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三六九章 老白头的态度

第三六九章 老白头的态度

    次日,下午两点。

    秦禹跟董司去警署开完案情汇报会后,就立马返回了警司,并且主动牵头召开了123队的多队会议。

    按理说这种会议,一般主持人都应该是副警司级别的,可这事儿发生在黑街,却也没人奇怪,因为董司明摆着是想在临走前,给秦禹树立影响力,所以大家都对这种特权习以为常了。

    会议开始后,老猫第一个冲秦禹说道:“我去跟江南那边沟通了,想直接要回袁克,但他们找了各种理由搪塞,说什么袁克昨晚有持枪冲击江南警司的嫌疑,又说警员在抓捕他的时候受了轻声……总之,他们现在就是不交人。”

    “这是意料之中的。”秦禹倒也没啥意外,脸色如常回应道:“袁克这么孝顺白家,那现在他遇难了,人家白家能不用劲儿吗?”

    “小禹,袁克搞回来,咱是能判他的。”二队队长提醒了一句。

    “问题是你现在搞不回来啊。”秦禹摇头应道:“江南警司那边卡着你,你总不能去硬抢人吧?”

    “让警署出面调解呢?”朱伟问。

    “别扯淡了。”秦禹摆手:“警署在这种事儿上和稀泥的专业程度,完全不亚于三十年老瓦匠!你找他们也白费。”

    “那你咋弄?江南那边要把袁克犯罪的证据拖没了,咱不白弄他了吗?”二队队长有点上火。

    秦禹眨了眨眼睛,立马冲着众人说道:“调整一下思路,暂时不管袁克了。只专门攻克昨晚当场抓住的袁可马仔,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能全愿意替他扛事儿。另外,赶紧组织人,跟我突审白岩,如果他要是坚持不住撂了,那这事儿就好办了。”

    “这个思路可以。”老猫点头。

    “另外,马上整理裴德勇的犯罪证据,然后第一时间递交给检方。”秦禹皱眉说道:“宗旨就一个,那就是速判他。”

    “明白!”

    “明白!”

    众人纷纷点头回应。

    ……

    江南区白家大院内。

    老白头坐在沙发上,插着手掌,翘着干巴瘦的二郎腿,慢条斯理的问道:“一个在江南,一个在黑街,是吧?”

    “对,袁克相当于是半自首的。”家里管事儿的中年,穿着朴素的布衫,点头回了一句。

    “嗯。”老头沉吟半晌:“打打招呼,让袁克在里面呆的松快点吧。”

    “不运作了吗?”中年问了一句。

    “他短时间内出不来了。”老白头声音平淡:“这一点,他自己心里也有数。”

    “您是说,秦禹那边会咬死他?”

    “这是肯定的。”老白头端起茶杯:“裴德勇把自己玩没了,秦禹归拢黑街需要时间。那袁克判不死,只有蹲一段时间是最理想的。”

    “既然这样,我们还有必要帮袁克吗?”中年有些不解。

    “我跟这小子接触过几次。”老白头轻声说道:“从长远看,他胜过袁华。帮帮他也不费什么劲儿。”

    “那小岩那边?”中年点头后,试探着问道。

    “这小子太楞,欠点坎。”老白头皱了皱眉头:“案子不管,管人吧。”

    中年斟酌半晌:“那我明白了,您歇着,我先去办事儿。”

    说完,中年转身便走。

    老白头喝了口茶水,突然喊道:“仲才!”

    “哎,在呢。”仲才转身。

    “黑街警司一把,是不是要换了?”老白头突然问了一句。

    “是的。”仲才立马点头回应道:“咱用过劲儿,但自己人很难占有这个位置,毕竟老李也在一直盯着这个位置。”

    老白头放下茶杯:“是谁会去顶替老董,有信儿吗?”

    “警署和稀泥,应该是空降。”

    “……嗯。”老白头点了点头,伸手指着仲才说道:“从我屋里拿一副字画,抽空送给老李。”

    仲才一愣。

    “首席议员的事儿,已经是既成事实了。”老白头轻声说道:“我们要有点风度,不要太小家子气,呵呵。”

    “我明白了。”仲才点头。

    ……

    晚上六点多钟。

    秦禹带着老猫,丁国珍等人一块去了警署下属医院,在问讯室内见到了白岩。

    加了棉垫的铁椅子上,白岩歪着头,正在呼呼大睡着。

    “卧槽,心挺大啊。”丁国珍目光惊愕:“到这地方了,还能睡的跟死猪似的?”

