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神冢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旱神墓(三)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旱神墓(三)

    那是一种好像地震时土地崩裂的巨响声,但却更加的猛烈,他们的脚下地动山摇,还有一种巨大的轰鸣声,那声音非常的沉闷,震耳欲聋。

    “跟着我走,别出声”,

    鬼刀在无线中警觉地说道,拉动绳子,示意陈智和他一起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在刚才长时间漫无天地的行走中,毫无方向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如今这片黑暗的寂静中忽然有了声音,无论声音的来源是什么,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丝希望,这简直就像是浮在大海中的人碰到了木板,两个人立刻向着声音的方向飞奔而去。

    那种声音一直在持续着,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两个人的耳朵被震得嗡嗡响,一直持续的向声音的来处奔跑着,他们很快就发现,这阵轰鸣声听起来似乎就在耳边,但事实上跑起来却发现很远很远。

    他们就这样在漫天的黑色尘埃中跑了将近两个多小时,陈智的呼吸几乎都要枯竭了,而就在这时,那种巨大轰鸣声却忽然间消失了。

    没有了声音就没有了方向,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中,他们停下了奔跑的脚步,陈智坐在了地上,他浑身的肌肉急速抽搐,在高温地域将近二十个小时的剧烈运动,这是正常人的身体无法承受的,陈智的呼吸已经很难持续了,他双手抱住头上的氧气罩,控制自己剧烈的心跳,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

    鬼刀也半条腿跪在地上,单手扶着地面,在氧气罩中调整呼吸。

    他们就这样在原地静止了很久,陈智终于让自己的身体能够再坚持站起来,但身上的每一条肌肉都在抽筋一样的疼。

    就在这时,陈智忽然发现,周围四处响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低鸣声音,这种声音由远及近,缓慢匀速,悉悉索索的不引人注意。

    但这种特别的声音陈智以前听到过,那是一种庞大的高温液体在缓慢流动的声音。

    陈智昔日在钢厂的时候,曾经见过一线的炼钢工人把滚热的铁水从高炉里倒出来,烧红的铁水在管道中流淌,那种声音虽然很微小,但却也是这种缓慢的液体流动的声音,至今,陈智还记得靠近那池滚热铁水时,那种灼热皮肤高温的感觉。

    “不好,是岩浆!”

    陈智在无线中大声的喊道,拼命的拉动绳子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只看见远处的黑色天空中忽然一片艳红。周围的大地温度急速增高,天空中那种艳红的颜色越来越近,一股极度的热浪袭来,他们身上的工作服立刻吱~~~吱~~吱~~~的响起报警声。

    “别动!”

    鬼刀已经发现了周围的变化,他挥手让陈智保持安静,然后屏气凝神全身伏在地面上,耳朵贴在地面,仔细的听着周围这些岩浆的走向。

    陈智此时焦急的看向周围,眼看着那片艳红色逐渐绵延,炙红色的岩浆逐渐从四面八方露了出来,然后迅速的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袭来,周围一片火红,他们根本找不到逃生的方向,像待宰的羔羊一样站在这里,一瞬间天空都被烧红了,岩浆铺天盖地,下一秒钟就能将它们化成灰烬。

    在最后的时刻,鬼刀忽然跳了起来,在无线中大喊了一声。

    “跑!”

    鬼刀说完之后拉动绳子带着陈智向着一个方向拼命的跑去,陈智拼劲全力跟在后面,眼看着滚热的岩浆掀起巨浪,马上要扑向他们,这时陈智眼前已经看不到方向,他们的全身都被岩浆映红了。

    这时鬼刀一把拉起了陈智的手臂,向肩上一扛,双脚不再粘地面,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了起来,像一颗子弹一样冲向前方。

    与此同时,他们的身后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当鬼刀把陈智放在了地面上的时候,自己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的力量已经用尽,在氧气罩中大力的喘息了起来。

    陈智这时才发现,刚才几秒钟的时间内,鬼刀竟然跑出了将近两公里的距离,这是人类难以想象的速度。

    此刻的他们现在是在一处高地上,而刚才他们所在的位置其实是一片低洼地,那里像个大碗一样,已经被岩浆住满了,变成了一片火红滚烫的海洋。

    两个人工作服上的报警声逐渐变小了,他们的氧气罩上,全是被火热岩浆映成的赤红色,难以想象鬼刀刚才哪怕只慢半秒钟,那他们现在就已经是飞灰了。

    陈智坐在地上大力喘息着,周围的一切已经被岩浆照亮,视觉恢复了,鬼刀依然四脚朝天的躺在旁边,他的身体像羊癫疯的病人一样剧烈的抽搐着,无线中响起他强忍痛苦的粗重呼吸声,时而会发出他低哑的喊声,鬼刀的体力已经用尽了,刚才非人类的急速奔跑,让他的肌肉现在开始找回头帐。

    陈智在旁边看着鬼刀在抽搐中受折磨,然后逐渐平缓,他们就这样在黑暗中沉寂了很久之后,鬼刀的呼吸逐渐正常起来,身体也恢复了平静。

    手臂上的计数器显示已经过去了20小时,这时鬼刀在无线中轻声说道,

    “那枚戒指可以暂时支撑结界,如果我们再找不到方向,你就扔下我,带着那枚戒指带回去吧!我自己留在这里找鬼木,如果我找到,会出去找你。”

    “闭嘴!”

    陈智在无线中毫不犹豫的说道,缓了缓之后,最终还是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好吧!”

    在两个人随后的沉默中,陈智眼前忽然红光一闪,他发现自己的胸口竟然发起光了,那是一种柔美的光源,灿烂且温婉,在黑暗中如一线希望,在陈智胸前逐渐扩散。

    陈智急忙伸手向胸口掏出那枚戒指,只见那枚镶嵌着红宝石的旱神戒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出了一层层红色的光芒,最后凝成一道明亮的光束,直着指向了陈智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