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十二章
    从容扔下僵住的顾太太,推门进去转过小客厅,迎面遇到刚从郑安桐病房出来的人,在这里遇到他,辛甘着实一愣:“崔舜臣”

    他头发剪短了一些,干干净净的男孩子气,即便站得那么远,辛甘都闻到了他身上阳光的味道。

    崔舜臣走近,她看了眼他来的方向,问:“你来探病”

    崔舜臣眉宇间难得的有丝郁,欲言又止,辛甘向里走去,他拉住她胳膊又放开:“不要进去了吧。”

    “为什么”

    “因为太辛苦了。”因为他们都是混蛋,你一个人,太辛苦了。崔舜臣也见识过许多豪门秘辛,比这龌龊不堪的数不胜数,唯独她让他觉得心疼。

    他不善于掩饰,辛甘将他的情绪看得一清二楚。“放心吧,伤己一百,损敌八千。”她轻松的对他眨眨眼。

    郑安桐显然听到了她与崔舜臣的对话,她进去时,他脸上藏不住的意味深长。

    “怎样我勾人的本事是不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倒了杯水,远远坐在他床对面的沙发里。

    郑安桐抱着肩靠在枕上,那笑容竟类似和蔼。

    “抱歉,那蓝指的可不是您,千万别生出不该有的联想,”辛甘喝了口水,“她至少十月怀胎剩下我,还留给我几年的回忆,你除了一股排泄物,什么都没付出过。”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郑安桐淡淡的。

    “当然不是,”辛甘看着落地窗外远山叠翠,扬起嘴角,“我是来认输的,你以命相搏,我没种,我玩不起。”

    “郑安桐,”她声音低下去,“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和他分手。”

    “你问。”

    他平静而认真的看过来,盯着她,辛甘却反而迟迟开不了这个口。

    很久很久,那杯白开水都被她捂凉了,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低哑的简直陌生:“我比顾沉沉差在哪里为什么你宁愿逼的他这样痛苦,也不肯放过我呢我知道在你眼里他完美,我配不上,可是,我真的有那么差劲吗连顾沉沉也比不上吗”

    明明是正午明媚的天气,落地窗明亮洁净,阳光却一丝也照耀不进这间屋子来。两个人在床头与沙发里,都陷在莫名的晦暗不明中。

    沉默。

    郑安桐想了那么久,才终于开口。

    “小辛,”他略微有些艰难的说,“翩然是郑家的未来,是我一生的心血,从小到大,他得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最好的,我不能容许他的人生有任何瑕疵,你不适合他。”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你答了我才会离开他。”辛甘紧追。

    “”郑安桐难得的显露出踌躇之色,辛甘一眼不眨的盯着他,他慢慢的,字斟句酌的,说:“郑家下一代家主,不能有一个你这样出身的母亲。”

    辛甘静静的,脸色全白。

    “我明白了。”良久,她微笑着,颤声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非常了解出身对一个人有多么重要。”

    “我会离开他。好好养病吧,祝您长命百岁。”

    “小辛”他叫住已经走到门口的女孩,“既然答应了,就不要再反悔。你离开他会过的更好,他也一样。这次如果你再回来,我不会再对你手软。”

    辛甘顿了顿,并未回头:“既然已经得逞了,就闷着被子偷笑去吧,何必还要装出这副情深意长的恶心样子郑安桐,你这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坏习惯,是要带进棺材里去了。”

    门被响亮的摔上。

    郑安桐伸手够水杯,服了药躺下,好久才觉缓过来些。

    不得不承认,几个孩子里面,最像他的反倒是这一个。

    也因而这么多年,每一次着手处理她与翩然的事,每一次他都下了狠心,也每一次都做不到。

    但是眼下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他没有时间了。

    郑安桐偏头,视线里除了那苍白冰凉的输管,只剩窗外茫茫的青山。

    “辛甘”

    那声音太温暖,辛甘一阵恍惚。

    “是你啊,”她回神,“怎么还没走”

    崔舜臣递来一杯还热着的咖啡,“我在等你。”说着他笑着,一手伸到她耳后打了个响指,竟变出一小包糖果来。辛甘看着面前大大手掌上甜甜的糖,瞬间鼻子就酸了。

    “这么感动啊”他惊讶的看着她红了的眼圈,又懊悔连连:“怪不得郑翩然全世界的收购糖果品牌”

    辛甘拆开那包糖,含一颗在嘴里,若有所思的问他:“你有没有见过一种糖是星星形状的,闪亮闪亮,有好几种颜色,很香很好吃”

    “我会为你找到。”她话音未落,他就轻快的接道。“辛甘,离开郑翩然吧,否则你会受伤害。”

    辛甘舌尖甜甜,心情也好了些,转头对他笑着问道:“崔舜臣,郑安桐去找你们崔家合作了是不是”

    崔舜臣一愣,“他告诉你的”

    辛甘摇头,“那么大的项目,只靠郑氏拿不下来的,为了拉宋氏下水,他一定会去找一个强有力的同盟。”她冷冷的笑,“虽然我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门道,但一定少不了崔家的好处,你为什么不和他合作呢只要宋氏真的被这么项目套住,就算我再不愿意,为了宋家我也要向郑安桐求饶,那时对你不是更有利吗”

    崔舜臣神色温柔:“辛甘,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像郑翩然,舍得那样委屈你。至少我不愿意。”

    因为喜欢,很喜欢,所以尽全力要她快乐无忧。他没有爱过人,但也知道爱情该是美好圣洁的,既然那么喜欢她,就该护她不受任何伤害。

    “辛甘,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试一试呢哪怕一段时间也好,我会让你知道你过去有多么的狭隘,竟然以为这世上的爱人都像他一样,只能带给你折磨与煎熬。”

    他说英文的时候,语气更笃定自如,辛甘欣赏极了,叹了口气,她摇头,“不。”

    “连试一试都不愿意吗”他失落不已的追问。

    “我对你没有感觉。”辛甘不得不说实话。

    “哦”崔舜臣挑眉,毫无征兆的伸手固定住她后脑勺,低头吻了下来,青涩而直接,辛甘哭笑不得的僵在那里,眼角一跳,瞥到一辆白色宾利从旁经过,后座车窗掩了一半,锐利的夜之光一闪而过。

    崔舜臣终于气喘吁吁的结束这个吻,热切的看着她,问:“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辛甘反手擦着唇,望着远去的白色宾利,神情复杂,慢慢的笑起来:“现在有一点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