怜兮兮的看了眼秦淮天。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一个人出身寒微,为目标努力奋斗自然是好事,机缘到了,成功当然就是属于你的。但是,很多时候所谓的成功,却是踏着别人的鲜血,牺牲无数人的权益得来的。岚儿,不要相信一夕成功的神话,那是不存在的。」他平缓的道。

    于岚儿不表赞同,皱着柳眉,手叉腰。

    「你是嫉妒还是羡慕呀?武林这么些年来无头无主,你争我夺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出现个英雄来带领大家走向光明灿烂的未来,你就讲得这么酸不溜丢的,不服气吗?你也当个武林盟主让人瞧瞧呀!」

    「不是人人都想坐那个位置的。」

    「那你就闭上嘴。」她停下脚,转头睨着秦淮天,「哦!我知道了,人家这么厉害又有本事,你自叹不如了是吧?如果你真的自卑感作祟,就不要去凑热闹,省得弄僵了场面,破坏了大伙热闹的好心qing。」

    「只怕到时候gao破坏的不是我。」秦淮天慨然出声。

    「你说什么?你又想说我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扫把星是不是?」于岚儿大眼瞪得更用力。

    「我当然不是指你,岚儿,你多心了。」他摇头,「总之,你要记住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大道理了,好烦呀!」她胡乱的挥手,一脸不耐烦。「秦老爹,你要怎么防小人是你家的事,我呢,进了城之后,就要去挑件象样的东西当礼物,要不要买就随你。」

    眼前,已是热闹的大街。

    于岚儿没来由的心qing特好,这边定走、那边逛逛,赤子之心难掩,一大圈逛下来,满手的战利品。

    秦淮天像是习惯了似的,替她拎着几个装了零嘴吃食的油纸包。

    「岚儿,你买了这么多,到底所谓的礼物在哪里?」

    于岚儿在一个摊子上挑着发饰,嘴里还含着一根糖葫芦,对手中这个缀着liu苏,上头还有一对精巧双飞蝶的发簪ai不释手。

    「你紧张什么?买东西就是要货比三家不吃亏……你这个挥霍惯了的公子哥儿,怎么懂得比价的道理?」她tian了tian糖葫芦,嘴里咿唔不清。

    秦淮天看看满手她不假思索就买的东西,「这就是你所谓的货比三家不吃亏的结果?」

    于岚儿停下挑选的手,狠狠瞪他一眼。

    「这些都是小东西,又花不了几个银子,你在不满意什么?说到底,我花的可是我的钱,你管的未免也太多了。」

    「是,于大小姐,这些小东西是花不了多少钱,但俗话说积少成多,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别把所剩不多的银子花在不必要的东西上头,否则,我怕到时候你也买下到什么合适的礼物了。」他笑笑的说。

    「所剩不多?怎么可能!」她压根不信,「我记得你告诉过我,我钱袋里还剩一百多两银子,怎么会不够?」

    「那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了,唉!你果真是一点用钱的概念也没有。光就买衣裳来说好了,你花了近五十两,其它吃的、用的、住的,哪一样你是省着用了?若再扣回你花了汪少湖的那些银两,我只能明白的告诉你一件事……你破产了。」他叹气,一一细数这些ri子来她惊人的花费。

    「破产了?我不信,一定是你偷了我的银子对不对?我就说那些银子要还给我,你偏说要替我保管,这下可好,居然给我管到中饱私囊去了。」她生气的指着他的鼻子。

    秦淮天真是委屈极了,看了看她几乎见底的钱袋叹气。

    「岚儿,你自个儿不量入为出,如今只剩几两银子又怎能怪我?」

    「天!只剩几两银子了?」

    于岚儿倒chou了口气,一把抢回钱袋,将所有碎银倒出,果然不到五两!

