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穿越小说 > 次元法典 > 第三百六十章 穿梭于时间之中的剑术

第三百六十章 穿梭于时间之中的剑术

    天道宫。

    微风从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吹拂而过,方正手握着吸血鬼,安静的注视着前方。而在他的对面,黑卡蒂手持锡杖,平静的望向自己的盟主。

    “那么,我来了,黑卡蒂!”

    “是。”

    话音刚落,只见方正身前猛然闪过了一道黑暗的阴影,下一刻只见那道影子就这样瞬间消失,接着出现在了黑卡蒂的身前。手中的吸血鬼用力朝着眼前的巫女砍下。

    “铛!”

    而面对方正的一击,黑卡蒂只是转过锡杖,带着呼啸的风声向侧面横扫而过,接着那锡杖顶端的三角就这样不偏不倚的刺入了方正的胸口。伴随着“砰”的一声轻响,被贯穿的方正瞬间爆裂,接着又有三个黑暗的阴影在本体爆裂的瞬间向着四周散开。其中一个举起双手,火球迅速在他面前浮现,而另外两个则一前一后,双方包夹,试图挡住黑卡蒂的反击。

    “星啊………”

    就在这两道黑影即将得手之时,黑卡蒂却是轻飘飘的举起锡杖来在空中晃动了一下,很快,一道无形的波动在她的身上爆发,将两个黑影打飞了开去,随后黑卡蒂手中的锡杖向前一指,数道星光在一瞬间贯穿了后方的第三个人影。

    可是还没有等黑卡蒂的锡杖放下,第四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侧,在那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就好像它原本就应该在那里一样,手中的大剑呼啸着砍向了黑卡蒂的脖颈。

    但是黑卡蒂的速度也不慢,几乎就在那人影一剑挥出的同时,她的身体轻飘飘的向后退开,同时举起手中的锡杖挡在身前。

    “铛!!”

    巨剑击打在黑卡蒂的锡杖上,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接着只见黑卡蒂面色没有丝毫改变,她右手紧握着锡杖用力一挥,再次将眼前的黑影一分为二,接着黑卡蒂转过身去,对准远处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锡杖。

    “叮铃。”

    伴随着清脆的碰撞声,无数流星从天而降,将不远处的人影笼罩其中。

    “到此为止!!”

    看到这里,蒂丽亚急忙跳出来,而听到蒂丽亚的声音,黑卡蒂也是立刻收回锡杖,很快,燃烧着的水蓝色火焰迅速消失,而方正的身影,也从那水蓝色的火焰之中再次出现。只不过和之前不同,此刻的方正显得多少有些狼狈,虽然黑卡蒂并没有对他下死手,但是存在之力还是在方正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

    “我说,你就不能放点儿水?”

    看着眼前的方正,蒂丽亚不满的皱起眉头。

    “看看兄长大人的样子,亏你还是侍奉他的巫女呢。”

    “没什么,蒂丽亚,这是我自己的要求。”

    此刻的方正也已经走了过来,他伸出手去摸了摸蒂丽亚的小脑袋,接着望向黑卡蒂。

    “这次的问题出在哪儿?”

    “和之前一样,盟主您释放的魔法波动是无法隐藏的。”

    “我不是有同调过波长吗?”

    “但是您使用的这些魔法都需要完成最后一笔才能够发动,只要抓住那个点就可以找到了。”

    “果然还是需要配合延迟施法再来试一次吗?”

    听到黑卡蒂的回答,方正皱起眉头,仔细的开始思考起来。在回到天道宫之后,他就开始按照那个人影的建议,创造属于自己的剑术和战斗方式。而且在这方面,方正也算是有了一些头绪。

    这还是他获得了影龙精华之后才想到的。

    在获得了影龙精华之后,方正也获得了影龙操纵阴影的力量,和那头影龙一样,眼下的方正也可以利用阴影创造自己的分身,也可以利用传送能力在自己的阴影分身之间互相转移。也正因为如此,方正想到了一种非常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那就是把时间之力和阴影之力结合起来。

    时间是不可见的,方正所能够操纵的时间本身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且,由于选择的不同,每个时间轴上的时间所展现出来的表现也不一样。

    同样的一秒钟,根据方正选择的不同,他可以对目标进行正面强攻,也可以是背后偷袭,或者从远处释放魔法攻击。而利用阴影之力,方正就可以将这不同的一秒钟的时间轴景象具现化,并且当做自己的分身来使用。

    这其实就是方正把在亡魂湾里的那把法杖的“时间轴景象”技能的再运用,只不过他的力量还没有到达能够与那把法杖中时光龙的程度,因此方正必须通过操纵阴影之力才能够赋予这些来自其他时间轴的景象形体,而无法像亡魂湾那样,可以直接从异常的时间轴上直接拉一个场景来覆盖。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会在瞬间面对方正来自三种不同方式的袭击,而且每一个分身都拥有堪比本体的攻击力,可以说如果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遭遇的话,这一招就算不能秒杀对方,借助吸血鬼大剑的特性,也可以重创敌人。

    更不要说由于这一招是方正建立在时间轴的具现上,而并非是普通的幻术,因此即便对方使用预言法术,也不可能完全避开这一击。

    不过这一技能也有很大的缺陷。

    首先,和影龙的分身一样,方正的分身毫无防御力,基本上就是一张纸,一打就碎。其次,这种建筑在时间轴上的分身可比单纯的分身更耗心神,因为这需要方正同时一心多用,才能够达成在一秒内同时在数个位置具现出不同的分身。

    这可是相当耗费脑力的,如果还要加上施展法术的话,那就更加惊人了。这就意味着方正的意志必须同时操纵两个分身对黑卡蒂进行夹击,接着第三个分身还要在这个时候同时咏唱魔法,而且必须保证完全不出错。这基本上等于让一个人每一秒钟都要同时用三种代码编写不同的程序,并且最少一秒需要打一行。

    虽然方正经过虫族的强化,他的大脑激活潜力远远超过了普通的人类,但是这种方式对于方正来说还是有些吃不消,他现在最多也就只能够操纵三个分身———这其中也要考虑到方正自己需要总览战局以随时转移传送到分身的精力。

    而第二个缺陷就比较致命了,这也是目前方正苦思冥想想要解决的问题。

    分身战术的精髓就是可以让对方无法找到本体,但是方正的问题就在于,他只要一旦施法,那么黑卡蒂就会立刻抓住自己的本体所在,然后一统狂轰滥炸。而按照黑卡蒂的说法,方正在施法时的魔法波动是隐藏不了的,这也是让方正比较头疼的一个问题。

    “就算用上了时间停止,在分身上构建法术同样是非常复杂的工作啊………看来这就只有练习了。或者………嗯,也许可以考虑一下算法的改进………或者应该采用多线程同时调用子程序的方式来试试看?”

    一面喃喃自语着,方正一面睁开眼睛望向前方,在他的眼中,时间之河仿佛闪烁的星辰般汇集成一条涌动的河流,而三条透明的丝线,则从那河流之中伸出,被方正紧紧的握在手上。

    时间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空间中的行动;空间也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时间中的行动。同样,数字也不是绝对的,它有赖于观察者在酒馆中的行动。

    而对于所有人来说,酒馆中有几位顾客,几张椅子,几个人预订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它能够让你在喝了酒之后趴在桌子上,高举着杯子对你身边不确定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不确定种族身份的某样东西吹牛皮。

    “也许我应该试试酒馆数学驱动器。”

    最后,方正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