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无可奈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而你,无可奈何

    ,临渊行!

    轰轰的雷声不断向灵岳先生和花狐劈去,让彭家众人和彭家老祖看直了眼。

    只听雷劫中灵岳先生叫道:“……我们帮别人渡劫,来炼我们儒道的浩然正气,这是无量功德!”

    “对!无良功德!”花狐被劈得头昏脑涨,叫道。

    彭家老祖稍稍恢复一些理智,心中纳闷,喃喃道:“我这一辈子见过无数抢劫的,但抢着渡劫的,我还是头一次见……”

    朔方彭家这边有灵岳先生牵引雷劫,彭家老祖稍稍安分一些,但也只是拖延时间。

    雷劫不劈彭家老祖,并不能阻止这尊半魔随着朔方城的魔性滋长而越来越强,他迟早还是会被魔性所控制!

    另一边的吕家,情况也变得无比糟糕,但见吕家神仙居上方魔气低沉,浮动不已,宛如一片经过厮杀后的疆场。

    吕家的灵士不在少数,此刻站在这片魔气疆场之中,紧张万分。

    他们四周的魔气疆场中充斥着各种极端负面的情绪,杀戮,侵占,侵犯,残害,折磨,毁灭,他们站在这片魔气疆场中,性灵也随之扭曲。

    他们眼前所见,到处都是尸体,那是从玄铁黑棺中散发出的魔性给他们造成的奇异幻象。

    “不要动!只是幻象!”

    吕家家主站在前方,紧张得额头布满汗珠,催动法力,涌入一道道锁链中,锁链如同大蟒将玄铁黑棺锁得越来越紧,高声道:“老祖宗,你只是被魔性影响了!我们是你的血脉,你的后人,还请老祖宗收敛魔性!”

    那口玄铁黑棺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嘶哑道:“天应,我压制不住魔性了,你们快走!快点离开这里——”

    “吕家不能走!”

    吕家家主额头汗水更多,与其他吕家灵士一起运转法力,倾尽所能催动锁链,锁死黑棺,厉声道:“老祖宗若是被魔性所侵占,化作魔王,那么我们吕家便只能奋死抵抗!老祖宗要杀,便先杀自己的子孙,免得屠戮朔方百姓!”

    “既然你们这么说……”

    黑棺中的那吕家老祖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冷漠:“那么我便成全你们!”

    “轰!”

    玄铁黑棺和锁链炸开,无数尸毛从魔气渗透出来,漫天飞舞,尸毛中心是一个漆黑的身影。

    一个个吕家灵士突然压制不住魔性和心中恐惧,发出尖叫,向四周的同伴出手,一时间吕家神仙居血流成河!

    突然,一声佛号传来,涂明和尚扛着释迦院珈蓝尊者的神像纵跃如飞,赶了过来,呼的一声将神像掷出。

    那珈蓝尊者神像来到吕家老祖头顶,性灵降临,镇压而下,不料甫一交锋,他便顿感不敌,叫道:“和尚,我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还有我吗?”

    涂明周身佛光大放,身后重重叠叠的光晕迸发,光晕之中坐着一尊尊大佛,沉声道:“尊者,一起镇住他的魔性!只要稍稍压制他的魔性,让他恢复理智即可!”

    吕家老祖的魔性被两位佛门高手镇住了小半,顿时恢复理智,看到吕家灵士死伤惨重,不由心中大恸。

    他头顶天劫已成,这位老祖站在雷云之下,向朔方城其他世家的方向看去,只见叶家等古老世家也是雷云厚重,乱象丛生。

    许许多多高手漂浮在空中,试图镇压失控的世家老祖宗。

    “我们想要守护住朔方,庇护百姓,没想到却有危害到朔方百姓的这一天!”吕家老祖长叹。

    七大世家中则是一片安静,童庆云、童老神仙站在神仙居中,遥望这一幕。

    童老神仙难以压制心头的激动,目光闪烁:“老神仙,现在是最佳的时机,只要出动,我们便可以一举将朔方李家、彭家、叶家等绊脚石统统铲除!还请老神仙下令!”

    童庆云露出笑容,淡淡道:“急什么?现在赶过去,不是送上门,与这些老不死的冲突吗?由这些老不死的自己入魔,大开杀戒,把他们杀得死伤遍地,岂不是更好?”

    童老神仙怔了怔,连忙道:“若是他们镇压住这些老不死的身上的魔性,我们岂不是功亏一篑?”

    童庆云摇头,道:“镇的了一时而已。就算是文圣公出手镇压他们的魔性,也只是解决一时危机。”

    他目光森然,望向朔方李家,微笑道:“更何况,文圣公已经先被田空月解决了,没有文圣公,谁能镇压他们的魔性?”

    “朔方城会因为这些世家老祖宗而大乱,死伤惨重,朔方侯和几大世家将会毁于今夜,甚至连老瓢把子和绿林的所有瓢把子,也会因此死伤惨重!”

    童庆云轻声道:“我们的敌人,就这样一下子折损八九成的力量,而我们不费吹灰之力。”

    就在这时,突然朔方城上空,十面锦绣图铺开!

    檀香御景,天临上景,方圆墅景,行云天景等十幅锦绣图散发着奇特的光芒,但是这十幅图却未曾将自身应有的威力绽放出来!

    这十幅锦绣图在飞速移动,向朔方侯李家赶去。

    童庆云呆了呆,失声道:“怎么回事?十锦绣图不是在田家吗?田无忌怎么做事的?”

    童老神仙也浑然没有料到竟会出现这种变故,连忙唤童家灵士去打探消息,这时,田无忌已经派来灵士前来通报消息,道:“左仆射与苏上使联手,夜闯田家,将十锦绣图盗走!”

