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玄幻小说 > 花开花落一地伤 > 第八百零一章 能温柔一点吗

第八百零一章 能温柔一点吗

    “跟孩子们一起玩嘛。”花晓芃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你就别管了,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陆谨言风中凌乱,这分明就是在给自己添堵。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呀,我就是喜欢孩子,不管是谁的孩子,我都觉得很可爱。”花晓芃莞尔一笑,美目弯弯似新月。

    陆谨言扶额,有点忧郁了。笨女人的圣母心就像洪水,随时随地会泛滥成灾。

    许皓钧是在午饭之后过来的。

    “魔王爸爸,我最近忙着照顾爸比,没有帮妈咪看着你,你就出事了,真是让人忧伤。”

    他和陆初瑕用小号秘密加入了几个名流圈的群,对于流言蜚语,八卦新闻,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陆谨言狂汗。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不要理会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传闻,都是谣言,假的。”

    许皓钧双臂环胸,像个小大人一样叹了口气,“这年头,讨厌的女人真多。我每天都看着爸比,免得林苗苗那个妖里妖气的女人有机可趁。”

    “林苗苗在追求许哥哥?”陆初瑕挑眉。

    “可不是吗?借口合作,成天像个影子一样跟着我爸比,真是讨厌。”许皓钧一脸的不满,“我爸比一点都不喜欢她。

    花晓芃抚了抚他的头,“你魔王爸爸查到林苗苗跟慕容黛西和杜怡然是大学同学,所以你得跟她保持距离,不要单独相处。”

    许皓钧微微一震,“看来我的直觉还是挺灵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慕容黛西和杜怡然都是坏女人,那她肯定也是坏女人。回去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爸比,让他时刻警惕林苗苗,千万不能像魔王爸爸一样被算计了。”

    陆谨言无语,有了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他在孩子们心里的光辉形象再一次的破碎了!

    司马小昭坐在桌子旁边吃水果,一边咀嚼一边用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说道“现在的女人是不是都很疯狂,等我长大之后,该不会也要被一群迷妹围攻吧?”

    陆初瑕呛了下,“喜欢当小三,作践自己的女人是少数,她们是属于心理有疾病的类型。”

    “应该是内心比较缺爱吧。”花晓芃带着一点嘲弄的说。

    三个小奶包睡了一会午觉,就醒了过来,花晓芃带着他们去院子里玩。

    小遥和小晔跑到陆谨言面前,求抱抱。

    念念是不敢过去的,他一直都很害怕陆谨言,只跟花晓芃亲近。

    陆谨言把两个孩子抱了起来,一个坐在左腿上,一个坐在右腿上。

    “爸比不要理坏人。”小遥伸手小胳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刚才听哥哥说有坏人,肯定是来跟他们抢爸比的。

    陆谨言溺爱的亲了下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爸比从来都不会理坏人的。”

    小晔攥起了小拳头,“长大学功夫,打坏人。”

    “好,爸比教你功夫。”陆谨言笑着抚了抚儿子的头。

    小遥眨巴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模样,像个小大人,“小

    遥要保护爸比。”

    陆谨言忍俊不禁,女儿就是他的贴心小棉袄,捧在手心里怎么宠都宠不够。

    许皓钧和司马小昭搬出了机器人套装,“小遥,小晔,我们来组装机器人。”

    “好耶。”两个小奶包从父亲腿上跳了下来,跑到哥哥身旁。

    “我们分工合作,小昭叔叔拼头,我拼身体,小姑拼腿,你们两个拼手。”许皓钧很快给大家分好了工,很有组织领导的才能。

    小念念也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坐到垫子上,看着大家玩。

    小遥抚了抚他的小脑袋,“弟弟,只能看,不能碰哦。”

    他似乎听懂了,笑呵呵的朝姐姐点点头。

    花晓芃给了他一根磨牙棒,让他一边吃一边看,免得一不小心,把小零件放进了嘴里,毕竟他很有小吃货的潜质。

    花晓芃坐到了休闲椅上,抚了抚隆起的小腹,微风轻轻拂过,让她十分的惬意。

    陆谨言坐到了她的身旁,喂了一颗红樱桃到她的嘴里,“你现在是孕妇,多照顾一下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总操心别人的孩子。”

    她撇撇嘴,“念念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婴儿,你就不能对他温和一点吗?你没发现,他特别的怕你,看到你就往我怀里躲。”

    陆谨言弹了下她的额头,“你这是想让自己老公给别人当爹吗?”

    “谁让纵容安安盗了种呢。”花晓芃嘀咕了一句,声音很低,仿佛自言自语,但他离得近,还是听到了。

    蓦然间,他发现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笨女人早就在心里认定,安安的孩子是他的了。

    “笨女人,我的孩子全都是你生的,没有例外,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才不会胡思乱想。”

    花晓芃做了一个鬼脸,“哎呀,无所谓了,只要杜怡然肚子里的那个不是你的,就行了。”

    陆谨言狂汗,他明明是纯情霸总,却总是要莫名其妙的背黑锅,真是烦躁。

    花晓芃瞅了他一眼,喝了口果汁,慢慢悠悠的说“听姑姑说,杜小姑最近在看别墅,估计杜怡然是打算在这里安胎生孩子了。”

    一道肃杀的戾气从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飘过,“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喜欢作妖的人,你是拦都拦不住的,比如司马钰儿。”花晓芃嘲弄一笑。

    陆谨言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声道“昨天安安去找过杜怡然。”

    “她也来找过我。”花晓芃漫不经心的说。

    “那个女人又想做什么?”陆谨言皱起了眉头。

    花晓芃耸了耸肩,“不知道,我们先按兵不动,观察形势呗。”

    陆谨言揉了揉她的头,“当心一点,不要轻敌。”

    她柳眉微扬,霸气侧漏,“你放心吧,我堂堂陆家的主母,怎么会败给一个小三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他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宠溺和柔情,浓得几乎化不开,“不愧是我的老婆。”

    沉默了片许,花晓芃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杜怡然来了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你,想必很郁闷,她肯定会想办法接近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