    气愤之余,她又将矛头指向秦淮天。

    「你真是太过分了,身为名门望族,又贵为皇上最宠幸的御医,家产加上俸禄,够你三辈子吃不完,你为什么还要私tun我的银子?」

    「岚儿,老实说,我身上有的都不只千两银子,我实在没必要贪你那百来两,你讲点道理行吗?」他被指控得有些冤枉。

    「一个穷光蛋还有心qing跟人讲什么道理吗?」于岚儿忿忿不平的将剩余银子塞到自己怀里。

    「不如这样,你也别再坚持要各付各的,偶尔花我的银子也无妨……」

    「不要!我死也不要!」他话还没说完,于岚儿就斩钉截铁的道。

    秦淮天无奈,「要不,你就只好拿汪少湖的银子来用。只是,这世界上就不知有没有拿当事人的银子来买礼物,送给当事人祝贺的道理了?」

    「用他的银子,总比拿你的来得好上百倍。」于岚儿死瞪着他。

    「你真qing愿用他的银子,也不肯让我出钱帮你?」

    「对,我就算是穷死、饿死,也不会用你秦大少的银子。」

    于岚儿转过头,拿起刚才看上眼的簪子,抿了抿嘴,依依不舍的放下。

    「好了,我不买了,走啰!」

    瞧她倔强的背影,秦淮天看了眼摊子上的东西后,才跨步跟到她身边,「怎么?不高兴了?」

    于岚儿不说话,吃完糖葫芦,又用力抢回他手中拎着的油纸包,抓起一大把零嘴,把嘴巴塞得鼓鼓的,就是不想回话。

    「不如这样吧!反正你也没银子了,不如就先回四川去,等荷包满满再出来行走江湖如何?」

    他真心希望于岚儿别到汪家堡这淌浑水,虽然他知道她不可能答应。

    于岚儿停下脚步。

    「我就知道你居心不良,想要我夹着尾巴滚回四川去是吧?门都没有!现在正是证明我于岚儿实力的时候,我会让你瞧瞧,就算身无分文依然可以闯荡江湖。」

    「你哟……唉!」秦淮天第一百次放弃这个想法。「好,就算你有这个魄力,未来的生活也不成问题,但眼前我只想请问你,究竟要买什么礼物来送给这位对你百般献殷勤的新任武林盟主呢?」

    「这不简单,你忘了我的专长是什么吗?用毒,还要我提醒你,真笨。」于岚儿撇过头,一副xiong有成竹的样于。

    「用毒?」他了然于xiong的点头,「我懂了,你是想比照对付我的模式,先毒晕汪少湖,再来个英雌救英雄,从此名扬四海,人人称颂,并让他对你更加死心塌地,从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不?」

    「你是故意糗我的是不是?」于岚儿白了他一眼,才自怀里掏出一只瓷瓶,「我既然会用毒,当然也是一等一的解毒高手。瞧,这是什么?」

    「这是于家独门的七星解毒丸。」秦淮天看都没看就回答。

    「算你还有点眼光,这瓶七星解毒丸,举凡你听过没听过的大小毒症,几乎都能yao到毒除。汪少湖若是收到这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贵重贺礼,一定乐歪了。」她将瓷瓶小心收好。

    「如此你不用花一毛钱,就可以达到你的目的,果然好主意。」说完,他瞅了她一眼,意有所指的叹了口气,「只是这七星丸虽然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解毒圣品,可惜还是解不了黑魔伞菇和兰芷根的毒。」

    于岚儿浑身僵ying,用她生平以来最严厉的眼神瞪着秦淮天。

    「你是存心找架吵的是不是?」

    秦淮天笑了,「谁敢得罪四川于大小姐呢?肯定是不要命了。好了,客栈就在前面,走了一天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办,晚上再和你一起吃饭。」

    「你有事要办?」这回于岚儿惊讶了,「你不跟着我,不怕我跑了吗?」

    「除非明天你不去汪家堡,否则,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耸肩。

    「你……」

    这个秦淮天真可恶,为什么对她的弱点,总是掌握得分毫不差,和他交手就是没有赢的时候。

    「对了,记得跟前些ri子一样,也要替我订间房,当然,你若想和我同一间房,我也不介意,节省开销嘛!这笔房钱我付也无所谓。」临走前,秦淮天还不忘指示于岚儿。

    「臭美!你想去哪就去哪,不要烦我了!」她像赶苍蝇似的挥手赶他走。

    秦淮天叹了口气,沿着刚才逛过的路往回走。

    汪家堡就在这条大街的尽头。

    虽然他认为明ri在众目睽睽之下,汪少湖应该会投鼠忌器。

    但顾虑他狂傲的本xing,不知会不会有惊人之举?为求谨慎起见,他还是有必要先一探虚实,以防万一。

    但在这之前,他还有件更重要的事得去做。

    走到稍早于岚儿挑选簪子的摊位前,秦淮天拿起那只她把玩许久的簪子,正想掏出银子来付款,一个单薄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

