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言情小说 > 医路风云 > 第七百一十三章 相亲

第七百一十三章 相亲

    楚天羽心里在一次有了弄死安武义这货的念头,面色不善的看着他,大又下一秒就弄死他的意思。

    安武义根本就不以为意,坐在那撇着大嘴道:“为什么让狗熊开老楚的车?”

    捧哏的乐向阳道:“让那女孩看到那辆车,认为狗熊是个有钱的成功人士啊。”

    逗哏的安武义丢给乐向阳一个孺子可教也的眼神,下一秒乐向阳也想弄死这货了,能不能好好聊天?你特么的那眼神是几个意思?老子是你儿子吗?

    安武义依旧撇着大嘴道:“特瞄的咱们来早了,那女孩怎么看到那辆车?”

    乐向阳不说话了,楚天羽也不说话了,都没想到这个细节。

    楚天羽道:“那现在咋办?”

    安武义一脸有我在你们就安心的臭屁表情,拨通张根硕的电话道:“一会那女孩到了,你把车钥匙放桌子上知道了吗?”

    张根硕忐忑的道:“棍儿车本来就不是我的,我们这么做不是骗人吗?”

    安武义一手举着手机大声道:“错,骗人的不是我们,是你。”

    张根硕此时也想弄死安武义了,这滚蛋说话太特么的气人了。

    安武义继续道:“你要是想泡到那妹纸就听我的,我就问你她漂亮不漂亮?”

    张根硕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女孩的相貌,点点头有些激动的道:“漂亮!”

    安武义得意洋洋的继续道:“胸大不大?”

    张根硕呆呼呼的道:“大!”

    安武义哈哈笑道:“腰细不细?腿长不长?”

    已经被安武义带起了节奏的张根硕傻乎乎的道:“细,长!”

    安武义突然语气严肃的道:“想不想睡她?”

    张根硕想也不想就道:“想。”

    “啪”的一声,安武义捂着头很不爽的道:“老楚你特娘的打我干嘛?”

    楚天羽满脸黑线的道:“有孩子在你忘了?说什么混帐话?”

    安武义撇撇子根本就不以为意,继续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按照我说的做,听到了吗?”

    张根硕确实很喜欢那女孩,美女谁不喜欢?一想到对方的样子就心头火热、火热的,一咬牙道:“行,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安武义笑道:“好,现在进去找个位置坐好,把车钥匙很随意的放到一边,点一杯咖啡,记住不要加任何东西,要原味的。”

    张根硕苦着脸道:“那也太苦了吧?”

    安武义急道:“苦也要喝,一会她来的时候你给她点咖啡的时候装作无意的说你平时只喝什么都不放的咖啡,我估计那女孩肯定要为你为什么喝什么都不加的咖啡,太苦了之类的话,你就跟她这么说,你说只有喝最苦的咖啡,才能让你品味到生活的味道,生活本来就是苦的,但正因为生活太苦了,所以你才要努力奋斗,让苦的生活变成甜的,激励你不断前进,知道了吗?”

    听到这楚天羽跟乐向阳对视一眼,都感觉安武义这货别看平时没个正行,还整天叨叨叨、叨叨叨的,没想到这小子可以啊,有两把刷子啊。

    张根硕也感觉安武义说的话很对,赶紧记下道:“好,我会按照你说的说。”这时候张根硕已经坐了下来,靠窗的位置,距离楚天羽几个人不远。

    安武义继续道:“男人不帅,就得拿努力奋斗来补,记住这句话啊。”

    张根硕现在已经快成了安武义的小迷弟了,小鸡逐米一般连连点头。

    这时候跟张根硕约会的女孩到了,楚天羽几个人透过车窗看去发现这女孩比照片上的还要好看,乐向阳不由感叹张根硕的艳福,不过想想自己媳妇也不比对方差,这时候乐向阳看了看楚天羽,突然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弄得楚天羽一头雾水,茫然道:“你特瞄的瞪我干嘛?我招你惹你了?”

    乐向阳愤愤不平的道:“你招我了,也惹我了,你特瞄的怎么就勾搭上了林秀彤这大明星那?”

