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言情小说 > 医路风云 > 第八百零一章 一脚踢出来

第八百零一章 一脚踢出来

    也不知道这名士兵本来就黑,还是因为长期在这里站岗被太阳晒的,总之皮肤成黝黑,一到齐永峰跟前便一个立正一行军礼大声道:“报告队长。”说到这有些为难的道:“队长、队长……”

    齐永峰有些不耐烦的道:“有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士兵立刻再次行了个军礼大声道:“是,外边来个女孩找您,说跟您认识,让您必须去见她,不然她就往里闯了。”

    齐永峰一愣更是不耐烦的道:“这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吗?是她说闯就能闯的吗?还认识我?让她走。”

    齐永峰话音一落一个女声就传来:“齐永峰你敢让我走,信不信我告诉我爸。”

    一听这话楚天羽就知道是谁了,赶紧收起手机跟通行证笑道:“齐队长您先忙,我先进去了。”说完一溜烟的跑了,这谭佳甜真是阴魂不散,竟然找到这来了。

    齐永峰也感觉这女声很是熟悉,一皱眉站了起来向大门的方向走去,很快就看见穿着泳装、吃着双脚,一手提着沙滩鞋的谭佳甜,齐永峰先是一愣,随即惊呼道:“甜甜你怎么在这?”

    显然齐永峰是认识谭佳甜的,并且跟谭佳甜或者说跟她父亲渊源很深,齐永峰是谭佳甜父亲的兵,也是谭佳甜的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没有谭佳甜的父亲,也就没有齐永峰的今天。

    谭佳甜皱着眉头道:“我要见楚天羽。”

    齐永峰立刻是一愣,他是真没想到老首长的女儿竟然认识楚天羽,但却为难道:“甜甜你别为难我,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是必须有通行证。”

    齐永峰话音一落蔡建红的声音就传来:“狗屁的通行证,是谭家的那小丫头吧,让他进来,有人问,就说是我让的。”

    齐永峰立刻是苦笑连连,现在蔡建红老爷子都发话了,他怎么能不执行命令,要是不按照老爷子说的来,真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这责任他可真承担不起,赶紧让守门的卫兵打开门放谭佳甜进来了。

    谭佳甜几步跑到蔡建红身边,突然就扑了过来,嘴里娇声道:“蔡爷爷我想死你了。”

    蔡建红见谁都是张口闭口特娘的,这是老爷子的口头禅,但是见到谭佳甜却是例外,老爷子满脸笑意的道:“你这丫头嘴就是甜。”说到这轻轻推开谭佳甜立刻是眉头一皱道:“穿成这样成什么样子,那个你叫什么着?”

    旁边的齐永峰脸上满是尴尬之色,他好歹是疗养院负责老爷子安全的队长,可结果老爷子连他叫什么都没记住。

    但齐永峰还是道:“报告首长,我叫齐永峰。”

    蔡建红立刻骂道:“特娘的老子耳朵不聋,你喊这么大声干嘛?那个谁,赶紧给她拿件衣服,穿成这样那行?”

    老爷子到底是年级大了,思想观念还是很封建的,看不得谭佳甜这么年轻的女孩穿这么两块薄薄的布料。

    齐永峰一溜烟的跑了,不多时给谭佳甜拿了衣服让她披在身上,谭佳甜穿好后边一把抱住蔡建红的胳膊娇声道:“蔡爷爷你身体可比以前好多了,年前的时候我想去看你,可我爸不让,说您病了,需要休息,不能被打扰。”那会蔡建红已经是病入膏肓了,不夸张的说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要不是楚天羽,此时蔡建红的坟头草恐怕都半人高了。

    蔡建红撇赔罪道:“别听你爸胡说八道,老子的身体好得很,他死了我都死不了。”

    蔡建红还真是个不会聊天的老头,竟然当着别人闺女的面说她爸死。

    谭佳甜立刻不满的道:“蔡爷爷你说什么那?我爸可不能死,您也不能死,你们都得长命百岁。”

    蔡建红不会聊天,能把天聊死了,但是谭佳甜却是个非常会说话的女孩,简单一句话逗得老爷子哈哈大笑,这话谁都乐意听,因为谁都不想死,蔡建红自然也是如此。

    蔡建红拉着谭佳甜坐下后道:“你个小丫头怎么找到这来了?”

    谭佳甜撅着嘴道:“我来这里玩,但就我一个人,无聊死了,不过我遇到个朋友。”

    蔡建红一愣道:“朋友?谁啊?在疗养院里?”