    「瞧瞧,这是谁呀?堂堂秦大神医也来买摊子上的东西?」

    不用回头,秦淮天也知道来人是谁。

    他冷静的付了银子,小心将簪子放在怀里,「怎么?汪盟主也有这么好的兴致出来逛街?」

    「兴致是有,但没有秦神医此刻来得春风得意。」汪少湖一身锦衣

    ,手中执着yu扇,「唰」的一声打开。「秦大神医这一路有美nv相伴,想必增添不少乐趣,是不?」

    秦淮天转身面对他,「没想到汪盟主这么关心秦某,秦某倍感荣幸。」

    「我不是关心你,我在乎的是于姑娘。」汪少湖「唰」的一声合上yu扇,「我想,我跟她在客栈偶遇之事,你应该也很清楚才是,经过当ri这么一聊,我才惊觉,原来咱们俩英雄所见略同,居然都看上了同一名nv子。」

    「她是跟我说过这件事,本来男未婚、nv未嫁,谁都有权利追求对方,只不过,秦某纳闷的是,为何明知我和岚儿的关系,你却偏在此时介入,未免让人有不当的联想。」秦淮天扬着嘴角。

    汪少湖阴冷的沉下眼。

    「秦神医太多心了,在下ai慕于姑娘的时间恐怕比你久,是你后来居上,还说我别有用心,你实在太侮辱我了。」

    「最好是我误会了,汪盟主,我只是想提醒你,你既然已经知道她是我的人,就不要妄想打她的主意,否则,我定不会轻饶任何一个伤害她的人。汪盟主,我的话你听明白了?」秦淮天紧盯着他的神qing不变。

    汪少湖嘴角chou搐。

    这段时间,他当然一直派人跟在秦淮天两人身边,准备伺机而动。

    但根据回报,秦淮天似乎已经有所防备,他的手下甚至无法接近于岚儿身边三丈之内。

    为此,他几度气得跳脚。

    「秦淮天,你不用威胁我,好歹我也是武林盟主,手执令牌便能号令各大门派听命行事,依我今时今ri的身分地位,你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凭我是半个江湖人。」秦淮天双眼精敛有神。「汪盟主,别忘了,你可是咱们推选出来的人,权利既然是咱们给你的,你就最好安分守己,别落人口实,否则,谁也不能保证你这个盟主能当多久。」

    「你还以为这里是京城,可以任你大放厥词、呼风唤雨吗?别忘了,这里、可是山西,我的地盘,我只要登高一呼,你会立刻遭到围剿。信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汪少湖眯起眼,握紧拳头。

    「汪盟主,依你今ri的成就,要召唤百来人跟随又有何困难?只不过我想提醒你,权力会使人腐化,利yu会让人沉沦,你如何取得今ri的地位,我不想多所著墨,但为了武林苍生着想,我劝你要珍惜得来不易的地位,以德服人,才是长久之计。」他没把汪少湖的威胁当回事。

    「你敢教训我?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这里我说了算,你别不自量力,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淮天一席话,让汪少湖残戾的本xing差点lou了馅。

    「欢迎,秦某随时候教。」秦淮天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汪少湖恨得牙痒痒,脸颊chou搐,「你别逼我!」

    秦淮天实在懒得理他,一扬手,「对不起,为了你这一张请帖,我和岚儿兼程赶了好些天的路,实在也累了,抱歉,恕不奉陪了。」

    「秦淮天!」

    秦淮天泰然自若的态度,更让汪少湖气得火冒三丈。

    若不是时机未到,若不是他刚登上盟主之位,权势尚未巩固完全,也不会让秦淮天在他面前这么嚣张。

    还好,他们终究还是来山西自投罗网,一切就等明天,只要明天过后,他必要让秦淮天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神医佳人qing 第八章全文阅读神医佳人qing  第八章    「哇!这宅院可真豪华呀!」

    站在汪家堡前,看着眼前美轮美奂的宅邸,于岚儿赞叹声不绝于耳。

    「天!光看这铜制大门及这一对石狮子,就知道要花很多银子才买得起,这个汪少湖实在太有本事了,真不愧是力争上游的好榜样,让人佩服到五ti投地。」

    秦淮天左右观望着地形,「是得花不少钱,看来,这些年汪少湖除了要找时间练功,-为武林费尽心思外,对挣银子这档子事也不遗余力。」

    「你别又眼红了好不好?名利双收,这才叫真本事,你懂什么?」于岚儿给他一个大白眼。

    「我只是认为,一个人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爬到这个地位,内qing必定不是你我所想的这么简单。」

    她叉腰,「是呀!秦大少爷,听说贵府也是雕梁画栋、小桥liu水的,难不成也是不义之财堆彻出来的?我就gao不清楚你们这些人,怎么总见不得人好,度量小得可怜。」

    「罢了,纸是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所言不假。」秦淮天不想和她争辩。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好了,咱们已经来得太晚了,还不快走?」于岚儿摆一摆手。

    「别忘了,咱们之所以迟到,完全是因为你叫不起来的原故。」他故意靠近她,「昨晚我看你房内一直灯火通明,怎么?是不是在担心银子的问题?瞧你一脸疲惫的样子,该不是一宿未眠吧?」

    「我有没有银子,是不是会累死,关你什么事?你管的未免太多了。」

    她昨晚当然通宵没睡,但不是为了担心银子的问题,而是在秘密进行一个计划。她没有事先跟秦淮天商量,是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

    谁教这些ri子以来,他总说她做事冲动又没有规画,将她整个人贬得一无是chu。

    待会儿,局势一定会整个扭转过来!

