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十九章
    老牛是论坛摄影板块的版主之一,组织大家活动已经十多次,有威望也有经验,但是面前这位队友,穿了一双致的棕色软皮平底鞋,细而直的腿裹在小脚牛仔裤里,淡黄色风衣里面黑色v领羊绒衫,背了一只只有他脸那么大的皮质双肩包,披着一头漂亮的长卷发,素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怎么看,都是准备郊游去的吧

    老牛了鼻子,四顾一番,其他队友与他一样都是标准登山装备,他示意辛甘:“那个我们是天文摄影活动小组,你是不是看错帖子了我们是要去山顶拍流星雨。”

    “没错。”辛甘扬了扬手里巴掌大的相机。

    老牛捧着自己前砖块一样的手动相机,差点一头栽倒她面前。

    “美女,这山可不好爬,你现在图方便啥也不带,上去了可有你受的。”有队友好言相劝,“出发前发到你邮箱的攻略你没看吗至少带个睡袋啊,山里早晚温差很大的。”

    “我带了这个。”辛甘抖开臂弯里的冲锋衣,“我只想看看流星雨而已,不用那么麻烦。出发吧。”

    队友们面面相觑,扛起各自的登山包与装备,整队出发。

    这片山林很大,从清晨到黄昏总算爬到了山腰,当夜,他们整队人歇在一个老牛相识的老乡家里。

    山上好吃的东西多,大家在院子里生了一堆火,老乡热情的送来四只野,掏肠挖肚弄干净了,裹了湿泥巴埋进火下土里闷着,火里柴禾底下扔了几大把山栗,火上架着一口锅,倒进山间泉水,又将大把大把的野菜和山菌扔进去,火苗舔着锅底,没一会儿他们就喝上了鲜美无比的热汤。

    队友们围坐篝火旁谈天说笑,有好几个人之前相互见过,也有几个是第一次加入,其中以辛甘最引他们好奇。

    她捧着汤碗,笑眯眯的:“很奇怪吗工作生活压力大,来山里放松一下。”

    “你的神情可不像是来放松的。”一对夫妻档队友里的小妻子笑着说,“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哦”

    辛甘伸手了自己脸,“这么明显啊”

    大家都哄笑起来。

    “两个人在一起,哪能时时刻刻都好呢吵架很正常啦,你别放心上,男人都是猪”小妻子斜了一边的老公一眼,意有所指的说。

    在场的男士顿时都喝起倒彩来。

    老牛拿出御寒的酒,每人碗里都分了一点,到辛甘时,他乐呵呵的说:“都说男人比女人心思简单,其实啊我觉着,这女人脑袋里那点情啊爱的,心思全琢磨在这点弯弯绕绕上了,男人呢,心里搁的事儿多,你们女人总要求男人多点儿担当,可但凡真遇上担当大了的,又嫌人家不够体贴她你看着是个明白姑娘,别也被误这里头了。”

    辛甘喝着热汤,浅浅的笑:“谢谢,不会。”

    深山之中的夜晚,月亮特别的明亮,简陋的农家小院浸在月光中,篝火与那月色兑着,印在这群都市男女脸上,笑容与快乐竟如此简单。

    夜空中的星看着比平常大了许多,干净而明亮,远处有烈风扫过森林树顶的声音回荡,有队友眼尖,指着半空中一个亮点:“快看是一架直升飞机”

    这山并非景点,地处偏僻,这时又已夜深,竟还有直升飞机在上空盘旋,实在罕见,大家都拿出自己的镜头当望远镜,兴致勃勃的讨论。

    辛甘也仰脸看了一会儿,这片山这样大,这架飞机不知何时才能着陆。

    山里的温差比预计中的更厉害,第二天晨起时辛甘嘟囔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同铺的那位小妻子急忙跳下来扶她,一她额头,竟是发起了烧。

    老牛不同意她独自脱队下山,坚持留下两名队员带她返回,辛甘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就留在老乡家里,等你们从山顶返回,一起下山。”她拥着被子靠着墙,神色疲惫,“我只是着了凉,已经吃过药,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再说还有老乡在呢,你们放心吧。”

