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言情小说 > 医路风云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打探消息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打探消息

    楚天羽实在是不敢过去,这事实在是蹊跷,那有刚进来就得知剑山这有重剑要现世的,并且还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要是就白清霜这些皇族,以及程紫衣这种释王府出身的人知道也就算了,这些都是大家族中的人,底蕴深厚,家中都有老祖坐镇,能感知到魔域的变化,感知到后告诉自家小辈直奔剑山这到也是情有可原,可偏偏连寒门的人都到了,这就不对劲了。

    更让楚天羽感觉奇怪的,自己都能感觉这事蹊跷,怎么白清霜、白勇、程紫衣、书呆子、丑娃这些家伙察觉不到那?这些家伙可不是傻子,一个个黏上毛绝对比猴都精,他们就没感到这事古怪吗?怎么一个个都跑到了前边,一副要第一个进去的意思。

    楚天羽越想越感觉这事古怪,看了看黑招弟,从储物袋中拿出一身黑袍丢给他道:“穿上这个,在易容,去人堆里打听一下。”

    干这打探消息的活还有谁比黑招弟更合适吗?绝对没有,这狗东西耳朵灵,鼻子也灵,不干打探消息的活绝对是浪费了。

    就见黑招弟不情不愿的道:“老大在外边打结穿黑袍在易容也就算了,那是坏了规矩怕有人来抓我们,可这是魔域啊,没有那条规矩规定不能抢劫,我穿黑袍也就算了,这易容就算了吧?”

    黑招弟这狗胆包天的家伙一到魔域就想大抢四方,还是以真面目出现,就是想抖抖威风,在外边他可不敢这么肆无忌惮,要知道在外边是有神法约束的。

    楚天羽一脚踹到他屁股上道:“你这狗脸一旦被人认出来,你就等着一群人用剑砍死你然后做成狗肉火锅吧,这会不是让你耍威风的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赶紧去,把消息打探回来,一定要搞清楚这些人是怎么得知的消息的!”

    黑招弟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然后穿上黑袍,又用楚天羽给他的那些瓶瓶罐罐开始易容,不多时一个身材矮胖的老头就出现在大家面前,黑招弟易容成个老头楚天羽到是没什么不满意的,这毕竟是突破了第二道瓶颈后才能到的地方,神族中不知道多少人一辈子都卡在这个实力上不得寸金,有个老头进来找机缘看能不能突破第三道瓶颈在平常不过。

    黑招弟就这么下了车一路小跑的进到了剑山中,这剑山上连一颗草都没有,就是一座黑漆漆的巨大石头山,远远看去就是一柄巨大的黑剑,这才得名见山,相传是神佛大战的时候以为剑术大师陨落后幻化成了这一座大山,剑又因为这位剑术大师死得意外,怨灵久久不散,导致剑山周围方圆五百里内寸草不生,并且一到晚上便会出现大量实力强大的剑灵在这里搏杀,也有胆子大的跑出去看,结果就在没回去,连个尸首都没见到,久而久之晚上便没人敢在剑山这周围活动。

    这地方有些类似佛冢,佛冢中也是一到晚上便怨灵四起,不过这里毕竟不是佛冢,也就是剑山这么几个地方到了晚上才会有怨灵出现,其他地方还是安全的,不然楚天羽一行人昨天也不敢连夜赶路了。

    此时这剑山外围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都是来找机缘的,都想得到那把神族重宝——重剑,但也只能有一个人拿到那把重剑,当然前提是这东西真会出现。

    黑招弟一进去就竖起了两只狗耳朵,开始四处打听消息,可是外围的人也都是听别人说的,这才跑过来凑热闹,待在外围的更多的是寒门子弟,来魔域就是来撞大运的,说不得就能得到一份好机缘,然后一飞冲天,抱有这样目的的人绝对是绝大多数。

    这些寒门子弟消息闭塞,加中更没人扶持,都是道听途说才来,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黑招弟听了一会也就没有耐心,他个子小,又灵活,虽然人多,但他挤来挤去竟然到了中间,这中间的人可就有些来头了,都是有些背景人家的子弟,实力不俗,此时正三五一*谈着,到不跟外围那群穷鬼似的挤成一团,鞋都挤掉了,更有个女人在那嚷嚷什么被挤得怀孕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黑招弟个子小,目标就小,他也不靠近那些人,只是离着老远的听,他听力惊人,就是在远一些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就听那边穿着白袍的男子笑道:“王兄此次重剑问世,不如我等联手先取了这秘宝在说,事后怎么分我们在商量如何?”

