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其他小说 > 冷宫京华 > [第五卷 第1147章 保全名声]

[第五卷 第1147章 保全名声]

    [第五卷第1147章保全名声]

    见吕喜悲痛yu绝的模样,令月更加难过,她走上前,说道,“萧河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重回大周,他如今已西去,我实在不忍他的英灵再四处漂泊,萧夫人,我们一起带他回京都吧。”

    吕喜深深地闭上了悲伤的眼睛,点了点头,道,“多谢你,最后没有丢下他。”

    眼泪从令月的眼底滑落,他从来也没丢下过她,可她能为他做的,只有带她回家。

    凤诀军帐内,他正若有所思。

    张檄走了进来,道,“殿下,连家小姐求见。”

    凤诀心头微怔,顿了刻,道,“请她进来。”

    刻后,军帐掀开,令月低头走了进来,当看到这幅身影,凤诀显得很平静,但是那紧紧握着的拳头,却泄露了他内心波动的涟漪。

    他打量着她,她整个人瘦了,显得很憔悴,眼珠通红,脸上泪痕未g。

    只见,她屈膝,跪在地上,低头,道,“殿下,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凤诀克制着想上前安危他的冲动,平静地说道。

    “,如今战事结束,我知道会论功行赏,萧家逃不过惩处,我……”令月儿抬起头来,一双悲切的眼睛望着凤诀,“我想求殿下给萧河保全一个好的名声。”

    凤诀目光如许,静静地看着她。

    “殿下……”令月轻声唤道。

    “令月,你可知,萧河生前乃契丹驸马,便视为契丹人了。”凤诀说道。

    令月心头一颤,急忙跪着上前两步,急切地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萧家勾结契丹,罪无可赦,萧河又取了契丹公主,但是,他至始至终不曾作出有损大周的事情来,相反,他生前一直记挂着大周,一直想回大周去,我恳求殿下看待他这赤诚之心上,可否,可否法外容情,对他开一面,给他一个好名声吧,求求你了。”

    她说着,又是泪流满面,那双眼睛已经哭到肿了。

    凤诀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弯腰,缓缓伸出手,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凝望着她。

    “殿下……”令月心头微微一颤。

    “想回到过去,是不是世间最难的事?”他问道。

    “……殿下想回到什么时候去?”令月问道。

    “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姐姐刚回来的时候,或许的刚认识你的时候,或许是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凤诀说道。

    令月手一颤,眼神闪烁着一复杂的情愫,“我……”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真的不知道。

    凤诀唇角流露出一苦涩的笑意,抬起手,指腹一点一点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说道,“你先回去吧。”

    “殿下……”令月不知道凤诀的真实心意,心里十分忐忑。

    “张檄。”凤诀唤道。

    张檄走了进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令月。

    “送连家小姐回去休息。”凤诀道。

    nb

    s 令月还想说什么,但是凤诀已经背过身去,她不得已,只好离开了。

    一天后,山海关。

    三军将士肃穆站立,凤诀,凤云峥立于阵前,令月儿搀扶着j近昏厥的萧夫人吕喜,悲伤漫溢在脸上,萧湖长跪不起,悔恨j加,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二哥的名字,但是怎么都没用了。

    如果,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当时一定会跟二哥走的。

    熊熊大火燃烧,关于他的一切都化作了灰烬,最终装在了那一方小小的匣子里。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有微微南风,灿烂桃花的y光下,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说,“我叫萧河,你呢?”

    那小姑娘仰起头,郑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萧河,萧河……

    契丹和大周的一战,以大周大获全胜而结束。

    大周地界往北扩充数城,整个幽州皇室人人忧心忡忡。

    十一殿下凤诀,九殿下凤云峥等立下赫赫战功,契丹皇子耶律楚被虏,大周叛臣萧振海,萧湖被抓回,将被押回京都等候皇帝发落。

    “元帅,萧河的罪名该如何处置呢?”在所有人均被处置后,连延甫将军问道。

    此刻,凤诀正背对着连延甫,留给他一个深思的背影。

    而他身旁放着的,则正是萧河的骨灰盒。

    “元帅?”连延甫见凤诀迟迟没有说话,便再一次询问道。

    良久。

    凤诀终于回过身来,说道,“萧河乃本元帅派往契丹军中的细作,他在契丹忍辱负重,迎娶契丹公主,以获得仁宜太后和耶律楚的信任,在关键时刻让契丹的军阵一泻千里,为本元帅扭转战局,保全了大周将士的x命,在这一战中立下了大功,且贡献了自己的x命。他乃有功之臣,与萧镇海萧湖不一样,本元帅回京都后,会奏请皇上对其论功行赏,保全他天宝大将军的名号。”

