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穿越小说 > 次元法典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来饱餐一顿吧!(天气越来越多变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来饱餐一顿吧!(天气越来越多变了)

    “”

    无形的声浪瞬间爆发,而首当其冲的魔术师们更是直接飞了出去。

    “师父”

    格蕾一把抓住了差点儿被吹倒的埃尔梅罗二世,抬头向着四周望去,却发现露薇娅,弗尔加等其他几个魔术师都已经倒在地上,虽然他们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从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显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怎么回事”

    “没有办法行动唔魔术刻印”

    “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轻浮和尚或者说曾经是和尚的阿修伯温的孩子站起身来,高举双手。

    “剥离城阿德拉,开门吧”

    伴随着他的怒吼,门,打开了。

    那简直是仿佛噩梦般的景象,从整个古堡所有的天使雕像里,一个又一个灵体从中飞出,它们尖叫着,咆哮着。

    “这是什么”

    看到这里,鲜花已经惊呆了。

    “灵魂吧,那个叫什么温的家伙,肯定是杀害了不少人,然后把他们的灵魂都封在了这些天使像里这么一想还真是够恶心的。”

    听到身边的红马尾淡淡的评论,鲜花不由颤抖了一下身体。如果真如小红所说的话想到这里,鲜花不由的又想起了自己在来到这座古堡时看见的那些天使雕像,墙上的,窗户上的,柱子上的,门上的,椅子上的,桌子上的如果每一个天使雕像,都代表着一个死去的灵魂的话,那么这里究竟有多少人呢

    那个叫阿修伯温的人,究竟杀害了多少人

    “格蕾”

    看着大量涌现,向着自己等人扑来的怨灵,埃尔梅罗二世倒吸了口气。

    “师,师父”

    然而,挡在他面前的少女,此刻却是面色煞白,牙齿不住的打战。而看见这一幕,操控着亡灵的和尚不由大笑起来。

    “真有意思啊,格蕾小姐,明明是陵园出身的,居然还会害怕亡灵啊”

    “”

    没有说话,格蕾默默的伸出右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格蕾看见了,在疯狂涌动的怨灵们面前,那有着鲜红,仿佛火焰般双马尾的少女,凭空掏出了一把剑。

    那是什么

    漆黑的剑柄,仿佛恶魔般的剑颚,银白的剑身上刻着一行完全不认识的神秘符文,这把剑闪耀着淡蓝色的光辉,但是在它出现的那一刻,格蕾却感觉,仿佛连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彻底冻结了一般。

    “喂喂喂,那是什么东西,不妙啊不妙啊”

    耳边传来了一个嘈杂的尖叫声,然而格蕾此刻甚至连这都没时间去回应,她只是盯视着那把剑仅仅只是看着,就让格蕾有一种自己的灵魂都要被牵扯,吸引,囚禁其中的恐惧。

    “真没想到居然能够遇到这么多恶灵,不过也好”

    鲜红的双马尾少女单手拿起那把比她自己还要高的大剑,高高举起。

    “既然如此,就让她饱餐一顿吧霜之哀伤,饿了”

    “”

    下一刻,狂风呼啸。

    仿佛海底骤然出现的巨大漩涡一般,风旋转着向那把大剑聚集,而那些亡灵们的表现,更是让人意外。它们原本气势汹汹的想要收割在场所有人的生命,但是在那把剑出现的瞬间,这些亡灵却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争先恐后的试图逃离。

    就好像一支正在冲锋的军队,忽然看见挡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条喷吐着火焰的巨龙般。亡灵们转过身,尖叫着,挥舞着双手,试图逃出这片死亡之地。但是它们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无形的锁链似乎已经完全束缚了这些疯狂的灵魂。它们被狂风席卷着,夹裹着,向着那把银白色大剑飞了过去,随后伴随着惨叫声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只是眨眼之间,或许连十秒钟都不到,一切都已经彻底消失。徘徊在这座古堡内的数千亡灵就这样消失一空,不见了踪影。

    “唰”

    有着鲜红马尾的少女翻转大剑,插在地面上。

    “就这么点儿算了,比没有好,你知足吧。”

    她一面自言自语的说着,一面拍了拍那把大剑的剑柄,紧接着,就看见那把银白色的大剑悄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

    四周一片死寂。

    众人此刻都是一副目瞪口呆,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就连埃尔梅罗二世,露薇娅和海涅这样的魔术师,这会儿也是同样一脸懵逼的表情。就好像是在电影的最后部分,众人都在等待最终boss的登场和接下来的苦战时,刚刚出场的boss被路过的路人顺手一巴掌给拍死了一样。

    空气之中充满了沉默与尴尬。

    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到此也就告一段落了。

    第二天一早,众人便纷纷告辞,离开了剥离城。

    “所以,你拒绝了我的提议”

    方正双手抱怀,不怀好意的瞪视着埃尔梅罗二世,而埃尔梅罗二世则低下头去。

    “抱歉,这实在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事情,毕竟,我只是一个代理。”

    “好吧好吧,这次我也不是没有收获,就放过你好了,既然你没有办法决定,那么我就去找个能决定的人和我说好了。”

    虽然没有能够拉拢埃尔梅罗家族,但是海涅和罗莎琳德最后却是同意了方正的邀请,决定加入千界树。毕竟这次他们算是白来一趟,阿修伯温的秘法很明显只是一个幌子和诱饵,用脑子想也知道,既然阿修伯温试图让自己的儿子复活,那么断然不会把自己的秘术交给外人。而且,在经过了这次的战斗之后,海涅也发现魔术刻印对于魔术师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弱点,如果不是这次有方正和鲜花在的话,恐怕他们说不定就要全灭了。

