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寻小说 > 玄幻小说 > 临渊行 > 第五十八章 代号:全村吃饭

第五十八章 代号:全村吃饭

    “有没有这样一种筑基心法,可以囊括其他各种筑基心法?”

    苏云一边监督花狐、青丘月等人修炼,一边心思活络:“只要修炼这种心法,无论是蛟龙吟还是猿公诀,亦或是毕方变,又或者是其他武学,都可以从容修炼!”

    他纠正四人的动作,让四人的招式渐渐标准,又放飞自己的思绪:“这种心法的包容性太强的话,恐怕便没有侧重了,反而没有一个长处。所以,必须要选择一个长处做突破口,这个长处,能够修补其他短板,让短板日渐变长,跟上长处不至于落伍……”

    闲云道人和涂明和尚站在一旁观望,越看越是震惊。

    苏云的招式动作,准确得可怕,比他们任何一人做得都要标准,没有一分一毫的差错,像是经过精确测量的一般!

    倘若是一次两次如此精准倒也罢了,关键是苏云的招式次次都如此精准,没有出过一次差错!

    “他是怎么练出来的?”

    两人有些茫然:“这就是天道院士子的恐怖天赋吗?”

    他们却是误会了苏云。

    苏云靠的并非是天赋,当然天赋也有作用,但作用更大的是黄钟,以及他从双目失明的那一刻养成的时间观。

    他的时间观让他精确的记录和计算四周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举止动作,从而做出判断。

    而黄钟则让他的记录和计算,精确到秒和忽这两个时间单位!

    他的招式并非完美得找不到任何毛病,倘若有人可以留意到三百六十分之一秒的动作细节,便可以看出苏云的招式在忽这个时间刻度上,开始出现了细微的破绽。

    他目前还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招式做到更精确的程度。

    但是等闲之辈,谁能看出忽这个时间刻度上的破绽?

    不知不觉间,两天时间过去,三只小狐狸尽管很努力,但也没能学会仙猿养气篇,倒是朔方官学毕方神行养气篇,他们都炼得七七八八。

    狐不平、狸小凡和青丘月都跟随野狐先生学了两三年,有了两三年的旧圣绝学的底子,起步迅速。

    比起其他士子,他们学的已经很快了。

    倒是花狐因为修炼旧圣绝学的时间比苏云还久,无论是毕方神行养气篇还是仙猿养气篇,他都已经修成,进境之快让人眼红不已。

    闲云道人与涂明和尚这两日一直在记录苏云传授众人的情形,试图把新的毕方神行养气篇整理出来,然而两人却发现苏云传授的仙猿养气篇,居然也是异常的精妙!

    “秃子,仙猿养气篇也大有可为啊!”

    闲云道人双眼放光:“要不要也一起记录了?”

    涂明和尚头大:“仙猿养气篇是元州的筑基功法,咱们朔方本不擅长,倘若学了去又要给士子们增添负担……”

    闲云笑道:“我们只管记录,至于用不用,让左仆射决断便是。”

    涂明点头:“左仆射恐怕要头疼如何取舍了。嘿嘿……”

    他们可以记录下招式的精髓,但是无法记录具体的观想,对于毕方和白猿的观想,必须由苏云亲自传授。

    因此他们还需要请苏云亲自绘制毕方图、白猿图和蛟龙图。

    而且,即便苏云肯传授,那也要比亲眼看到亲自临场观摩要逊色许多。苏云便是亲眼看到亲自观摩鳄龙、白猿和毕方渡劫,功法成就才会如此之高。

    清晨,苏云、花狐等人坐在负山撵中,负山兽迈开腿脚,不疾不徐的向学宫外走去。负山撵的二楼,已经摆好了饭菜,闲云道人、涂明和尚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慢点吃,离考场还远。”

    涂明笑道:“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大考。今日,你们要辛苦得很呢!”

    闲云道人微笑道:“毕竟要打三万人,不多吃一些,怕你打一会儿便没了力气。”

    打三万人是一句笑谈,不过这次大考必须要吃饱喝足,否则真的有可能会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而被淘汰。

    负山撵走上云桥,越走越高,走出了文昌学宫,直奔城中心而去。

    云桥之上,一辆辆兽撵从不同的楼宇中走来,那些兽撵并非都是负山兽,兽背上的小楼有的是一层,有的是两层。

    小楼中或多或少都有十几二十位士子。

    苏云向朔方城的空中看去,但见云桥百条,千条,搭在一座座琼楼玉宇之间,这些道路上,各种兽撵背着小楼,楼中承载着朔方士子,向同一个方向进发。

    云桥虽高,却像是飘在空中的丝线,兽撵虽大,却仿佛是走在丝线上的蚂蚁。

    “好壮观……”苏云等人遥遥看着这一幕,心神被深深震撼。

    他们的负山撵也走入了车流之中,成为其中一员。

    这一天,便是朔方的官学入学大考,不管你是来自城里还是乡下,在入学大考面前都是平等的,都必须经过大考,才能进入各个学宫学习更高深的绝学!