    “啪!”

    老猫背手踢了对方一脚,皱眉吼道:“哎!别睡了,脑袋低的都快自己给自己口上啦!!”

    白岩被踢的扑棱一下坐直身体,目光茫然的看向了四周。

    “懵了啊?!”老猫背手问了一句。

    白岩反应了半天,本能要伸手擦一擦哈喇子。

    “哗啦啦!”

    胳膊刚抬起一般,双手上的镣铐就被抻直了,响起摩擦声。

    白岩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那儿。

    “你挺猛啊。”秦禹迈步上前,拉了个板凳坐在白岩旁边:“听说昨天晚上,就你打的最凶,见人就搂火是吗?”

    白岩打了个哈欠,歪脖仰视着问道:“你就是秦禹啊?!”

    “啊,我就是啊。”秦禹点头。

    “你挺牛b呗?”白岩这个人单纯要论魄力,可能都不虚马老二,但就是思维和头脑弱了点,有时候说话没头没脑且太过张狂。

    秦禹笑着看向他:“我牛b啥啊?我也没你那个好爹,好哥,好爷爷啥的。”

    “你知不知道袁克是谁的人啊?”白岩冷着脸又问。

    “谁的人啊?”秦禹笑吟吟的问道。

    “你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们过不去。”白岩往前凑了凑,双目凶狠的看着秦禹,缓缓抬起了戴着镣铐的双手:“哎,你觉得你能判我吗?”

    秦禹皱眉看向他,没有吭声。

    “你判不死我,我出去就报复他!”白岩声音低沉,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记住了,我一定让你亲自去查看徐洋的死亡现场!”

    秦禹眯眼看着他:“谁给你惯的?拿装b当饭吃,是吗?”

    “呵呵。”白岩体态放松的一笑,吊儿郎当的看着秦禹,一组一顿的骂道:“我艹尼玛!就开几枪的事儿,你还想整死谁啊?”

    秦禹缓缓站起身,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喊道:“珍珍,你去把医生叫来!”

    丁国珍一愣后,心里不知道秦禹要干啥,但还是转身离去。

    秦禹掐了掐白岩的右臂,突然弯腰问道:“家里有关系是吧?你觉得,我不敢整你是吧?”

    白岩一愣。

    “哪儿伤了?!”秦禹一点点掐着白岩的胳膊,面无表情的问道:“是这儿吗?这儿吗?”

    “我艹尼玛!”

    “啊,是这儿啊!”秦禹撸开白岩胳膊上的纱布,单手点着他刚缝合完的伤口:“这也不深呐!”

    “秦禹你又干什么玩应?!”之前一直在帮秦禹的那个医生,走进来喝问了一句。

    “噗嗤!”

    秦禹将右手食指直接扣进了白岩的伤口,依旧面无表情的弯腰说道:“有魄你别喊!听见没,你喊了,我在给你塞个弹头进去!”

    “泚泚……!”

    白岩右臂上刚缝合完的伤口,瞬间撕裂,往外喷血。

    秦禹将整个手指扎进去,左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少爷,你见过的天太窄了!有时间你往无人区走走,有十个拿枪的,就有十个敢崩死你的!!”

    白岩疼的瞬间冒汗,浑身颤抖,但还真就一声没叫。

    秦禹拔出手指,回头冲着大夫说道:“你啥技术啊?!怎么刚缝的针就绷开了呢?”

    “我也是困了!”大夫无语的扫了秦禹一眼,迈步上前冲着白岩说道:“来,你把胳膊抬起来,这回我直接给你缝到胳肢窝!缝长一点,多整两层!”

    白岩疼的双全紧握,看着大夫骂道:“我艹尼玛!”

    “你说啥?!”大夫也不生气,伸手指着白岩说道:“你脾气真不好,难怪伤口绷开了,算了,我用八寸大钉子给你缝吧!”

    ……

    江南区区议会。

    老李刚要离开办公室,就接到一条信息,他低头看了一眼内容:“近期,上面会给黑街警司空降新的一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