    谭佳甜赶紧点点头道:“是啊,叫楚天羽,我让他陪我玩,他说他不能离开这里,我就找来了。”说到这谭佳甜装傻充愣的道:“蔡爷爷你认识他吗?你要是认识他能不能让他陪我玩聊天,我一个人在镇海市无聊死了,在说现在坏人这么多,我一个女孩在陌生的城市,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站在旁边的齐永峰听得直撇嘴,别人不知道,但我能不知道?你这丫头就是个小魔女,你不欺负别人就好了,谁敢欺负你?在说了你爸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你一个人来镇海市玩,你爸能放心?肯定找了人暗中保护你的安全,这点你肯定知道,现在说这些话真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那。

    蔡建红一听谭佳甜是来找楚天羽这小兔崽子的,立刻是脸上笑开了花,一拍大腿道:“这事好办。”说到这转头看向齐永峰道;“那个谁?你叫什么着?”

    齐永峰此时是欲哭无泪,我就那么没有存在感吗?我的名字就那么难记吗?我刚才都说了一遍了,老首长您怎么还没记住啊!

    看到齐永峰这幅欲哭无泪的表情,谭佳甜掩着嘴偷笑个不停。

    齐永峰叹口气道:“报告首长,我叫齐永峰,首长有什么指示?”

    蔡建红咳嗽一声清清嗓子道:“去把楚天羽那个小兔崽子叫来。”

    齐永峰立刻道:“是。”说完转身去找楚天羽了。

    不多时满脸不情愿的楚天羽就到了蔡建红的身边,谭佳甜一看他脸上立刻有了得意之色,偷偷伸出小手先是平铺开,随即一握拳,意思很简单,你这孙猴子休想逃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

    楚天羽则是欲哭无泪,这死丫头真是阴魂不散,自己藏在这她都能找过来。

    蔡建红瞪了楚天羽一眼道:“那个从现在开始你陪着她玩,保护她的安全,听到了吗?”

    楚天羽立刻是瞪圆了眼睛惊呼道:“什么?我陪她玩?保护她的安全?老爷子我是你的私人保健医生,我是不能离开你的身边的。”

    谭佳甜则是满意得意之色,不停的冲楚天羽做鬼脸。

    蔡建红嗤之以鼻的道:“老子现在不需要你,老子的身体好得很,你小子在这我看着碍眼,赶紧滚蛋,这是命令,你小子要是不执行命令老子就关你禁闭,立刻给老子滚蛋,从老子眼前消失。”

    蔡建红是烦透了楚天羽了,这小子老是想方设法的不让自己抽烟喝酒,现在终于有就会让他滚蛋,让自己消停几天了。

    齐永峰急道:“老首长这可不行,楚大夫是您的贴身医生,绝对不能长时间离开您的身边,您要是非得让楚大夫离开,那我只能跟上级首长汇报了。”

    齐永峰自然不能让楚天羽真陪着谭佳甜出去玩几天,万一在这几天内蔡建红有个好歹怎么办?没了楚天羽老爷子要真是有个三长两短这责任他绝对承担不起,所以就算蔡建红此时大发雷霆,并且骂娘齐永峰也不能让楚天羽一走就是好几天。

    蔡建红立刻是一皱眉,他也知道真让楚天羽离开好几天估计是不可能的,齐永峰肯定要跟那群讨厌的家伙说,最后还是得把楚天羽这讨人厌的小子弄回来。

    老爷子眼珠提溜一转是计上心来,咳嗽一声道:“这样,你小子这几天就在这周围陪着甜甜玩,晚上必须回来。”说到这老爷子突然一拍桌子对齐永峰吼道:“特娘的这样行了吧?”

    齐永峰被吓了一大跳,看老爷子发火了,并且他提出的办法也可行,毕竟楚天羽不会离开太远,晚上还必须回来,到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便无奈的道:“好吧。”

    蔡建红看齐永峰答应了,脸上立刻有了笑容,立刻站起来一脚踹到楚天羽的屁股喊道:“还不滚?”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十有八九是揪同样在这里疗养的那几位去抽烟喝酒了。

    楚天羽这个无奈,而谭佳甜则脸上满是得意之色,还挑衅似的冲楚天羽挥舞了下小拳头。

    楚天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让齐永峰找人看着老爷子,千万别让他抽烟喝酒,这才跟谭佳甜离开了疗养院,一到外边谭佳甜就拽着楚天羽往海滩的方向走。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我说说谭大小姐你想找人陪你玩,我估计你一个电话就能来一大堆吧?干嘛非得死揪着我不放那?”

    谭佳甜停下脚步转过身,双手背在身后仰起头娇笑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楚天羽赶紧点头道:“想知道。”

    谭佳甜微微一笑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话差点没把楚天羽给活活噎死,站在那是连连咳嗽。

    谭佳甜撇撇嘴不屑的道:“看把你吓的,看你那点胆儿吧,我跟你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