    大家都是奔着登顶拍摄来的,说实话谁也不愿意放弃难得的流星雨照顾病人,她这样条理清晰的保证,老牛叮嘱再三,托付了老乡,便带着所有队员走了。

    可他们离开不过二十分钟,辛甘便瞒着下菜地的老乡,将皮夹留在了桌上,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山间路窄,她走得慢,小路两旁的野花被夜露浸润,在这晨光依稀里,随清爽的晨风摇曳,像每个人干净的童年。

    四周声音越来越近,人声都已相闻,她也终于爬上一块伸出山体的大岩石,脚下是深渊,前方是朝阳,围绕着她的是山间明朗的风,辛甘张开双臂,惬意的闭起眼睛。

    零乱的脚步声终于停在她身后,不敢惊动此刻的她。辛甘从未听过郑翩然如此慌张颤抖的嗓音:“辛甘别动,站在那里别动好吗”

    她睁开眼回头,很平常的与他打招呼一般:“你来了。”她脸上晕着不正常的红,“我就知道你会找到我你绝不会放过我。”

    郑翩然从来只踩地毯与草地的鞋,此时泥泞狼狈,裤腿挂破了一条,上面还绊着几荆棘,他脸上也有划伤,神色疲惫而紧张,一眼不眨的紧盯着她。

    朝阳初起,从林间树梢跃出,红彤彤的光洒在山林之间,她周身被镀上一层光晕,那笑容美的更惊心动魄。

    郑翩然以极小的步伐挪动接近她,这样清凉的早晨,他额上不断滚落着冷汗。

    终于辛甘被他一把拉过,由后死死拥住。

    太阳这时完全升上了天空,一切露水雾霭,在阳光照耀下消弭无踪。伸出山体的大岩石之上,一对男女紧紧相拥。

    他的怀抱勒的她透不过气来,砰砰砰拼命跳动的心脏紧贴她的后背。

    辛甘在这强劲心跳声之中,万丈霞光里,软软昏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又是半夜,竟已回到了那户老乡家里,还是昨晚她暂居的那间屋子,墙上窗户里月光溢进来,盖了他俩满身。

    辛甘又冷又热,痛苦不堪的了一声,往他怀里钻去。

    “别动”他不耐烦的喝,掀高被子,将她身上的衣服重又一层层裹好,连衣带人小心的抱进怀里。

    老乡家中被褥并不富余,她又发着高烧时时喊冷,郑翩然将自己衣服全部脱下,裹好了她再盖上被子。

    辛甘很听话的不动,眨巴着眼睛看了他半晌,声音像锯木头一样噶:“为什么你只穿一条内裤也还那么帅”

    郑翩然没绷住,笑出了声来。

    她也跟着呵呵傻笑。

    山间的夜半太凉,低矮的屋里太闷,怀里有个高烧病人捂着汗,像只火炉,被褥沉沉压着人喘不过气,这是郑翩然三十年来躺过最糟糕的地方。

    可怎么,那么开心呢。

    他伸手抚平自己嘴角,又顺手在她脸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疼”她不敢动,怯怯的低叫。

    这个时候真是要多乖就有多乖。

    郑翩然低头,在她嘀嘀咕咕的嘴上啃了一口。

    真是心满意足。

    第二天她热度稍退,郑翩然带来的人也返回联系上了外面的救援,不久直升飞机的轰鸣越来越近,辛甘由他背着趴在他背上,一丝力气也没有。

    她喃喃的在他耳边说着话,那样微弱的声音,郑翩然却在渐近的轰鸣声中听的清清楚楚。

    “既然我放不下你,你放下我好不好就像郑安桐说的,你值得最好的女孩子,不要陪我下地狱翩然,你愿不愿意放开我”

    直升飞机颠簸不已,辛甘倦倦的,被他抱在怀里。直到终于降落,所有人都沉默的撤离,只留他与她在闷热的机舱内,她再无力说话,昏昏欲睡,他忽然收紧了手臂。

    “一起下地狱有什么不好呢”他慢慢的,“有你在,我并不介意是哪里。”

    辛甘闭上眼睛,大颗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他伸手温柔的拭去,用外套裹了她,横抱着跳下地面。

    许多人都已等在那里,辛辰、翩翩、翩怀、雅琪郑翩然神色冷然,步子迈的大而稳,辛甘在他怀里睁开眼,眼看人群都落在他身后,没有人敢跟上他问一句,她将目光投向了人群最边上,那里站着郑安桐。

    她冷而明确的向他绽开了一个笑容。<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