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女婿有点猛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孔雀

第七百五十九章 孔雀

    家里,饭菜满桌。

    龚秋玲抬了下手腕,没有任何吃饭的胃口。

    女儿估计今天又回不来了。

    也不奇怪,年轻人,夫妻关系不好才奇怪了。而且女儿跟着女婿,龚秋玲嘴上不痛快,倒也放心。

    她女婿是那种会照顾人,会关心人,知道轻重缓急,有担当的个性……

    现在想想全是优点,偏俩人闹到了这份上。

    他不给自己丝毫面子,不单单当着她面打人,还逼着侄子卖房借钱凑了一千万出来。她呢,固执了半辈子,再后悔跟女婿吵架,也拉不下脸去求和。

    其实最近想想吵架的缘由,确实有点昏头了……

    孩子之间闹矛盾,她这个做家长的稍有偏颇,等于火上浇油。至于吵架的原因,更没有任何去争论的必要。

    姓夏或者姓韩,女儿没关系,她又争些什么?

    叹了口气,正准备拿筷子,听到了钥匙开门声。

    她看向门口,忍不住愣了下。

    女婿跟女儿一块来了……

    龚秋玲心里狂喜,脸上无恙。淡漠扫了一眼,没打招呼。

    夏梦还挽着丈夫手臂:“妈,韩东送我回家。还没吃饭呢,我让他来一块吃点。”

    龚秋玲不应:“嗯,你们俩吃,我上楼看看。”

    “一块吃呗。”

    “我等会再下来,顺便帮你洗点餐后水果。”

    韩东没跟她打招呼,随着妻子入座后,肚子确实饿了,毫无顾忌开始吃饭。

    他具备既来则安的心态,刀山火海走过。哪怕不想来夏家,到这也不会有不自在等情绪出现。

    相反,他现在看事情特别的通透。

    龚秋玲说三道四,马上走人就行,不想听就不听。她不说话,他完全可以当家里没这个人。

    “老公,我去叫我妈下来……”

    夏梦吃着饭,思维在转,找了个说辞慢悠悠上楼去叫人。

    几分钟的时间,她跟龚秋玲一块从楼上走下。

    韩东到基本摸清楚了这对母女的心态,自若道:“龚阿姨,赶紧吃点,要凉了。”

    不带感情的生分称呼。

    龚秋玲听着不是滋味:“你,你家里收拾怎么样了?”

    “基本差不多,剩下的我给小梦留的有钥匙。她觉得缺什么,再去添置。”

    “你一出差,她一个人去小区,不方便啊。”

    “龚阿姨可以一块住过去,虽然我那边没别墅大,但多住几个人还绰绰有余。顺便参观参观,提点装修意见。”

    话落,夏梦在底下踢了一脚。

    韩东自也看到了龚秋玲脸色不对,笑了笑,暂时打住。

    一顿饭,就在这种不怎么愉快,又不争执的气氛中结束。

    韩东扶妻子回到卧室之后,夏梦才低声埋怨:“你叫他龚阿姨她都不生气,也没说别的,还想怎么样啊……”

    “我也没说其它的,再说你求着我来,面子我给了,你又在这得寸进尺。”

    夏梦想继续说,韩东跟着道:“先洗澡,等会再聊。”

    说着,先去浴室里放了些水。然后才扶着妻子一块走进去……

    夏梦再多心事,进到这,没工夫想了。

    “你脱我衣服干嘛,我自己会脱……”

    “我是怕你在这滑倒,谁稀罕跟你一块洗。”

    夏梦哪猜不出他心思,瞪了一眼:“让你来你不敢来,还非缠着我。”

    挤兑之余,她举起了双手,配合男人除掉了t恤。见他又毛手毛脚,索性搂住了他,声音发腻:“老公,来吗。”

    “这俩

    月真不行。”

    “那你在这弄的人难受。”

    韩东苦笑,麻利的解除她身上剩余装备装备,弯腰把人抱起来轻放在了浴缸中。

    他血都要沸腾了,但只敢爱不释手,不敢动真格的。

    ……

    回到床上,夏梦没好气打开了他又伸来的手,不禁失笑:“你别总一天脑子里竟想着这些事……”

    “去,帮我把日记拿来,我看看。”

    “不是不敢看嘛。”

    “你在我身边,哪些不该看,提醒我就好了!”

    韩东别扭:“要不,我不在的时候你再翻。当着我面,有点不自在。”

    “那我去拿了。”

    韩东无可奈何,到床头抽屉里把已经开锁的日记取出,递了过去。

    夏梦示意他也过来,靠坐着,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翻开了第一页。

    毛毛虫一样的字迹,除了能看懂日期,其它的就像是鬼画符一样,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判断。

    “小学一年级,第一次写日记,字有点差。”

    “你帮我翻译翻译呗!”

    “这有什么好看的,往下翻,后面我字就还可以了。”

    夏梦依着他吩咐一页一页的翻,没翻两页,字儿虽仍旧不好看,但已经有了形状。

    她定目看着日记本上的一个名字,是夏梦,没看错,自己的名字?

    韩东伸手要去抢:“继续翻啊……”

    “别动,我看看。”

    韩东眨了下眼睛,时间太久,日记里写的很多东西他自己都快忘了。就夏梦这篇记得还比较清楚,是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正回忆着当时场景,夏梦已经轻声念了出来。

    “今天我跟着爸爸一块去做客,碰到了夏叔叔的女儿,她叫夏梦,人很好看……”

    夏梦刚开始读心里还美滋滋的,越往下读越显得错愕。

    “可是,她没有礼貌,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昂着头,很像动物园里那只瘸了腿的那只小孔雀。妈妈说,要让着女孩子……不过,她真的太讨厌了,我想爸爸可以早点带我回家……”

    “老公,你不说小时候就喜欢我嘛,怎么日记里这么写?”

    “我说你漂亮,跟喜欢有什么关系。”

    “那瘸了腿的孔雀又是怎么个说法?”

    “我姑妈带我去动物园,有一只小孔雀瘸了一只腿,总是仰着头走路。那时候的你,是跟它有点像!”

    “大骗子,害我还以为你暗恋了我十几年……感情那时候我在你心里,是只动物。”

    “我没这么说。”

    “你是这么写的。”

    韩东也乐了,他对于日记,从来都只敢写,不敢轻易翻。准备等以后年龄更大一些,可以找回一点丢了的记忆。

    很多内容,不是特定的条件下,他很难记得起来。

    伸手拿过了日记本:“宝贝,明天再看,早点休息。”

    “还有没有其它关于我的日记?”

    “没了。”

    “咱们相亲你没写。”

    “没写。”

    “为什么不写,是不是怕我有天会看到。你给我说说,相亲的时候,对我什么看法?”

    “相亲是真的喜欢你,很惊艳,一见钟情……”

    “行了,明天再聊。”

    夏梦最近贪睡,打了个哈欠:“那你明天得陪我上班。”

    韩东低声答应,抚弄着她头发,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也好几天没睡好了,想的事多,就容易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