    只要见到汪少湖,秦淮天一定就会承认,原来她除了头脑灵光外,还是一个秀外慧中、聪颖过人、心思细腻、不可多得的好nv人。

    「好了,准时赴会是基本礼貌,别让人笑话咱们不守时了。」

    秦淮天不知道于岚儿在打什么主意,摇摇头,跟着她一同进入汪家堡。

    庭院中已经挤满了各路英雄好汉,秦淮天一路寒暄,没多久,就有人迎了上来,将两人带往偏厅去。

    偏厅外,有数名护卫站岗,偏厅里,也有几名汪少湖的亲信分立两旁。

    汪少湖依旧华服耀眼,一脸意气风发,端坐在一张看就价值不菲的檀木太师椅上,派头之大,可见一斑。

    一看见秦淮天两人,他脸上不由得泛起恨恨的表qing,但随即隐藏住,假意哈哈大笑的走下台阶。

    「我说是谁哪!原来是圣手神医秦大少,以及四川于老的掌上明珠岚儿姑娘,在下还以为两位不来了。有失远迎,真是失敬、失敬呀!」

    「该说抱歉的是我们才对,汪盟主,我们不是故意迟到的。」不等秦淮天回话,于岚儿就抢在前头说话,手还指着秦淮天,「都是他,说什么要给汪盟主一个意外惊喜,花了太多时间在准备贺礼上头,所以才耽误了时辰,真是不好意思。」

    于岚儿的话,可让秦淮天高高挑起浓眉,不免有些诧异。

    「什么意外贺礼?我怎么不知道……」

    「闭嘴!」

    不待他把话说完,于岚儿就用手肘狠狠给了他肚子一记重击,并用眼神警告他不许多话。

    「这是我和秦淮天为恭贺汪盟主双喜临门,特别送上的礼物,汪盟主请笑纳。」她自怀里掏出七星丸,一脸笑意。

    汪少湖没有伸手,他谨慎的看了秦淮天一眼,在研判qing势应不会对他不利后,才接过瓷瓶,「这是什么?」

    「汪盟主打开来看就知道了。」

    汪少湖小心将瓶口打开,看了一眼,「这……难道是于老的解毒圣品,七星丸?」

    「没错!」汪少湖惊讶的表qing,可让于岚儿得意极了。「汪盟主,这正是咱们于家独门研制的七星丸,但为何我会说,这也是秦淮天对汪盟主的一番心意呢?请汪盟主闻闻,这七星丸的味道是不是和你知道的有所差别?」

    汪少湖倒了一颗出来闻了闻,「是多了一gu味,像是……胭脂味?」

    「暧!不是胭脂味啦!」于岚儿心虚,指着她连夜撤在七星丸上的花fen,「你瞧见了没有?这旁边不是多了些fen末?这些fen末可是秦淮天研发多年,精心调制的解毒fen。」

    此话一出,没让汪少湖表qing生变,可让秦淮天难得的瞪大了眼,深皱着眉讶然出声。

    「慢着,岚儿,我什么时候调出这种解毒fen……」

    「叫你闭嘴啦!」

    于岚儿用一个大大的白眼警告他不准再多话,然后又对汪少湖继续笑着。

    「汪盟主,你瞧,这yaofen和七星丸混合在一起,解毒的功效绝对比之前的好一百倍,区区小礼,代表我和他的一点心意,请汪盟主收下。」

    昨夜于岚儿左思右想,总觉这么个隆重盛大的场合,礼多人不怪,但礼数不周到,可是要贻笑大方的。

    不想秦淮天成为江湖人人耻笑的焦点,所以才异想天开的在七星丸上裹了些花fen末,撒了这么个自以为无伤大雅的谎言。

    听到此,一向冷静自持的秦淮天,再也忍不住一声接着一声不断的叹息。

    他当然知道岚儿的出发点全是为了他好,但是,再怎么样,他都不可能感激岚儿为他做的这种蠢事。

    瞎子也知道外头那层fen末不过是花fen,为什么她就是学不到教训,偏要睁眼说瞎话,还兀自沾沾自喜?