    听到这黑招弟就不想听了,这穿白袍的简直就是个二百五,你特么的以为你们是谁啊?站在最前边的可是白清霜、白勇,并且这一向不和的兄妹现在都联手了,在加上程紫衣、丑娃、书呆子这些牛人你,这重剑你们也想染指,真真是找死,在有还有自家老大那,就算你们拿到了,也是被抢走的命。

    黑招弟想到这换了个地方继续听,一个年纪看起来不比现在黑招弟小多少的老头嘿嘿笑道:“几位师侄到是消息灵通,竟然这么快就找了过来,不知道谁告诉你们的消息啊?可是你们那师傅?”

    黑招弟听到这眼睛一亮,这似乎能打探点消息。

    其中一个年轻人道:“师叔您老可也太不够意思了,有这等秘宝现世竟然都不跟我们说,更不跟师门说,直接就一个人跑了过来,回头师门知道您恐怕……呵呵!”

    老头微微一笑道:“当我拿到这秘宝后,你说师门可还会惩罚与我?”

    黑招弟一撇嘴,小声嘟囔道:“又是个二百五,看看你那倒霉样子,就凭你也想染指这秘宝,做梦,你当白清霜那臭老娘们是吃醋的。”

    这时候一老以及几个小年轻争执起来,没办法在打探消息了。

    黑招弟有些着急,左右看看,发现不远处白清霜他们就在那,黑招弟一咬牙直接迈步走了过去,当然黑招弟可不敢靠近他们,被发现的话,狗命难保,还是远远的听吧,反正自己耳朵好,不怕听不到。

    黑招弟离着老远蹲在一颗树后向前看,到是隐蔽。

    很快黑招弟就发现白清霜也好,白勇也罢,脸色都不是很好,就连程紫衣、书呆子、丑娃这些家伙也都是如此,看样子是受了什么大气。

    黑招弟心里想道:“难道是谁把他们几家的祖坟给炸了不成?不然怎么都气成这个样子啊!”

    这时脾气最不好的程紫衣寒声道:“这该死的玄天宫,把这消息先是卖了我,没想到又偷偷的卖给了你们,最后更是卖给那些世家大族,现在搞得全天下都知道了,等我出去我必要把玄天宫连根拔起。”

    丑娃撇撇嘴道:“程紫衣你还真是心狠啊,这玄天宫跟你们皇族什么关系你心里没点数啊?”

    丑娃这一说话白清霜、白勇以及程紫衣都恶狠狠的向他看去,玄天宫跟神族是什么关系这是禁忌话题,谁敢乱说小命难保,这也就是丑娃了,换成别人,早被白清霜三个联手给宰了。

    丑娃也知道这话题是禁忌不能在说,便自顾嘿嘿一笑便不说话了。

    听到这黑招弟算是明白为什么大家一进来就直奔这剑山了,原来是这玄天宫放出来的消息,不过这玄天宫也太不是东西了,消息不但分别卖给了白清霜、程紫衣等人,事后又卖给那些世家大族,卖给这么多人难免消息走漏,结果全都来了。

    黑招弟心里暗叹看着自己等人去了御兽司后,这玄天宫到也没闲着,黑市被毁了,又开始倒卖起魔域的物资了,到也厉害。

    想到这黑招弟也不多做停留,该打听到的都打听到了,现在还是赶紧回去跟自己老大汇报为妙。

    黑招弟想到就做,站起来迈步就跑,就见他在人群中左突右闯的,到是很快就脱离了人群向楚天羽等人所在的地方跑了回来。

    一上车黑招弟也不墨迹,把自己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楚天羽立刻脸上有了笑容,嘴中道:“这玄天宫还真不是个东西,一则消息多家卖,现在估计所有进入魔域知中的人都到了,都想碰碰运气,这下乐子可大了。”

    陈萱在一边道:“听他这么说,你说的那些疑点到是说得通,可我还是心里不踏实,还是感觉要出事。”

    楚天羽笑道:“没事,让他们在里边抢吧,我们就在外边,一会谁得到了重剑,我们就抢了他。”

    现在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来这了,也知道白清霜这些人为什么在最前边了,楚天羽便决定按照原计划进行,让这群笨蛋去争,去抢吧,最后谁得到,就抢了他,这办法最为稳妥,也最为安全。

    但就在这时候一声剑鸣传来,这声音听起来不大,但却传遍了方圆万里的魔域,所有人瞬间都不说话了,一齐抬起头向尖山看去。

    一把黑色古朴的大剑突然破开剑山而出,就那么漂浮在空中,仿佛是一位帝王一般俯视这他的奴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