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八章
    顾沉沉约见的时候,辛甘还觉得奇怪,距离上一回见她已有一段日子,本以为她销声匿迹回去念书了呢。可等见了面,辛甘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蠢那个人处心积虑这么些年,既然祭出了杀招,怎么可能允许棋子回头

    面前的脸,除了洋洋得意的表情,如她在镜中一样,辛甘牙关紧的无法说话。

    顾沉沉抚着自己专程去美国动刀的脸,绽开一个练习了千百次的笑容,令辛甘更加的毛骨悚然。

    “我觉得确实比以前更好看了,你觉得呢”她笑着说,“你的五官的确美到极点,我把你的照片拿给那个整容医生的时候,他赞不绝口,说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东方面孔。”

    辛甘耳里嗡嗡的,只看见顾沉沉的嘴一张一合。

    “她疯了是不是”辛甘艰难的开口,眼睛睁的很大,紧盯着面前的脸,“顾沉沉,你为什么要听她的你明知道她不是为了你好”

    “你省省吧,我妈妈不为了我好,难道会为你好吗”顾沉沉皱眉,这些动作原本都属于辛甘,而她现在学来,惟妙惟肖。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句话:我一定会当郑太太你一辈子肖想不了的头衔,将为我所拥有你看看现在的我,”她婀娜转身,回眸浅笑,辛甘额上的冷汗滑进眼睛里,疼的她闭目捂眼。

    “现在的我,比你年轻,和你一样美丽,还拥有你永远无法拥有的东西,”连声音都刻意的压低成她的,顾沉沉得意极了,“他有什么理由不要我”

    辛甘捂着眼睛的手颤的控制不住,明知道她正洋洋得意的看着自己出丑,就是没有力气回击。

    “辛甘”崔舜臣的声音,像过层层云翳的阳光,辛甘抬起头,几乎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是你”

    “我路过,远远看到你坐在这里,就进来看看。真的是你。”他礼貌的向顾沉沉点了点头,目光立即又落回辛甘身上。

    顾沉沉仔细分辨着他的表情,扬起笑容问:“崔总,好久不见,会不会是把我认作她了呢远远看到的话,应该很像吧”

    崔舜臣顿了一下,依旧礼貌的微笑着:“现在这样仔细看,是有一点像。”

    英俊的脸,诚恳的语气,令顾沉沉漂亮的笑容干在脸上。

    辛甘站起来,轻声问崔舜臣:“你开车来的吗送我一程可以吗”

    “当然。”崔舜臣绅士的替她拿过包与大衣,将她让在内侧,向外走去。

    顾沉沉在他们身后冷笑连连,辛甘拐过一个弯,抓来一个服务生,塞给他几张钱,报了顾沉沉所在的桌号,“我妹妹今天没吃药就偷跑出来了,现在我有急事,麻烦你帮我送她回医院。”

    方才她与顾沉沉这两张脸对坐着,整个咖啡厅的服务员都已经偷偷议论过,此时听她这么说,当然深信不疑。

    “如果她反抗说胡话,麻烦你通知120,给她打一针就好了。”

    崔舜臣的一切都和他人一样沉稳温柔,车里柔和的香氛令辛甘狂跳不已的心稍稍安定,他拿了瓶水给她,顺手打开车载音响,缠绵动人的法语歌轻而流畅,又令她好过许多。

    “你刚才那样顾小姐会不会有麻烦”他忍不住问。

    “她自找的。”辛甘冷笑,“你看到了,我就是这样的人。”

    “是啊,”崔舜臣发动车子,“动人的让我心碎。”

    他在国外长大,中文只能算通顺,“动人”这个词在这里其实用的并不准确,但却比其他温柔或华丽的词,更足够表达感觉。

    “上一回电视台周年庆的事情,很抱歉,”辛甘看着窗外,有些出神的轻声说,“我事前一点都不知道,否则一定会告诉你。”

    “翩翩前天已经请我吃饭赔罪。”崔舜臣笑起来,车内一时阳光普照,“是我大意了,郑总爱一掷千金,在这个地方其实人人皆知,我实在应该做足功课。”

    辛甘静下来才觉得头疼,此时无意再与他纠缠,随便指了指前方,“麻烦你在那个路口停下来。”

    崔舜臣靠边停车,她下车,车窗降下,他越身叫住她:“辛甘”

    “辛甘,不问问我为什么喜欢你吗”

    明明是她站在车外阳光下,他在车里,辛甘却觉得光线是从他那里来的,自己被他一点点的照耀。

    “真的不问啊”他假意失落,可立刻又扬起笑容来,“你不问我也要告诉你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那个洗手间外面,你推开门又退出来,我看到你脸红了。”

