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十章
    第四章、“郑安桐,你这一生,血缘上与你最亲近的、倾注了你所有心血的,全都要陪我一起下地狱,我好开心,你呢”

    郑翩然成名华尔街的那年,翩怀才上高中,对钱的兴趣远远不如对赛车的。第一年,郑翩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秘密的给他打来一笔钱,这一年之中,翩怀换赛车的速度快过换衣服。

    第二年,非但那笔钱不再来,甚至一直以来优渥的零花钱都被停止,翩怀抱着他心爱的车车们,流了几夜的眼泪。眼泪流干后他卖掉了其中几辆限量版的赛车,以此作为启动资金,忐忑的开始了人生第一场投资。半年后本金翻了几十番,郑翩怀赚到了人生第一笔巨款,赎回了所有的车,还买下了一家汽车制造工厂。

    而那时候,郑翩然已经是财富新贵的代名词。

    翩怀对大哥当初的手段铭心刻骨,时至今日在他面前谈及投资,仍心有余悸。

    而且大哥今天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有耐心,他才报了几个数据,那眉头怎么就皱了、手指怎么就一下下敲桌面敲的他小心肝都噗通噗通了

    “心肝”翩怀泪眼汪汪的看向姗姗来迟的救星,此刻只有吐舌头加摇尾巴才能表达他的感激之意啊

    话音刚落他就知道完蛋了,果然大哥轻扣桌面的指停了下来,接着慢慢的握成了拳

    我的被子在哪里快给我蒙住脑袋翩怀绝望的颤抖。

    辛甘穿着郑翩然的毛衣,松松垮垮露着漂亮的锁骨,头发随意绑在一边,清爽居家的样子,郑翩然的拳渐松。她把手里喝了一半的牛递给他,他默默的喝,面无表情。

    “这支一看就是蓝筹股,怎么这么急抛出去”随意翻了翻,辛甘笑着问,翩怀对着她底气足了许多:“连续几次小幅度回档,眼看整理在即,我认为现在是最好的脱手机会。”

    “我和你打赌,一个礼拜之内这支股票一定涨停。”

    “不可能”翩怀对她的观点完全的不屑一顾。

    “赌不赌”辛甘于挑衅之道最为拿手。

    “不赌不是男人啊喂”

    这边两个人拍桌子下赌局,那边郑翩然抿着牛,淡淡瞥了晨光里容光焕发的女人一眼。

    一周后。

    郑家飞扬跋扈的小少爷,头埋在小女友怀里,鸵鸟一样屁股对外,整个人颤的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

    坑弟啊

    那么大的公司,说收购就收购了啊

    那么一支明摆着走下坡路的股票,说涨停就涨停了啊

    说好的一个礼拜,这才第四天啊

    大哥你坑弟啊坑弟啊

    “喂郑翩怀”雅琪一边抚着他背,一边很气愤的,“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啊”

    “出息是什么东西我才不知道呢”翩怀抱着她腰不撒手。开什么玩笑输了的人要一千米高空弹跳的恐高症病人哪有出息可言啊

    雅琪恨铁不成钢,被他紧抱着又觉心软不已,抬眼恨恨的瞪姐姐。辛甘倚在郑翩然身边,笑容美的发光冒泡。

    “大哥”雅琪向郑翩然求饶,“她耍诈不公平而且翩怀恐高”

    他们玩闹嬉笑已有一阵,郑翩然一直面无表情的盯着膝上笔记本,专注无比,这时雅琪这样说,他抬头微微一笑,说了四个字

    “愿赌服输。”

    雅琪噎住。翩怀在她怀里直揪她衣服:“你怎么那么笨那是幕后真凶啊真凶”

    要不是imf高调宣布即将收购,那支股票怎么可能涨停呢

    雅琪气结,目露凶光,辛甘开心的不行,手指挑起她下巴,轻佻的:“小美人儿,不服气么”

    “不服气”雅琪打开她的手,“单挑你敢不敢”

    “哟”辛甘推郑翩然,“翩然,我有没有听错啊”

    “没有,”郑翩然也笑起来,“你被下战帖了。”

    雅琪豁出去了:“我赢了的话,你不许再追究翩怀,要是输了,我和他一起跳不过这次大哥不可以出手我也不要翩怀帮我,就我和你单打独斗,怎样”

    翩怀这时总算从她怀里出来,巴在后面猛点头。辛甘但笑不语,三人一起望向郑翩然,郑翩然牵过她一只手,低头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你高兴就好。”

    夜深,宋家。

    雅琪将翩怀的印鉴与委托书一道交到辛甘手上,辛甘检查无误,将之与郑翩然那份放到了一起。

    “能行吗”雅琪有些不放心。借打赌之名得来了两兄弟的股权委托,只有一个月的期限,在这一个月里面她们俩分别代表郑翩怀与郑翩然,全权控他们手头的股票交易。

    辛甘停下了手上动作,“雅琪,你如果担心的话,可以现在就退出。郑翩然这份有郑氏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已经够我在郑氏董事局说话。”

    雅琪摇头,“加上翩怀的百分之十,你才有绝对话语权。”

    辛甘看得出来她不安且焦虑,抱了抱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

    雅琪叹了口气,“谁该谢谁啊”

    “你信我,我就该谢你。”

    “别的我也许不敢肯定,但你对宋家对爸爸我从来没有怀疑过。”雅琪抱紧她,“不要以为自己很伟大,默默付出不求回报,辛甘,我一直知道你对我们好,我一直感激着你。”

    晨会,郑氏。

    辛甘一身白色高级定制套装,明艳妆容,一丝不乱的盘发,神清气爽的坐在会议桌首端,身后站着她那位专业英秘书,坦然的接受着所有人或明或暗的打量。

    郑安桐进来,那些目光“刷”的集中在他身上。

    辛甘未起身,隔空向他浅笑点头。

    郑安桐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命令的口吻:“出去。”

    辛甘不以为意的笑,一弹指,秘书小姐立刻递上两份委托书复印件。郑安桐接过扫了一眼,脸色当场由白转青。

    辛甘一丝彩也不愿错过,紧紧盯着他的脸,这时轻笑出声:“开会吧郑总耽误大家时间多不好啊。”

    郑安桐目光与表情都冰冷,缓缓问她:“你想干什么。”

    “作为目前郑氏最大股东,我当然是想关心一下郑氏的发展。”辛甘笑的甜极了,她慢慢站起来,在他耳边,用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说:“我说过的,你敢拖宋家下水,我就一定不会放过郑翩然你看,现在不止他,连你的亲生儿子都站在我这边。”

    “郑安桐,你这一生,血缘上与你最亲近的、倾注了你所有心血的,全都要陪我一起下地狱,我好开心,你呢”

    她退开,郑安桐口起伏不已,出气一声声比进气密集,他死死盯着她那张脸。

    身边他的助理见不对劲,立即拿药出来,但还是晚了一步郑安桐青白着脸,痛苦不已的按着口,仰天倒下。

    一片混乱里辛甘皱着眉,事不关己的表情,却连手指甲陷进掌心里都未察觉。<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