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万年只争朝夕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事情败露

第五百一十四章 事情败露

    杨尘说话的同时,折师也是在打量着杨尘,只不过相比起杨尘的淡然,折师的神se却是惊疑不定,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诧异之se。

    这就是破解他“降头符”的符箓师么?

    怎么这么年轻?

    “他就是破解你降头符的人?”离承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是天老和陈平之么?”

    折师摇了摇头,也是面露苦笑,表示不解。

    离承收回目光,面庞上挤出个笑容,向着对面的狐小妖走去,笑道“呵,小妖,你这是做什么?怎么好端端的就把我迦南y会的大门给拆了?”

    “你这样子做,叔叔可是要骂你的。”

    离承笑呵呵的说道,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怒气,反而有一种长辈教诲晚辈的慈ai。

    说着,他伸出手,就要去摸狐小妖的脑袋。

    离承的父亲离深海与狐老爷子是拜把子的兄弟,所以按照辈分来算,离承要比狐小妖大上一辈,狐小妖也应该叫离承叔叔。

    然而……

    看着对方那熟悉的表情,狐小妖却是感觉心里有些可笑。

    若不是杨尘和她知道了,这事情的背后就是离承在捣鬼,否则的话,他们还真的得被离承给骗过去了。

    “啪”!

    狐小妖一掌拍开了他的手,冷冷的道“离承,你是谁叔叔?别再这乱扯关系!”

    离承微微一愣,不解的说道“小妖,你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火?”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离承皱起了眉头,眸子里流露出寒芒,一g森然的气息也是从他的t内弥漫而出“,到底是谁欺负你了?真是胆大妄为!连我离承的表侄nv都敢欺负,活腻歪了他!”

    “我……”

    看着对方关心自己的模样,狐小妖微微一愣。

    不知怎么的,心里对于离承的恨意忽然减少了不少。

    “杨尘。”狐小妖蹙了蹙眉,回过头,狐疑的道“杨尘,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件事会不会不是迦南y会做的?”

    听到这话,杨尘忍不住苦笑了声,这丫头,果然是耳根子软,别人说两句好话就信了。

    “什么事啊?什么?”离承故作茫然,说着,看了眼身旁的杨尘,笑道“对了小妖,你还没给我介绍一下呢。这位兄弟看着眼生啊?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离会长!”

    杨尘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离会长,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杨尘脸se如常,平静的说道“事到如今,莫非你还想死不承认?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莫非不知道么?”

    离承的眸子里微不可察的闪过一抹寒芒。

    嘴角微微掀起,笑道“兄台,你在说什么?我可是一句都听不懂啊?”

    “呵。”杨尘笑了。

    笑容中布满了冷意。

    “罢了,既然离会长贵人多忘事,那我就提醒你一下吧。”杨尘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出来,在离承的面前晃了晃“离会长,此物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离承眯了眯眼。

    仔细打量了j分钟后,就是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此物是什么?我不认识。再者,这貌似是符箓师的符箓吧?你应该去问符箓师,而不是来问我啊?”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怎么会认识符箓师呢?”离承淡笑道。

    听得此话,杨尘笑了。

    这家伙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罢了,离会长既然不认识,那你的客人应该认识了!”杨尘眼神微冷,随后捏着那张符箓,右手掐出一个玄奥的手印。

    “扑棱”!

    只见原本还软绵绵的符箓纸,忽然挺立了起来,犹如钢铁一般坚y,灵力覆盖其上,散发着阵阵森冷的气息。

    下一刻,只见无数的黑气忽然从符箓纸上奔涌而出,犹如滚墨一般,阵阵翻腾,越来越多。

    “什么?”见到这一幕,折师的瞳孔狠狠地缩了一缩。

    他本以为杨尘只能够通过降头符感应到他的位置,却没想到,这家伙不光能够感应到他的位置,竟然还能够控制他的降头符?

    而随着这些黑气涌出,折师顿时感觉自己的储物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的攻击着他的控制。仿佛受到了杨尘手中降头符的引领,他的另外一张降头符也是在疯狂的挣脱,似乎yu要破壳而出!

    不行!

    这张降头符绝不能出来!

    否则此事必然暴露!

    想到这里,折师猛的一咬舌尖,刺痛之下,一抹腥味瞬间在口中散开。在这g精血的作用下,折师的精神力也是加强了许多,那储物袋中的符箓,也是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

    “哼。”杨尘冷笑了一声。

    论修为,杨尘或许不如折师!

    可若论精神力,杨尘两世为人,前世更是沧澜大陆星尘大帝!

    放眼整个无尽岛屿,或许也无一人能够与杨尘媲美!

    “给我出来!”杨尘低吼一声,浑厚的威压立刻从他的t内弥漫而出,一层一层的向着对面的折师弥漫而去。在这g威压之下,折师浑身一震,只感觉脑子都快要炸裂了一样,额头上青筋暴起,冷汗淋漓。

    庞大犹如海洋一般的精神力,不停地轰炸着折师的心神。

    他的鼻子、眼睛内都是不断的渗出鲜血,身t剧烈的发着抖。

    “噗!”

    终于,折师再也忍受不住。

    一口鲜血直接从口中喷出,身t也是直接软倒在地。

    “不好!”

    折师脸se大变,怒吼一声。

    然而太迟了……

    就在他崩溃的那一瞬间,一张符箓直接从折师的储物袋中飞了出来,夹带着与杨尘手中降头符同样的黑se气息,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杨尘右手轻轻一招。

    那张符箓就是稳稳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坏了。”见到这一幕,折师脸se立刻变了j变。

    如今两张降头符都在杨尘手上,就是他和离承有一百张嘴,也难以解释!

    “果然是你们!”

    狐小妖咬碎一口银牙,冷冷的盯着离承,说道“离承,亏我以前还将你当做长辈,没想到你竟如此卑鄙!还对我爷爷下降头?”

    狐小妖真的是快气晕了,娇躯都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难道你忘了,当初你们迦南y会被州主镇压,面临倒闭的时候,是谁在替你们说好话?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吗?”

    “良心?”

    离承哈哈一笑,原本的和蔼可亲瞬间消失得gg净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冷酷与y沉“我当然不会忘!”

    “若不是你们天y会,我迦南y会又怎么会落得如今的下场呢?”“你们天y会做的那些好事,我可是一辈子都不敢忘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