    当时他是被派去阻止里面的荒唐,就见那个传说中声名足以与他大哥匹配的辛甘,误闯之后无声快速的向后退,那张一如传闻中的绝色脸蛋,侧面晕起浅浅的红,她皱着眉,可爱极了。

    崔家小公子那时候心里立即掠过一个念头:这张令他怦然心动的害羞的脸,决不能是他未来大嫂的。

    “崔舜臣,”辛甘声音有些干,“谢谢你。还有再见。”

    终年不见阳光的人,忽然这样走在三月温柔的太阳与风里,忽觉错过许多,惋惜不已。

    这样令人浑身轻快的空气,在她深陷那些黑暗纠葛之时,不知错过了多少,真是可惜。

    咖啡馆已经在身后很远很远了,心头那股比恶心更重的情绪,却依然沉沉压着,辛甘走不动了,在路边小公园里坐下,这时正是人们都在办公楼里最忙的时候,这里四周没有一个人,安静极了,她既享受又害怕,手机捏出汗,滑滑湿湿,她手指在上面无意识的划着,划到了郑翩然三个字。

    “嗯。”他接她的电话,从来就不好好打招呼。

    “你在哪儿”

    “怎么了”郑翩然轻笑了一声,“想见我”

    辛甘沉默。不知该向他说什么,只好就这样沉默着等他挂电话。

    郑翩然任她沉默了许久,说:“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不用了,你忙你的吧。我没什么事情,晚上见。”

    “那好,晚上见。”他顿了顿,等她先挂了电话。

    他接完了电话,郑宅的所有人,才又继续各自手上的活,偶尔发出几声轻响。

    顾太太将手上的帐交给管家,摇曳生姿的走了过来。“你叔叔昨晚还提起你,今天你就回来了。”

    郑翩然“嗯”了声,接过陈伯手里的茶。

    顾沉沉这时进门,怒气冲冲的表情,顾太连忙向她招招手,“沉沉,翩然来了。”说完她看向郑翩然,曾名动全城的美目当中,饱含期待。

    顾沉沉连忙整理微乱的头发与衣服,与顾太太一样,极期待的走了过去,矜持的轻声“嗨”郑翩然抬眼,淡淡对她点了个头,虽笑的十分动人,目光却未在她脸上多停留哪怕一秒。

    顾沉沉脸不敢置信,愣在那里,脸都白了。顾太太也是失望极了,但毕竟久经阵仗,美目一沉,她不动声色的向女儿使了个眼色,顾沉沉深吸了口气,颤颤走开了。

    “翩然”顾太太坐到他身边。

    郑翩然翻着报纸,和颜悦色的“嗯”了声,良久她仍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他皱了皱眉,抬头轻声问她:“您还有什么事”

    顾太太浅浅的一笑,“翩然,你没发现我们沉沉有什么变化吗”

    “有什么变化”郑翩然似乎很是认真的回想了一下,才答道:“没有。”

    饶是顾太太已有备而来,也还是瞬时变了脸色。

    郑安桐这时从楼上下来,郑翩然放下一口未动的茶,站了起来。

    “翩然,”郑安桐心情好极了,“早上乡下打了野兔子送来,你留下吃晚饭。”

    “知道了。”郑翩然混若无事的坐下继续看报。倒是郑安桐看出顾太太表情不对劲,问她怎么了。

    顾太太勉强的笑了笑,以目光示意他。

    郑安桐立即便明白。他没有吃惊,他早料到,不要说顾沉沉整容,就是顾沉沉披上了辛甘的皮,郑翩然除了杀尽天下人陪葬,也是无动于衷的。

    这小子从小认定一样东西就再无反悔的,也不知道是像谁。

    郑安桐叹了口气,顾太太便立刻借张罗晚餐走开了。

    “翩然,”郑安桐又叹了口气,“你想这样一直拖到我死吗”

    郑翩然合了报纸,“我已经很配合。”

    “那么和她彻底分开,不要再见面了。”

    “我做不到。”郑翩然干脆且坦荡的回答。

    “你必须做到。”郑安桐沉默了许久,站起来拍了拍侄子肩膀,“好了,以后再说。吃饭了,走吧。”

    “叔叔。”郑翩然没有动,甚至没有回头,背对着郑安桐,他声音淡的没有一丝情感,“她是我的底线,求您别碰。”

    郑安桐站在那里,很久才说:“知道了。吃饭吧。”<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