    乐向阳的老婆相貌、气质、身材都不错,跟张根硕约会这个女孩也很漂亮,但得跟分跟谁比,不说跟林秀彤比了,就算是跟坐在楚天羽身边的宓心雨都没有可比性,乐向阳嫉妒了,所以恶狠狠的瞪了楚天羽一眼,发泄心中的不满,还有嫉妒。

    安武义急道;“你俩安静,别吵。”

    几个人立刻向咖啡厅里看去。

    跟张根硕约会的女孩叫董冰玉,化了精致的淡妆,穿着也十分时尚并且得体,她一进去,张根硕就紧张的手心直冒汗,赶紧站了起来,就跟犯错的孩子见到老师一般。

    安武义赶紧道:“深呼吸,深呼吸,放松,放松,千万不要紧张。”

    张根硕赶紧按照安武义说的来,这时候董冰玉走了过去,落落大方的道:“你好张根硕,我是董冰玉。”显然董冰玉也见过张根硕的照片。

    安武义赶紧道:“手轻轻握一下就松开,然后把她要做的椅子拉开,一定要注意这些细节,知道吗?”

    张根硕下意识就道:“知道。”

    董冰玉一愣道:“你刚说什么?”

    张根硕赶紧道:“没什么,没什么。”说到这赶紧跑到董冰玉身边把她要做的椅子拉开。

    董冰玉笑道:“谢谢。”然后坐了下去,包随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张根硕偷偷擦擦额头上的汗,他感觉自己参加高考时都没这么紧张过,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这时候服务眼到了,张根硕赶紧道:“你喝点什么?要不要跟我一样?我这个……我这个……苦!”

    安武义此时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你大爷的你见的是美女,又不是老虎,你至于紧张成这个德行吗?

    董冰玉不解的道:“苦?”

    张根硕赶紧点点头,耳中传来安武义的声音,他赶紧小孩学舌一般道:“我喜欢喝什么都不加的咖啡,这种咖啡是苦的,跟生活是一个味道,喝这种苦咖啡才能让我时时,时时……啊,品味到生活的味道,啊,生活太苦了,所以我要努力……努力奋斗,让苦的生活变成甜的。”

    张根硕说这些话就跟小学生朗诵课文似的,不但底气不足,还拉长了音。

    车里的安武义一头撞死的心都有,见过笨的,就没见过这么笨的。

    董冰玉却被张根硕的话逗得“咯咯”直笑,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而张根硕则是欲哭无泪,哭丧个脸感觉今天自己搞砸了,董冰玉肯定不会看上自己。

    过了好一会董冰玉才道:“这些话都谁教你的?”

    张根硕是个老实人,伸出手点点窗外车里的安武义他们道:“他们。”

    董冰玉立刻侧头看去,这次轮到安武义心里有弄死张根硕的念头,这死胖子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问你什么你就说是?她是你媳妇是怎么的?

    董冰玉冲车里的楚天羽几个人挥挥手然后对张根硕道:“既然是你朋友那就别让人大冷天还待在车里了,让他们进来吧。”

    张根硕点点头道:“她让你们进来。”

    安武义挂了电话恶狠狠的道:“一会我弄死那死胖子你们谁都别拦着我,听到了吗?谁都不许拦着我,不许拦着我,重要的事说三遍,喂,你们这特么的什么表情?”

    楚天羽很不屑的道:“我们保证不拉着你,但估计最后被弄死是你,你也不看看你这麻杆身材,从小到大你有那一次打过狗熊了。”

    安武义立刻跟泄气的皮球一般萎了,但很快就道:“那是以前,不是现在,我现在绝对能弄死那死胖子。”说到这安武义打开车门下了车,气势汹汹的走了进去。

    乐向阳叹口气道:“我们是进去那?还是进去那?”

    楚天羽撇撇嘴道:“废话,当然进去了,人女孩都不怕我们进去,我们挺大个老爷们怕个球啊,走。”

    很快楚天羽四个人就进了咖啡厅,安武义一坐下就怒视着张根硕,想用眼神弄死这死胖子。

    董冰玉看到楚天羽后先是眼睛一亮,随即道:“你是楚天羽!”说到这左右看了看道:“林秀彤怎么没跟你来,我跟你说我是林秀彤的铁杆粉丝,她没来吗?”

    楚天羽没想到这个董冰玉还是个追星一族,笑道:“她还没回来,等她回来我把她叫出来,咱们在聚聚。”

    董冰玉立刻双眼冒光的道:“真的吗?”

    楚天羽点点头笑道;“当然是真的,你是狗,那个张根硕的朋友,那就是我们的朋友,朋友聚聚不是很正常的吗?”

    乐向阳偷偷给楚天羽竖了个大拇哥,还是老楚有办法啊,这样一来董冰玉就算第一次没看上张根硕也不会跟他说的,还会试着跟他相处,只有这样才能见到她心中的偶像林秀彤,这可给张根硕争取到了不少的机会。

    中午楚天羽请董冰玉吃了饭,然后让张根硕送她回家,这才跟乐向阳、安武义、宓心雨回了家。

    一斤门安武义就叨叨道:“这胖子早晚要笨死,我教他半天,他最后说的都什么玩意?猪都比他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