    「我说岚儿,这么重要的决定,你怎么没有事先和我商量?」

    于岚儿不爽了,瞪着他,附在他耳边小声说;「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会有人真的中毒,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顾及你秦家的面子,我一夜没睡,想出这么两全其美的办法,你居然还有得嫌?」

    「岚儿,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和我先商量的。」秦淮天依然眉头深锁,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于岚儿真的生气了。

    没想到狗咬吕洞宾,他完全不领qing也就罢了,还将她一番苦心当狗pi!

    她嘟起嘴,着腰,不顾汪少湖在场,对着秦淮天不悦的大声道「你现在是怎样?想在外人面前吵架吗?」

    「你……唉!算了。」

    既然谎都撒了,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秦淮天只好哑巴吃黄连,无语问苍天。

    两人的对话,当然全落入汪少湖耳中。

    知道手中的东西确实无害,他放宽了心,「二位,原来裹在七星丸上头的这层fen末,是秦神医的不传解毒秘方?」

    看着手中的yao瓶,他阴冷的表qing逐渐若有所思起来,而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邪恶的光芒在他眼中不停闪动着。

    「其实,秦神医向来鲜少参与江湖事,今ri肯来汪家堡社会,已是给在下最大的面子,不料今ri还有幸收到一代名医研制出的稀世贺礼,在下真是不敢当。」

    他的话让于岚儿开心极了,她抬高下巴睨了眼秦淮天,意思是要他承认,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若不是秦淮天脾气太好,怕不早已亲手掐死于岚儿了。

    在汪少湖适才那一闪即逝的阴险表qing中,他已猜测到,于岚儿这个自认天衣无缝的谎话,恐怕即将亲手把他们两人推入敌人的陷阱里。

    只见汪少湖转身走上阶梯,将瓷瓶交给一旁的护卫。

    「来人,你们小心将秦神医送的这瓶七星丸收好,别打碎了。」

    他示意护卫附耳上来,在护卫耳边交代了几句后,护卫愣了一愣,但随即匆匆离开。

    对着两人,汪少湖像是完成一件大事似的,心qing相当愉悦,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位也别站着,请坐。」

    「不用了,既然礼物汪盟主已经收下,我看我们还是先走了。」秦淮天拒绝。

    既然明知汪少湖已经有所行动,为免波及岚儿,他们应该先离开汪家堡再说。

    「这么急着走?秦神医难得出席这种场合,怎么不和大家多叙叙旧?」

    汪少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让到手的肥羊溜出手掌心?

    更何况,两人自投罗网的局都还没开演,好戏才正要上场哪!

    「这……」秦淮天一时答不出话。

    「秦神医,你见多识广,人脉也多,这次与会的人士想必你都认识。」他重新走下阶梯,「不过,于姑娘,难得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齐聚在我汪家堡,难道于姑娘不想在下为你引荐、引荐?」

    听到自己有机会认识武林高手,于岚儿张大了眼,整个人兴奋起来。

    「我、我可以吗?」

    看穿于岚儿的弱点,汪少湖走到她面前,「当然没问题,于姑娘,请。」

    于岚儿眼睛都发亮了!

    完全不顾秦淮天在身后频频皱眉的表qing,她像只讨食的小狗,摇尾乞怜的跟着汪少湖走出偏厅。

    秦淮天揉揉不断隐隐作疼的太阳xue。

    「这个小家伙,给我出了这么大个纰漏,居然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把敌人当恩人。唉!看来今天一场劫难是无可避免了。」

    他又深深叹了口气,看着护卫消失的地方。

    也好,虽然不知道汪少湖将有何行动,但他若是选择和岚儿一起离开汪家堡,事qing说不定会在汪少湖的主导下,变得更不利。

    思索了好一会儿,他才缓步跟着走出偏厅。

    进了大厅,在汪少湖的带领下,于岚儿为这辈子有机会和八大门派掌门人说到话,感到死而无憾。

    正当一群人围着汪少湖及于岚儿谈天论地时,突然,汪少湖的表qing变了。

    「汪盟主,你怎么了?怎么一脸痛苦的样子?」

    峨嵋派掌门人先注意到江少湖频频皱眉,而且他不但额上冒出一颗颗汗,连脸都逐渐泛黑。

    「老天,汪盟主,你的脸都黑了,怎么会这样?快,快点坐下来。」于岚儿见汪少湖有些不对劲,急忙扶着他坐下。

    汪少湖坐下后扭曲着脸,用尽力气说话。

    「不知怎么的……适才我就一直

    觉得ti内有gu气不断乱窜,但为了不扫众人的兴……才用真气勉强镇住,但现在,就连五脏六腑也已纠结翻转……我无力抵挡,实在苦不堪言……」

    「看汪盟主唇se发黑,难道遭人暗算?有人想毒死你?」华山派掌门人讶然出声。

    「不可能。」汪少湖一派正义凛然的摇头,「各位别忘了,在我身边的可是四川于老的掌上明珠,适才她和秦神医正巧合送了七星丸做为贺礼,谁会傻到在这两位关公面前耍大刀,意图下毒谋害在下?」

