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二九零章 不满的声音在蔓延

第二九零章 不满的声音在蔓延

    ,第九特区!

    南阳路附近的小饭店内。

    徐洋叫了五六个自己身边关系特别好的兄弟,喝着小酒,聊起了最近公司的事儿。

    “唉。我就不明白了,你说咱们之前在南阳这边干的多好,钱不缺,人不缺,关系更不缺。论盘子,咱虽然比不上袁氏,论背景关系可能跟老李也差点,但要论稳定性,他们两家谁行?”徐洋红着脸,声音沙哑的说道:“这两帮人在路面上往死了掐,可咱往南阳一坐,那是风吹不到,雨淋不到,天天躺着都挣钱。可现在呢?药线的买卖刚一掺和,牛振就进去了,杨楠也死了,现在就连最牢靠的联防关系也被整崩了。呵呵,我真不知道,未来往下走,咱这个队伍最后能混成啥样。”

    众人听着徐洋的话,谁都没敢插嘴。

    徐洋闷了口烈酒,摇头继续说道:“我们在这边跟秦禹掐的要死要活,可人家袁克呢?他除了往外拿了一点钱外,还有啥实质性损失吗?”

    “他这段时间确实待的挺消停。”旁边一个青年点头附和:“没啥动静。”

    “是消停和没动静的事儿吗?我告诉你,人家袁克趁着我们和秦禹掐的这段时间,已经要进江南区区议会了,是白家保举的。而且人还天天参加各种慈善晚会,疯狂捞名声……用不了多长时间,人家就是全市的知名慈善企业家。”徐洋阴着脸回道:“他为啥给我们这么多甜头,不就是要拿我们当枪,跟这儿拖着秦禹吗?”

    “是这个道理。”说话这人叫魏智,是徐洋身边最铁的兄弟。

    “洋哥,你今天说的挺多的啊。”左侧一小伙,有些意外的笑着说道。

    徐洋搓了搓脸蛋子:“刚才回来的时候,我跟老裴吵了一架。”

    “为啥啊?”魏智问。

    “我劝他离袁克远点,再跟秦禹他们缓和一下关系。”徐洋如实回应道:“他没同意,然后他身边的那个狗腿子王宏,还差点跟我打起来。”

    “王宏算个屁啊,你跟老裴说话,有他插嘴的份吗?”魏智嗤之以鼻的回了一句。

    “牛振进去之后,这个王宏就成天跟在老裴身边。呵呵,现在大小也算是个红人了,”徐洋冷笑着回应道:“瞧不起我了。”

    “瞧不起谁?”旁边的小伙棱着眉毛说道:“洋哥,你说一句话,明天我就让他跟陈博一样。”

    “我懒得理他。”徐洋摇了摇头:“唉,我现在对公司前景,真是不看好。再这么搞下去,我们早晚得被夹死在秦禹和袁克中间。”

    “那你说,老裴这么精的一个人,难到他就看不明白这里面的事儿吗?”右侧青年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呵呵。”魏智一笑应道:“老裴比谁看的都明白。”

    “那为啥他还这么搞啊?”青年费解。

    徐洋喝着酒,没有回话。

    “你不懂。”魏智点了根烟,眉头轻皱的看着众人叙述道:“当初整这个贩人口的事儿,徐洋就不同意,可裴德勇还是干了,而且专门让牛振去管理,你们知道是为啥吗?”

    “为啥啊?”

    “因为裴德勇知道,这个牛振就是个愣货。你给他把枪,他就敢打家劫舍;你喊一声牛b,他就敢去刺杀市长。所以,他去整贩卖人口的事儿,绝对是婊z配老嫖,非常合适。”魏智言语幽默的解释道:“贩人来钱快,牛振这样的人又好摆弄,所以,这些年老裴真的是在用麻袋往家里拉钱。可你看他在乎自己的名声吗?那袁克还知道搞搞慈善,买个头衔,可老裴干过这事儿吗?没有吧!外面的人骂他断子绝孙,祖坟冒烟,你看他理会吗?”

    众人闻声沉默。

    “咱跟老裴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你们觉得他傻吗?脑子里空吗?”魏智右手点着桌面,眉头紧皱的说道:“他为啥不在乎自己名声,也不像袁克那样使劲往上爬一爬?我告诉你,人家早都想好退路了,等钱搂够了,有一天盘子护不住了,那老裴绝对是第一个开溜的人。”

    “不能吧?这公司整的这么大,他能溜了?”

    “有啥不能的?”魏智扭过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杨楠活着的时候亲口跟我说过,老裴在八区,在欧盟三区,都买了永久居留权,而且置办了好几套房子。那你说,他要是想在松江领着咱们长干,还有必要在两个大区都买居留权吗?而且还瞒着下面这帮人。”

    众人听到这话,表情都很惊愕。

    “话说白了吧,老裴现在明知道袁克是在利用他,可他为啥还要干呢?”魏智低头倒着酒,话语简短的说道:“因为他现在就想捞快钱,哪怕药线只能挺一年,那他赚够了,也就够了。至于公司和咱们未来怎么样,他才懒得管呢。”

    “对,这话真实。”小伙点头附和。

    徐洋吸着烟,目光有些呆愣的看着魏智,心里完全没料到,下面的人也对老裴有这么大的意见。

    “大洋,”魏智看向徐洋,声音低沉的说道:“早做打算吧。”

    徐洋回过神来,抬头看向门外说道:“是,我也看出来了。老裴自己是赚够了,想啥时候走都行,可咱们做不到啊。”

    “那你有啥想法?”青年追问了一句。

    “现在还没想好。”徐洋吐了口烟,皱眉回应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不准备去公司那边了,老裴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哎,要不行的话,我让咱们下面的人,最近都不接药了,好好晾一晾老裴那边。”魏智轻声说道:“也算告诉他,别拿我们都当傻子。”

    徐洋听到这话再次一怔。

    ……

    家中。

    秦禹由于白天喝了酒,所以回到家内打了几个电话后,就沉沉睡去。

    深夜。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秦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很烦躁的接了手机:“又有案子了?”

    “对,有案子了,有一名醉酒少女找不到家了呀。”林念蕾的声音响起。

    秦禹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才没好气的回道:“你是不是有病,大半夜逗我玩呢?”

    “真的找不到家了呀,喝懵懵了呢!”林憨憨开始撒娇了。

    “……你这个案子我受理不了,你开导航回来吧。”

    “秦禹,你是不是不来?好,那你可别说姐姐没给你机会哦。”

    “……唉,我真服了你了。”秦禹无奈的问道:“你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