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科幻小说 > 第九特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悄然开始的桌下博弈

第一百二十九章 悄然开始的桌下博弈

    ,第九特区!

    奉北市区,距离驻训场大约五公里左右的无名道路上,数台汽车停滞,七八个人正在围着一棵小树挖掘着。

    一锹锹泥土被扬在深坑两侧,众人继续奋力挖掘一小会,坑内才露出冻的硬邦邦的军绿色大衣。

    众人愣了一下,其中一名壮汉跳进坑内,伸手掀了一下衣物,顿时眉头紧皱,强忍着胃部的翻腾感,扭头说道:“抬出来吧,告诉邢先生……找到了。”

    两分钟后,众人将军大衣内裹着的尸体抬出,放在了坑边。

    路边,汽车车门弹开,邢胖子领着二儿子迈步走过来,脸色煞白的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我……我看看脸。”

    壮汉再次弯腰,伸手掀开了军大衣。

    一张紫青且冻得凹陷的脸颊出现在众人面前,浑身鲜血成冰,腹部内脏外流。再加上室外气温寒冷,尸体虽然没有腐烂,可流出的脏器却冻的粘连,全部挂在了衣服上,看着模样极惨。

    邢胖子饶是经过大风大浪,可此刻也是双腿发软,身体打晃。

    二儿子立马上前扶住老爹,脸上风云变幻,悲痛欲绝的哭着喊道:“子豪,你咋就不听爸的话呢……?!”

    邢胖子此刻哭不出来,也半晌说不出话,只呆愣愣的看着儿子,任由冷风将他的发丝吹乱。

    缓了足足两三分钟,邢胖子推开老二,颤颤巍巍的给尸体盖上军大衣,闭着眼睛说了一句:“先……先别告诉子豪妈妈……。”

    “我特么现在就去毙了那个老b养的!”邢老二怒目圆瞪,满脸泪痕的就要冲向汽车。

    周遭几个刚才挖尸体的男子,立马冲上前伸手阻拦,并且劝说道:“小二,你听刑总安排。”

    “别冲动,人已经在驻军那儿了,就是让他偿命也得合法合理。”

    “听我的,别动。”

    “……!”

    众人越劝邢老二就越来劲,站在路边就跟这帮人撕扯了起来,最后毫无形象的跌倒在地,嚎啕大哭。

    邢胖子呆愣愣的站在尸体旁,捂着胸口说道:“我儿子死的冤,我不杀他,我……我要判死他。”

    话音落,一辆汽车停在路边,一名穿着西服的青年快步走过来,站在尸体右侧说道:“刑总,当天跟子豪一块追他们的人找到了,被反锁在驻训场地下室了。”

    “说了吗?”

    “说了,确实是老马开枪打的子豪。”青年很抵触地上的尸体,双眼故意不看那侧。

    邢胖子攥了攥拳头:“驻训场?部队有人在帮他们,跟着子豪去的那几个人清楚吗?”

    “他们不知情。”青年摇头应道:“这事儿很难扣到部队的头上,老马只要咬死是自己进去躲藏的,咱们又不知道具体是谁帮他,那最后肯定不了了之。不然他们也不会走之前,把咱们的人锁在地下室。”

    “死一个老马肯定不行。”邢胖子目光阴沉的说道:“让驻军单位先取口供,老马不是有个侄子吗,把案子重点往他身上引。”

    “好,我给驻军那边打电话。”

    青年附和一声,走到旁边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但只聊了一小会,他就面色铁青的走回来说道:“刑总,警署的人去驻军那儿了,要领走老马和那个叫关琦的。”

    邢胖子转头,双眼狰狞的看着青年,一言不发。

    青年硬着头皮又补充了一句:“警署的人说,九区纪念广场工地的枪案跟老马他们有关,依照相关规定,这俩人得交给他们。”

    邢胖子闭着眼,攥着拳,额头青筋冒起:“是松江那个小司长搞的鬼,他在奉北搭上高层的马车了。丧子之仇都给我使绊子,行,咱们慢慢玩……。”

    ……

    待规划区的医院内。

    一位职称不大的二级警长,领着八个人,话语客气的说道:“这俩人我们追了很久了,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我就得领走。”

    “他们在待规划区犯案了,目前稽查组还在核实,他们跟我内部倒运军需物资的案件有没有关系,所以人可能暂时交不到你们这儿。”一位军士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这就不好办了。”

    “是啊,不好办。”

    “那等吧,我给警署打个电话,让上层直接联系你们总区稽查最高部门协调,看看倒运物质的事儿,到底是个啥情况。”二级警长丝毫不慌,只伸手说道:“我去车里吧。”

    军士闻声脸色铁青,双眼盯着警长看了数秒,随即低声应道:“不然你先等一会,我问问上层。”

    “呵呵,也行,麻烦了。”二级警长笑着点头。

    ……

    半小时左右。

    老马躺在病床上,胸口,腰部,双腿三处被缠了铁镣子后,才让警署的人推出大楼,直接塞进了巡防车内。

    又过一小会,关琦也被四名警员带出,上了第二辆车。

    “麻烦了。”二级警长冲着军士等人敬礼后,立马关上车门招呼道:“用最快的速度进奉北。”

    沿途的路上,关琦面色苍白的看了一眼旁边警员,声音沙哑的问道:“能……能给我点水喝吗?”

    警员拿起瓶装水,低头拧开盖子,一边喂着关琦,一边低声嘱咐道:“你来奉北的目的,是要侦破前段时间的假药案,本想抓小曲,却碰到了刑子豪灭口。但他的死跟你没关系,是老马自己做的。在案子接近尾声时,你,老猫,秦禹负责保护证人永东离开奉北,再次遭遇了不明人士袭击……然后你就被送到部队了。至于老猫和秦禹去哪儿了,你不知情。”

    关琦一愣后点头:“明白。”

    “除了我跟你说的,其他人不管怎么问你,你都说不知道。”警员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趴在关琦耳边说道:“能往老马身上推的,就全往他身上推。一会下车前,我会给个纸条,上面有事件过程的具体细节,你仔细看看。”

    关琦一愣:“那马叔……?”

    “他不怕多扛一些事儿了。”警员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

    松江警司办公室内。

    老李坐在椅子上,右手手指敲着桌面,沉默半晌后,突然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李司。”

    “你马上做一份案件指派侦破报告,以及假药案细节的卷宗,和两份小型案件研讨会的报告。”李司不紧不慢的嘱咐道:“时间是一周前,指派人是老猫,关琦,秦禹。做完后,自己看三遍,力求真实。”

    “明白了。”对方点头。

    ……

    待规划区的食宿店内。

    秦禹依旧在被抢救,毫无苏醒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