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只是对你认了真 > 28、028
    温简从曼谷回来时在广州转机回了趟南城, 陪她妈过了个年。

    在家时网上托中介帮忙找房子。要求最好是在江东片区, 松城近十年新发展起来的居住片区, 居住环境相对清雅高端,年轻人都集中在这边,距离新发展起来的江东商务区也近,15分钟以内的车程。她的要求不高, 就是江东片区小区,近公交地铁, 周边近商场超市, 小区环境不错, 整套出租的,不接受合租, 房东最好是女的,不会有事没事去房子晃荡, 最好是工作日上班就能入住的。

    她年前就定下的工作, 在何健集团上班,公司就在江东商务区, 只是因着中间隔了个春节,入职时间也延迟到了年后, 温简找房子的事也因此耽搁了下来。

    过年期间房子不好找, 中介基本都放了假,租户也基本都已回老家过年,看房子也不方便,只能往年前放出来的没有出租过的房子找, 不存在交接的问题。

    温简也不指望着三两天内就能找到,软件上看到合适的就电话联系了中介,中介说已经租出去了,然后询问了下她的租房需求,说有合适的再给她推荐。

    上午打的电话,下午中介就给她回了电,说公司系统里有一套年前挂出来的房子,没出租过,地理位置和环境交通什么的都符合她的要求,也是在江东片区,问她要不要抽空去看看。

    温简让他发了照片给他,看着不错,直接定了下来,委托中介代签的,房东那边也是委托的他处理。

    温简大年初五就来了松城,中介给她送钥匙,带她去新房子,然后给了她房东电话和微信号,让她有问题再找房东联络就可以了,房租三月一交,支付宝和微信转账都可以,而后把租房合同交给她。

    温简顺手就扔进了抽屉里,之后便是各种买买买,回来重新打扫和给房间消毒,清理马桶时温简才发现马桶是坏的,水压上不来。

    温简加了房东微信,姓邱,已经退休的老太太,人很好,中介这么介绍的。

    对方很快通过了她的好友请求。

    温简给她发了条微信:“阿姨,您好,我是您家的租客小温,您家马桶好像是坏的。”

    微信那头的邱梦琪有些头疼,一时心软把房子租出去还要应付这些,她家离江北区有点远,江承也不让她过去,想了想,她把江承微信给温简推荐了过去:“我这边过去不太方便,我儿子也住你们小区,房子的问题你找他吧。”

    又怕她担心安全问题,又发了句话过去安抚她:“放心吧,他人很好,没事不会去那边房子,你不用担心。”

    温简还是觉得怪怪的,她特意要求女房东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有些房东爱惜房子,有事没事总爱去房子里看看。

    但房租都交了,温简也不好说什么,回了句“好的,谢谢您”后,给江承微信发了好友申请:“您好,我是您家的租客。”

    她的微信发过去时江承正在书房忙着,看到好友请求时眉心几不可查地拧了拧,指尖划过,给他母亲打电话:“妈,你又在给我找什么事”

    邱梦琪:“谁给你找事了。是谁让你要回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的,房子有人看上了,想租下来,我能怎么办。”

    又劝他说:“那边房子马桶坏了,你去帮人家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江承:“让她找物业,修理费用找你报销。”

    挂了她电话。

    人刚要放下手机,温简又发来了第二条加友信息:“不好意思,冒昧加下您,您家马桶坏了。”

    江承指尖微顿,看到了她微信名,“简简”,心口突然刺了下,指尖移开,不是“简简”,是“简简单单”。

    他盯着那四个字怔了会儿,点了通过。

    温简信息很快发了过来:“您好,我是您家的新租客,您家马桶坏了。”

    江承很快回了过去:“你联系物业,让物业找修理工看看,费用你先垫着,具体花费到时找我报销就行。”

    温简:“好。”

    而后联系了物业。

    温简花了一下午才把新房子重新清洗满意了,回房间准备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整理出来,一眼看到行李箱时又想起了前两天在曼谷遇到的事,又忍不住蹲了下来,盯着行李箱上被贴过标签的地方研究了会儿,取出笔记本,连了网,上网搜了会儿新闻,搜到一则一女子携毒在机场被缉捕的新闻,行李箱和她的行李箱外形一模一样。

    温简搭在触控屏上的手微顿,想起那块青绿色的伞状标志。

    她拿过手机,给汪思宇打了个电话,问他她前两天托他查的事怎么样了。

    “还在查。”电话那头说。

    而后又问她:“回松城了吗”

