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心肝 > 第四章
    回到宋家,雅琪果然已大发脾气。宋业航不能理解撞衫对于女人的重大意义,正以小题大做为由训她,宋太当着丈夫面不好说什么,此时见辛甘进来,果然身穿如雅琪所说的裙子,保养得宜的脸不由得有些扭曲。

    宋业航也看向大女儿。

    以他对女装的研究,实在看不出这两件礼服有多么大的不同,但是那在雅琪身上不过是鲜艳的颜色,此刻包裹着辛甘修长的身,却似一匹深染了胭脂的水,未有半分静止的意思,竟是随着她眼波流转,媚意横生。

    顿时在这个平凡极了的夜晚,他也已年过半百,却因为一件衣裳,令他想起了从前年轻时的许多事情来。

    辛甘怡怡然转了一圈,摊手笑问那一家三口:“怎么了”

    雅琪又气又妒,呜呜呜抹起眼泪来,宋太嘴唇都咬白。宋业航忡愣了半晌,神色复杂的向她挥了挥手,“没有事小辛你上去休息吧。”

    辛甘冲宋雅琪眨眨眼,惹的后者哭声更响亮,方才哼着歌上楼去了。

    正泡着澡,电话响起,她歌声未停,“你好。”

    “车不错。”郑翩然的声音里也带着笑意。

    辛甘嗤笑一声。方才崔舜臣送她,半路被一辆白色宾利狠狠别了一下,崔舜臣刚刚回国,并不熟悉,她却一眼就认出那个招摇的车牌。

    向热水更深处滑去,她享受的低吟了声,声音自然而然更娇娇软软:“人更佳哦~”

    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他喉结上下的声音,辛甘无声窃笑。“还有什么事吗”

    郑翩然默了半晌,语气结冰:“下个月是雅琪的生日,送她什么生日礼物比较惊喜”

    “你把自己扒光洗干净,小弟弟上打上蝴蝶结,又惊喜且她一定喜欢。”辛甘哗啦哗啦踢着水,懒洋洋的说。

    他冷冷笑了一声,说:“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和你一样,肤浅且沉迷。”

    “你那点姿色与技巧,也配称得上”

    “我记得你在我身下的时候,每一秒都是沉迷不已的。”

    “看在你出手大方的份上,表演卖力而已。”

    话至此,他终于沉默。

    “你,千万别再落到我手上。”良久,他轻声说。

    一阵噼里啪啦的摔裂声响之后,电话直接成了忙音。

    辛甘收回手,整个人窝进又香又暖的水里,继续欢快的唱歌。

    又生气了耶~

    啦啦啦啦啦

    第二章、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辛甘都从未想过嫁他。

    这样用词,好像不太恰当该是

    与他鬼混十年,再私密无间的时刻,辛甘都从未敢想过嫁他。

    第二天上班去,辛甘容光焕发,昨晚的歌一直哼到了办公室。

    秘书有所察觉,“辛总今天心情很好。”

    辛甘利落的签好她拿进来的文件,交回她手上,冲她眨眨眼睛:“昨晚泡了一个很舒服的澡。”

    “那个,”秘书迟疑的,“辛总,那位顾太太来了,要见您。”

    辛甘脸色未变,仍是笑眯眯的:“请吧。”

    “是。”秘书又想起什么,退了回来,“对了辛总,派去法国油加工厂的财务昨晚已经返回。”

    “这么快”辛甘奇道。

    “是的。他带回了所有的账目据他说,那边一切的手续都早已交接完毕,四个月前工厂就已经整顿完毕,重新开始运营,负责人很有能力也很牢靠。这是上半年的盈利与下半年的统筹计划。”

    辛甘接过那工整账目,半晌沉吟不语。

    “辛总,这个收购计划绝对不是近期刚完成的。”秘书提醒她。

    辛甘当然知道。那样大的一个厂,远在法国,即便财力卓越如郑翩然,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整顿完毕、重新运营。

    恐怕一年前他们刚回来,他就着手此事了。

    秘书瞧她皱眉,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门被带上,屋子里只剩辛甘一个人,她默坐了片刻,习惯的打开右手边最顺手的那个抽屉,拎了袋糖果出来,歪进转移里一个人慢慢的拆。

    “真讨厌啊。”嚼着香香qq的软糖,她无神的喃,不断的叹气,“郑翩然,你这个大变态”

    秘书等了半个小时,估老板情绪恢复,才放了来人进去。

    辛甘刚好吃完一整袋的糖,门上传来三声叩门的声音。

    那个艳动全城的传奇女人,连敲门声都是独特的优雅。

    “请进。”辛甘抬头。

    一袭碧青旗袍,如江南最绿的水,染的眼前一片碧波,连水上微风都似活的,迎面习习。

    “顾太太,”辛甘自若的笑,“大美人驾到,蓬荜生辉。”

    顾太太又软又糯的江南调,听的人骨头都酥:“真是会说话,难怪沉沉那么崇拜你。”

    辛甘“哈哈”笑起来,“顾太太越来越会讲笑话了”

