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十三章
    陈伯守在门口,终于等到她回来,慎重其事的拦住她:“少爷在休息,您暂时不要打扰他吧。”

    辛甘知道老人家的善意,点了点头,折往厨房去了。

    今天一整天她都没吃东西,想来他也一样。

    其实辛甘做菜很有一手。小时候在宋家下人们看主母脸色,从不好好照料她,除了宋业航回家吃饭的时候,她几乎总是饿着的,实在饿的发慌了,踩在小板凳上自己弄吃的,渐渐长大,竟自学了一手的好厨艺。

    可是与郑翩然在一起,几乎从不下厨。

    现在想得起来的只有一次:两人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无聊小事,在马场大吵,她怒极,往他身下的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那匹马刚运来并未驯熟,当即野大发,她就站在边上,他忙往相反方向勒缰绳,好不容易控住马,双手已磨的血淋淋,右脚也扭的高肿,回来后气的不跟她说话也不肯吃饭。她半夜溜下来,用松茸熬了素高汤,早晨又从一篮青菜里细细剥了大半盆最嫩的菜心,稍稍一烫就盛出来,配了一碗铁锅闷的白饭,亲自端到他面前,他忍了半晌,一扫而光。

    后来许多次他曾暗示,可她假装听不懂,再也没有为他下过厨。

    锅盖被沸腾的水顶的微动,发出钝钝的响,辛甘回神,倒了面条下去,滚了之后铺了三遍冷水,关火。

    陈伯知道今天一定不得安宁,早将人都遣散,厨房里明亮又安静。这时正是傍晚来临之前的时间,温暖宁谧,小葱熬油“刺啦”泼在面条上,香味热气腾腾扑面,而他就在楼上,在等她。

    时间若就在这一刻停止,那么全世界她最幸福。

    可惜辛甘这样的人,安稳都从不能够,哪能奢谈幸福呢。

    楼上卧室里,落地窗大开着,年轻的男人沉默的站在那里,正眺望外间碧蓝的天色下澄清的湖。

    那背影多挺拔,辛甘每一步走近,心里每一声叹息。

    “来吃点东西吧。”她将碗筷在桌上摆好,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

    郑翩然没有回头,很安静的问:“不解释吗”

    “你有什么立场听我解释”她坐下,挑了一筷面慢慢的吃,“有人要我不是很好吗你可以尽管放心的娶顾沉沉,安慰郑安桐含笑九泉,反正,你也已经打算那么做不是吗”

    面煮的实在好,软软qq好吃极了,她就着半杯水,慢慢吃着,他不说话,她填饱了肚子,胃上方那块却更空了。

    还是忍不住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他,慢慢抱紧,她无声默默的流出眼泪。

    郑翩然忽然覆上她冰凉的手,强行解开,他将她从身后抓到前方来,窗外晚霞正盛,他眼中的夜色却比凌晨时分更浓厚。

    “是不是因为我从来不提,所以你才总是觉得,受折磨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他捧着她的脸,拇指有意无意的擦着她唇,“辛甘,我并不比你好过。”

    “我知道,”她看着他,轻声的说,“翩然,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年来夹在我和他中间,你有多难过。以前年纪还轻的时候,我总幻想你有一天会为我不顾一切。可是过了这么多年,我一天比一天了解你,一天比一天爱你,我深知你有多么重情义,你不会看着他死,更不用说为你而死。”

    她毫无征兆的说出那个字,他眼中光芒大盛,可又在触及她泪珠滚落时,生生冻结。

    辛甘哭的惨极了,仰着脸一任泪水滑进头发里,冰冰凉,她伸手抚在他颈上,“翩然,”她颤声,痛极,“我不会再与他为敌,但不是为了他是我的谁,我为你你舍不得他死,而他死也不肯放过我,那么我放你走。我没有他心狠,我输了,我成全你。”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压抑着的可怕力量钳住,泪眼朦胧中,她看到郑翩然从未有过的一种表情。

    她与他亲密无间十年,郑翩然是完美的、骄傲的、自如的、冷淡的、热情的、恶毒的、神采飞扬、跋扈嚣张、甚至闷骚的幼稚与极难得的温柔,但她从未见过他的伤心。

    他狠狠推开她的手。

    “你真伟大。”郑翩然怒极发笑,压抑的吸了口气,摒的肺都疼,他将手死死握拳捏紧。

    “我难过、重情、不会看着他死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难过为什么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气的发病濒死是啊,我理所应当承受这些,我理所应当两难煎熬,你可以认定我为你做的不够多,你委屈,我欠了你,我认。但永远不要再说放手,辛甘,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放过你。”

    言之凿凿,落地有声。

    “可是我答应他了,”她哭着对他笑,“我答应他离开你。”

    他只冷笑。

    “我不能看着你娶顾沉沉,在我还爱你的时候。我会死的翩然。”她终于,不得不说,“当初我们说好的,你都已经给了我,我没有理由要求更多。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就算没有郑安桐反对,你娶的也不会是我我没有办法挽回什么,要想活下去,只能离开你。”

    郑翩然微微松开钳着她的手,她向后退去。

    “求求你,让我哪怕试一试。”

    她低声下气的,柔和的恳求他,放她一条生路。

    “好。”他毫不犹豫,冷冷的笑,像针一样扎在她心上,“我答应,你尽管试。”

    他毫不留恋的松手,辛甘一下气软倒,跌的向后靠在落地窗上。她一秒也不敢多停留,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

    “记得早点回来,我等你。”他在身后平静的说,此刻已抹平方才的异样情绪,完全的恢复了那个毫无破绽的郑翩然。

    辛甘逃离,门关上,他走到桌边坐下,捧起那碗已经冷掉的面,慢条斯理的,像啖某人的一般的,一点不剩的吃完。<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