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二四五章 摩擦开始

第二四五章 摩擦开始

    ,第九特区!

    黑街区南阳路仓库。

    裴德勇背着小手,派头十足的嘱咐道:“货价是袁家那边定的,你们直接按照单子上的价格往外出就行。”

    “裴哥,那这货是只在自己地面上卖,还是可以往外放啊?”一个中年回头问道。

    裴德勇斟酌数秒后应道:“不要上马家的地面上放,但他们要有人来咱们这边拿货,那也不是不可以,意思你明白吗?”

    “哈哈,那我懂了。”壮汉点头。

    “都快点分,分完锁仓库。”徐洋高声吼了一句。

    “行,你们整吧,我先回去了。”裴德勇扔下一句,转身就要走。

    “裴哥,你等会。”

    徐洋在后面喊了一句,小跑着追上来说道:“咱们前两天刚跟马老二谈完,这突然就往外放货,而且还卖的是袁家的,那对面会不会……?”

    “我就是等着他们有反应啊。”裴德勇直接打断着回应道:“马老二不是就给我四成吗?那我就让他见识见识,我老裴在黑街这边,到底值多少钱。老子不怕他不知道,就怕他看不见。你们给我玩命卖,最好四五天就把货全清了。”

    徐洋犹豫半晌,皱眉又劝:“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就这么轻易的和袁家走到一块,那是不是有点不妥啊?前段时间吴文胜跟他处的那么好,可没两天就倒了。外面有传言说……老吴没回到松江,就是袁克干的。”

    “袁克就是把他自己妈杀了,又跟我有啥关系?我想的是挣钱,又不是跟他过日子。”裴德勇根本不在乎的回应道:“别想那么多,把活儿干好就行了。”

    “好吧。”徐洋斟酌半晌,也没有再劝。

    ……

    十几分钟后。

    裴德勇坐在车内,脸色铁青的拿着电话问道:“你说什么?”

    “往长吉山里送的那几个小孩,在路上出事儿了,全死在车里了。”对方低声回道:“车在区外被发现了,是联防那边去的人。”

    “那你安排的人呢?”裴德勇费解的问道。

    “他们可能发现人死了,怕摊事儿,就把车扔路边跑了。”对方轻声解释道:“我问了一下联防那边的人,他们跟我说,事情起因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

    “怎么可能?!”裴德勇一脸懵逼的喝问道:“一氧化碳中毒,咋地,那俩二逼司机在车里点炉子了啊?”

    “不是,联防那边的人说,发现汽车的时候,油箱里已经没油了,而且货箱内的空调是人用布条子堵住了,通风口也没开。”对方话语详尽的解释道:“所以初步判断是,汽车可能在怠速情况下没熄火,而且私人安装的中路空调还开着,所以循环风产生了有毒气体。但货箱太过封闭,咱关着的人就被憋死了。”

    裴德勇闻声摸了摸脑瓜子,无语半晌后,才咬牙骂道:“我让你找点精明强干的,你却净整这些二逼在路上跑活。你知道那几个孩子,送到长吉咱能拿多少钱吗?保密工程,一个人一万二!妈的,这死了七八个,我损失多少,你算过吗?”

    对方沉默。

    裴德勇心情不佳的看向窗外,沉默数秒后问道:“联防那边咋说?”

    “待规划区外面死点人,那不太正常了。”对方立马回应道:“联防那边只做了个记录,把车拖走,把人埋了,就拉倒了,根本没调查。呵呵,这事儿也没法查,待规划区内出的事儿,咋管啊?”

    “那也安排安排联防的人,因为毕竟车被拖过去了。”裴德勇嘱咐了一句。

    “嗯,没事儿,我知道怎么办。”

    “再抓紧把人给我补上,长吉那边催着要呢。”裴德勇皱眉骂道:“而且你给我记住了,在待规划区跑活,有损失那是正常的,我也能理解。但像这种个人疏忽,而产生的二逼事件,我们是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了。如果再搞出类似的事儿,那你也别干了。”

    “是你说不吃门前草的,所以咱不敢在松江周围整这事儿。不然的话,路途不会这么远,咱也不会总出事儿。”对方也很无奈的回应道:“要不,以后我在周边搞吧。”

    “不行。”裴德勇摇头:“哪怕成本大点,也不能在家门口整这个活儿。”

    “好吧,那我知道了。”

    “嗯,就这样,抓紧处理了吧。”裴德勇扔下一句,就挂断了手机,心里完全没有想起那几个惨死的孩子,只琢磨着咋能再拖一拖长吉那边。

    ……

    晚上九点多钟。

    土渣街仓库内,刘子叔坐在办公桌内,正在低头看着一本末世类小说。

    左侧墙壁上,整整挂着三排,总共四五十只对讲机。

    一阵杂音响起,有一部对讲机内传来声音:“仓库,呼叫仓库。”

    刘子叔愣了一下,转身将对讲机拿下来,皱眉问道:“收到,说。”

    “叔哥,路面上有人抢客。”

    “抢客?袁家那边的人吗?”刘子叔立马坐直了问道。

    “不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和袁克那边都是各买各的,大家都不过线的。”对讲机内的小伙,皱眉回道:“是南阳路那边,裴德勇的人在放货,量很大,突然冒出来的。”

    “感觉对吗?”刘子叔皱眉问道。

    “哥,路面上的货就这么多,今天突然有大变动,你说咱能不能感觉得到?”

    “你确定他在抢客吗?踩线进咱的盘子了?”刘子叔很严肃的问道。

    “没有进咱们的盘子,可私下里却联系咱们的客户进他们的地面买。”下面放药的兄弟,语速很快的解释道:“因为咱们放货是限量的,但裴德勇那边却没有闸口,你取多少,他都敢卖,所以很多小买手都过去了。”

    刘子叔斟酌半晌:“你告诉咱的兄弟,都先别乱动,我给上面打个电话。”

    “好。”

    ……

    十几分钟后。

    电话打到了秦禹那儿,他认真听马老二讲完后,才脸色阴沉,话语果断的回应道:“地面上的事儿,只要咱占理,你就看着弄。出多大问题,都我兜着。”

    “行,那我明白了。”马老二应了一声,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

    与此同时。

    市区某咖啡店内,赵宝见到了久违的同学,立马笑着问了一句:“你挺忙啊,呵呵,我等你一下午。”

    “实在不好意思,区外出了个事儿,我去拍了点照片。”同学抱有歉意的回应着。

    “什么事儿?”赵宝好奇的问道。

    “一台货车里,死了八个孩子,活活闷死的,我去偷拍来着。”同学脱掉略有些脏旧的外套,轻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