    “不过我今天不是为沉沉来找你的。辛甘,有一个人想见你一面,只有你和他。”

    说着,她一笑。当年的g市第一美女,即便如今已经不年轻,却仍是一笑倾城的。

    辛甘干脆的答应:“可以。时间地点”

    顾太太传了话,片刻未曾多留。临走她眼波一荡,温柔的看着辛甘,并不说话。辛甘恶寒,心里竟有些后悔欺负顾沉沉那小丫头了。

    “我们家沉沉呢,是该教训,你做得真好。”她声音又轻又柔,仿佛真的是在表扬辛甘一样。

    郑安桐嘴唇上的伤已经看不出来了,见辛甘目光停在那里,他伸手抚了抚。

    “抱歉,那天我并不是故意踢您。”辛甘很诚恳。

    “我知道,”他淡淡的,“我还不了解翩然么。”

    辛甘随便听听,顺手点了这家餐厅最贵的白松露与年份最陈的酒,双份。

    郑安桐只要了一杯红酒,浅浅的酌。看着对面的女孩子斯文的吃相与凶残的速度,他嘴角扬了起来。

    “我真是不明白,翩然看上了你什么。”

    辛甘莞尔一笑,向一边的侍者示意:“再来一份。”

    “吃这么多对身体不好,”郑安桐挥手遣去了使者,“你是聪明人,想要我的钱,只靠这点松露可远远不够。”

    酒杯见底,辛甘拎过酒瓶,灌了一口,顿时引来周围一片注目。见郑安桐对此皱眉,她笑的开心:“其实我对你也有不明白:利用他对你的感情要挟摆布他,看他无可奈何,你心安理得吗”

    郑安桐面色淡淡,“如果你肯听话离他远一点,我和翩然之间就不会如此。”

    “你自私自利控制欲旺盛,关我何事”陈酒上头,辛甘吊儿郎当的斜眼瞥他,极不屑的表情,“况且,你有什么立场指手画脚”

    谁都知道他郑安桐并不是郑家骨血,郑老太爷当年续弦,他是随着进门的拖油瓶。后来郑翩然的父亲早逝,郑翩然年幼,郑家一时没了顶梁柱,这才轮到他这个名义上的叔叔主持大局。

    她话里的意思露骨,郑安桐却并未生气。锐利的眸子扫过她,他声音低而稳:“小辛,不要与我为敌,我并不想伤害你。”

    辛甘“嘭”一声放了酒瓶,人站了起来,漂亮的眼睛里全无平常的媚色,锐利明亮的俯视着他。

    “坐下”郑安桐神色未变,抬眼静静看着她说。

    “你让我觉得反胃,我怕当着你的面吐出来,太不好看了。”辛甘冷冷的说,“郑安桐,从你把宋氏和雅琪拖下水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打算让你好过你处心积虑要我离开他是不是我偏不。郑安桐,你不必再顾忌,有什么卑鄙肮脏的手段,尽管使出来,赶快把我打进地狱吧,不然,我就要拖着你的宝贝侄子一起下去了~”

    她招来餐厅经理,“你们的白松露不错,打包一百份。”

    留下办公室地址给愣住的经理,辛甘回身向端坐不动的郑安桐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餐厅出来,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多久,双腿全无知觉了才找了家店坐下。

    环顾四周,有人行色匆匆,有情侣你侬我侬,她呆坐许久,越发茫然。

    郑安桐和他不是血亲,但郑安桐照顾了他二十多年,情谊更甚父子。郑翩然或许寡情冷淡,却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要他在郑安桐和她之间做选择,辛甘并不敢想结果。

    至少在她与他的十年里,从未见过他对谁比对郑安桐更忍让。

    她与他的十年十年又怎样呢,不过同床,他们才是一家人。

    坐了够久,她起身要走,这时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于常来的百货大楼。

    既然都来了

    辛甘上到九楼的专柜,报了一个编号,漂亮的专柜小姐输入电脑后愣在那里,连连抱歉之后,请来了经理。

    “抱歉”经理殷勤且为难的,“十分抱歉辛小姐,这一款袖扣,已经停产了。”

    “什么”辛甘觉得奇怪极了,低头认了认店里那富丽堂皇的图腾,她没有走错啊。“这袖扣是我去年自己拿图纸来定制的,只有那么一对,哪来停产的说法”

    经理默然,神色为难。

    辛甘顿时懂了。

    “说话。”电话接通,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辛甘偏不说。

    “不说话我挂了。”

    辛甘慢悠悠的开口:“郑翩然,你不想要袖扣了”

    静了静,他声音变得懒懒的:“扔的时候那么得意,现在想起来补偿我了”他越说越轻:“我偏不给你机会。”

    幼稚。辛甘叹了口气。“既然不想要袖扣,你想要什么”

    “你说呢”他淡淡的,说完不等她反应,挂了电话。

    哎哟这孩子害羞了呢~辛甘立即回拨。

    “你做梦”

    挑衅完她直接拔掉了电池,有恃无恐晾他一时半刻也收购不了中国移动。<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