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七章
    第三章、这时已经没有人与他们陪衬,铺天盖地的光亮以外,只有他与她,肆意无忌的黑色、与浓墨重彩的红。

    “心肝,”他在她耳垂上印了下,轻而飞快的:“十年快乐。”

    崔家新近归国的崔小公子担任电视台嘉宾的消息,传遍了整个g市。

    闻风而来的不止是其他台的记者们,更有许多有意向崔家与崔舜臣示好的商人,一掷千金投了广告费,换取周年庆典的入场券。

    电视台未来一年的广告预算任务都超额完成了,翩翩暗恋的学长,拍着她的肩温柔的鼓励了她,小姑娘开心的不得了,送了辛甘一大盒各式各样的罕见糖果,又非要拉着她一道共襄盛举。辛甘到的晚,未免打扰,没有去前面的贵宾区,在后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崔舜臣正回答司仪的调笑,诚恳而正经。台上的灯光洒在他眉眼肩头,远远望着柔和而赏心悦目。

    辛甘渐渐出神。

    拥有着那样漂亮笑容的男孩子,坦荡、干净、温暖,竟喜欢着她,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与郑翩然那个暗黑系的家伙纠纠缠缠十年,她从未想过,这辈子还能与坦荡、干净、温暖这三个词打交道。

    但是但是夜的魅惑,走在阳光底下的人永远无法体会。他给她的,无人能替。

    真奇怪,辛甘托着腮笑起来,在这样的场合里,居然这样深切的想念起郑翩然来。

    台上的气氛已经到了最,崔舜臣抽出了五个大奖,其中四个小姑娘放弃了奖品,换与他一支舞,正乱作一团的抽签排序。

    司仪的声音,激动的有些走掉:“最后,特等奖,我们有请imf总裁郑翩然先生为我们抽取”

    全场一阵鸦雀无声。在这个城市,imf注一与郑翩然三个字所代表的涵义,足够让在场每一个人震撼。

    震惊过后,口哨声与欢呼声震的辛甘耳朵里嗡嗡的响,她揉着耳朵看向台上,挺拔的男人,竟穿了最正式的燕尾服,黑衣白衫,信步从容,踱着金边一样吸引所有人的全部注意力。

    有种男人比如郑翩然,天生就是用来崇拜与臣服的。

    司仪双手捧起了装有员工号码的抽奖箱,郑翩然却示意他将话筒递来。

    他微低头,就着司仪举话筒的手,目光锁住后排某一处,嘴角轻扯:“我的舞伴是辛甘。”

    此言一出,底下激动的等中大奖的女孩子们顿时炸了窝。司仪本想提醒他规则,话才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没有人敢质疑郑翩然。

    一束追光全场晃过,找到了辛甘,全部的目光都随之看向那道白光中心:红裙在月白色的强光下,艳丽的惊心动魄,不过那人更夺目,红颜黑发,瓷肌星眸,静静坐在所有人的惊叹当中,那种从魂魄中散发出来的美,强烈到不能用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

    耳边嗡嗡回荡着他那声“辛甘”,她正看他,迷惘极了的神色。

    他其实极少叫她的名字,在一起时不需要,不在一起时他们这十年,不在一起的时间极少。

    郑翩然优雅从容的走到台边,长腿一迈跃了下去,那动作引起一大片的惊呼声,他踏着所有的声音,一步步走到她面前,隔着一臂远,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撩一撩头发,然后潇洒的走掉辛甘这样想的时候,人已经在他怀里随着音乐旋转。

    “我以为你会矜持一下。”他拥着她,在她耳边低低的笑。

    辛甘叹了口气,“我也想啊,”她更深的埋进他怀里,“可你也太他妈给力了,这么梦幻的场景拒绝掉,我一定会折寿。”