    连延甫听了,眼底露出微微讶异的目光。

    “按照元帅的意思去办吧。”这时候,九殿下凤云峥走了进来,说道。

    “是,殿下。”连延甫点头,抱着萧河的骨灰盒,走了出去。

    凤云峥抬头,拍了拍凤诀的肩膀,说道,“王兄支持你的决定。”

    “王兄。”凤诀低头,额头抵在凤云峥的肩窝处,低声哭泣出声。

    凤云峥深深叹了口气,伸手,轻拍着他的背,道,“一场大战,无论输赢,失去的东西都太多了。诀儿,为兄明白你,你是个仁义之人,就算令月儿没有来为萧河求名声,你也会这么做的。”

    军帐外。

    吕喜和令月听完连延甫传达的凤诀的话,都松了一口气。

    吕喜抱紧了萧河的骨灰盒,立即跪下,落泪道,“太好了,多谢十一殿下仁义,成全了我儿萧河的最后心愿,吕喜叩谢十一殿下。”

    “萧夫人,这是十一殿下的恩典,你带着天宝将军,回京都吧。”

    吕喜眼泪长流,道,“河儿,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令月的目光缓缓看向那边的军帐,帘子随风飘起,她好像看到了凤诀的身影,又好像没有看到。

    “连将军,我想见一下十一殿下。”令月说道。

    连延甫摇了摇头,说道,“十一殿下说了,若你想求见,就不必了。”

    令月听罢,微怔,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那便请连将军代为转告吧,多谢殿下的成全。”

    凤烨手中的酒壶滑落下来,他缓缓摊开掌心,掌心上全是酒,但是看在他的眼里,却都成了鲜血。

    “呵呵……”凤烨撑着踉踉跄跄的脚步站了起来,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气,那唇角的破碎笑意,让谢锦然感到一阵深切的心疼。

    凤烨的身子突然一软,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谢锦然连忙上前,用自己的身子抵住了他,让他依靠着,双手紧紧扶着他,手中的帕子掉在地上,被他踩了好j脚。

    “殿下,锦然真的好心疼你,真的好心疼你。”眼泪从谢锦然的眼底滑落,她扶颤声说道,“我最ai那个桀骜不驯,一脸坏笑的八殿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殿下才会……向以前一样。”

    谢锦然在凤烨的面前一向非常克制,为了不让他感到困扰,也不让他感到丝毫压力,她把自己克制到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样,只会微微的笑,安静地聆听。

    他让她去做的事,她便做的滴水不漏,不多也不少,任何没有他亲口授意的事,她都不会去做,包括徐国公当初叮嘱她要多接近太后,她也是转身就来问凤烨的意见。

    而对他心里埋藏着的那个人,她从来不去触碰,保持着恰当的距离,甚至默默地像那个nv子学习为人处世的方法。

    她能做到这一步,除了她懂得克制,还因为,她ai着这个男人。

    “回不去了,呵呵……”凤烨推开他,拿着酒壶,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着,眼底闪过一抹荒凉,道,“本王不需要回去,本王,本王需要的是……不,不,本王说胡话了,本王想回去,想回哪里去呢?呵呵……”

    他笑了,笑的有些憨傻。

    他走到凉亭里面,坐了下来,趴在了石桌上,酒壶掉在一旁,他就这么闭上眼睛,缓缓地睡了,嘴里在喃喃说着什么。

    谢锦然靠近前,听到他在说,“我想回尧城去,去见一个人,去拿一件披风,那件百鸟朝凤披风,有花的香味,……”

    尧城?见一个人,拿一件披风?