    童老神仙脸色大变,连忙将这个新消息告诉童庆云。

    童庆云不安的走来走去,突然抬头,看向十锦绣图,喃喃道:“那个苏上使,真的这么棘手吗?为何此人能屡屡破解我们的计谋?帝平,你久居东都,居然还能掌控朔方,你很了不起,了不起……不过,就算你能寻到苏上使这样的能人,也斗不过我!”

    他双眸突然变得无比犀利,哈哈大笑,神采飞扬:“好!帝平,我便与你派来的这位苏上使斗智斗勇!看看到底谁更技高一筹!”

    童庆云推开窗户,迈步走出神仙居,传令道:“通知其他世家,立刻前往朔方侯家!”

    童老神仙急忙下令,知会其他世家。

    童庆云迈开脚步向朔方侯李家走去,低声道:“苏上使,我从前未曾把你当成对手,但是现在……咦?”

    他轻咦一声,看到前方的月色下,裘水镜背负双手屹立在月光中。

    童庆云眼角跳了跳,抬头往天空看去,似笑非笑道:“水镜先生,今天是一月二十九,天上哪儿来的月亮?”

    裘水镜转过身来,仰头观月,悠然道:“我心中有明月,天上便有明月。童当家的,你看我这轮明月,是否会照你的沟渠?”

    童庆云心头一跳,暗道一声厉害。

    “苏上使的确非凡,已经算到了我的下一步,所以请裘水镜来阻挡我。裘水镜有备而来,不过他真的能阻挡得了我吗?”

    他的气势越来越强,突然虚空中龙吟声不断,只见一副龙骨在空中缓缓出现,然后长出心肝脾肺肾,长出血管,血肉,筋膜,然后龙鳞生成,龙爪,鬃毛,龙眼等一一浮现。

    “水镜先生说笑了,我这条沟渠可不是一般的沟渠,而是天堑。”

    童庆云微微一笑,悠然道:“说不定能把你也埋葬进去的天堑!”

    裘水镜眼角跳了跳,看着在空中游动的真龙,这才是真正的真龙神通,让他这样的强者也深深的感觉到压力!

    同一时间,其他世家得到消息,这些世家的老神仙纷纷出动,向朔方李家赶去。

    童庆云胜券在握,不觉露出笑容:“苏上使一定没有料到,田空月藏在锦绣图中吧?你是斗不过我的……”

    “你在等田空月斩杀苏云,偷袭左松岩吗?”

    裘水镜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道:“左松岩得到十锦绣图,为了防止你们对十锦绣图动手脚,他于是便在十锦绣图中动了无数手脚。你不用担心田空月,他进入十锦绣图,便休想出来了,威胁不到任何人。”

    龙骧载着苏云等人一路疾驰,苏云刚刚将十锦绣图展开,便见这些锦绣图突然在空中铺开,跟着他们呼啸前行。

    “难道是左仆射把锦绣图祭起来了?”苏云回头,却没有看到左松岩,心中纳闷。

    十锦绣图中,山水浮现,只是这十锦绣图怎么用,他却一无所知。

    前方,朔方侯与一众李家高手和瓢把子已经全力施为,拼了命镇压失控的老侯爷李将军,将李家的神仙居打得粉碎。

    双方在被夷平的神仙居遗迹上厮杀,战斗极为惨烈。

    龙骧还在向朔方侯李家奔去,苏云和池小遥、书怪莹莹打量着十锦绣图,池小遥眼尖,突然道:“锦绣图中有人!”

    苏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锦绣图中果然有两个人,一个正是苏云曾经见过的文圣公文昌帝君,另一个则是田家的老神仙,田空月!

    文圣公化作石像,而田空月坐在石像旁边,神通化作一座神龙罩,十几条神龙尾部相连,倒扣下来,把文昌帝君扣在底下。

    文昌帝君虽有金身和大圣性灵,却只能陷入被炼化的境地,颇为被动。

    “哈哈哈哈!”

    田空月的笑声从图中传来,声音洪亮:“苏上使,我炼化文圣公,将他炼成锦绣图中的圣灵,这件宝物便归我所有。而你,无可奈何!”

    他悠然道:“左松岩在锦绣图中动了这么多手脚,以为我看不出来,却没想到我已经把他留下的封禁全部破去,设下陷阱,困住文圣公!这件宝物,从此落入我手!”

    “文圣公被镇压了。”

    书怪莹莹努了努嘴,道:“你们看,图中有灵囚困天笼阵法。”

    苏云立刻注意到漫山遍野的石碑,这些石碑遍布在锦绣图中,恰恰组成了灵囚困天笼大阵,专门镇压性灵!

    “难怪文圣公无法反抗。灵囚困天笼连神龙和人魔的灵都能困住,更何况圣人?”

    苏云想到这里,突然一抖缰绳,龙骧冲入灵囚困天笼中。

    书怪莹莹惊叫一声,性灵被镇压,变回一本书,而那龙骧也突然间石化,向前滑出数十丈,连翻带滚。

    苏云和池小遥落地,池小遥连忙抬手,把哗啦啦迎风飞舞的书本抓住。

    苏云走上前去,来到一块石碑前,把那块石碑晃了晃。

    远处,田空月脸色大变,急忙叫道:“臭小子,你做什么?”

    苏云抬手,把石碑提起。池小遥手中的书,立刻嘭的一声化作了少女,而龙骧还在滑行之中又立刻恢复肉身。

    田空月脸色剧变,向神龙罩中看去,只见文昌帝君的石像正在飞速恢复成血肉之躯!

    “完了……”田空月叫苦,立刻腾空而起,向天外飞去。

    “嘭!”

    他的脸贴在天空上,像是贴在一面镜子上,根本无法出去。

    “左松岩你大爷的,在图中动了这么多手脚!”

    宅猪:月底最后一天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