    「汪盟主,看你这么难过,就先不要说话了,把手怜出来让我看看。」于岚儿赶忙道。

    众人见状,频频点头,七嘴八舌。

    「对极了,于姑娘乃于老的掌上明珠,必定尽得真传,就算汪盟主中了什么奇毒,有于姑娘在此,一定不会有事。」

    于岚儿让人捧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哪里哪里,我只是跟着家父学了几成功夫,只怕帮不了汪盟主的忙。」

    「于老一身奇学技冠武林群雄,于姑娘若有于老三成功力,那也是了不得的事了。」

    「呵呵呵……」于岚儿笑着直点头,「三成不至于啦!大概学到五成。」

    「唉!我ti内真气兀自liu窜,五脏六腑不断撕扯,难受至极……」汪少湖吃力的出声,「于姑娘,既然如此,不如就由你替在下诊治看看,究竟被下了什么毒?」

    「没问题,就看我的吧!」于岚儿拍了拍xiong脯,自信满满的道。

    言毕,她拉着汪少湖的手,开始诊治起来,不一会儿,原本自信的脸突然沉重起来。

    她抬头,看着眼前一排殷殷期盼的脸,尴尬的笑了笑。

    「对不起,这汪盟主中的毒,我……我也没看过……」

    众人失望的表qing,看得她羞得真想一头撞死。

    讨厌,怎么会这样啦?

    本来她还以为可以藉此扬显一下她四川于家的名声,没想到反而连累了爹爹的金字招牌。

    如今赔了夫人又折兵,早知道她就不要强出头,把这烫手山芋交给秦淮天

    那家伙就好了。

    对了,他人呢?

    秦淮天双手抱xiong,倚在大厅的柱子,当然没有离开。

    既然刚才他没有走,现在眼看汪少湖的诡计已经付诸实行,他更不可能离开,否则岂不有畏罪潜逃的嫌疑?

    见于岚儿拚命的跟他使眼se,他皱着浓眉,实在不想加入众人的行列。

    于岚儿急得脸红脖子粗,终于按捺不住xing子大叫。

    「秦淮天,你还待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看看汪盟主中了什么毒呀!」

    秦淮天重重叹了口气,万般不愿的站直身。

    「得了,岚儿,我这不就过来了?这么大声嚷嚷,哪还像个姑娘家?幸好咱们已经私订终身,否则这辈子你想嫁人也没机会了。」

    此话一出,众人耳语如蜜蜂群起出巢似的,嗡嗡不断,现在就连三岁孩童都知道秦淮天和于岚儿是一对的事了。

    于岚儿红着脸跳脚,「叫你不要讲的,你gan嘛又说出来?」

    「我不说,光看你对我的态度,谁也猜得出来。」他两手一摊,极无奈。

    「你……」她红着脸,看着指指点点的众人,羞得真想挖地洞钻进去。「不要再说我们的事了,你快看看汪盟主,他的毒有没有得解?」

    秦淮天连看都懒得看汪少湖一眼。

    「没事的,他不过是中了三绝尸魂毒,只要有解yao就死不了人的,就算没有,你给他的七星丸也能撑个十天半个月不会有事。」

    「三绝尸魂毒?」于岚儿讶然,「老天,这毒至阴无比,就连我爹的七星丸都无法治愈,上哪去找解yao?」

    秦淮天笑了,他缓缓看着依旧一脸痛苦难当的汪少湖,意有所指。

    「也许,这解yao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否则一代盟主当没几天,就此魂归西天,想必他自己也不愿意吧!」

    众人都还摸不清秦淮天的话意,刚才拿走七星丸的那名护卫,已经急匆匆的奔进大厅大嚷着。

    「不好了!盟主,刚才你要我将秦神医送来的七星丸收好,不料,不慎打翻了瓶子,里头的毒fen竟让众家兄di个个脸se发黑,不治身亡了!」

    「什么……你说……是秦神医送来的七星丸里的fen末,害死了我们的人?不……他们都是跟了我数年的好di兄,怎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汪少湖在众人的扶持下站起身,激动的指责秦淮天。

    「秦淮天,你说!你究竟送了什么毒yao给我?七星丸我是绝不会错认的,但外头那层fen是不是就是你所谓的三绝尸魂散?」

    讲到激动chu,他对着众人指证历历。

    「原来如此,要不是我功力深厚,怕不和我那些di兄一起魂归西天,秦淮天,你身为一代神医,怎么能做出此等人神共愤的事来?」

    汪少湖严厉的指控,让于岚儿当场傻眼。

    她裹在七星丸外头的,明明就是一般的花fen,哪可能是什么三绝尸魂散?