    这也是穷苦人家的士子极为看重的一次机会,因为这是鲤鱼跃龙门的机会,有可能会改变穷苦人家孩子一生命运的机会!

    突然,苏云心中微动,隔着车窗,看向对面云桥上的一辆兽撵背上的小楼楼顶,只见那里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负手而立。

    苏云左眼眼角跳动一下,沉声道:“二哥,看那边!”

    花狐凑到窗边看去,寒毛炸起,狗耳朵帽子都支棱起来:“全村吃饭!”

    那黑衣男子正是全村吃饭焦叔傲,不知何故站在那车撵的楼顶,衣袂迎风飘摆。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见他们面色凝重,急忙凑到窗边,却见那黑衣男子似乎感应到他们的目光,忽然纵身一跃消失无踪。

    “上使,那人是谁?”

    涂明和尚面色凝重:“此人身法诡谲,实力极高!”

    苏云沉声道:“大师,道长,最近一段时间朔方城中有没有什么很离奇的命案?死很多人的那种。”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对视一眼,闲云道人取来纸笔,飞速写了一封信,推开窗户,他的头顶忽然有一只野鹤飞出,却是他的性灵神通所化的野鹤,衔着那封信振翅而去。

    “我请官府的武神捕查一查最近的案子。”

    闲云道人试探道:“上使,刚才那个代号全村吃饭的黑衣男子,莫非与上使要查的案子有关?这个案子的代号,是否便是全村吃饭?”

    苏云不置可否,道:“全村吃饭是一条毒虺所化的蛟龙,背后有一个十分可怕的存在,有可能是个人魔,会给朔方城造成很大的伤亡。不过全村吃饭和人魔,只是幕后黑手的棋子罢了。我所能吐露的信息,只有这么多。”

    涂明和尚与闲云道人脸色剧变,急忙各自提笔写信,额头冷汗滚滚流下。

    闲云飞速道:“人魔非同小可!你写给左仆射,请左仆射立刻来大考的考场!我写给武神捕,让他立刻调动所有捕快,追查黑衣男子下落!”

    涂明和尚汗水如雨,声音沙哑道:“给朔方城造成很大伤亡,无疑这次大考便是人魔的目标!必须请仆射与其他学宫的仆射商议,暂停此次大考!”

    两人各自施展神通,闲云还是一只野鹤衔信飞走,涂明和尚的性灵神通是一面明镜,镜中有一只蛇颈鹏鸟飞出。

    两人在小楼中坐立不安,焦急的走来走去,突然闲云道人推开车窗,纵身一跃而去。

    “道士,等等小僧!”涂明和尚也急忙跳出窗户,两人消失不见。

    苏云与花狐对视一眼,他们早已从葬龙陵古书中看到人魔的可怕,天道院格龙士子,几乎全军覆灭!

    但是更为可怕的是人心!

    倘若果真如苏云猜测的那样,全村吃饭是被领队学哥或者其弟子传人所救,那么幕后黑手便是修炼了真龙十六篇的领队学哥!

    领队学哥功法大成,有了对付人魔的手段,他借全村吃饭之手放出人魔,人魔屠戮朔方,造成大动乱,而他出手杀掉人魔,提升自己的威望。

    如何扩大声望?

    那就要看人魔激起的民愤有多大!

    对参加大考的士子下手,无疑是最佳途径!

    “但愿左仆射能够说服其他学宫的仆射,推迟大考。”苏云心道。

    天空中,两道云桥汇流,并为一道,适才全村吃饭焦叔傲所立的那辆兽撵来到苏云等人所乘的负山撵旁边,两辆车并驾而行。

    那兽撵与众不同,是一只巨鸟驮着二层小木楼,比其他兽撵要灵动,速度也更快。

    苏云打量那只巨鸟,啧啧称奇,元朔国地大物博,到处都有奇怪的物种。那只巨鸟两腿粗大,爪子锋利,差不多有四层楼那么高,它身上长着长长的羽毛,翅膀上也有浓密的羽毛,不知道能不能飞行。

    车夫坐在巨鸟驮着的木楼的第二层阳台上,双手抓着拴在鸟脖子上的缰绳。

    “这么大的鸟,应该飞不起来吧?”苏云心中暗道。

    他不经意一瞥,只见那辆兽撵二楼的窗边坐着一个恬静的长发女孩。

    那女孩正在偷偷看他,见他看过来急忙转头。

    苏云细看去,只见那女孩侧靠着窗,身着黑色宽大束腰的衣裙,袖筒很宽,手放在前方桌子上,衣裙黑色之中又绣着花瓣呈菱形的花作为点缀。

    她扎着两个马尾辫,一左一右,垂在肩头,鹅蛋脸,被马尾辫衬托显得圆圆的。

    她的鼻子很挺,倘若微微仰起头,可以把一根毛笔放在鼻尖而不会掉下。

    双马尾女孩眼珠子转了一下,又偷摸向这边看来。

    苏云收回目光,目不斜视。

    对面的花狐则直勾勾盯着他,似笑非笑:“小云,当心那姑娘是人魔!”