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十七章
    第六章、“一起下地狱有什么不好呢”他慢慢的,“有你在,我并不介意是哪里。”

    辛辰一住下就是半个月,她在国外自力更生多年,能挣能花,打细算,能网购绝不进商场,郑翩然这里以往一年到头没有几个人接近,如今快递一天来三四趟,个个与陈伯都混熟。

    终于,在辛辰为她暂住的房间添置了一个五门可步入衣柜、两个大汉抬着上了楼、迎面遇到午睡初醒不见辛甘的郑翩然、对他大声吆喝“这位小哥让一让哎”之后,郑翩然忍无可忍了。

    辛甘从菜场回来,便见到郑翩然端坐客厅,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有事出去”她疑惑的问。

    “我们去巴黎住一阵。飞机已经在等了,走吧。”

    辛甘愣了,看向一旁陈伯,陈伯急忙望天。

    郑翩然不耐烦,催促她:“快一点。”

    辛辰这时从楼梯上蹦跶下来,脸油油的,歪歪架着副黑框眼镜,刘海用一片苍蝇拍一样的东西黏在头顶,双手在肥大的睡裤袋里,汲着拖鞋“啪嗒啪嗒”的跑过来问:“姐晚上吃什么”

    郑翩然尽量避免自己的视线触及她,扭着脸嘴角隐隐抽搐着。

    辛甘顿时明白了。

    “你要吃的那家炸,给你买回来了。”

    辛甘打发走欢天喜地的表妹,转而安抚郑小朋友,小朋友生气表示安抚的不要,非走不可。

    “可是我特意去买了菜,晚上下厨。”她说完停住,看着他。

    郑翩然沉默了半晌,用脚踢了踢地上装菜的袋子,居高临下观察了一下菜色,不高兴的瞥了她一眼,却还是默默的转身上楼去了。

    辛甘将心挑选的菜倒进水池里洗,抬眼看他正走到楼梯中间,慢吞吞的一步一步,闲适懒散,是外人绝对没有机会见到的郑翩然。

    她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前夜姐妹夜谈,辛辰要她列举郑翩然的优点,她只笑不答。辛辰直撇嘴:“一个连女朋友的表妹都不能大度包容的男人,还能有什么优点”

    “那是郑翩然如果你不是我表妹,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

    辛辰听了一骨碌爬起来,黑暗里眼睛瞪的老大:“你是说,因为他平常对人苛刻无礼,所以他对我没有那么苛刻,我就该谢天谢地辛甘你的逻辑怎么会这么卑微”

    辛甘按下她塞进被子,“是你太年轻,不能理解。”

    辛辰沉默了一下。

    “照你那样说,当初崔舜华那头种猪到处乱搞,但是呢,他对其他女人始乱终弃,对我却还算长情,所以我就应该自降身价,把自己和那些女人比一比,然后充满感恩的继续待在他身边当圣母”辛辰拍枕而起,“我得吃多少化肥,才能把自己催成那样的成熟女人”

    当时辛甘没有和她再争论下去。

    舅舅早逝,但留给了辛辰整个童年的美好回忆,以及因公殉职的那份正气浩然。舅妈是个温柔娴淑的女人,后嫁的大学同学有钱有修养,对辛辰极好,辛辰一直被爱着呵护着,所以她无法理解。

    就像这一刻一样,他只用这样的一个散漫背影,就能让她觉得安乐。

    这个叫郑翩然的男人,的确又贱又混蛋,但是再贱再混蛋,这么多年来,只有他给过辛甘爱,即使淡薄飘渺、难以捉,也已是她弥足珍贵的唯一。

    她这一生注定沉沦黑暗,他是无尽夜空唯一的星,再远、再冷,也是她唯一的光明。

    辛甘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下午,做了三菜一汤,因为郑翩然同学之前忍气吞声表现良好,她在开饭之前先盛了一碗汤,端去犒赏他。

    她走到门外,听到他正打电话,与郑安桐。

    “不是,不是带她离开,法国那边有些事本来需要过去处理,现在不用了叔叔,这个问题不要再谈,我答应你的会做到,你答应过的,也请一定算数。”

    辛甘静静站在门口。

    “不会,”她听到他低而清楚的说,“没有她我不会死会活的没有任何意义。”

    手里的托盘一颤,调羹轻碰瓷碗,一声清脆,里间立刻没了任何声响。她敲敲门,笑着探进头,“在干嘛”

    郑翩然捏着挂断了的电话,转身对她笑。

    “好喝吗”她靠在沙发里,托着腮一眼不眨盯他喝完整碗,明知故问。

    郑翩然轻描淡写的“嗯”了声,想到什么又抬头,对她说:“别以为这样就算了。”

    辛甘忍俊不禁:“你实在看她不爽,可以赶她走啊,我没意见。”

    他听了这话直冷笑,用“你骗鬼啊”的表情直打量她。她看着他,忽然凑上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不同以往的温柔与眷恋。郑翩然挑着眉看向她,她笑起来,眼神停留在他脸上,那种说不出的温柔眷恋,让她一向洒脱放肆的笑容,竟透出几分苍凉之意来。

    她笑的郑翩然心里很不舒服。

    他伸手把她抱过来,搁在怀里当抱枕,揉了几下,问:“晚上吃什么”

    她掰着手指报了菜名,说:“那边有事的话你就去吧,我等你回来给你做宵夜。”

    “那边”当然指的是郑安桐。

    郑翩然顿了顿,摇头说不用,明天再回去。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她忽然抬头,看着他说。

    郑翩然安静看着她,她仍旧笑着,手指流连他眉眼轮廓,轻轻的抚,忽的罩住了他眼睛。

    “翩然”

    “恩”

    “就算没有了我,你也要活的很好,拜托。”

    晚霞斜了一大半在屋前湖泊中,那颜色从落地窗的玻璃染进来,淡金色的壁纸被染的淡淡血红,像盛开了整屋的酴醾之花。

    沙发里静静的两人,郑翩然拿下她的手,在一室晚霞中沉默无语的看着她,一双黑眸如深潭,令辛甘周身生寒,她靠进他怀里,叹了口气。<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