    事到如今,再怎么糗她也得将事实说出,以免连累自己又害惨了秦淮天。

    「汪盟主,你误会了,其实裹在外头的不是他研制出来的解毒fen,只是一般的花fen,我的目的是……」

    「岚儿,别说了。」秦淮天阻止她说话。

    既然汪少湖敢在众人面前栽赃他下毒,必定已经做足万全的准备,现在就算叫汪少湖把七星丸拿出来,他也一定在上头做了手脚。

    任凭岚儿做再多的解释,也只会被反咬一口,于事无补。

    「为什么不要说?你也知道实qing的,你别愣在那里,快告诉大家,我和汪盟主无冤无仇,就连三绝尸魂散都没看过,怎么可能意图毒死汪盟主呢……」

    于岚儿听不进秦淮天的话,急得跳脚,一张小脸都快哭出来了。

    汪少湖见于岚儿要跳出来承担一切,唯恐计划生变,连忙截断她的话。

    「于姑娘……依我看来,这事全是秦淮天一人主导……你恐怕只是不知qing的第三者,放心吧!在下没有理由误会你。秦淮天,你的心肠竟如此恶毒,连自己的nv人都要一并牵连……你良心何在?」他试图将焦点转回秦淮天身上,还不忘痛苦的咳了几下。

    看着汪少湖生动的演技,秦淮天冷眼以待。

    「汪盟主,恶毒的恐怕不是我吧!一个连自己di兄xing命都可以视若粪土牺牲掉的人,才是其心可诛的那一个。」

    「事到如今……你还想嫁祸于我?我若是个加害者,又怎会让自己也一并中毒,陷于险境?我知道你chu心积虑陷害我的意图为何,说穿了,就是厌恶我也同样看上于姑娘,所以挟怨报复……」汪少湖抚着xiong,一脸义愤填膺。

    此话一出,一场精采的三角关系又引起武林人士一阵交头接耳。

    「汪盟主,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只能说,你的狠毒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演技不但精湛,还几乎没有破绽可寻,这招苦rou计耍得实在高明、果然高明!」秦淮天敛沉下眼。

    「不要多说废话了,现在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都在这里……你以为将事qing栽赃到我身上,大家就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吗……」汪少湖对着众人道「各位掌门人……此人明为神医,但骨子里却是jian诈无比的小人,这并非我一人观察所得……半个多月前,我也亲耳听到于姑娘如此批判过秦淮天的为人……」

    「我?!」

    于岚儿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就怕无法替秦淮天洗清冤屈,怎么转眼间,自己竟变成了汪少湖的证人?

    「于姑娘如果不健忘,在客栈时……你曾对在下抱怨秦淮天其实是个人面shou心的伪君子。于姑娘,我说的没错吧……」

    「是……我好像、似乎、曾经说过那么……一点点啦!」于岚儿实在不知该怎么回话,结结巴巴的道,然后又挥着小手,对众人解释,「但那时我正在气头上,讲话自然也比较不经大脑,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各位……你们都听到了,于姑娘确实说过这些话……」他继续对着于岚儿道「于姑娘,我知道现在的你是身不由己,很有可能受制在秦淮天的yin威之下,才不得不任他摆布,你放心,现在武林人士全在这里,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将他的恶行全都公诸于世。」

    「不是!不是……你们大家都误会了,其实秦淮天对我很好,只是……」于岚儿急得绞着小手,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将他们的故事告诉众人。

    「于姑娘不好启齿,在下就代劳了……」

    汪少湖对着众人,毫不保留的将两人在太行山里所发生的事qing说得清楚而明白。

    「各位,秦淮天犯下如此人神共愤的恶行,法理不容,此人金yu其表、败絮其中,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他越说越激动,「各位千万不要再被这混帐的外表给蒙蔽了心智,在下就算枉死又如何,只要他的真面目得以公诸大众,只要武林同好替在下主持公道,并将他就地正法,在下死不足惜……」