    他低声的笑,竟反常的没有与她抬杠。

    “你怎么来了”辛甘抬头,笑着问道。

    场中灯光太美,她双眼亮的像天边繁星,郑翩然忍不住低头轻轻的印了下。

    那动作太近似于温柔了。辛甘怔了一下,错过了一拍舞曲,踩的他闷哼了一下。

    “忽然想跳舞,就来了。”他云淡风轻的答。

    辛甘笑起来,从他臂弯里旋出去,裙摆飞扬的形状如开到酴醾的花,郑翩然眼底一黯,接着手臂一紧,那花便又旋回他怀里盛放。

    这时已经没有人与他们陪衬,铺天盖地的光亮以外,只有他与她,肆意无忌的黑色、与浓墨重彩的红。

    “心肝,”他在她耳垂上印了下,轻而飞快的:“十年快乐。”

    大半曲优美的华尔兹都已跳完,那一对却在这时,在明快的舞曲之下,拥在一起跳起了慢摇。

    郑翩然一只手轻轻扣在她脑后,将她完全拥在自己怀中,辛甘伏在他心口,眼泪将他的衬衣打湿了一大片。

    原来他也记得。

    十年前的今天,她甩了他一记耳光,然后爬上了他的床。

    十年了,她当初想要的,他十倍百倍的给了她,时至今日,两人之间,郑翩然从未有半点亏欠于她。

    若还有不满足,只能是她自己不知足。

    他低头在她额角亲吻,“不要哭了。”

    辛甘伸手抱紧了他。

    “谢谢你记得,”她哑声低低的说,“翩然。”

    那对天作之合在聚光灯下旁若无人,周遭围观群众反应各不相同。郑翩翩双手攥拳、如痴如醉:“学长”她靠了靠边上的领导,自豪不已的:“那是我哥哥~”

    领导叹了口气,“他也是我们最新任的大老板。”

    “什么”

    “我刚刚收到的消息,郑先生收购了我们电视台。”翩翩好不容易接近了的学长,此时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翩翩,台长刚才通知我,你明天起不用再跟着我实习了。”

    “”转正且升职了的翩翩姑娘,丝毫没有兴奋之情的,哀怨无比的目送了学长失落的背影,又哀怨无比的看向场中那对金童玉女。

    红颜祸水、烽火戏诸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大哥你是个幼稚又爱乱花钱的变态大变态

    郑翩然在他那个比游泳池还大的浴缸里泡澡,辛甘在花洒下随便冲了冲,被他调戏了两句,伶牙俐齿的回嘴,气的他够呛。未免被他拖进浴缸淹死,她赶紧擦干跑了出去。

    卧室里一片凌乱,陈伯回老家看新添的小孙子去了,里面泡澡那个变态不允许其他人进出他房间,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收拾过。

    辛甘把半干的长发绑起,顺手替他归置了一下。

    郑翩然懒洋洋踱出来时,她正将几本杂志归成一叠,穿的是他的浴袍,伸手间滑落露出纤细的肩与玲珑锁骨,她拉好,又将无意散落的发拢回耳后,侧脸光洁而柔和,神态宁静。

    郑翩然默默站在那里,不敢走过去惊动她。

    辛甘将抱枕放回沙发上,回头发现他站在那里,一笑说:“喂我肚子饿了。”

    他走过来,抱起她圈在腿上,“嗯”了声,“我也饿了。”

    辛甘回头斜了他一眼。

    这家伙,怎么莫名其妙心情这么好。

    陈伯几天之后回来,第一件事便去郑翩然的房间,郑翩然正在沙发里看文件,优雅的翘着脚,见他进来眼也不抬,却不准他收拾乱成一片的房间。

    “少爷。”陈伯淡淡的。

    郑翩然挑眉,“恩”

    “没什么。”陈伯叹了口气。

    好在辛小姐这段时间来的勤,否则这房间得成什么样

    还好意思平常总是一副洁癖的样子。

    少爷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您已经长大很久了您不记得了吗

    “白玫瑰的花语是什么”郑翩然眼睛还在文件上,忽然的开口问。

    陈伯想了想,“天使般的纯洁。”说完他看了少爷一眼。

    郑翩然半晌微微笑起来,冷而不屑的。丢了手中文件,他坐起来,将一叠杂志弄乱散在地毯上,才出了口气一样,又渐渐的面无表情。

    注一:为前后文一致,网络版的imf就不改了,纸书版我打算改成同学们建议的zinc,如何<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