    谢锦然听到这些字眼,起先眼底充满了疑h,但是慢慢地,她就明白了

    据说,恒亲王妃连似月年少时,曾经因为重病,在尧城住过一段时间,八殿下现在嘴里念叨着尧城,难不成,他们在尧城的时候就已经认识的?他在那时候就对她倾心了?

    谢锦然脸上浮现一丝苦笑,示意凉亭外的奴才将披风拿了过来,她伸手接过,轻轻披在了他的身上,嘴里小声地喃喃道“殿下,你想回尧城去,你可知,我最想到什么时候去吗?我不想回去,我只想,时间快些过,待守丧的日子过去,十里红妆,我可以嫁给你。”

    只有在这种时候,谢锦然才会在凤烨面前流露出一丝对他的感情。

    她看着他,他趴在桌子上,俊美无铸,

    笔挺的鼻梁,偶尔蠕动的唇角,她抬起手,正要靠近他的时候,又猛地收了回来。

    然后,再看了一眼,再果断地转过身。

    “别走!”凤烨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谢锦然心头一跳,猛地回头。凤烨迷蒙着一双眼睛看着她,他起身,抬起手,盖住了她鼻子以下的部分,深深凝视着她的眉眼。

    真像啊,但是,虽然醉了,他心里却已然很清楚,这不是她,不是她,没有人能像她一样,纵使是谢锦然这么聪明的nv子,也及不上她的丁点。

    看到凤烨眼中隐隐流露出来的失望情愫,谢锦然连忙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说了一句,“殿下,你我尚未正式婚配,此举实为不妥!锦然先走了,请殿下多保重。”

    谢锦然说着,忙转身踩着阶梯而下,离开了凉亭。

    她心里还有一点贪心——希望有那么一天,凤烨心里没有任何其他念头地只想着她,因为有这种期望,所以不希望他这个时候,心情复杂的情况下对她做出什么来。

    凤烨看着她仓皇而走的身影,才惊觉,一切不过一场空。

    风起了,酒醒了。

    不知道是因为即将临盆,整个人变得格外敏感,还是因为其他什么,连似月还是觉得不妥,她心里还是因为徐良死前那j句话和凤烨脸上那个细微的表情而不安定。

    连似月整整一个上午都还在想这件事,整个人显得格外沉默。

    到了晌午的时候,她将吴乔叫了来,道,“你去将张迎之大人请进府里来,不要张扬,不要让任何人觉得本王妃在管事,免得打c惊蛇。”

    她相信,她的感觉不是空x来风

    “是,王妃。”吴乔领命前去。

    申时的时候,外头有农夫送了一筐菜进来,因为听说王妃想吃时下最新鲜的蔬菜,王妃见了那水灵灵的蔬菜甚是喜欢,便要见那农夫,问问菜是怎么种出来的。

    于是,那农夫到了恒亲王妃的跟前后,摘下头上的斗笠帽,跪于地上,道,“微臣张迎之拜见王妃娘娘。”

    原来为了避开外面那些人的耳目,张迎之是打扮成农夫进来的。

    “张大人,据本王妃所知,运往山海关的粮c和冬靴是八殿下直接下命令从凌城送达的,现在应该已经动身了吧。”连似月问道。

    “回王妃娘娘,现在是山海关天气最恶劣的时候,粮c和冬靴早就备好了,八殿下前j日已经下达了命令,要保证粮c和冬靴的供给,这是能否取胜的关键之所在,我们中原的士兵,怕冷,冬靴是万万不能少的,若是将士们的脚被冻坏了,行动力上会受到破坏,从而给契丹人有机可乘。”张迎之说道。

    “萧振海父子肯定深知这一点,他们必回以此大做文章,来攻击九殿下和十一殿下的弱点。”连似月眼底凝着神,说道。

    “粮c和冬靴供给及时,又已经连续打败了那对狗贼父子四次,相信九殿下和十一殿下这次也能凯旋归来的。”张迎之说道。

    “那如果粮c和冬靴出了问题,会有什么后果?”连似月再道。

    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