    只见各大门派掌门人交头接耳的,就是没有行动。

    汪少湖着实瞪大了眼,「怎么?难道在下说了这么多……各位还不肯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

    「阿弥陀佛,不是老衲等不相信汪盟主所言,也并非不想主持公道,只是第一,秦神医今ri有此盛名,绝非沽名钓誉。老衲等还是希望查出事实真相再做定夺,如此才不致让真凶逍遥怯外。」少林掌门说。

    「你们……」

    「第二,咱们怎么看,于姑娘都不像被迫与秦神医出双入对,至于汪盟主所言矩一事,男nv两qing相悦,一时忘qing也在所难免,所以,老衲等人认为,也许事qing并不如汪盟主所言如此严重。」

    众人一面倒的声浪,让汪少湖简直凸了眼。

    「你们、你们忘了谁才是武林盟主吗?居然一再帮这个臭小子。」

    秦淮天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帮理不帮亲,汪盟主,你终究要明白这个道理。」

    他转身向少林掌门一揖。

    「感谢痴空掌门替秦某说话,秦某铭感五内,不过,既然汪盟主一再强调秦某就是凶手,为免各位难做人,在真相尚未水落石出之前,秦某愿意留在汪家堡,直到查出伤害汪盟主的凶手为止。」

    「你要留下来?」

    汪少湖不料秦淮天居然来这么一招。

    如此一来他不但不能派人杀死秦淮天,甚至还要担负保护他安危的责任,以免他死在汪家堡,落人口实。

    秦淮天淡淡扬着嘴角,「怎么,汪盟主不肯?是不是有所顾忌,所以秦某不能留在汪家堡里,等待真相水落石出?」

    在众人的眼神中,汪少湖一咬牙。

    「不,既然大家都赞成……好,你就暂时留在堡里,但为免你真是杀害我di兄的凶手,你必须同意不准踏出房间一步,否则,就证明你留下的意图不单纯,确实是谋害在下的真凶。」

    「没问题。」秦淮天答应得gan脆,「但秦某也有个不qing之请,岚儿和我虽然尚未正式成亲,但俨然是我已过门的妻子,希望汪盟主也能同意岚儿一并留下,我也好就近照应。」

    「我也要留下?!我才不要,事qing弄成这样,关一个比关两个好,我在外头也可以帮忙查真凶到底是谁,好早点洗清你的冤枉呀!」于岚儿惊愕的张着小嘴,用力摇头,极其不愿意。

    她当然不是贪生怕死,只是,她认为错误既然是她一手造成的,她有责任弥补。

    「事qinggao成这样,正因为你那自以为聪明的头脑所致,如果你事先跟我商量,也不会让人有机可乘。」秦淮天难得语气严正,「岚儿,你要是想帮我的忙,就别再自以为是,一切听我的话,别把事qing弄得更复杂。」

    自从遇到秦淮天,不管她如何任xing耍脾气,甚至无理取闹也好,他也从没像现在这样,用这么重的语气指责过她。

    没想到今天他不但责怪她,还在众人面前让她这样难堪。

    理亏、委屈,再加上心急如焚,于岚儿一时控制不住qing绪,扁下嘴,一脸泫然yu泣。

    秦淮天也没真心要发脾气,她那可怜兮兮的小脸看得他于心不忍,深深叹了口气。

    「我的好岚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总之,调查真凶的事自然有人会chu理,你还是留在我身边由我看着,我比较放心。」

    「可是……人家想替你做些什么事嘛!」于岚儿吸着鼻子,难受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为什么她事qing总是做不好呢?

    「阿弥陀佛,秦神医担心真凶会伤害于姑娘,用心果然让咱们望尘莫及,既然如此,我想汪盟主也不会反对才是。」

    众人对秦淮天的提议,异口同声的赞成。

    汪少湖眼见众人都站在秦淮天那边,恨得牙痒痒。

    「那当然,这七星丸可是他俩合送的,说不准压根是七星丸本身有问题,于姑娘自然得一并留在堡里,等候真相水落石出……」

    秦淮天点头,对着众人一揖。

    「各位掌门对秦某的信任,秦某没齿难忘,只希望在这段期间内能沉冤得雪,还秦某一个清白。」

    「秦神医言重了,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咱们这几个老骨头虽然不中用了,但还能替你讨个公道,请秦神医放心吧!」

    像是被众人摒弃在外围的汪少湖,一张让毒染黑了的脸,更加阴沉。

    可恶,他才是武林盟主,他才是一方霸主,秦淮天算什么东西?为什么人人都站在他那边挺他?

    可恶、可恶!

    秦淮天,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