    温简:“嗯,今天刚到。”

    汪思宇:“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温简看了眼表,将近七点,她肚子也正饿得“咕咕”直叫,也没敢马上应承下来,反问他:“方便吗”

    汪思宇:“我来安排。”

    挂了电话,温简起身开灯,没想着一按下去,灯没亮。

    温简:“”

    转身去试了试其他房间的灯,都没问题,真就只有主卧的灯没亮。

    温简不得不又去找房东,微信上给江承发了条信息:“您好,主卧的灯也坏了。”

    江承信息很快回了过来:“联系物业,晚点把费用清单发我。”

    温简轻轻回了一个“好”,感觉又是个严肃过头的人,为避免过多打扰,干脆从头检查了圈屋子,冰箱没有,洗衣机没有,电视机没有,房间也没有书桌。

    温简把房间拍了个照片,发给江承:“那个冰箱、洗衣机、电视机和空调好像都没有诶。”

    “另外,能在卧室配个书桌吗”

    正在忙碌的江承频频被打断,拿起手机看了眼,又给邱梦琪打了个电话:“妈,一个空房子你租什么租,你有那么缺钱吗”

    邱梦琪一听就不乐意了:“当初装修的时候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结婚,家具买回来囤着当垃圾吗”

    又道:“中介没和那女孩说清楚吗她搬过来以后,家电都会一一给她配齐。你网上给她挑一些,普通配置就好,以后都要换掉的。”

    江承:“”

    那头已经挂了他电话。

    江承给温简回了信息:“你看着买,挑好了链接发我就好。”

    温简:“”

    小心回他:“这是你家东西诶。”

    江承:“没事,你自己看着买。”

    温简:“有什么要求吗比如说价位区间、品牌什么的。”

    江承:“你决定就好。”

    温简:“”

    她有点不好决定,毕竟不是花的她的钱,买贵了怕房东不乐意,买便宜了怕不好用。

    温简纠结了很久,打开商城,挑了几款销量比较靠前,性价比比较高的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连同电脑桌电脑椅,一股脑儿全发给江承:“你看看哪款合适。”

    江承:“”

    指尖粗略一滑,三十几条。

    他很克制地回了几个字:“你决定就好。”

    没一会儿,温简发了个冰箱的截图过来:“这个”

    江承看了看,回了一个字:“嗯。”

    温简又发了个洗衣机的截图:“洗衣机买这款”

    江承:“嗯。”

    温简又发了个空调截图:“空调这个吗”

    “”江承看了眼表,很克制地回她,“你自己决定就好,不用和我商量。买完后把订单截图发我,我给你转账。”

    温简偷偷吐了吐舌头,真的很严肃,也不敢再去打扰他,往购物车里挑了一堆,都挑的销量最高的,然后买单,把订单截图发给江承,加了一句话:“你好,我挑好了。”

    江承看了眼,当即给她转了账,收完款的她终于安静了下来,被打扰了近一个小时的江承也没了工作的心思。

    长指揉了揉紧绷的眉心,江承抬腕看了眼表,已是晚上七点多。

    手掌将笔记本电脑压下,江承站起身,顺手拉开抽屉,将桌上的小本子扔入抽屉中,手要收起时,眼睛不意瞥见抽屉里的桃核红绳手链,动作微顿。

    江承垂下眼睑,盯着安静躺在抽屉角落里的桃核手链,有些怔。

    “哥哥,这个给你。”

    “那是我捡的。”

    “我捡到了就是我的了。”

    “这真的是我的。”

    “生日快乐,小哥哥。”

    “生日礼物呢”

    “我给你定蛋糕了。”

    “我没吃到。”

    “那那你已经抢走了。”

    “你家人不给你庆祝生日吗”

    “要不我再给你定个蛋糕吧你等会儿哈。”

    江承“碰”一声把抽屉重重推了回去。

    那天,他一路冒着雨冲回她家,等待他的只有被风雨吹得变了形的黄色警戒线。他冲破了警戒线,一片狼藉的屋里,墙上还有大片未干的血迹,布丁的尸体横躺在温简房间里。

    那两天,他找遍了这座城市的大小医院和大小诊所,找遍了大街小巷,再没有见过那个叫“林简简”的女孩,后来他辗转查到她的户籍信息,她和她母亲的户口,是销户。

    不是迁出,是彻底的销户。

    她的学籍也终止于松城附中。

    头几年的时候,江承找过几次校长,她的学籍一直没有迁出去,她就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般,十年,音讯全无。<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