    因此算了为了报救命之恩,也算是为了挖出自己体内的魔术刻印,最终海涅也同意让伊利斯塔家族加入千界树。对于方正来说,这多少也算是一个收获好歹没有白来。

    至于那个被借尸还魂的和尚,方正已经顺手把他身体里的阿修伯温儿子的灵魂抽走了,只不过也因此他本身的灵魂支离破碎,日后搞不好会变成植物人。

    但是这和方正就没有关系了。

    “请问红马尾小姐。”

    听到这里,站在旁边的格蕾不由好奇的开口询问道。

    “你也要来时钟塔吗”

    “哈哈哈,那倒不是,我会另外找地方见面的。”

    面对格蕾的询问,方正笑嘻嘻的摆了摆手。

    “我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出现在时钟塔,那就是千界树决定对时钟塔彻底开战的时候你们就期待着别在那里看见我好了。”

    说完这句话,方正得意的转过身去。

    “鲜花,我们走”

    “好的,小红。”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格蕾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虽然刚才红马尾的说话看起来像是开玩笑,但是格蕾却能够听出来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所以如果师父不加入他们的话,那么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与红马尾小姐就会兵戎相见吗

    想到这里,格蕾不由的握紧双手。

    “所以你看,我说了,推理什么的根本没有必要。”

    重新顺着山路走下,方正一面打着哈欠,一面对身边的鲜花说道。

    “看吧,什么谜题,什么遗产,都是扯淡,最终这一切都是魔术师自己搞出来的鬼名堂,从悬疑推理跑到恐怖灵异片场的感觉怎么样”

    “坦白来说真的很震撼”

    面对方正的询问,鲜花也是思考片刻,接着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魔术师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我或许对于魔术师的存在,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了。”

    “这就对了,这也是菲欧蕾这次会派你来的原因。”

    说道这里,方正笑嘻嘻的拍了拍鲜花的肩膀。

    “自己观察,自己思考,自己得出答案。教条的口号和学习不能够代替亲身实践来的结果当然了,前提是三观要正,重要的是立场要对。所谓立场决定对错,如果失去了立场,那么评价的对错也就没有意义了。”

    “只不过,稍微有些遗憾呢”

    “嗯”

    “总感觉好像有点儿”

    面对方正好奇的目光,鲜花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而言之,有些怪怪的”

    “可以理解,毕竟和普通的电影剧情不一样嘛,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说道这里,方正笑着对鲜花眨了眨眼睛。

    “不过,你想要听听我的回答吗”

    “唉”

    “这说白了啊,根本不是推理,也不是什么悬疑,只不过是一出三流情感肥皂剧罢了。”

    方正“啪”的合起了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嗫告篇秩。

    “肥皂剧”

    “没错,你还记得那个福尔摩斯曾经说过,第二个受害者,那个坐轮椅的老头,以前曾经和阿修伯温一起,在这个剥离城里做过什么研究对吧。”

    “嗯”

    鲜花回忆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而方正则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事实上,那个老头啊和阿修伯温的老婆有一腿哦而且也就是在这之后,阿修伯温的老婆才生下了儿子的。”

    “哦唉”

    听到这里,鲜花先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在过了片刻之后,这才反应了过来。

    “唉”

    “那,难道说阿修伯温的儿子其实是”

    “这谁知道呢毕竟魔术师肯定不会去做dna鉴定的嘛,也许他知道自己头上有点儿绿,但是也不愿意就此放手不过那个阿修伯温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给自己戴绿帽子的老婆你见到的那只奇怪的怪物,就是阿修伯温用她制造的”

    “怎么会”

    听到这里,鲜花浑身上下顿时起了鸡皮疙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很正常啦,自己的朋友睡了自己的老婆,而且还有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这放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家庭里,都会引起一场血案,离婚都算是好的,出人命也很正常。只不过因为是魔术师,所以这个人命出的有点儿诡异而已。”

    方正摊开双手。

    “所以我说,这其实终究是一场三流情感肥皂剧罢了。”

    最终,方正用这句话,为他们这次的旅行划上了句号。

    返回伦敦的火车依旧是一样的无聊和无趣,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方正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望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鲜花黑发的少女正靠在窗边,右手托腮望着窗外的风景。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方正将她与某个有着银白色长发的,穿着白色长裙,脾气固执又别扭的家伙联系在了一起。

    “嗯怎么了小红”

    察觉到方正望向自己的目光,鲜花好奇的转过头来,而方正则是笑着摆了摆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脑中闪过了一道亮光。

    “对了,鲜花。”

    “嗯”

    “我记得好像看过你有一个哥哥”

    “啊是的。”

    对于方正会忽然提出这个问题,鲜花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她还是规规矩矩的坐好,然后点了点头。

    “你们兄妹之间感情如何”

    “很好啊我很喜欢哥哥,只不过”

    说道这里,鲜花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最近他被一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狐狸精”

    “没错,也是我们学校的,是个非常厚脸皮的狐狸精,哥哥稍微对她好一点儿,她就厚着脸皮贴了上去真是的为此他居然还好几次来学校门口等她最开始我还以为是来接我的呢”

    说道这里,鲜花的身体内仿佛涌现出了一缕诡异的黑气嗯,应该不是错觉。

    这就是怨念吧。

    “那么”

    看着眼前的鲜花,方正笑嘻嘻的打算再次逗逗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轻灵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

    “非常抱歉打搅两位的欢谈,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嗯”

    方正转过头去,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身边多出了一个少女。她看起来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有着一头漆黑的长发,穿着与发色同样纯黑的礼服。

    而在少女的脚边,还有一只毛茸茸的,白色的大狗。

    次元法典就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